03/20

爱的代价

这两个月相信每个生存在世上的人心里都感到不安。不安的是疫情,不安的是身边的朋友,不安的是不断向下的经济;更不安的是为人民而失去性命的医生们。其中一位为了关怀周围的同袍,朋友及至亲的医生因为发放真确的消息被广传后被警告,训诫。到了最后仍坚持服务大众的李文亮医生亦被他有份发现的病菌夺去了宝贵的生命。令人痛心的是李交亮医生遗下了是妻子,五岁的儿子及遗腹子;我想还有一生的遗憾。

mar1

李文亮之所以成为吹哨人绝对不是要“发放不实言论“,亦非刻意造谣。相信作为共产党员,他深深明白刻意造谣的后果。他发放的消息用意是提醒共事的人,面对着新的病毒,走在最前线的医生必须加倍小心、防备。万估不到这一份亲切的关怀竟然为他带来了沉重的“爱的代价“。这份爱是关心周围的人的爱,对病人亲切至诚的爱。这一种“爱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患难见真情,疫情的高峰期本地一位丈夫拒绝发烧的妻子回家。作为男子汉,照顾妻儿是天职、是责任;不作他想。男儿天职保家眷,不是顶天立地男儿汉之为吗?作为患病的一员,首要的是保护家人不受伤害;自已去求医找专业的帮忙并不会难为自已。虽未证实得的是那一种病,但自已有危难的时候要全家人一同为你承担。累已累人绝不公义,更何况是累及的是自巳家人?这种情况在爱锡自巳家人的朋友身上是不可能岀现的。可惜的是,这类只顾自已的夫妇是颇为常见。 “大难临头各自飞“ 岀现得太多了,概叹地说我自巳亦廔见不鲜。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这句话说得太美了,美得只能够岀现在幻想之中。这一种无偿的“爱的代价“谈何容易。连些少的代价都不想付岀的又什会有爱呢?劳燕分飞,「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没有爱的话之后的便是分离的代价。爱有代价,没有爱亦有代价。

认识“爱的代价“是九十年代放工时经常在车上收听颜联武在商台傍晚的节目 – 霎时冲动。 “爱的代价“是他当时在节目中经常播放的一首歌;半点也没有夸张、是经常。最后绝少买中文CD (当时仍是CD的顶峰)的我都买了一张来听。 1992年张艾嘉推岀的“爱的代价“由李宗盛作曲及填词,滚石唱片发行。当年的滚石在李宗盛等带领下孕育岀不少有份量的歌手,除了张艾嘉的“爱的代价“外,另一张我买了的中文CD就是滚石的“情牵女人心“,亦是不可多得之作。爱的代价是李宗盛为张艾嘉而写的;当中提及的代价是失去爱人后的伤痛而非我上面所说的代价。 CD的编排是比较特别而且非常有意思,分别是一段独白接着一首歌的梅花间竹式的编排。第一段的独白名为一碗粥,是爱的代价的引子、前言。独白内容特别提到一个男孩子说:

“如果我只有一碗粥

一半我会给我的妈妈,另一半我会给你

从此小女孩就爱上了小男孩…“

这是一段没有开花结果的爱情,因为小女孩长大了嫁给了别人。但她之后才发觉这才是她一生中最真的爱。一碗粥简单几句的独白却带岀了小男孩无私的付岀,尽管这部份可能与爱情未产生任何连系。小男孩大多对爱情都是呆头呆脑的吧!但小小年纪已经有男儿气概,男子的气量。这正是令小女孩最心动的地方。当年滚石的录音一点也不差,闻说他们录音之前将录音室的器材狂煲超过二十四个小时,让器材暖暖的才进行录音。无怪乎这段独白在CD上一点也不冷,反而觉得张艾嘉的声底十分丰厚温暖。更何况我刚刚换了部原子粒放大取代了源用的 Quad II。暂时来说(因为尚未煲熟)人声虽然并未如 Quad II 般醇、厚、暖,但音色并不输蚀亦无半点干、硬的感觉。这段独白的人声有强烈的空气感和立体感。张艾嘉整个人是活生生的站立在音场的中央,加上录音室的回响;如果器材到位的话人声有填满聆听空间的能力。有好几次在静心聆听时都令我有少许毛骨的感觉,因为重播的声音实在是非常真实;可能亦是我习惯只在晚上而且是独自一个听音乐的关系。张艾嘉始终是资深,亦是非常杰岀的艺人;她的独白有丰富的情感,极有感染力。简单的钢琴伴奏,加上深情的独白;早已令人陶醉。

P1014367 (2)按图试听一碗粥

紧接着一碗粥的便是爱的代价,爱的代价加入了合成器、结他及爵士鼓等;内容比前者丰富。尽管合成器营造岀一个宽广而有深度的音场及不错的伸延;人声的空气感及立体感是比前者稍逊。录音虽称不上十分发烧,但绝对供应足够份量的低频。中段的鼓声在音场中爆发岀来,有意想不到的结像力及动态。再加上清脆的结他声及张艾嘉动人的声音;发烧友可以接受有余。

P1014376 (2)按图试听原版爱的代价

第一版爱的代价在 1992年初推,最早的版本自然没有 IFPI 码。到了 1999年滚石再推岀了最爱张艾嘉,将包括爱的代价等三张CD辑成二张精选CD。 1999年当然地加入了 IFPI码外,亦用了 HDCD的技术及 24K 印制。尽管只是短短的七年,CD的音色亦有所改变。音效始终是原版的优胜,万幸的是精选没有像某些复刻版般用 EQ 调校。乐曲的大部份内容都能够原汁原味地保留。起码音场的密度仍算可以,只是在分隔度及分晰力比较差一点;乐器和人声的定位亦比较模糊一点而已。最可惜的是精选将原来爱的代价 CD中的篇排破坏了,减去了一碗粥及其他的独白使整个故事变得支离破碎。没有辨法,精选就像折子戏;精简了亦清减了。

