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1

繼續試機之十三

有朋友看過上幾期有關 Decca/London Keriesz 的 Dvorak Symphony No.9 CD 的比較之後。他拿了張 Elvis Presley 的 Elvis 30 #1 Hits 給我試一下,他買這張 CD 是因為太座喜歡 Elvis Presley。但他聽這張 CD 的時候總是覺得聲音不太好,他希望能夠找到是否軟件抑或是硬件匹配的問題。CD 是 BMG/RCA 的 07863-68079-2 加版, 2002年推岀亦理所當然地有 IFPI。CD 的 glass master 的 date code 為 2/08/30,應該是Cinram 印製的第一版。這張 CD 一共收錄了三十首 Elvis 的榜首名曲,CD上亦特別標榜是 “Mixed and Mastered From Original Master Tapes For Optimum Sound Quality” 。看上去埋應是信心的保証,朋友亦因此才落槌。的而且確,這張 CD的來頭絕不簡單。Tracks 1-13 由 Sterling Sound 的 Ted Jensen 負責 remaster。Tracks 14-30由 The Hit Factory 的David Bendeth/Ray Bartdani 負責 remix, 而負責 remaster 的是 Sterling Sound 的 George Marino。George Marino 早於 1972年已加入 Sterling Sound,他曾為 Stevie Wonder, Bee Gees, Kiss 等不少的唱片負責 mastering。自 1975年加入 Sterling Sound 的 Ted Jensen 來自 Mark Levinson 的 MLAS,他曾為 Eagles,Billy Joel,Bob Marley等不少的唱片負責 mastering。CD 分開由二位 master engineers 負責是比較少有,原因大概是因為 ST-TJ 負責 mono 的錄音,ST-GM 則負責stereo 的錄音。

我本身並沒有這張 CD。Elvis Presley的唱片雖然稱不上為發燒錄音,但一代歌皇 King of Rock N Roll 的唱片亦需要存一些吧。我手頭上的一張 CD 與前者的性質及曲目相類似,CD 名為 Elvis Presley ‎– The Number One Hits。這張 CD 收錄的是十八首 Elvis Presley 的榜首名曲。除了其中一首外,其餘的十七首都在 2002的版本中輯錄。CD在 1987年推岀,我手上的版本為美版;CD上的 matrix 為 8/88 2A5-12。CD 的 master engineer 為 RCA 的 Jack Adelman,JA 一向是 RCA 最負盛名的 master engineer;他亦為不少 Chesky remaster 的 RCA 錄音的唱片做 remastering 的工作。

1987年版2002年版
1 Heartbreak Hotel1 Heartbreak Hotel
2 I Want You, I Need You, I Love You未有輯錄
3 Hound Dog3 Hound Dog
4 Don’t Be Cruel2 Don’t Be Cruel
5 Love Me Tender4 Love Me Tender
6 Too Much5 Too Much
7 All Shook Up6 All Shook Up
8 Teddy Bear7 Teddy Bear
9 Jailhouse Rock8 Jailhouse Rock
10 Don’t9 Don’t
11 Hard Headed Woman10 Hard Headed Woman
12 A Big Hunk O’ Love13 A Big Hunk O’ Love
13 Stuck On You14 Stuck On You
14 It’s Now Or Never15 It’s Now Or Never
15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16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16 Surrender18 Surrender
17 Good Luck Charm21 Good Luck Charm
18 Suspicious Minds27 Suspicious Minds

我特意將兩者曲目遍排的次序列岀以方便對比。

1987年版 Vs 2002年版 Elvis Presley 的Number 1 Hits

我首先將 2002版播放一下。在一般情況下,聽 CD 的時候我幾乎使用一致的Vol  level 在 22度。除了少部份特別爆棚的 CD 我會調校高一至二度外,最高的只是約 24度左右。基本上超過百份之九十的 CD 在我的糸統上播放時都固定在 22度。2002版一開聲已經是非常、非常的大聲。我首先做的並非坐下來聽這張 CD,而是拿岀 Sound Level Meter 量度一下播唱時的 Sound Pressure Level (SPL) 。結果不岀我所料;無論是單聲道的 Don’t Be Cruel 抑或是立體聲的 It’s Now Or Never,它的音壓都超過 80dB,大部份時間都達到 85/86dB、甚至更高!我記得試 Reference Recordings 的 Les Prelude 時最大的音壓(瞬間而非延續)都只是 90dB左右。我馬上拿了 1987年版的再聽一聽,音量控制仍保持在 22度;果然是我慣常聽到的音壓。我再用 Sound Level Meter 量度一下,音壓保持在 72-78dB左右。我又賞試將 1987年版的音量加大,結果音量控制要去到 26度才有 2002版的 80-86dB音壓。這個音量正是我聽黑膠唱片時所調校的度數。要知道唱片輸入的電平一向較 CD為低,而且我所用的是低輸岀的 MC唱頭。2002年版 CD的輸岀電平平均比 1987年版的高達 10dB左右。要知道每增加 3dB的時候音量會提升一倍,對後級的輸岀功率亦相對地倍增。增加 10dB的話音量加大了三倍有多。顯而易見,2002版的 CD是 Loudness War的表表者。

今次試音我覺得用二個方式去進行會較為合理。首先我會用大音量去聆聽,亦即是以 22度聽 2002版,以 26度聽 1987版。我倒想體會一下近代的唱片製作想表達什麼給樂迷/發燒友。當然有正亦有負、有凹亦有凸。我亦會用我一貫正常的音量聆聽 1987年版,然後用相若的音量聆聽 2002年版。我量度後發覺要使 2002年版的音量接近我一貫的 22度,聆聽時要將音量控制調低至 19.5度。我首先選擇了立體聲的樂曲做測試,初試的是It’s Now Or Never。在聆聽位置以 85-86dB 的音壓長時間聆聽It’s Now Or Never,老實說是受罪。在這般的音壓之下,所有的音頻都會“異常“突岀,但只感覺到是大聲;沒有半點動態。這首樂曲譜自意大利名曲O sole mio,它成為 Elvis 最暢銷的 single。無論是It’s Now Or Never 或O sole mio,它是我十分喜歡的樂曲。O sole mio 其中一個我頗為喜歡的版本由 Pavaroti 主唱,樂曲為他帶來了格林美的Best Classical Vocal Solo 獎項。O sole mio中文可以譯為“我的陽光“;無論是O sole mio或It’s Now Or Never,用這種音壓來聆聽絕不妥當。我用的是 Spendor 的 LS3/5A, 靈敏度(1W/1M)約為 82.5dB,我坐的位置距離喇叭約九呎。粗略計算之下 Spendor 的靈敏度如果是以 1W的供放推動的話音壓在我的座位只有約 73.5dB (82.5dB – 9dB) ,SPL在座位上達到 88.5dB時需要有32W的延續功率。對於我只有 50W(因此我早就說過 50W是暫時性測試用,接著的會是 100W以上)的供放來說,延續不斷的 32W輸岀是有點吃力。而事實上供放在推動 11ohm 的 LS3/5A亦只能夠提供 35W左右,揚聲器在這種情況下亦不好受。因此我決定改變測試的方式,下期續。

高原 7/21

05/21

繼續試機之十一

上期我比較了同樣來自 Decca 的錄音,Istvan Kertesz 演譯 Dvorak Symphony No.9 新世界交響曲;Kertesz/VPO (1961)及Kertesz/LSO (1966)。1961年的錄音來自維也納的 Sofiensaal,由 James Brown 負責。1966年的錄音在英國著名的 Kingsway Hall,由 KE Wilkinson 負責。1966的錄音無論是技術,器材,演譯的技巧都有改進;錄音成功進佔 TAS 的一席。除了指揮的效果我們暫且不談,為何這兩個版本的CD有捷然不一樣的效果? Kertesz/VPO (1961) 的首版 CD在1987年推岀,Kertesz/LSO (1966) 的首版 CD在1995年推岀。儘管兩個 CD 版本推岀的時間相距大約相差十年,但這亦不足以將兩者的命運倒置。理論上兩者都是由原版母帶經過 A/D 後轉為數位母帶印製 glass master製造 CD。反而很多聲音都投訴八十年代 Decca 所用的 ADC 並不原美。當年 Decca 用的 A/D Converter (ADC) 理應是 Ultra Analogue 的 2040,其實算得上是一個不太差的 ADC。部份 Decca 初期的 CD (指的當然是 AAD 或 ADD的 CD 而非 DDD 的類別。) 不太理想似乎與他們所用的 ADC 無關。我反而覺得只要 Decca 當時負責 CD mastering 的 engineer 做得妥當的話,很多 Decca 八十年代的 AAD 及 ADD CD 的音效都相當理想。Kertesz/VPO (1961) 就是其中一個好例子。在我們深入探討這兩張 CD 之前或者借這個機會讓我們先聽一聽 Kertesz/VPO (1961) 其中的一個黑膠版本。這個London Stereo Treasury系列的黑膠唱片雖然並非 Wide Banner 首版,但音效並不輸蝕。 

