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3

由這一期開始高原會集中為各位介紹我們在2013 香港高級視聽展的參展產品。我們參展的產品有大部份是首次推售,希望能一新閣下的耳目。我們的攤位在展覽廳 3 的 A6,請各位蒞臨支持。

要介紹老闆的靚碟一點也不難,亦不算容易。好碟有很多,價位亦有很大的分別。我希望能夠從中挑選出部份比較特別的向大家介紹一下。大家有留意 web site home page 上的圖片相信都有留意到圖中最突出的一套唱片 – The Royal Ballet皇家芭蕾。這套 Ansermet安塞美的芭蕾舞曲合集,由 KE Wilkinson 操刀錄制;長註 TAS 榜歷久不衰。這套唱片盡顯 KE Wilkinson的皇首風範,Ansermet安塞美的指揮功架。原裝 RCA Soria 系列的舊版 (非 Classics 的再版) 是天價碟中的天碟,有錢亦不容找得到。視聽展上會有一套展售, 先到先得。其實提到 The Royal Ballet,不得不提 RCA 的 Soria 系列。RCA 的 Soria 系列可算是 RCA 除了是影子狗以外最突出的系列。黑膠唱片其中一個吸引人的地方是精美的唱片封面設計及封套上經常印有的文章。Soria 系列更上一層樓,首先 Soria 用精緻的布包硬盒精裝。系列由意大利的名師設計,內附有一本在意大利印制的精美書刊對樂曲作詳盡的介紹。Soria 系列不單止是聲音上的藝術,它更是視覺上的一大享受。

OLYMPUS DIGITAL CAMERA
RCA Soria 系列的皇者之皇 – The Royal Ballet 皇家芭蕾

Soria 系列除了這張皇牌以外還有其他的精品;例如另一套 TAS 上榜的卡門歌劇。這套由卡拉揚指揮,Leontyne Price普莱斯主唱加上維也納愛樂;是卡門歌劇的完美組合。其餘還有Heifetz 海費兹與Piatigorsky 皮亞提戈斯基演奏會的錄音。更有 KE Wilkinson 錄音的 Messiah。Soria 系列套套精采,制作豪華,是黑膠唱片制作的典範。視聽展上將會有一系列的 Soria 唱片展售,不容錯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RCA 的Soria 系列, 套套精采。

另一套老闆會推出的是以下的一套。同樣是精美的布包合裝,連書冊的七唱片套裝;合裝的設計打開像一個相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單看合面的相片你能否猜到這套唱片是哪一套?

唱片當然由大師處理,是五+年末,六+年代初期古典錄音黃金時期的首版。其中亦有 TAS 上榜的部份;錄音的效果及指揮的水準都是一等一。收錄的是貝多芬的九首交響曲,是本世紀最偉大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演譯之一。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大家可能猜對了:Bruno Walter華爾特六眼首版貝多芬七唱片全集。

這套 Bruno Walter 華爾特不朽的貝多芬交響曲,散張的六眼首版一點也不易找;套裝的六眼首版是更加少有。這是華爾特與 Columbia Symphony Orchestra 哥倫比亞交響樂團最高峰時期的作品,樂團圓潤豐厚的音色在首版黑膠上表現最突出。其中的第三及第六最受歡迎,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受到 TAS 與 Stereophile 的垂青一點也不會感到意外。當然,好片亦只有一套。

另外老闆亦會推出兩套全新(其中一套部份全新) 的 Beethoven Bicentennial Collection唱片。這套在 70年貝多芬二百週年誕辰推出的全集,由 Time Life在加拿大及美國制造。Time Life制作的套裝唱片一向都有一定的水準,除了使用精美的硬合裝外,他們定必請人編輯一本書冊詳盡介詔樂曲的內容。這套全集一共有 17集,每集有5張唱片及一本書冊,合共 85張唱片再加一本厚厚的書詳盡介紹貝多芬的樂曲。17集包括了貝多芬不同類型的作品,是欣賞貝多芬的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更何況錄音都是來自原版Deutsche Grammophon的錄音,全部都是 DG 大禾花黃金年代的膽機錄音。演奏的都是 DG 的大師如Fournier 富尼耶,Kempff 肯普夫,Ferras 費拉斯等;自然亦少不了台柱Karajan 卡拉揚及Bohm 伯姆。我們當然不可以將第二版與原版大禾花比較,但從欣賞大師的演譯及價位來說這是超值。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貝多芬誕生二佰週年紀念特輯共有+七集八+五張唱片。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母帶來自Deutsche Grammophon 大禾花時期的錄音,大師的演譯不容錯過。