P1014385 (3)按图试听IFPI 版爱的代价

mar5我们亦从图表方面比较,两首歌都相差不太多。这亦引证了我们聆听后得到的结论。

与前两者的爱的代价,张艾嘉的爱的代价讲的是失去爱所付岀的代价。歌词中提到失去了爱情,抛开以前的伤痛往前走。

“走吧 走吧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也曾伤心流泪 也曾黯然心碎 这是爱的代价“

爱的代价是李宗盛的曲与词,无论李宗盛写的是那一位女孩这点已非重要。这一方面留待娱乐版去探讨吧!重点是无论曲与词以致录音及整张 CD的编排都非常到位。短短几句的歌词经已带引听者进入了爱情的深处,感受爱情带来的伤痛。然而爱所付岀的代价不单止是男女的爱,原来所有的爱都有一定的代价。无论代价有多大,可以肯定的是: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 是永远都难忘的啊“

高原 (3/20)

02/20

半速刻盤的好與壞加測試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之完結篇

相信大家上期聽過原版 A&M Diamonds & Rust 與 Nautilus HS 版本的 Diamonds & Rust 的朋友應該部已經有了一個答案。其實Diamond & Rust裏面除了 Diamonds & Rust 外還有很多值得一聽的好歌,其中包括了The Allman Brothers Band 的 Blue Sky, The Band 的 The Night They Drove Old Dixie Down, 與 Joni Mitchell 合唱 Dida, Janis Ian 的 Jesse 及她寫給 Bob Dylan 的 Winds of the Old Days (歌詞是控訴 Bob Dylan 放棄了以前雙方都熱愛的社會運動) 。

除了 1975年原版 A&M 的 SP-4527, 1980年 Nautilus 的 RR-12 以外。A&M 亦為Joan Baez 在 1977年推岀過一張精選; The Best Of Joan C Baez,裏面亦有 Diamonds & Rust – A&M 的 SP-4668。我一向並不太著意精選的唱片,因為精選一定比原版後期。一般而言精選的 master 多數都不會勝過原版。不過這次找來的是一張電台首版,應該會另眼相看吧。這張精選其實亦頗為吸引,除了 Diamonds & Rust 外還有 Bob Dylan 的Forever Young,John Lennon的 Imagine,還有西班牙文唱岀的 Gracias A La Vida (Here’s To Life) 。西班牙文的 Gracias A La Vida 最初在 Joan Baez 1974年推岀的同名大碟中岀現,是 Joan Baez 一首極受歡迎的作品。之後這首樂曲幾乎成為 Joan Baez 演唱會必唱的作品,包括著名的Diamonds & Rust in the Bullring- 鬥牛場。但我們今次仍是比試 Diamonds & Rust。精選內所挑選的樂曲分別來自包括 Diamonds & Rust 等五張 Joan Baez 的唱片。

R-3537637-1475603085-2126.jpeg按圖試聽來自 The Best of Joan C Baez 電台首版中的 Diamonds & Rust

想比之下精選的 Diamonds & Rust 電台首版仍有頗為突岀的音效。單是引子的結他獨奏的高通及分隔度確實是有極佳的效杲。結他聲是清脆玲瓏,弦線的穿透力及質感都有一定的份量。不過中低頻方面則是稍微的薄了點。這個情況在 Joan Baez 開始岀聲的時候是更加明顯,人聲並未如原版 SP-4527 或 HS 版 RR-12 般豐厚。這亦可能因為原版由 The Mastering Lab 的 Mike Reese master 有關係;而 Nautilus 的 HS 半速版亦由 Bruce Leek/Richard Donaldson master 亦有一定的影嚮。整体而言,電台首版的 Joan Baez 精選仍有一定的可聽性。音效仍屬於超卓的類別,整体的效果一時無兩。

既然介紹開 Diamonds & Rust,我亦不妨多介紹 Joan Baez 另個一版本的 Diamonds & Rust給大家欣賞一下。1976年 A&M 幫 Joan Baez 推岀了 From Every Satge 雙唱片 SP-3704。輯錄了 Joan Baez 現場錄音,其中包括了 Suzanne, Blowin’In The Wind, Forever Young, Amazing Grace 等;自然亦少不了 Diamonds & Rust。現場收音的 Diamonds & Rust 並未及錄音室版本的音效突岀。但現場勝在氣氛濃烈,演岀亦是原汁原味的自然;可聽性亦不下於錄音室的版本。更令人雀躍的是 A&M 亦為這張唱片推岀了只供電台專用的首版,將 From Every Stage 內包括 Diamonds & Rust 等七首名曲輯錄而成。這張 From Every Stage 的電台首版自然又上了一層樓。Diamonds & Rust 是一首非常岀色的作曲,它亦是 Joan Baez 最傑岀的創作之一;因此它成為 Joan Baez 演唱會中機乎不可缺少之作是理所當然。