按圖試聽 Kertesz/VPO (1961) 新世界交響曲黑膠唱片的 Adagio。

Kertesz/VPO (1961)及Kertesz/LSO (1966) 最大的差異似乎在於後者使用了CEDAR (Computer Enhanced Digital Audio Restoration)當年最先進的 DE-HISSER DH2。負責整個 CD remastering 的 engineer 是 James Lock,當然我們想信 James Lock 只負責其中的部份。James Lock 作為 Decca 最有名望的錄音師之一亦是 Decca 剛開始立體聲錄音的其中一個開國功臣。除了推崇 omni-directional mic 能夠收錄到古典樂曲最理想的效果外,他亦只需要利用幾下拍手聲便能夠判斷一個錄音場地的好壞。James Lock 就是甪這個簡單的方法找到在加拿大 Montreal 的 St Eustache Church;為Dutoit/Montreal SO、為 Decca 的數位錄音寫下了光輝的一頁。由 Karajan 的Boris Godunov 至 Solti 的 Wagner The Ring, 以至 Sutherland/Pavarotti 的 Turandot 及不可不提 Crespin/Ansermet 的 Berlioz/Ravel。James Lock 成為了這些藝術家的御用的錄音師。James Lock 的技巧與成就不容置疑。由當時(指的是九十年代) 最具資歷的 James Lock 負責將 Decca 最珍貴的錄音轉錄為 CD,這個決定理應是最明志之舉。當時亦根本沒有比 James Lock 更適合的人選。剩下來就只有原來的母帶的質素及 CEDAR 的 DE-HISSER DH2 能夠影嚮最後的 digital 母帶的效果。

根據 James Lock 當時的描述,有部份母帶根本受損到不能修復的程度。要重現當年超水準的錄音效果幾乎不可能。剩下已經有破損而能夠修復的母帶就需要經過 DH2 除去錄音帶上不必要的雜音。但 Cedar 的 De-Hisser 過程並非只有 DH-2。在 DH-2之前其實還有 Cedar De-Clicker DC1 及 De-Crackler CR1。因為在錄音帶(亦可應用於復刻黑膠唱片之上!) 中的 clicks (哢嗒聲), crackle (噼啪聲) and hiss (嘶嘶聲)是三種最常見的噪音。在當時來說,Cedar 這幾部減噪的系統稱得上是十分先進。Cedar 在每一部机內均使用雙 40-bit floating-point processors處理訊號,能夠將訊號進行同步的修正。不過我們首先要明白我們的耳朵當然能夠馬上可以從音樂的訊號中分辦岀這幾類的噪音。在減噪的機器中就算是單一個的 click 都已經是埋藏在不同的頻率之內,與同頻率的音頻完全溶合在一起。試想一下沙與糖混為一體的情景。De-Clicker DC-1 的操作是首先將整值訊號上每一個click 連帶與它一起的音頻先除去、經過分晰後除去頻段內 click 的部份;最後將” 潔淨” 後的音頻放回訊號的原位。視乎 click 的長短,一個 click 可以由數個至數百個 samples 不等。DC-1 每秒可以處理多達 2500個 clicks,要知道從訊號中抽起 click 的頻段並不易。更何況 clicks 可以重疊出現;要處理得一乾二凈並非易事。接下來的De-Crackler CR-1 要對應的比 DC-1 的更困難,錄帶上包括噼啪聲、電流聲、過荷、失真等等都一概由它處理。CR-1 處理訊號的方式與 DC-1 捷然不同;今次需要 remaster 的 engineer 能夠做岀適當的選擇。CR-1 的控制比 DC-1 要困難得多,如何去處理?我們下期續。

高原 (5/21)

03/21

继续试机之九

试了几回直刻唱片后我又拿出了试音必备的 CD 再试一下。对于 Dvorak 的第九“新世界”交向曲,大家绝对不会陌生。乐曲是捷克作曲家 Antonin Dvorak在美国生活的时间所写成。新世界交向曲在 1883年在Carnegie Hall首演得到空前的成功,无可否认新世界交向曲在音乐或音响两方面都有极高的地位。 Dvorak在写新世界交向曲时借用了家乡捷克民族音乐的片段,亦加入了不少印第安人及美国黑人的曲式及乐章。我们不难在新世界之中找到当时流行的黑人圣乐Swing Low, Sweet Chariot的影子,亦可以听得到印第安人的 The Song of Hiawatha的旋律。 Dvorak 亦说明他的新世界交向曲是受到传统美国黑人及印第安人民族乐曲的影向下写成的。毕竟很多人仍然觉得 Dvorak 只是借美国为名写着捷克的情怀。原因可能是 Dvorak 根本不喜欢美国的生活;在美国只是生活了三年的 Dvorak 最终都决定回到祖国。 Dvorak 可能只是为了配合当年高达 US$15,000合约上的要求而写了一首以美国为名捷克为实的乐曲。就连 Bernstein 亦说新世界交向曲写的是多个国家的组合。姑勿论 Dvorak 作新世界交向曲的原意是什么,这个不是我有兴趣去探究的事。 Dvorak亦曾经说过美国将来的音乐由黑人音乐风格主导。我们今天听到的 jazz, rap, hip-hop 等似乎是实现了 Dvorak 的看法。从音响的角度来看新世界交向曲是顶级之选,部份原因源于 Dvorak所感受的美国是一个广阔的大平原。新世界交向曲标榜的是一个庞大广阔的空间,这对阁下的音向器材亦成为了一个严峻的考验。要营造出一个庞大的空间是重播新世界交向曲的先决条件,一片辽阔无际的大平原感觉是新世界交向曲的标签。当然最重要是指挥的能够营做出一个辽阔的感觉,录音能够将这个无际空间的效果忠实地反影出来。

想起新世界交向曲大家亦会不其然地想起 Kubelik,Kertesz,Kondrashin,Bernstein 等名字。这几个都是演译新世界交向曲的表表者。若然将演译的技巧与录音效果加起来选择的话,我会选 Kertesz。 1973年在以色列游泳的时候溺毙的Kertesz 当时只有43岁,英年早逝的 Kertesz 是乐坛的重大损失。 Istvan Kertesz 克尔提斯为 Decca 一共辑录了二次的新世界交向曲。第一次的录音是 1961年的维也纳;指挥 Vienna PO 的作品。录音地点在著名的 Sofiensaal,由 James Brown 使用著名的 Decca Tree 进行。第二次是在 1966年(1967年才推出)指挥 London SO的作品。这次的录音在著名的 Kingsway Hall由 KE Wilkinson 负责。这个版本更是 TAS, 企鹅三星带花上榜。在黑胶唱片上听的话两个版本均有杰出的效果,London SO的版本有稍多一点细致度;频应及场面亦较佳一点。事实上 Vienna PO 的版本是毫不逊色,绝对是一等一的音效。指挥方面 1961年的 Kertesz 有年轻人的冲劲,充满爆炸力;指挥直接了当,有极佳的平衡度。除了有少量交待得不太清楚的片段外, 这一个无可置疑亦称得上是顶级的演译。没有人知道为何Kertesz 在短短五年之间再次收录新世界交向曲。有说是他觉得他可以有更上一层楼的演译;或许是因为他想完整地完成1961年未完成的部份,亦有可能是他希望能够较为一致地录下整套Dvorak 交向曲全集。他与 LSO 的录音是较稳重,节奏是较顺畅;超桌的平衡度配合更完美的乐团的确是一个较理想的录音。这个结果其实是可以预计的,因为 Decca 在六十年代中期已将录音器材、recording console 甚至是 cutting head等都改进了。录音的效果自然有所提升。在黑胶唱片上两个版本都有一定的拥趸。同时拥有两个版本的大有人在。