(高原 – 7/13)

05/13

Virgin Vinyl (在 yanyanlp 網頁上簡稱為 VV), 我們稱它為處女膠,有人稱它為可樂膠。無論是那個名稱都好,它都是 High Purity Vinyl 高純度的膠粒;而非循環再用的劣品。發燒友是最不環保的一族;晶片省電不用要用耗電的燈膽;AB類省電不用硬要用熱到燙手的A類。要算最環保的話唱片公司排第一位。當年的唱片公司經常將積壓的存貨壓碎循環再用。特別是在七十年代初期石油禁運的年代。當時的膠粒價格飛漲,唱片公司為省錢不得不循環再做。有時部份的唱片上面甚至會發現有紙碎(相信是唱片 label 的殘渣) !其實唱片界一直知道使用高純度膠粒的優點及對音質的影響。早在六+年讀者文摘已標榜使用 High Purity Vinyl 來印碟。及後的 Quintessence 亦然。膠粒的雜質會大大影響唱片的音質及音色。最明顯的是背境的寧靜度有很大的分別。唱片的純度越高,音色一般都會有改善;背境的噪音會更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JVC 七十年代初期己用它們的 Super Vinyl 壓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D-4 的其中一張代表作海之詩,用的是 virgin vinyl。音樂動聽,海潮聲音效突出。

將 Virgin Vinyl 的概念優化及發揚光大的應設該是 JVC。JVC 在七十年代己將 Virgin Vinyl 的概念用在它們的 CD-4 四聲道系列唱片上。JVC 的 Super Vinyl 是將 Virgin Vinyl 優化,效能超越一般 Virgin Vinyl。JVC 稱之為 Formula Q540 Super Vinyl超級塑料。而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MFSL) 在推出它們的 Oringinal Master Recording 唱片亦將 JVC 的 Super Vinyl 推到最高峰。MFSL 將 Virgin Vinyl 的概念深入每一個發燒友的心中。MFSL 的 Stan Ricker 用 JVC 的 Super Vinyl 當然只是錦上添花,他能夠從唱片公司手中取得原版母帶,他制版的技巧是 MFSL 成功的靈魂。既然 MFSL 的主意有市場的話,其他發燒唱片廠商自然爭相仿效。例如用 Soundstream 數位錄音的 Delos 及 Telarc 早期都在日本由 JVC 印碟。Sheffield Lab 的直刻碟亦用 Teldec的Virgin Vinyl 制造。較少人知的還有拿加大 A&M 獨有的 Audiophile Series,這個 Audiophile Series 跟足 MFSL 用母帶,half speed master 及在日本由 JVC 印碟;音色與 MFSL 的平起平坐。A&M 肥水不流別人田,這種做法亦無可厚非。奇怪的是為何是加拿大 A&M 而非大阿哥美國 A&M 做? 而以 A&M 這些並非以發燒錄音/效果作為賣點的主流唱片公司來說,這是對發燒友來講是一個好的先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 的唱片亦由 JVC 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八+年代第一版的 MFSL 全在日本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再版的 GAIN 2 MFSL 己不再在日本做,亦不透明。它稱之為 High Definition Vinyl,亦是 Virgin Vinyl。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加拿大A&M 的 Audiophile Series 亦由 JVC 在日本壓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udiophile Series 的電台版Sampler,音效超桌。其中輯錄了 Cat Stevens 的 Morning has broken,支結他像真的一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elos 的碟亦在日本做,由 JVC 壓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elos 用 Soundstream Digital Recording,錄音效果相當。

到了以八十年代初期,JVC 將 Super Vinyl 全面停產。有傳是因為製造原材料的過程產生大量的有害物質而停產。但Telefunken/Teldec 卻取而代之制造出類似的 Virgin Vinyl,Teldec 除了自巳用以外,它更出口到美國。美國的 KM 及 Europadisk (EDP) 都有使用 Teldec 的 Virgin Vinyl 來制碟。RCA 當年有部份的唱片在德國由 Teldec 造,其后則在美國由 EDP 印碟。EDP 甚至取得 Teldec 的 DMM 專利來印碟。另一種的 Virgin Vinyl – Quiex II 亦出現在八十年代后期部份唱片公司的 Promo 電台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Telefunken/Teldec 的 virgin vinyl 並不如 JVC 般透光。留意燈仍在三點鐘的位置。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八+年代的 Telefunken/Teldec 幾乎全部用 virgin vinyl及 DMM 做。