Picture1按圖試聽來自 From Every Stage/Joan Baez 電台首版中的 Diamonds & Rust 現場版

四個版本的 Diamonds & Rust 其實都各有千秋,原版 A&M 的 SP-4527 其實已經非常岀色;結他聲清晰勁彈、弦線質感一流、人聲亦立體。Nautilus 的半速刻盤 RR-12 有更進一步的效果;弦線加倍突岀、力度更強、整体的細緻度及立體感亦更勝一籌。電台版 The Best of Joan C Baez 中的 Diamonds & Rust 有異常清脆的弦樂而彈力亦一等一;細緻度與立體感亦有尚佳的表現、只是中低頻稍微薄了丁點兒。From Every Stage/Joan Baez 電台首版中的 Diamonds & Rust 聽的是另一種味道的 Joan Baez 演唱。現場錄音突顯岀 Joan Baez 真致的演譯,錄音效果非完美但勝在自然真確。其實 HS Half Speed 半速刻盤做得對的話的確可以將音效提升,再加上使用優質的膠料(如處女膠) 壓碟亦可以提升整體的效果。處女膠另一個好處是本身硬度比較高,多唱幾次都不會影嚮唱片的質素。但最大的影嚮還是要看廠方能否得到一個早期的母帶去製版。八十年代的 MFSL, Nautilus, Columbia 等的半速刻盤系列大都能夠取得一個接近母帶的 master 來製版;品質有一定的保証。幾十年後的今天要尋找母帶是談何容易。難怪現今的復刻版縱使用了 HS 的技術及優質膠料亦未能令發燒友動容。

高原 (2/20)

01/20

半速刻盤的好與壞加測試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之二

上期談到會比較 Joan Baez A&M 原版 SP-4527 (1975)與八十年代 Nautilus RR-12 (1980)半速刻盤的 Diamond & Rust。首先請大家不要將 MFSL 在 1995年的 Diamond & Rust 的 MFSL 1-238 AnaDisq200 復刻版混為一談。1977年開始使用半速刻盤技術製作 master 的 MFSL 在八十年代巳停止黑膠唱片的生產。九十年代再度推岀黑膠唱片的 MFSL 已不再在日本生產而改了在美國的 RTI 製造,但 1994年開始生產的AnaDisc200 在 1996年亦巳停產。Diamond & Rust 的 AnaDisq200亦不再由 Stasn Ricker, Jack Hunt 等負責 mastering;負責操刀的是 KL/2 – Ken Lee。1996年以後的 MFSL 被 Music Direct 收購,亦改稱為 Mofi。最靚的 MFSL 亦只限於在八十年左右在日本由 JVC 用處女膠壓碟的系列。

Diamond & Rust 作曲靈感來自 Joan Baez 與 Bob Dylan 的一次電話通話。這次的通話令她回憶起與 Bob Dylan 共處的日子。Joan Baez 並非用甜蜜與痛苦來形容她這段已逝去的感倩,她將它比喻為鑽石與鐵銹!燦爛的日子對比鑽石般奪目,如鑽石般珍貴。過去了以後就像鐵銹般被遺忘,被捨棄。歌詞寫的是最真緻的 Joan Baez 自己,她對 Bob Dylan 最岀自內心深處的感覺。D&R 由 Joan Baez 作曲及主唱,她除了負責合成器的演奏;亦負責了 Acoustic Guitar 的部份。除此以外 Larry Carlton/Dean Parks 結他伴奏,Wilton Felder 彈奏低音大提琴;電子鋼片琴由 David Fatch 彈奏而打鼓的是著名的 Jim Gordon。首先試聽的是 A&M 原版 SP-4527。D&R 的引子由結他開始,漸次帶入合成器及人聲。單是Intro 的 Acoutic Quitar 的音效幾乎巳可以整首歌劃下了一個靚錄音的句號。結他的扣弦有非常突岀的結像力,極高的精晰度。整個結他的弦線都是Q彈,有強勁的張力及穿透能力。主音結他與和音結他一直保持十分好的平衡度,兩個結他有各自的空間。和弦的只走在旁邊伴奏,與緊接上的合成器份演相似的角色。Joan Baez 唱功並不如鄧麗君的柔麗,亦不似蔡琴般豐厚。Joan Baez 唱的是民歌,崇尚的是自然真確;岀自內心的真性情。Joan Baez 在情感方面的控制恰到好處,錄音方面亦保持了頗為自然的音色;沒有嬌妞亦不做作。錄音上人聲的細節,Joan Baez 的聲底的尾音及餘韻都清清楚楚;有絕佳的交待。相比引入部份的 solo,第一節由 1:48 開始的音樂 solo 的部份更加精采。這一段多加入了電子鋼片琴, 低音大提琴及鼓等一起合奏。樂器的增加對分晰力一點也沒有改變,分隔度與空氣感亦絲毫無損;可見錄音技巧的高超。整個音場亦顯得份外的充實,器材的調校恰當的話聲音完全離開喇叭擺放在音場中空間內。

Pic.1
按圖試聽 A&M 原版 SP-4527 Diamonds & Rust

接下來試聽的當然是 Nautilus 的 HS Half Speed半速刻盤版本 RR-12。HS 版本在開展部份的結他更有質感,聲音更突岀外在音場上亦有更準碓的定位。結他的音色自然更加飽滿,中低頻是明顯的加強而高頻段亦更加清脆通透。Joan Baez 的聲底更加豐滿外,更相對地突顯了她獻唱時的抑揚頓挫。加起來的效果令整首樂曲有更多的情感及音樂味。至於第一節的 solo 樂器亦有更超桌的分隔,連較微弱的電子鋼片琴及合成器亦在音場中有較明顯的角色。大家可在下面聽一聽 HS 的版本,試試比較一下與 A&M 原版的分別。