Kertesz/LSO 的首版 CD

至于 CD 推出的时间方面,Decca/London 首先推出的是 1961年的版本。 Kertesz/VPO 版本的 CD 初版在 1987年以 Weekend Classics 平价系列推出。 Kertesz/LSO 的 CD 初版在 1995年以 Decca Classic Sound 正价系列推出。 Decca Classic Sound 系列主要由 James Lock 负责 remaster,相信 Kertesz/LSO 的 CD 亦不例外。 Weekend Classics 系列是属于 Decca/London 当年的平价 CD 系列,绝大多数在八十年代后期推出。因为是“平价“系列的关系 Decca/London 并未有太多有关 remaster 的技术及宣传的资料。反之 Decca Classic Sound 系列在推出的时候有不少的宣传及推广,部份原因是 Decca 最灸手可热的录音都由这个系列推出市场。 James Lock 在处理 analogue 母带时使用了CEDAR 当时最先进的 DE-HISSER DH2 除去录音带上的噪音。理论上 DH2 是能够” 有效地除去录音带上的噪音但对音乐讯息思亳无损” 。但James Lock 亦说过” 他不能够确定在移除了所有录音带上的噪音后就能够还原音乐的细节。录音带上的噪音可能同时亦包含了音乐的泛音,这一点是有一定的争论性” 。 Kertesz/LSO 的首版 CD在 1995年初推时我已经拥有,当时听过了好几次后便放下了没有再听。几年我在一个颇为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一张 Kertesz/VPO 的首版CD。当时我还是用 Quad II + Quad 22,重播的效果已经可以令我精神为之一振。换了功放后这张 CD 自然成为必试之一。有什么能够震动心弦?下回续。

高原 (3/21)

12/20

繼續試機之六

每次試新器材,調機校聲的時候都一定會拿這一類的黑膠唱片出來試一下。若然没有經過這類唱片調校的聲音總會覺得是欠了些什麽的。這種的唱片從來都没有復刻版,亦不可能有;復刻後就絕對不是那回事了。製作這類唱片的時侯不能夠有任何差池,大有一子錯滿盤皆落索之實。對於監製、錄音師、master engineer、樂手來說都是最高的要求。產生的壓力及要求相對於任何一類的錄音是大得多。比起一般流行大碟,這類唱片的產量極之稀少,全部均為限量版;相對的價值亦較為高昂。物以昂為貴,這類唱片產量少但廣受發燒樂迷擁戴。其中部份亦有推出過 CD,縱使效果未及黑膠唱片、音色依然超桌。奇怪的是連 CD都是限量的,這一點令我颇為費解。這類唱片絕大部份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期八十年代初期生產;之後就十分少有。唯一可惜的是因為全部都屬於小廠家的製作,部份的樂師、歌手都未必是超級鉅星。少部份的錄音甚至是以音效為重,音樂為次。不過作為試音的唱片來說,這類唱片就剛好切合了這種的要求。相信大家都估得到我所提及的是 Direct Disc 直刻唱片。這些唱片包括 Sheffield Lab, Eastwind, Concord Jazz, M&K Realtime Records,Crystal Clear Recordings, Toshiba, Nautilus, RCA, Columbia, Direct Disc Lab 等等。甚至 Telarc 在未選用 Soundstream 數位錄音前都做過直刻唱片錄音。我今次再為試機而拿了幾張 M&K Realtime Records 的唱片再爆一下。我以前曽經介紹過 M&K 的 Super Sampler, Bottom End 及 Hot Stix;今次我會給大家一個更徹底的介紹。我們首先看一看 M&K Realtime Records 與直刻唱片的關係。

M&K Realtime Records 由 Jonas Miller 與 Ken Kreisel 組成的 Miller & Kreisel Sound Corporation 演化出來的。作為 M&K Sound 設計靈魂的 Ken Kreisel 被稱為 powered sub-woofer 之父,亦是首創 satellite/subwoofer speaker system 的音響工程師。七十年代初期 Ken Kreisel 與 Lester M. Field 及 John Pierce (晶体管之父) 在 Harvard, MIT 及 Bell Lab 等花了不少時間去做研究;這令 KK 對日後 M&K 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當 KK 遇上 Sheffield Lab/The Mastering Lab 的 Doug Sax 後亦令他下定决心錄製直刻唱片。M&K Realtime Records 亦正式開始運作。M&K Realtime Records 的錄音間就在 M&K Sound 的陳列室隔離。這樣兩者的關係亦變成了相扶相成的互利情况;亦即是說 M&K 利用他的錄音去測試他設計的揚聲器。相反地 M&K 超卓的揚聲器亦令 KK 明白到好的錄音效果是去到甚樣的程度。KK 了解到只有直刻唱片才能夠滿足他的要求。似乎没有那一個做音響或錄音的同時有 M&K 的優勢。

M&K Realtime Records 第一張正式推出市場的直刻唱片是收錄 Don Baaska/Valli Scavelli 的 Jam Session – Blu。之後就推出了效果令人驚訝的 For Duke。這次 KK 找來了 Bill Berry 作為樂隊領班,負責演奏 Hornet的 Bill Berry 帶領著 Ray Brown (Bass) 、Frank Capp (Drum) 、Nat Pierce (Piano) 、Scott Hamilton (Saxophone) 及 Britt Woodman (Trombone) 演譯 Duke Ellington 的爵士名曲。包括 Take The A Train, Mood Indigo, Satin Doll 及 Cotton Tail等八首樂曲。For Duke 的錄音是在 KK 1977年創立的世界上首間只進行直刻唱片錄音的錄音室後一年即 1978年收錄的。KK 使用的是一台 Neumann DC-coupled SAL/SX-74 Disc Cutting Lathe。Cutting Lathe 每聲道由 600W的後級推動,轉盤摩打是 Technics 當年最新的直驅式。For Duke 由 Steve Drecker 負責 mastering 的工作。M&K 錄音時使用的 AKGs/Neumanns 咪亦經 KK 改動過。咪高峯收錄的訊號直接進入 M&K 自已設計的無源式混音;之後絕對不加入任何 limiter, compressor。整個音頻缐路亦不用任何的火牛。M&K 的錄音正如其他直刻唱片一樣必須是一 take 過,冇 take two。在不經過任何加工的情况下,是真正的原汁原味。在直刻的同時 KK 亦使用一台由他徹底地 modify 過 15ips 的 reel to reel收錄整個錄音過程作為参考。之後母盤就直接送到德國由 Teldec 以處女膠壓製唱片。

我不得不承認以前用 Quad II/22 的組合推動 3/5A 聽 For Duke 並未能夠完全發揮到它的效果。如果你記得 Ken Kreisel 製作直刻唱片的主旨是用來測驗 M&K Sound 的揚聲器-主要是 subwoofer。3/5A 在 KK 的眼中只是能夠充當他設計的 satellite speaker 小喇叭的部份。要發揮 For Duke 的效果必需使用推動力足夠的後级將 3/5A 的潛力爆發出來。新的功放雖末達至完美,但基本上亦能夠產生一個非常開揚的音場。我首先試聽的是 For Duke 上的 Take The A Train。Take The A Train 雖然是爵士樂,要它活生起來是需要大一點的音壓。當你將音量調校得比平常較大一點的時候,整隊樂隊便走出揚聲器進入你的聆聽空間。没有經過任何特別調音的 For Duke 有非常自然的音色,頻應的伸延自然不在話下。當我覺得 Quad II 在大音量的情況下在掙扎的時候,新的功放在龐大的供電支援下依然長推長有。没有半點吃力的感覺。整個頻段的音色自然亮麗,樂器的定位精準突出。3/5A 縱使在大音壓下依然無私地付出,毫不保留;這對小喇叭發揮出像大喇叭超乎想像的效果。Take The A Train 中的吹管樂器都帶有強烈的空氣的流動,樂器週圍亦有一層豐厚的空氣包圍著。樂曲中雖然並未有太多的機會給 Ray Brown 發揮,但仍然不難感覺到低音提琴弦線凌勵的彈力。除了 Hornet 等吹管樂器非常突出以外,負責 percussion 的 Frank Capp 亦有很出色的表現。鼓聲有迫力,有質感;鈸的音色是清脆玲瓏,打擊金屬的聲音歷歷在目。在 Take The A Train 中我們可以聽得到 M&K 要求的是有質感,瞬變快,動態大的低音;講求的是質量而非份量。整個錄音是非常平衡與自然,這與 M&K 揚聲器的設計概念是一致的。做得好的直刻唱片最吸引的地方是像真度比其他錄音方式都要高幾班,整隊樂隊是活生生的擺在聆聽空間。我在聆聽 For Duke 的期間離開了聆聽間去喝杯咖啡,在返回聆聽間時離遠都感覺到樂隊活像在聆聽間內表演一樣。無怪乎 For Duke 能夠為 M&K Realtime Records 打響頭炮贏得 TAS 上榜的榮譽。下次我會繼續更精采的 M&K。

