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

TAS – Telarc Firebird DG-10039 (II)

上期剛談及 Telarc DG-10039 Stravinsky Firebird 的 Introduction。Introduction 中豐富的低音主要由弦樂及輕輕的大鼓合成。對很多器材來說已是一個非常艱距的考驗, 但這只是開始。大家有聽過 Firebird 的話都不會忘記Infernal Dance的開始, Stravinsky在 Infernal Dance的開展差不多要求樂團中的每一個樂師都要出盡牛力去演奏。要奏好這個樂章一點也不輕易, 要發揮出樂曲最大的能量所有樂師必須要完全一致絲毫不差。Stravinsky作曲精要之處就是 Round Dance的完結配合 Infernal Dance的開展。Round Dance的完結是優美的, 絲滑的小提琴, 單簧管及低音弦樂的配合完結。最後的幾秒純椊是低音的弦樂, 這一段的低頻亦是非常輕而低但非常細緻。如果在這幾秒中你不到聲音的話; 這表示閣下必須在器材方面下點功夫。當 Round Dance很不經意的完結后。 。 。 接著的 Infernal Dance就毫不猶豫地砰的一聲展開急促的樂章。樂曲由最低至最高音量的動態實在驚人, Stravinsky用心良苦之餘亦給我們一個試機的好機會。就正正因為有 Soundstream數位錄音的幫助下, 樂團可以在沒有任何抑制之下完全發揮到極限。這一下"砰"的一聲的迫力足以令你呆一呆, 定一定; 從喇叭出來的聲音雖然不可以推后你幾尺, 但肯定有這種能力令你產生這種感覺。Robert Shaw出色的地方就是他能夠使樂團齊齊整整一致地爆發, 這一下的瞬變是光速的快。而亦直接地產生驚人的爆炸力, 這是其他 Firebird的指揮與樂團組合中少有的。Firebird 過癮的地方就是爆完可以再爆, 高潮一浪接一浪, 單是 Infernal Dance 的一段就己經有足夠能量爆到七彩。如果你只有 CD 的話, 若然你的唱盤系統未夠班的話; 這一段的瞬變及動態就不能夠發揮得淋璃盡致。

Telarc 的 Firebird 由 MFSL 的 Stan Ricker 半速 master (SR/2) 。按此試聽 Infernal Dance 的開展。

 

不過 Infernal Dance 只是熱身, 好戲還在後頭。Firebird 的Finale 比起 Infernal Dance 就有過之而無不及。Stravinsky 巧妙地運用吹管樂器與定音鼓相輔之下製造無盡的動力。鼓聲一下一下的增強, 每一下都能夠震撼心弦; 直至到最後的一下的爆發。接著的沉寂令人有如夢初醒的感覺。這最後的分多鐘的音樂對器材的要求更甚; 因為需要釋放出的能量實在太多。器材一定要有足夠的分晰能力, 樂器需要有極高的分隔度才可以發揮得最好。我試 Firebird 的時候"幾乎"要為唱盤蓋上上蓋, 因為喇叭產生出來的震盪實在太大, “幾乎"震到跳線。實在是一鼓一驚心, 每打一下的定音鼓心都跳一跳; 直至到最后的大爆發後才鬆一口氣。樂曲的完結亦正好配合了聽者的心情, 天衣無縫。

短短二十分鐘的 Firebird 是過足 Hi Fi 癮。按此試聽 Finale 的片段。

我試 Firebird 大部份時間都只是用 3/5A, 但一樣爆得無拘無束。不要以為 3/5A 唔夠 size, 爆不來。其實你的唱盤的音源方面"對號"的話, 一樣可以"入座"; 絕不腳軟。我經常只用對 3/5A 來試音, 喜歡它的音效上了癮無辨法亦無考慮過要介這鋪癮。我要求音樂要有效果, 我更需要的是音樂的味道。儘管 Robert Shaw 的 Firebird 有點誇張, 無可避兔地賣弄效果。 整体來說它仍是一個稱心如意的演譯, 能夠帶領著聽者完全的投入己成功了一大步。再加上 Soundstream 的幾乎無極限的動態, 它在 78年推出的時候實在驚為天人, 難怪 TAS 的 HP 都比個 like 佢。

11/15 (高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