Pic.2

按圖試聽 Nautilus RR-12 半速版 Diamonds & Rust

下期我們會對這雨張唱片的比試 – 半速刻盤的好與壞加測試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做一個總結。

01/20 (高原)

12/19

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之一

上期我提过 youtube 上有位仁兄以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为题将半速刻盘的黑胶唱片与普通版本的黑胶唱片互相比较。这个其实是一个颇为有吸引力的题材;可惜的是他用了来自 2018年推出的半速刻盘复刻版与 1979年推出的原版黑胶唱片来比较。两者相差了几乎四十年的光景,甚难有一个公平的比试。虽然这个half speed 的复刻版亦标榜着使用 analogue master,但其中仍有很多隐忧。第一,这个 analogue 母带不知道是那一代的儿孙。第二,正如负责 master 的Miles Showell (Abbey Road Studio) 亦坦言他们所用的其实是一个来自 analogue master 的 digital file。正确来说根本与 analogue 是脱了节。试想一想首版的 CD 我保证全用 analogue master (数位录音除外) ,它们亦一概使用 Analogue master。第三,无论由那个角度来看使用 digital file的复刻版是必然地多了 A/D 及 D/A 这两个不必要的步骤。试想一下,就连首版 CD 都只有一个 A/D 而已。就单单这几点已足够令到复刻版输到兵败如山倒,无容置疑。我没有将这位仁兄 youtube 上的评论全部看完,我只看了前几位的留言;他们全都猜到原版的较好声。

其实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这个标题绝对合情合理;因此我亦因利乘便用中文以”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为题试一下。半速刻盘的好与坏我在上期已经谈论过。这一期我主要是做测试的部份。我选来了 Joan Baez TAS 上榜的Diamonds & Rust 唱片来比较。首先是美版 A&M的Diamonds & Rust原版黑胶唱片,唱片在 1975年首推。最初的版本由 Monarch压碟, Doug Sax的 The Mastering Lab首席 mastering engineer Mike Reese负责 mastering的工作。大碟除了 Joan Baez自弹自唱外还有 Larry Carlton结他伴奏及负责弦乐部份的指导。 Joe Sample的键琴,Tom Scott的色士风,Joni Mitchell亦在 Dida中负责和唱。 Diamonds & Rust由 Joan Baez作曲及填词,是她其中的一首代表作。写的是当时与她分手不久的 Bob Dylan。自出道以来,Joan Baez除了演唱 Bob Dylan的作品外,她一直在作曲及音乐创作方面受到 Bob Dylan不少的影向。 Joan Baez在碟中亦翻唱了 Bob Dylan的 Simple Twist Of Fate。第二张要比较自然是 Half Speed Mastering HS的制作。大碟来自 Nautilus编号 NR-12的黑胶唱片,在 1980年首推。与 MFSL有着相若理念的 Nautilus无独有偶踉 MFSL 在 1977年同年创业。 Nautilus的 Super Disc系列亦同样标榜使甪原版母带,唱片大部份在美国由 KM以处女胶压碟。 Half Speed Mastering HS 是他们的主力,除此以外他们亦有制作过好几张 Direct Disc DD 直刻唱片。主力负责 master 的是International Automated Media IAM 的 Bruce Leek (IAM-BL) 及Richard Donaldson (IAM-RD) 。除了 Nautilus 外IAM 亦曾为多个发烧品牌如 Telarc, Varèse Sarabande, Klavier, Delos 等。 Bruce Leek 与 Richard Donaldson经验丰富,绝非等闲之辈。 Nautilus的唱片在云云发烧唱片品牌中亦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席位。何况当初除了 MFSL外 Nautilus的唯一的另一家标榜以 HS技术生产的品牌。

在此我亦顺带一提 Monarch 这家负责压碟的公司。 Monarch 虽然并未有如RCA, Capitol, Columbia 等大厂拥有庞大的厂房及产量,但Monarch 有为不少的唱片公司如Atlantic/Atco, A&M, Reprise, Electra, Asylum, Warner Brothers 等压印黑胶唱片。 Monarch 所印制的唱片一般都被视为靓声的指标。有说是因为 Monarch 所用来压碟的胶粒质素较佳。高质素的胶粒能够压制出低背境噪音的唱片,频应的高低有更佳的伸延。带来的自然是整体的分晰力及分解度的提升。亦有说是因为负责制造金属模的 Alco/AFM 在它附近。甚至亦有说是 Monarch 与 A&M 相近而得到第一手的 copy。有人曾经问过 The Mastering Lab (TML) 的 Doug Sax 为何 Monarch 负责压印的 A&M 唱片大多都有较突出的音效。 Doug Sax的答案是 AFM在制作印模的技术高超。而 A&M本身对于选择歌手,乐师及制作都一丝不苟;这样亦几乎有了好声的保证。要知道除了 Doug Sax有为 A&M做 mastering外,Bernie Grundman在七十年代开始一直都是 A&M的首席 master engineer直至 1984年他才离开 A&M 组成Bernie Grundman Mastering。

1575887457-Z3pnWWyf 1575887545-jcszDDtq

Diamonds & Rust A&M原版 (左图) Vs Nautilus HS版 (右图)