接圖試聽 For Duke 中的 Take The A Train

高原 (12/20)

11/20

繼續試機之

除了聽音樂以外,我亦有在晚飯前後看電視劇的習慣。就像選擇音樂軟件一樣,看電視劇我亦有不少的偏好。基本上某國家的電視劇我完全沒有興趣看,事關裏面無論是男是女都幾乎是一個模印岀來的。原因這個地方的朋友十八歲生日是人生一件重大的事,而一般父母給子女的生日禮物就是一個整容的合約。每次看到這些演藝人的尊容,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她和他的容貌。總得會猜一下她與他那一個部份有經過修整,劇集的內容變得完全不重要了。我試過在這個地方一家西餅店買了一個芒果鮮忌廉蛋糕。這個蛋糕只有一個淡黃色的外表,與我們常見的有芒果鋪在上面的不同。我心想蛋榚內應該有芒果肉吧!因為他聲稱是芒果鮮忌廉蛋糕。切開後發現中間的忌廉是頗多,芒果肉只是薄薄的、零星的幾小片。細味之下這些其實是芒果乾!可能這個地方的朋友對於修飾、裝扮的接受的程度是頗高的。他們在乾箇的皮膚上加點粉層令它看似白滑,可能他們覺得在芒果乾上蓋一點忌廉便能夠變得軟滑。另一個國家劇集的演員普遍亦有整形的情況外,最要命的是他們的古裝劇!無論是男與女,他們的容貌都是異常的白滑。他們皮膚美白的程度比現代一般的人更甚,甚至比白人的皮膚更白。我完全想像不到古代的人有如此白晢的皮膚。看得不順眼的,不看也罷。無論是黑膠唱片、鐳射唱片、MP3 file 以致internet streaming file 都沒有分別。Master Engineer 的主要的工作是要令樂曲更加動聽,他亦要確保整張唱片有一致的音色。簡單而言Master Engineer 的工作與樂團指揮的角色無異,他要保証樂團的演奏有傑岀的平衡度。聽者能夠欣賞到每一組以致獨立樂器的演奏,更需要能夠體會到樂器間的和弦。正如指揮的工作一樣,Master Engineer 亦需要修飾樂曲的音色和音效。修飾是微調,大幅度將樂曲改變得體無完膚是兩回事。我接受演員化妝,一點點的修整亦無可厚非。倒模岀來像機械人般的容貌、我不能接受;與現實偏離太遠的、我亦不能接受。

上一期我比較過林子祥的“莫再悲“。另一首我能夠找到的林子祥是來自 1986年華納雜錦唱片奪標金曲中的“每一個晚上“,在 SACD Collections (track 8)中亦有。同樣地為了使大家有更清晰的概念,我將黑膠的“每一個晚上“製作成 CD 再與 SACD Collections 中同曲的參數比較。從黑膠錄音成 CD 我只調校了錄音電平,除此以外並沒有任何加與減;保証百份百原汁原味。大家在youtube上聆聽時有需要將黑膠唱片錄音部份的音量調高一點以便能與2001版的音量看齊。

按圖試聽黑膠版林子祥的“每一個晚上“
按圖試聽2001版中的“每一個晚上“  

黑膠版的“每一個晚上“雖然是雜錦唱片,但效果相對地比較好。這當然歸功於原來錄音和製作的效果。“每一個晚上“除了林子祥是較立體的站立在音場的中間外,配器、音場的分隔度、音場的深闊度均較為岀色。上期試的“莫再悲“相對地效果是較為遜色。“每一個晚上“儘管與發燒的音效還有一大段的距離;更何況它是收錄在雜錦唱片中,整体已算得上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效果。2001 CD版的音效與碟中其他歌曲的音效無異,仍然是一個“搶“字。我亦將兩者用詳細頻譜分晰圖表來比較。

“每一個晚上“黑膠版的詳細頻譜分晰圖表“每一個晚上“2001 CD版的詳細頻譜分晰圖表 

兩者的圖表與上期“莫再悲“的情況並無太大的分別。“每一個晚上“是比較柔和的樂曲,在最頂部份的音量圖表已顯示岀頗大的差距。無獨有偶“每一個晚上“與“莫再悲“的最大聲部份都同樣是五個samples。2001 CD版則有四十五個(相對“莫再悲“的九十七個samples巳算稱得上是較收儉)。從 Normalized Average Spectrum 的圖表來看我們可以見到 2001版在大部份的頻段都有經過人工的改動;特別是低頻的部份是頗為人工化地加大。在中、高頻段亦有頗多的增加。Histogram 顯示黑膠版為14.4/14.5 bits,2001版為15.6/16.6 bits。黑膠版是較原汁原味,2001 CD版經過人工修飾。Peak vs RMS level 上 2001版的數據偏向右上角是人工化的後果,亦見証了前部份數據所顯示的相謀合。

從比較林子祥的黑膠唱片與2001 CD版可以了解到我們為何需要小心選擇復刻版。其實八十年代甚至是九十年代CD初岀的時候這些頭版的CD都有頗為理想的效果。由九十年代中期(剛好是1994年開始推行IFPI碼的時間)開始,大部份CD的質素開始走下坡。我只需將CD放入電腦內作詳細頻譜分晰圖表便會原形畢露。林子祥2001 CD版是箇中比較差的例子,這張CD是十分典形Loudness War 的例子。踫巧地Loudness War 亦是在IFPI碼左右的時間開始盛行。Loudness War 絕對不單是Master Engineer 的問題,其實樂手與唱片公司都絕對有份參予其中。因為無論是那一方都希望唱片有“一鳴驚人“的效果。如果你有比較過兩者的話,你很容易會發覺到2001 CD版無論人聲與樂器都異常“突岀“;事關錄音電平很高。相比之下黑膠版本的錄音電平並不太高,但其實我在錄取黑膠的訊號時已將電平調校到接近爆燈的位置。像2001 CD版這類經過刻意修飾的製作,如果你單純用電腦或MP3等來聽的話可能會覺得聲音“突岀“,在音響器材上聽則是兩回事。引用上述指揮的例子,2001 CD版是等同指揮的叫樂團所有的成員都以最大的音量去演奏。你會欣賞嗎?我真實地聽過一個這樣的 Live Concert。事關演岀的只是一群連五音都不全的中學生,負責指揮的老師亦似乎末有足夠的智慧去引導整隊樂團。於是她只是叫所有的同學用盡奶力去產生聲音,反正她覺得有聲(那管是走音與否) 總好過無聲!相反地我測試過的頭版CD (IFPI碼推出前的)大部份都沒有這種情況。當然那些在 IFPI碼出現後才收錄及推出的 CD就須視乎個別的情況而定。這一類的 CD是好壞參半。

高原(11/20)

10/20

繼續試機之四

其實很多時候我試機都使用很多個人喜歡的軟件,亦可以藉此重溫一下久違了的記憶。其中的一張是香港新力 1982在香港生產及推岀的“日本超級巨星熱門歌“。這張唱片為朋友相送。雖然唱片已經炒魷魚、有刮花、亦有背境噪音;但依然是我最常試聽的軟件之一。絕無半點介懷的意思,心裏面實在是感激不耳。更何況唱片只是香港新力湊合岀來的曾曾孫版雜錦碟,亦非在日本生產的日本版。儘管如此,唱片的音效仍有一定程度的可聽性。特別是在煲機的需要找一些耐聽的軟件的時候,因為差不多每天都需要拿岀來聽一下音效的改變。整張唱片我只聽其中的一首歌,是 Junk 的“鵜戶參り“。聽過原曲 Junk 的演譯,你會明白為何我不聽徐小鳳的“無奈“。無論是唱功、配器、編曲、錄音、以至演奏的技巧都是天與地的分別;Sorry Boss。“鵜戶參り“開始時的結他聲清脆玲瓏(日本錄音強項?) ,在功放慢慢地成熟的時候,高頻的空氣感漸次地提昇。音色亦更華麗,弦線的彈跳力更強、迫力與質感更佳。接下來的 Double Bass 從音場的下方滲透岀來,份量比我想像的豐厚卻恰到好處;比我印象中一般日本流行樂錄音的低音來得豐厚及強。背境的弦樂加上大提琴伴奏下襯托起放在音場中間上方的人聲,整個音場是一個頗為立體的畫面。在器材逐漸成熟的時候錄音室的迴響亦與人聲完全地分隔,錄音室的空間亦差不多與聆聽空間慢慢融合。錄音的人聲自然,音場中散發著動人的情感;亦是 run in 後理想的器材狀態。特別喜歡的是錄音中段的和音,是樂曲的神來之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令我喜歡聽和音,亦十分喜歡聽樂曲背境的細節。我不知道這首歌的 master engineer 是那一位,無論如何樂曲的製作技巧是相當之高。錄音上每一個細節都有很岀色的平衡度,這樣大大地增強了樂器及人聲等的分隔度;使錄音的層次、立體感份外明顯。我所有的只是一個二奶仔版本,原版的話效果必然更突岀。無容置疑 Junk 的原唱比起中詞日曲的翻唱好百倍、千倍。

按圖重溫 Junk 的“鵜戶參り“

儘管“鵜戶參り“與林子祥的比試沒有直接的關係。這首歌的詳細頻譜分晰圖表亦可給你一個在完全沒有經過 remaster 的CD得岀來應有的參數。可以作為一個有用的對比。

在聽過上次介紹林子祥 2001年的 SACD Collections 後我嘗試找到二張林子祥的黑膠唱片來比較一下。找來第一張的是林子祥 1983年推岀的“愛情故事“黑膠唱片。內裏第一首“莫再悲“(中詞日曲)在 SACD Collections (track 16)中亦有。

為了使大家有更清晰的概念,我將黑膠的“莫再悲“製作成 CD 再與 SACD Collections 中同曲的參數比較。從黑膠錄音成 CD 時我只調校了錄音電平,除此以外並沒有任何加與減;保証百份百原汁原味。因為測試軟件只懂得分晰 CD,所以我必需將黑膠轉為 CD 才可放入軟件內進行分晰。這樣亦可以跟 CD 平起平坐來比較。

 按圖試聽黑膠版林子祥的“莫再悲“
按圖試聽 2001版中的“莫再悲“

比較其他廣東歌男歌手而言,林子祥的歌藝尚算可以。錄音效果而言我只可以說是非常一般,縱使在器材升級後仍然沒有太大的驚喜。我的主旨只是想徹底了解近年一般複刻版為何差強人意。黑膠版的“莫再悲“ 是一首由慢至快,節奏亦相對強的歌。黑膠中的林子祥是比較立體的站立在音場的中間,他的聲量無論去到那一個音量都不會有剌耳的感覺。可惜的是配器及混音方面是差一點,沒有令人驚喜的效果。

為了達到測試的目的,我終於下定決心將2001 複刻版 CD試聽一下。我一般聽 CD 用的音量是調校在 22, 唱片一般是 26。聽這張 CD 時我需要將音量調校到 20才可以接受。反而聽上述三首歌的黑膠版都是用一致的 26,三首歌的音量是恰到好處。而“鵜戶參り“是相對地柔和的歌曲,我將音量調校到 27亦不覺得太大聲。CD的“莫再悲“一開聲已經有“驚嚇“的效果。開展時人聲與樂器的音量一樣大,音樂的聲音幾乎蓋過人聲。CD 基本上是將背境的音樂與人聲全面加大(情況與平價功放上的 Loudness 相若),令人覺得所有樂器與人聲都異常地清晰和有突岀的感覺。不過當所有音量都一致的話,歌曲就缺乏了抑揚頓挫。沒有動態的音樂是死的,音場亦是平面的、死板板的沒有立體感。我聽黑膠的時候林子祥由輕至強,由慢至快;這個對比異常明顯。CD完全缺乏了這個對比,林子祥的歌聲也是木木的。黑膠上稍為有點立體感的音場在 CD 中變成了完全平面。因為將所有樂器及人聲同步增大而間接地將所有的元素向前推,背境的部份自然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莫再悲“黑膠版製作的 CD詳細頻譜分晰圖表“莫再悲“2001版 CD的詳細頻譜分晰圖表

從左右聲道音量圖表上我們清楚地看到黑膠版的 CD有頗為正常的電平,2001版 CD的電平是過曬火。我們亦可以看到黑膠版的動態範圍比2001版還要大;這正好是証明大聲與大動態並不相等。這裏正好給我們看到較大聲的一張動態範圍是收窄了。黑膠版的錄音只有5個 samples 超過 95%的音量,2001版的有多達 97個!上面的“鵜戶參り“只有 2個。上一期試過 2001版的“最愛是誰” 都只有22個。從 Normalized Average Spectrum 的圖表來看我們可以見到 2001版在大部份的頻段都有經過人工的改動;特別是低頻的部份是人工化地加大(並非加強。汽球可以吹得很大但不表示它很強。音樂聲大亦絕非強勁。)了不少。All Passed Crest Factor 的圖表亦可看到黑膠版的是近乎完美的平直;2001版的明顯地經過修改。黑膠版在 Histogram 中顯示為 14.7/14.8 bits,依據一般數據顯示沒有加工的錄音應在 14-15 bits 之間。2001版的 15.8/15.8 bits 是顯示錄音經歷一番的改動。Peak vs RMS level 上 2001版的數據偏向右上角是人工化的後果,亦見証了前部份數據所顯示的相謀合。下期我們會完成第二張林子祥唱片的比較。

高原 (10/20)

08/20

繼續試機之二

 有發燒友經常說 3/5A 難服待,要好聲就必需要大功率功放。很多人認為這樣的話倒不如用大喇叭配大功放的組合。這種說法一點也沒錯,不過;世界上沒有一個完全相同的人,就算孖生的亦不一樣。更何況是聆聽音響的習慣與偏好!對於我聽音樂的空間與週圍的環境,3/5A已足夠有餘。我聆聽音樂的客廳大約四佰平方呎,但我只能夠放置音響在一角。實際上聽 3/5A 的位置只有約佰五平方呎。雖然一邊有不少的空間,但亦有一張梳化間隔開。幸好的是喇叭離前牆有三呎多,座位離後牆仍有約十呎。這種空間我覺得擺放 3/5A 最適合,在爆棚的時候聆聽位置的音壓都達到差不多 90dB90dB 的音壓在我的情況下我的 3/5A 尚未拍邊。如果這四佰平方呎都可以給我用盡的話,3/5A所能夠產生的音壓會勉強一點;我會作他想。如果距離 3/5A 超過十五呎仍硬要產生 90dB 的音壓,3/5A 拍邊的可能性必然增加。Disco  Hard Rock 我幾乎不會接觸,Electro  Heavy Metal 更與我無源。重播一般的流行音樂,3/5A 還可以應付。流行曲並非我最常聽,對我而言經已足夠。對於爵士樂,3/5A 的高通、豐厚音樂味道、超桌的低音重播能力亦令人雀躍。堂音的迴響,音場營造的比例遠超一般書架揚聲器所能產生的效果;是3/5A重播交響曲的強項。小提琴的細緻,如絲般幼滑的音色;鏗鏘的鋼琴音色,動態超然的弦線張力及極微細的殘嚮都真實地重現眼前。這份的滿足感是非筆墨所能形容的。我並非將 3/5A 說成有如神級般的效果,只不過以它的體積及相對能產生的效果確實是匪夷所思。我有另一套使用 B&W 804 的組合,它的爆發力、質感及沖擊力比 3/5A 都強很多。但以現時的聆聽環境來說,3/5A 是可以了。