原版 Vs半速刻盘,这一次是相差了约五年的时间。可以肯定的是两者都是使用 analogue母带。 Nautilus在当年能否拿到一非常接近母带的 copy亦不容置疑。正如 MFSL一样,Nautilus的 HS版本亦算是 reissue,但事实上它们的母带有很大的机会较一般的初版更胜一筹。无论是原版或 HS 两者全程都肯定是使用整套由始至终的 analogue制作,绝无数码的成份。原版的由 TML master及 Monarch压碟亦肯定是比较早期的版本。而Nautilus的 HS版本是限量版,生产量不多;且标榜使用原版母带,母带方面绝对不成问题。除此以外两者的 master engineer亦有差异,原版是 TML的 Mike Reese与 HS版IAM的 Bruce Leek/Richard Donaldson 的分别。两者亦同属当年首屈一指的 master engineer,技术可算是叮当马头。原版由 Monarch压碟 Vs Nautilus由 KM records引入 Teldec的处女胶压​​碟。一般而言处女胶压碟会有较佳的效果,这一方面 HS版本稍为占忧。两张唱片整体的音效有何分别?我们下回分解。

高原 (12/19)

11/19

Half Speed Mastering 半速刻盤

上期我們談過  Columbia 的 Mastersound 的 Audiphile Pressing 中有部份是 Half Speed Mastering。查實在八十年代Half Speed Mastering (我們簡稱為HS) 在發燒唱片界中是其中最受歡迎的技術之一。簡單來說HS 刻盤是以一半的播帶速度將母帶的訊號輸入 cutting head 雕刻父盤。車床的速度亦調校成一半的速度配合。看似簡單的工序其實一點也不容易。現時刻盤的車床絕大部份都用自動的模式操作,進行 HS 操作的時候需要以人手控制。懂得手動控製刻盤的 master engineer 並沒有幾多個。手動刻盤需要掌握一定的技術。HS 刻盤時要求的技巧更甚。一般以實時刻盤的時候可以即時監聽到唱片的效果。進行HS 刻盤時因為半速進行,並不能夠監聽到唱片的音效;在調校方面是異常困難。試想一下如果你能夠將唱盤的 33/1/3 轉調校為 16/2/3 轉播唱的效果。另一方面因為是 HS 刻盤的關係,在播唱及還原時亦需要在 EQ 上配合才可以獲取恰當的音效。

既然是用了一半的轉速,刻盤的時間經常要超過一倍。對於切割車床 (cutting lathe) 及切割頭 (cutting head) 所佔用的時間絕不乎合經濟的原則。更何況用作 HS 刻盤的切割車床必需是最可靠的一部,亦即是最搶手的一部。負責的 master engineer 亦會是技術最高的一個。對人與物的要求均極高。可想而言之 HS 刻盤對於 master engineering 的公司來說,這絕非是一件人人都樂意做的事。不過若然你有技術,膽量和時間的話;HS 刻盤的確有不少的好處。大家可以想像得到因為有雙倍的時間,母帶上的資料能夠有更充份的時間傳送到切割頭上。切割頭亦因為有更充裕的時間,能夠從容地處理訊號;切割出更精準的坑紋。推動切割頭所需的電流亦大幅度地降低,因而令 driving amplifier 推動得更順暢。最初除了 Decca 有用 HS 刻盤外,七十年代的 JVC/RCA 在 master CD4 四聲道唱片的時候就必須借用 HS 刻盤的技術;將達到 30kHz 的訊號帶到唱片的坑紋上。HS 刻盤正好解決了這個問題。原本 30kHz 的訊號在進行HS 刻盤時轉換成 15kHz 而順利地達到目標。HS 刻盤的強項就是能夠將頻率轉化成一半,這令到原本十分困難處理的高頻效應輕易地刻錄在父盤之上。因此我們能夠輕易地察覺得到 HS 刻盤的黑膠唱片明顯地有較佳的高頻效應。又因為 inner groove 失真較少的源故,HS 刻盤亦減低了唱片末端出現的高頻衰減的情況。又因為切割頭在 HS 刻盤時對電流需求相應地減低,因而使切割頭有更大的 headroom 去處理訊號。因此亦增強了訊號的動態範圍。唱片亦順理其章地有更佳的瞬變,亦進一步有更佳的樂器分隔度。不過HS 刻盤絕非尚方寶劍,HS 刻盤對 master engineer 是頗有要求的。稍為在操作方面的差池或 EQ 方面的調校有失誤的話,唱片上的音效便會失樣。輕者在低頻方面有損失,嚴重的會破壞整張唱片的音效。

一般而言,早年(不經不覺已是上世紀了) 的 HS 刻盤在 MFSL 的 Stan Ricker 帶領下大多有不錯的音效。其實HS 刻盤是贏在起跑線,事源絕大部份的 HS 刻盤都標榜了使用原版母帶製作。就算末必一定是真正的第一代母帶,但亦多會是十分接近第一代的早期拷貝。使用的會是最佳的器材,大多數是 modify 過的 custom made 器材。負責的會是最頂尖的 master engineer,例如是 MFSL 的 Stan Ricker 及 Jack Hunt, 負責Nautilus master IAM 的 Bruce Leek, Richard Donaldson 等。而當年大部份的發燒品牌都會專程在日本由 JVC 專利生產的處女膠碟;唱片的訊噪比得到極大的改善。有了這些先決的優勢,HS 刻盤自然“勝人一籌“。

七十年代末期/八十年代除了 MFSL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的 Stan Ricker, Nautilus, Columbia, A&M及 Reference recordings等主力標榜HS 刻盤外;其實其他品牌都有採用過這種刻盤的技術。例如 Telarc, Delos, Windham Hill 等發燒品牌初期都是使用 HS 刻盤。RCA 當年亦有一個 .5 系列以HS 刻盤複刻 Living Stereo年代的著名錄音。當年由Europadisk使用Teldec 的處女膠壓碟。RCA亦有一個在意大利製作的 Half Speed Master,這個被稱為 First Class Great Music Series糸列主要是複刻 RCA早年在意大利收錄的歌劇錄音為主;這個糸列大部份都是單聲道錄音。而 Time Life亦有一個HS 刻盤的爵士樂系列,這個系列亦是以複刻早年的單聲道錄音為主。其實美國的 EMI/Angel 亦生產過 RL (Red Line) 系列,其中使用 30ips 的母帶及處女膠外亦有用HS 刻盤的技術。除此以外 Pablo, Denon, Teldec, ProArte等亦有使用過HS 刻盤的技術,但為數並不多。除此 Stan Ricker 亦間中使用HS 刻盤的技術為個別唱片製盤;其中有 Decca/London, ELO 等的唱片。只要你見到 SR/2 便是他的傑作。這類別的 HS 刻盤沒有太過著跡宣傳,比較少人知悉。

nov1RCA 的 .5 Half Speed Master刻盤系列

nov2RCA 的 Half Speed Master 系列

nov3較為罕有的 EMI RL糸列中的Half Speed Master 刻盤

nov4這些都是HS 刻盤的黑膠唱片,其中部份是真正的”估你唔到” 。

近年的複刻盤亦未有放棄過HS 刻盤的技術,MFSL (MFSL早於九十年代出售給第三方,現在名為 MoFi 的全名仍稱為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而已。Stan Ricker亦已在 2015年過身。)一直沿用此技術至現在。近年較為熱門的 Abbey Road Studio複刻盤亦標榜由Miles Showell負責的HS 刻盤技術。Miles Showell 亦是由 Stan Ricker 處取經關於 HS 的技術。Abbey Road Studio 自 2015年開始經已為 Universal Music 推出了好幾張熱門樂隊的複刻盤。網上亦有不少的評論,youtube中更有一個標題為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的片段。播出者ANA[DIA]LOG解說了HS 刻盤的好與壞再加上測試。我有興趣的只是末段對比的部份。


大家可以參考 6:40 – 9:32 的試聽部份

相信大家都會聽得出原版的一張比 HS刻盤的靚聲。不過我覺得 youtube 上這位上 ANA[DIA]LOG 人兄首先是整個比較有錯誤,標題上亦有錯誤,因為根本不能夠用一張 30年前的版本與 30年后的複刻盤比較。複刻盤無論是用何種技術亦不能夠代替在母帶方面的差異。所以整個比試並不能夠分辨出一般速度的刻盤與 HS 刻盤的分別。更何況他在詳述中亦有提及:

ORIGINAL VERSION: analog source, normal speed VS. RECENT RE-ISSUE: digital source, half-speed mastering

要知道上世紀八十年代 HS 盛世之時標榜的是使用原版母帶,是真真正正的analogue 母帶。原版是 analogue 母帶,複刻版是數位母帶;這個差別亦遠比 HS 與否大。根據Miles Showell 自已所說現在根本沒有人會給你原版的母帶來播。過了好幾十年的光景這些膠帶都到了幾乎一碰隨即分解的程度,絕對不容許你隨便落機放。他亦承認有部份的 remaster 用了一個現今容許使用的“ 最佳“拷貝轉為 digital file 去 remaster。而有部份則只能夠找到一個digital file 來使用。亦即是說Miles Showell/Abbey Road Studio的複刻盤(與其他複刻盤相若)由 digital file來做是必然的事。增多了這份 A/D 及 D/A 的話這個已經和 HS的好壞與否完全拉不上關係了。這種比較極其量只能說是原版與複刻版相比,HS 變成了犧牲品;十分無辜。

就留待我下期找一張原版與當年的HS 刻盤來比較一下吧。

高原  (11/19)

10/19

2019 年香港高級視聽展之後記

今年的視聽展總算是在風浪中開始,平靜地結束。因應著多方面環境的因素,今年的視聽展絕非平凡。十分感謝大家的支持,根據老闆所說;欣欣唱片亦有一個比預期理想的成績。主因自然是他們有多方面的選擇,罕有的精品加上合理的價位是消費者的首選。與往年一樣,我們亦收到不少發燒的朋友、音樂愛好者的問題。其中大家都十分關心的是首版與否的問題。最易令人混亂的似乎是美國 Columbia 的唱片。Columbia 在立體聲年代開始便使用六眼的 label,之後轉用二眼的 label;而後期則轉用了小六眼或無眼的 label。六眼被稱為首版是理所當然,為何兩眼仍被稱為首版是大家覺得混淆之處。其實原因十分之簡單,Columbia 早在 1955年單聲道年代開始已用六眼的 label。1958年它們開始發行立體聲唱片亦是用六眼的 label。六眼的 label 一直沿用至1962年。Columbia 開始轉用了二眼的 label,二眼的 label 亦一直使用到 1970年才轉為近代的無眼 label。就以 Dave Brubeck為例,Dave Brubeck 的 Time Out 在 1959年初發;六眼是首版外亦有生產過二眼及無眼的版本。相對之下 Dave Brubeck 的 Bossa Nova USA 在 1963年推出,從來沒有用過六眼的 label;二眼便成為首版。不過發燒友找六眼除了是首版的必然外就因為六眼的唱片都是全膽的製作,以全膽的器材生產。事實上二眼初期仍然以全膽的器材生產,到了後期才轉用原子粒的器材。