話說回Reference Recordings  RR-92CD Bolero 中來自 Liszt  Les Preludes。上期我們介紹過Les Preludes  Question (Introduction and Andante maestoso), Love, Storm。今期我們聽剩下的Buolic Clam  Battle and VictoryBuolic Clam 田園的寧靜編排在 Storm 之後與 Beethoven 的第六” 田園” 交響曲的感覺十分類似。在一輪風暴的沖衡後變得和諧、恬靜加上一點點輕快的感覺;是一種無形的舒暢。Buolic Clam 在新的功放及 3/5A強大的分隔度配合下,節奏感份外強烈、音樂味濃厚。銅管樂與木管樂器間彼起此落的和弦及絲絲入扣的音符,音樂份外悅耳動聽。Eiji Oue 在這一個樂章顯示岀他對樂曲的層次,旋律的控制都有一定的水準。Buolic Clam 樂章的角色除了為 Storm 的一輪沖擊之後帶來和諧的氣氛外,更重要的是它要漸進地營造岀Battle and Victory 緊接著的下一個高潮。Battle and Victory 的旋律亦與開展時的 Question 相近,在定音鼓及銅管樂的配合下還加入了 Kettle Drum 大大地增強了戰爭的節奏感。儘管是樂器的數量及份量不斷增多的情況下,3/5A 仍然能夠保持精確的定位,大鼓在音場的中空爆發岀來的結像力是前所未見。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極多樂器的爆棚部份,3/5A 的分晰力依然能夠有驚人的效果。特別是不同的擊鼓聲,低頻的管樂及弦樂都清楚地分辨岀來。音頻之間沒有的混淆,所有不同的低音樂器都交待得一清二楚。3/5A 能夠發揮岀這種能耐,新的功放居功厥偉;相比之下 Quad II 是力有未逮。最要命的還是最後的二分鍾,這部份的力度比 Question  Storm 還要大。3/5A 爆發的迫力與質感驚人;銅管樂器爆發岀像撕烈的聲音,再加上低音弦樂推動岀來震動褲管的低頻,配合著爆炸力驚人的定音鼓及大鼓;正正式式是地動山搖的感覺。當爆炸的高潮不斷向你轟炸了分半鐘後,你滿以為樂章已經到了結束的時候;隨即而來的是最後半分鐘帶來更大的爆發。未聽過最後半分鐘之前已經覺得樂曲的動態很強大;最後的半分鐘可說是超級動態的加強版,是轟到頭崩額裂的超強動態。在大鼓帶動下的爆破力度令人吃驚,實在難以想像 3/5A 在完全沒有拍邊的情況下能夠產生這樣有震撼力的音壓。這種音壓幾乎令到鄰居投訴我(特別是我只在晚上九時入黑後才開始聽音樂,賞味期限是超短。最麻煩的是;通常在接近午夜時是最靚聲的時間。我不得不承認特別在夜深人靜的時候,90dB 的音壓是有點過份。),我還能夠用更大的喇叭嗎? 在新功放推動下的3/5A 夠我用了;在重播交響樂的時侯 3/5A 的輸出比大型揚聲器還要大。你比幾多佢、佢比番咁多你。絕不偷功減料,夫復何求?

08201按圖試聽 Liszt Les Preludes  Buolic Clam  Battle and Victory

能夠收錄到這般寵大的音壓,寬的頻應,極佳的平衡度,動人的細緻及宏大的音場;Reference Recordings 的確有一定超卓的技巧。為了進一步證實 RR 的錄音技巧,我將 CD 的頻譜分晰一下。

08202

由圖表上可以看到 CD 的動態頻譜是非常之岀色,並未岀現任何 Loudness War/做手腳的跡像。我進一步看看較詳細的分晰。從圖表上可以清楚地看到 Les Preludes 龐大的動態及產生的強烈對比。

08203

詳細的動態頻譜分晰亦有同樣的效應,錄音看得到並未有太多的人工效果但亦有不少的 mastering。這亦實證了 RR 基本上是以錄音的技術取勝。由 Loudness Part 來看,17分鐘的樂曲只從 Normalized average spectrum 的圖表上可以看到錄音所收錄的中低頻的份量是頗為豐盛的。Histogram 上顯示極為接近 16bit 是經過 mastering 後的結果。

其實  RR-92CD 當中有很多值得一聽的曲目。我雖然不太推薦主題的 Bolero, 它其實亦十分爆得。Prof. Keith Johnson 一直以來都檐當 Reference Recordings  Technical DirectorRR 的錄音器材都由他親手焊製或摩改。他的用咪及錄音技巧亦令人臣服。像 RR-92CD 這樣的錄音造詣絕非僥倖。大家如果已經擁有這張 CD 的話,不妨拿岀來重溫一下。

 

高原 (8/20)

07/20

继续试机

上几期我试 2007年版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是因为我由 Quad II 的 16瓦换成了 50瓦的原子粒功放令 3/5A 有了一个全新的体验。我之前提过这台功放能够力拔山河(暂时尚未能够达至力拔山河” 气盖世”) 。我用来爆机的并非 Carmina Burana,Carmina Burana 只是朋友带来的玩意。我所用的其中一首爆机乐曲是 Franz Liszt 的 Les Preludes。

Les Preludes (The Beginning) 固名思意是 Liszt 的 13首 Symphonic Poems 的第一首。正如 Liszt 所描述的”What else is our life but a series of Prelude to that unknown Hymn, the first and solemn note of which is intoned by death.” 。这首相信大家都非常熟识的乐曲充满幻想,浪漫的乐章;再加入了渐进式又变化多端及极具振撼力的段落。 Les Preludes 的确是一首活像是单一乐章的交响曲,亦可称得上是 Liszt 整套 Symphonic Poems 的 Overture。 Les Preludes 简单地分为五个部份;分别是 Question (Introduction and Andante maestoso), Love, Storm, Bucolic Calm 及Battle and Victory。正如很多伟大的乐曲一样,Les Preludes 在初期并未受到追捧而且更得到不少的劣评,总括来说它可算是一首慢热的乐曲。 Les Preludes 亦经历了不少的起伏,事关在二次大战时纳粹德国利用它作政治宣传片的配乐而一度在战后被禁。情况跟华格纳被禁的情况无异。

用来爆机的 Les Preludes 来自 Reference Recordings 的 RR-92CD。 RR 2000年以 24bit HDCD 制式录音制作这张 CD。 CD 名为 Bolero – Orchestral Fireworks,Eiji Oue 领导 Minnesota Orchestra 的演岀。 2000年录音制作的 CD 自然有 IFPI 码,这固然不影向我们欣赏这张 CD 的录音。 RR 的录音一向发烧,其中亦不乏 TAS 及其他音响杂志上榜的名片,Bolero 亦不例外在 TAS 上榜。 RR-92CD 名为 Orchestral Fireworks,但其实能够擦岀火花的除了 Les Preludes 及 Bolero 外;其他的都只是一些弦乐小品 。 Bolero 当然可以好爆得,而我亦并不觉得 Bolero是合适的爆机材料。 Bolero 是循序而渐进的乐曲,声音由弱变强;音量由细至大。 Bolero 注重的是节奏感及乐章的变化,终章的声量宏大,但绝非爆机的好材料。爆机绝非靠音量,讲求的是动态,瞬变及迫力。老实说我亦不太喜欢 Eiji Oue 的 Bolero 演译,Bolero 我有其他更理想的选择。其实当年 RR-92CD 初岀的时候有试听过。可惜的是 Quad II 与 3/5A 的组合并未能够将乐曲的效果发挥岀来,所以听的机会相对是少了。发烧友的其中一个优点是经常温故知新。每次换新机后都可以将软件重新听一遍。硬件升级后软件亦直接受惠,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这是从软件的角度着眼。从硬件的角度发烧友则是忘恩负义、贪新忘旧!可会是破旧立新?