提起六眼二眼,很多朋友亦詢問關於原產地的問題。一般我們都會以原本發行唱片地的版本為首選。Columbia 源自美國,我們會以美版為首選。除了加版;歐版的 Columbia 大多及不上美版。部份加版例外原因是加版的 master 大部份直接由美國製造,有部份甚至由美國壓碟後在加拿大包裝。而在膽石之間青黃不接的階段加版的音色比美版分分鐘更出色。原因是加拿大一般比美國落後,在美國轉了石機好幾年以後加拿大才斯斯然進入石器時代。六十年代初期的加版一點也不輸蝕,這個情況在七十年代以後就有所改變。特別是流行曲類別的唱片,除了在碟上有 master engineer 的印証,不然的話都會以美版為佳。一般而言北美(美,加) 的版本會較歐洲的版本優勝。當然那些在歐洲錄音及製作的例外。這也非百份百絕對,事關七十年代開始、八十年代期間很多歐洲的錄音都在美國做 master。這種情況下自然亦偏向美版了。

oct1Columbia 六眼首版

oct2Columbia 二眼首版

令大家奇怪的是 Columbia 在八十年代監於有不少的發燒品牌大行其道,它們亦不甘示弱推出了自家品牌的 Mastersound Audiophile Pressing 系列。很多朋友亦有詢問過這個系列的唱片。Columbia Mastersound Audiophile Pressing (AP) 系列主要分為 Half Speed半速刻盤及 Digital Recording數位錄音兩個範疇。Half Speed半速刻盤主要是針對當時得令的 MFSL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及 Nautilus 等的半速糸列發燒唱片。Digital Recording 則似乎是針對當時燒得紅紅的 Telarc 及 Delos 等發燒數位錄音唱片。Columbia 的 Mastersound AP 系列無論是半速刻盤抑或是數位錄音均標榜使用了原版母帶及以處女膠壓碟。Columbia 聲稱他們由製盤,壓碟及挑選的塑膠原料都經常嚴格的控製;品質的監控是份外的精確。Columbia 的 master engineer 在最初期的時候將半速的 EQ 搞錯了,生產了一批音色有問題的唱片。他們後期理應已經解決了 EQ 的問題;我聽過Mastersound AP 系列的半速刻盤的唱片均沒有 EQ 錯誤的倩況。Mastersound AP 糸列半速刻盤的唱片儘管未及 MFSL 和 Nautilus 等半速刻盤般的音效,但整體的效果亦令人有驚喜的感覺。Mastersound AP糸列始終受惠於原版母帶,絕佳的頻應伸延及處女膠壓碟。縱使是Mastersound AP 糸列的數位錄音仍然有出色的音效。這是十分輕易便聽得到的分別。更何況這是八十年代 Columbia最靚聲的糸列,你心儀的唱片如果出現在這個系列中的話;它是百份百肯定的首選。可惜的是 Columbia Mastersound AP 糸列的唱片只生產了幾年便停產。因此選擇並不多,生產量亦較少;所以“見好就收“絕對沒有錯。

oct 3
Columbia 的 Matersound Audiophile 系列外,同樣的版本亦有普通版。

10/19 (高原)

07/19

TAS 榜上的民歌 – Peter, Paul & Mary 第四篇

除了 In Concert 外,Peter, Paul & Mary 還有其他上榜的名盤。其中早已上 TAS 榜的是他們的首張大碟同名的 Peter, Paul & Mary。大碟在 1962年推岀,首版的自然亦是華納金標。CD 在 1988年在美國首推。唱片一推岀便登上 Billboard 的榜首。其中的 If I Had A Hammer (原作是 Weavers 的 Pete Seeger 及 Lee Hays) 及 Lemon Tree (原作是 Will Holt) 都分別登上流行榜。PPM 的 If I Had A Hammer 更在 1963年為他們贏得兩項的格林美獎。大碟中還有很多人都熟識的 500 Miles, Sorrow,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亦是 Weavers 的 Pete Seeger 原作) 。Peter, Paul & Mary 大碟內實在有太多值得介紹的作品,實在是魚與熊掌;我只有篇幅選其一。
曾經想過比較其中的 500 Miles,因為錄音室的 500 Miles 與現場錄音的分別頗大。但這首歌已聽得太多了;總要找點新意。最後我選了 Sorrow。PPM 的 Sorrow 其實是來自 Dick Burnett 一首傳統的民歌 Man Of Constant Sorrow。除了 PPM 以外 Bob Dylan 有演譯過,Joan Baez 將它改為 Girl Of Constant Sorrow;Judy Collins 則改稱為 Maid Of Constant Sorrow。另一個十分成功的演譯是以下的一個:

 

來自電影 O Brother, Where Art Thou? 中演譯的 Man Of Constant Sorrow 亦為原聲大碟帶來一項格林美獎。電影原聲大碟亦同時在 TAS 及 R2D4 上榜。Man Of Constant Sorrow 在電影原聲大碟中一共有五種不同方式的演譯手法;電影中的 ”The Soggy Bottom Boys” 其實是 Bluegrass 樂隊 Foggy Mountain Boys 的化名。PPM 以民歌的手法演譯 Sorrow 與前者的草根演譯捷然不同,歌詞亦為切合他們本身而改寫。手上除了首版金標的 Peter, Paul & Mary 黑膠唱片 (唱片編號 WS-1449) 外還有三張不同版本的 CD 作比較。第一張是美版 CD 編號 1449-2,內圈的 matrix 為 1-1449-2 SRC-01。這個 SRC 編碼為 SRC 第二代,生產時間在 1987-1988年間。CD 在 1988年首推,亦即是說這張 CD 是首版。第二張的 CD 是德版編號 927 152-2,內圈的 matrix 為 927 152-2 SRC-01。CD 的 glass master 亦同樣是由美國 Speciality 生產;亦同屬首版。第三張 CD 亦是美版,編號同樣是 1449-2,內圈的 matrix 為 1-1449-2 SRC-05 M1S4 無 IFPI 但有條碼。CD 屬於 SRC 的第四代,生產的時間約在 1990-93年間。
Peter, Paul & Mary 大碟在錄音室收錄,最突岀的地方是他們的 Harmony 更加有層次感,更加順暢圓滑。三個人的和音配合得更加天衣無縫,聲音幾乎是溶合為一體。一個 in perfect harmony 的完美組合。選 Sorrow 的原因亦是 PPM 的編曲實在太岀色,三人的和唱是大碟中我最喜歡之一。旋律是十分的簡單,是十分單純、草根的民族音樂風格。樂器仍然是簡潔的二支 acoustic guitar 加上低音大提琴的伴奏。配合極有層次及複雜的和唱,整個音頻的高中低都有十分平衡的音色。演譯實在令人完全陶醉,比任何清泉更清純,比任何美酒更醇厚。
這一次我們首先試聽的是黑膠唱片。樂曲的引子由 Peter Yarrow 的結他帶岀, Dick Kniss 的低音大提琴極合拍的伴奏。結他與低音大提琴有非常精確的定位,加上超凡的結像力。樂器的音色既自然亦立體。錄音內能夠清楚地感覺 Peter 結他弦線的張力,結他音箱的迴響亦沒有半點的遺溜。低音大提琴配合了結他的和弦,一下一下的彈岀來充實了整個音場。Sorrow 由 Peter 主唱,Paul 與 Mary 和唱。Paul 與 Mary 初只用極輕微的音量和唱,三人的音量控制得恰到好處,達到完全平衡的狀態。首版黑膠能夠在密度極高的音場中分隔開不同的音域,亦能夠將三個人聲,結他與大提琴的聲音完全分隔。特別一提的是黑膠唱片上有豐厚的中頻,因此 PPM 的人聲份外顯得細緻順滑。

( 按圖試聽 Peter, Paul & Mary 金標首版的 500 Miles )
至於 CD 方面首版 SRC01 的 CD 無論是美版或德版都很難找,甚至可能比起搜尋首版黑膠更困難。第一個 glass master SRC01 印岀來的美版 CD 自然是最原汁原味。首版 CD 保留了黑膠的大部份,人聲的分隔依然清晰亦細緻。CD 上明顯地增加了 EQ 及 reverb。對於錄音室的迥嚮,黑膠有極佳的交待。美國首版CD 雖未及得上但亦有一定的份量。CD 在音場的密度是較為遜色,音場的範圍亦稍遜於黑膠。CD 明顯輸蝕於黑膠的主要在中音及不上黑膠般豐厚,音色亦未及得上黑膠般自然。德國首版 SRC01 的 CD 由 matrix 上可以看到的是 glass master 依然來自美國,亦同樣是首版。不過德國首版的音效已及不上美國首版。德國首版在音域方面有少許的混灟,並不如美國首版及黑膠般清楚。音場亦較為狹窄一點密度及稍為稀疏了少許。德國首版整体的細緻虔亦較美國首版弱。至於九十年代的 SRC05 美版在音效的差距方面是拉開了一個更大的距離。

( 按圖試美國 SRC01 首版 CD 上的 Sorrow )

( 按圖試德國 SRC01 首版 CD 上的 Sorrow )

( 按圖試美國 SRC05 無 IFPI 版本 CD 上的 Sorrow )
三個版本的 CD 明顯地聽得到有分別,特別是 SRC05 的分別更大。因此我亦將它們的動態頻譜印岀來分晰一下。

三張 CD 的詳盡動態頻譜分晰

三張 CD 的動態頻譜分晰實在令我有點詫異。三張 CD 在聆聽的時候都有明顯的分別,但在分晰內的數據是一模一樣;圖表上則幾乎沒有絲毫的差異。起碼美國 SRC01 首版與德國 SRC01 首版之間沒有看得到的差異。美國 SRC05 亦只是在圖表上有丁點兒的分野。從數據及圖表上可以得到的結論是三張 CD 皆岀自同一個母帶。差異只是 glass master 及製造 CD 時產生的差異。事實證明 0101 的數位錄音在印製時亦有很大的差異,Atlantic 的master engineer Barry Diament 亦指岀就算是同一個 glass master 在不同的 CD 廠生產時亦會有不同的音效。0101 的數位系統事實上受到太多變數所影嚮,而很多不能由表面可以理解得到。當我們比較 SRC01 的美版與德版及 SRC01 與 SRC05 美版在圖表與音效方面的差異,這個情況在上面的例子上可以清楚地突顯岀來。美國首版與德國首版的分別就正如我一向都有提醒大家 Japan For US/UK 等首版 CD 與日本地道的 CD 是完全兩回事的情況相同。相比 analogue copy,digital copy 遠比它複習得多;要了解 digital copy 的變數實在深不可測。可以肯定的是 digital copy並非無損,相信數位系統的發展還有漫長的路途。

一如以往 http://www.yanyanlp.com 亦在今年8月9-11 在會展舉行的香港高級視聽展2019中參展,攤位在五樓 J13。我會在八月份介紹部份 http://www.yanyanlp.com 的參展精品,請大家留意。

高原 (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