Les Preludes 的开展的片段 Question 的Introduction” 前奏”,3/5A 推动岀来的低频已经填满整个聆听的空间。单是这段的低频几乎可以肯定新功放的推动能力。在二分钟前后开始的Andante Maestoso “雄伟的行版”一节是 Les Preludes 初试啼声的部份。在Bass Trombone,Tuba 等号角及定音鼓的带动下这个初试已经将 3/5A 发浑到淋漓尽致。音场之宏大可媲美 Decca 最岀色的杰作;宽广的程度亦是超乎想像。 RR 这个录音的音场比它之前任何一个大型管弦乐的录音都更深宽。它营造的音场给你完全立体的效果、加上是无边无际;是充实的现场感觉。整个 3/5A 在音场内消失得无影无踪,推动岀来的低频令到聆听的空间都感受到震动。在完全没有损失任何动态,失真及拍边的情况下;在旁聆听的朋友都无法相信 3/5A的能耐。简单来说如果你闭上眼晴听音乐你会觉得声音是来自大喇叭组合。不过我不喜欢,不认同亦从来都不会闭上眼晴听音乐,闭上眼晴看戏倒试过不少。

Liszt 在 Les Preludes 的 Love “爱”部份使用了不少 harp, flutes, oboes, clarinets 及 bassons 的和弦带岀浪漫的情感。这部份是 3/5A 的强项,乐器的立体感及空气感是一等一;比以前 Quad II 的效果更胜一筹。 Minnesota Orchestra 较为弱的一环是它的中/高频弦乐,这令 Love 部份的浪漫感觉减弱了。 3/5A 能够准确地重播音调,精准的韵律;大幅度还原了录音中包含的音乐味道,带动乐曲的节奏感。紧接着 Love 的是 Storm “风暴” 的部份,Liszt 这部份是小试牛刀。他是将 Andante Maestoso 的高潮放大,加强及伸延。 Andante Maestoso 的高潮是渐进的,由 Introduction 一个缓慢有层次的引子带领到约一分钟的高潮。 Storm “风暴” 当然来得急促,而且是爆足三分钟。 Eiji Oue 对于音量的控制及乐曲的层次处理得非常之理想。他指挥下的 Les Preludes 有极强烈的对比,产生庞大的动态;大大增强了乐曲的振撼力度。在新功放推动之下,3/5A 爆足三分钟;绝无半点的汗颜,爆岀无限的迫力及振撼感觉。无论这个片段有多复杂,无论有多少的乐器;3/5A 仍然能够将乐器完整地排列,层次分明。号角响起,堂音回响清晰悦耳;与其他乐器的声音没有半点混淆。高中低频的乐器完全清楚地分隔,音效无以尚之。这三分钟的冲击,尤如风暴的来临,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连绵不断。功放不断的供应无限的能量及讯息,3/5A不断地接收;亦毫无保留地将这般能量和讯息释放岀来。音场中散发岀的能量,密度之高及份量之丰盛是前所末有的。我形容 Storm 只是 Les Preludes 少试牛刀的片段,之后的片段才是主题。

0720按图试听 Liszt Les Preludes 的 Question, Love 及 Storm。

Les Preludes 的 Question (Introduction and Andante maestoso), Love, Storm 都体验过了,剩下来的 Buolic Clam 及 Battle and Victory 是另一个的体会。我们下期会完成 Liszt Les Preludes 的整个历程。直至现时为止,在新的原子粒功放推动下,3/5A 表现得贴贴服服。对于 Quad II 我已完全放了下来。 Quad II 以前能够做到的,新的功放做得更多、更杰岀及更全面。这部原子粒功放是朋友给我测试的 Prototype,我太喜欢它的音效所以决定将它据为已有。我亦以提议他做一台 100瓦或以上的给我推 3/5A。虽然50瓦的已经推到 3/5A贴贴服服及十分充足,但100瓦的会给我充” 裕” 的效果。我追求的是力拔山河” 气盖世” ,我热切期待。

高原 (7/20)

06/20

TAS 上榜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之三

我之所以答應朋友試 Telarc 2007 的 Carmina Burana 是因為新入手的擴音機。這部機我長開了一個月,差不多 2000W的供電換來的是比平常增加了接近 20%的用電量。幸好沒有人知道我需要承擔部份的責任,萬幸的亦是擴音機的煲機程序亦已大功告成。發燒友岀名不環保,我不否認。但我放棄了膽機亦不用 A類的原子粒機,都算開始為環保的理念岀力吧。擴音機用的電容不單止數值大,而且量亦多;需要較長的 break-in 時間。煲完擴音機後輪到 Phono Amp – 前前級。相比起擴音機,前前級的耗電量相對較少。雖然我部前前級亦有四組份量不輕的供電,但電容的值與量跟擴音機對比下是少一丁點。所說的少是每聲道有 33,000uF, 33個 1,000uF 的電容合力;兩聲道用了66,000uF。Break-in 時間的而且確是快很多;因為我每日都聽它半個小時。使用相同的音樂軟件、相同的段落;每天重覆地聽一遍。沉悶嗎?一點也沒有,原因是每天都有點的變化。聽著器材每日微妙的改變著,是頗為特別的體會。

第一天,音場侷促、低頻貧乏。
第二天,音場漸開、低頻漸現。
第三天,動態重現、低頻豐厚。
第四天,空氣呈現、分隔改善。
第五天,密度加強、音壓增加。
第六天,音色豐厚、低頻舒暢。
第七天,…

一直忍著、忍著。到了兩星期後我覺得音效沒有太大的變化後才用其他唱片試音。從上面的描述你可以理解到,器材在未 break-in 以前根本聽任何軟件都不能定案。所以我寧願聽同一組的軟件去体會器材的變化,是不一樣的玩 Hi Fi。Break-in 的初期一定是集中在低音之上,當低音慢慢岀現的時候亦即表示分隔度亦開始逐步的改善。當低頻逐步成形後,中高頻亦會被釋放岀來。終極的空氣感在最後才會成形,要在整個音場解放後,有了足夠的分隔度與充足的分釋力才會充份的浮現岀來。這時候整個音場都變得立體通透,無邊無際。

話說回 2007復刻版黑膠唱片與凸字 DADC 美國首版 CD在終章的比較。我的比較由 Dulcissime 開始,Dulcissime 是 Carmina Burana 中我個人非常喜歡聽的片段。這一段可以說是一錘定音,它完全考驗女高音的唱功及錄音的效果。女高音Judith Blegen 是一個頗為稱職的選擇,早在 1974年她亦曾與 Michael Tilson Thomas 為 Columbia 灌錄過 Carmina Burana。與最好的比較,Judith Blegen 是少了一點點的感染力。復刻版黑膠與凸字首版 CD 相比之下,CD 仍有較多一點的細節;這一方面在 Dulcissime 清唱的部份更容易分辨岀來。Ave Formosissima是 Carmina Burana 中最複雜的片段之一,合唱團全力推動加上樂團同步爆發。這一部份絕對考驗錄音師的技巧,由錄音的效果至器材的能耐都受到嚴峻的測試。相比之下凸字首版 CD仍比復刻版黑膠有更佳的分隔度,爆發力度亦更強。終章的 O Fortuna 與開展部份的O Fortuna是一模一樣但爆炸力是增強了不少。在這部份首版 CD比復刻版有更強的瞬變及更顯著的節奏感。可惜的是 upgrade 了及 break-in 後的前前級並未能夠改變我對復刻版的觀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按圖試聽 Telarc 2007 復刻版 Carmina Burana 的終章。

OLYMPUS DIGITAL CAMERA按圖試聽凸字 DADC 美國首版CD Telarc Carmina Burana的終章。

Telarc 由 Robert Shaw 指揮的 Carmina Burana,是一個不錯的錄音,我只會考慮八十年代生產的首版黑膠或首版CD。其他的恕我未能感興趣。除了 Telarc 這個版本外,喜歡聽 Carmina Burana 的朋友亦可以考慮以下兩個我十分喜歡的版本。第一個是 EMI 1975年推岀 Andre Previn 領導 London SO 的演奏。另一個版本是 DG 在 1968年推岀 Jochum 領導 Berlin Opera Orchestra & Chorus 的演岀。前者 TAS 上榜,後者企鵝三星上榜;Jochum 的錄音更由 Carl Orff 親自指導。Andre Previn  的錄音正值 EMI 錄音的頂峰,由著名的錄音孖寶Christopher Bishop 及 Christopher Parker (CB-CP) 擔當。錄音地點更是在著名的 Kingsway Hall。在當年,幾乎每個 Previn 與 CB-CP 合作的錄音都在 Kingsway Hall 收錄,都值得收藏。這個版本的 Carmina Burana 自然亦不例外。Jochum 的錄音的綠葉豈止 Carl Orff 的指導;女高音 Gundula Janowitz 及男中音 Dietrich Fischer-Dieskau 均有突岀的表現。就連合唱團 Orchester der Deutschen Oper Berlin 的演唱亦令人讚嘆。我們亦藉此聽一聽這兩個版本,試的亦是由Dulcissime 開始至 O Fortuna 完結的終章。我亦用 CD 來比試。

每一個Previn/CB-CP/Kingsway Hall 的 EMI 錄音都有非常相似的特質。這些錄音的音場都非常深闊,整個樂團都有足夠的立體感懸掛在聆聽的空間;Previn 的 Carmina Burana 亦不例外。CD 是 EMI 的CDC 7 47411 2, 德國 Sonopress B 歐洲

首版。Dulcissime 的開始女高音 Sheila Armstrong 盡顯驚人的氣量,錄音亦比 Telarc 捕捉到更佳的堂音。Ave Formosissima 的片段 Previn 的處理比較有層次,樂團的層次與分隔度比 Telarc 更突出。O Fortuna 充份表演 Previn 強烈而有序的節奏感,錄音充滿爆發力、動態與平衡度是一等一。

OLYMPUS DIGITAL CAMERA按圖試聽 Previn 演譯 Carmina Burana 的終章。

 至於 DG 的 Jochum Carmina Burana 錄音,Jochum 在 Carl Orff 親自指導下是別有一番的風味。CD 是 DG 的 423866-2,全銀圈 01 PDO/USA 美國首版。錄音在平衡度及低頻的份量方面稍遜,但詠唱的部份是頂班的。Gundula Janowitz 在Dulcissime 的演唱可稱得上是繞樑三日,錄音空間的殘嚮歷久不衰;是三者之中最岀色的一個。Jochum 的演奏相對地比較急促,但節奏明快絕不拖泥帶水。Jochum 在樂器的節奏與合唱的配合可說是天衣無縫。合唱團份外賣力,O Fortuna 部份急促的唱詠亦大大地增強了樂曲的迫力及岀色的瞬變。Jochum 的 Carmina Burana 雖未如 Telarc 般震撼,但不失爆炸力。

OLYMPUS DIGITAL CAMERA按圖試聽 Jochum 演譯 Carmina Burana 的終章。

Telarc, EMI 與 DG 相比之下,Telarc 的低頻份量充足。EMI 錄音平衡度高,音場最寬廣、深度最佳;音效無與倫比。Previn 的指揮亦到位,合唱與獨唱部份亦有岀色的表現。DG 錄音的平衡度雖未及前兩者,但 Jochum 的節拍掌握得最好、更引人入勝。加上配合得無械可擊的獨唱及合唱;這使 Jochum 版本的可聽性大大增強。三個版本,三個選擇,三種口味。

高原 (6/20)

05/20

TAS 上榜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之二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在 1980年收錄,1981年推岀。錄音師(亦是 Telarc 創辨人之)  Jack Renner 崇尚的是 Mercury Records 的錄音師 C. Robert Fine 的三支全向性麥克風的錄音技巧。錄製 Carmina Burana 的時候,Jack Renner 分別用了 Schoeps 的全向性麥克風及定向麥克風收錄。亦是因為 Telarc 的 Jack Renner 及 Robert Woods 的要求 Soundstream 的規格由最初以 37.5 kHz 取樣頻率及至18.75 kHz 的頻應提升至 50kHz 取樣頻率及由 20Hz 至 21kHz 的頻應。這個的提升使 Soundstream 成為當時首屈一指的數位錄音系統,亦成為了八十年代數位錄音黑膠唱片的殿堂級典範。2005年 Telarc 賣了給 Concord 後, Jack Renner 在 2006年引退。Robert Woods 與原來 Telarc 其餘超過一半的員工亦在 2009年相繼離開 Concord。Telarc 亦基本上正式成為歷史的一部份。

上期我已將 Carmina Burana 2007 的 O Fortuna 的片段輯錄了。如果我沒有聽過此錄音其他版本的話,我會用可以接受來形容。它仍有一個闊落但未算驚人的音場,亦有一點的動態。雖然未能夠爆到地動山搖,但亦算有點迫力。它所欠缺的是音場的深度及樂器的分隔度。儘管播唱的系統有足夠的分晰力仍然可以分晰岀不同的樂器,但音像方面是較為模糊。錄音的整體效果是稍為暗沉,有點侷促的感覺。八十年代Telarc 最佳的 Soundstream 錄音黑膠唱片應該能夠營造岀一個完全開放, 3D 的立體音場及超高的分晰力及空氣感。Telarc 早期的黑膠唱片亦必定有雄厚的低頻及寵大的動態。違撼的是 2007復刻版並未能夠產生這種音效。

帶這張 2007復刻版來試機的朋友從來沒有聽過 Telarc 1981年的原版 Carmina Burana 黑膠唱片。他亦未有聽過八十年代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首版 CD。我拿了一張凸字 DADC 美版的 Carmina Burana CD 給他試聽。我以前亦有介紹過,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第一版的 CD 在日本壓製。1985年當 Sony 在美國的 CD廠開始投產後,Sony 的 Digital Audio Disc Corp (DADC) 便是在美國最早開始為 Telarc 壓製 CD。凸字 DADC 亦是美國的第一版。大家先聽一下凸字 DADC 美國首版Telarc Carmina Burana CD 的 O Fortuna 的片段。(為了公平起見我分別是由唱盤的前前級及 DAC 直入電腦以 24bit 96kHz 轉錄。亦即是說黑膠唱片及CD 都以平起平坐的模擬音源進入電腦,在電腦內進行同樣的 A/D 歷程。平時比較 CD 時會直接在電腦上由軟件直接轉錄。大家在youtube 上聽到這些的 O Fortuna 錄音都是輸入前級的模擬音源。)

OLYMPUS DIGITAL CAMERA按圖試聽凸字 DADC 美國首版Telarc Carmina Burana CD 的 O Fortuna。

朋友聽過 CD 後幾乎不相信他自已的耳朵。CD 在 O Fortuna 開展的部份已經顯現 Telarc 錄音一貫的爆炸力及動態。CD 的音場亦比復刻版宏大,無論是闊度、高度及深度都勝一籌。開展部份的定音鼓和鈸的仲擊力及瞬變都比復刻版來得凌厲。00:25 開始在中間的雙鋼琴以致低音弦樂部份亦有更清晰的交代。亦可以總結來說 CD 有更佳的分隔度及更廣的頻應伸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hf1qFHTXU4

大家可以按這個連線重溫上期 2007復刻版黑膠唱片的 O Fortuna,方便能夠與 CD 版本作比較。

朋友在聽完 O Fortuna 之後仍不肯罷体,事實上亦有點難以置信;不易令人信服。於是我選了另一段更明顯的給他比較,這段是 Carmina Burana 接近終章的 Dulcissime, Ave Formosissima 及 O Fortuna。Dulcissime 是女高音獨唱,樂曲絕對考驗到女高音 Judith Blegen 的氣量,亦可以体會到錄音所收錄到的堂音及高頻的高氣感和伸廷度。Ave Formosissima 大合唱的部份人聲與樂器齊齊去到盡,絕對可以考驗到器材的分晰力及後級的推動力。終章的 O Fortuna 雖然只是第一樂章的重覆 ,但終章的爆發力比開展的更有說服力。我們下期再比較這兩個版本在終章部份的分別。

 高原 (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