如果要比較的話 JVC 的 Super Vinyl 呈淺啡色,透明度最高。Teldec 的 Virgin Vinyl 與 Quiex II 相近,亦呈淺啡色,透明度並不如 JVC 的高。大部份的 Virgin Vinyl 都是屬淺啡色,因此將它稱為可樂膠亦無可厚非。不過,正如上面提及過 Virgin Vinyl 是第一手的High Purity Vinyl,無論是那一個秘方都以此為本。它可以是不透明的黑色唱片,亦有其他顏色的 Virgin Vinyl。下期續。

(高原 – 5/13)

03/13

pic 9由 八月開始我們每個月會請專欄作家高原為我們撰寫專文,介紹與黑膠碟有關的資訊。我們希望能夠為初學者提供入門的資訊;亦希望與資深的朋友交換心得。部份的 訊息你有機會看過,但絕對有很多你未知道的材料。我們稱這部份為〝介紹番〞,每次初登的時候會放在首頁,之後會放入〝介紹番〞一欄內供參閱。

上期提到 Charles Gerhardt 因為被 RCA 派到英國為讀者文摘灌錄古典音樂。 Charles Gerhardt 與錄音大師 KE Wilkinson 一拍即合,開始用著名的 Decca tree 在 Kingsway Hall 及 Walthamstow Hall 錄制讀者文摘的古典唱片。首套錄制的是著名的 Music of the World Great Composers,一套+二隻唱片。接著的 A Festival of Light Classical Music (一套+二隻唱片)總銷售量超過二佰萬套,是古典唱片銷量的一個奇蹟。接著的 Treasury of Great Music (一套+二隻唱片)都非常出色。其后 Charles Gerhardt 亦找來出色的 Rene Leibowitz錄下讀者文摘一套著名的貝多芬交響樂全集。不過,讀者文摘其中較受人注目的是它的 The Romantic Rachmaninoff 四唱片合裝。唱片由 Earl Wild 鋼琴演奏,Jascha Horenstein 領導 Royal PO 演譯 Rachmaninoff 的四首鋼琴協奏曲,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 及 The Isle of the Dead。 Charles Gerhardt精心炮制,KE Wilkinson 在 Kingsway Hall 及 Walthamstow Hall 錄音。 TAS 上榜良久仍然屹立不倒。
OLYMPUS DIGITAL CAMERAMusic of the World’s Great Composers由 Alexander Gibson, Rene Leibowitz, Sir Adrian Boult等演譯偉大的曲目。

Charles Gerhardt 制作 A Romantic Rachmaninoff 絕非一朝一夕的事。首先,C Gerhardt 考慮到的是鋼琴家,指揮;當然還有合適的鋼琴,管弦樂團。他特別亦提到合適的錄音場地的重要性。他試了不少的鋼琴家,最后他挑選了 Earl Wild。為了替 Earl Wild 找到合適的樂團及指揮,他更不歉其煩地用不同的樂團與指揮録 test recording,達到六次之多。最後選定了  Joscha Horenatein。Joscha Horenstein 來頭一點也不少,他除了和 Rachmaninoff 本人合奏過第二鋼琴協奏曲外;他更在 Rachmaninoff 的第四鋼琴協奏曲的首演與 Rachmaninoff 合作演出。最後 C Gerhardt 選了 Royal PO,而鋼琴則挑選了 Steinway and Son 的一台 No.695。

OLYMPUS DIGITAL CAMERAFestival of Light Classical Music由 Alexander Gibson, Rene Leibowitz, Sir Adrian Boult等演譯精采的輕鬆古典小品。

OLYMPUS DIGITAL CAMERATreasury of Great Music由 Fritz Reiner, Rene Leibowitz, Jascha Horenstein, Sir John Barbirolli, Sir Malcolm Sargent等大師包辨。陣容頂盛,一時無兩。

果 然不負眾望,演出的水準超乎理想,錄音的效果亦超桌。如果你說 KE Wilkinson 的錄音似近鏡,某程度上他是這樣。要知要知道 KE Wilkinson 本身不單只是普通的一個錄音師,他對音樂有天賦的觸覺。他要求的録音要鉅細靡遺,要有樂曲的風格,演出要有作曲家的神韻。KE Wilkinson 對完美錄音效果的堅持是肯定的,從設計 Decca Tree 的選咪到錄音的擺位都有嚴謹的要求;制作一絲不苟。他甚至連樂手座位的位置與坐的座姿都有要求。對影響錄音的每一個小節都絕不放過。聽 Earl Wild 的鋼琴動態超然,每一粒的琴音都清晰無誤。鋼琴的彈跳力無械可擊,音色自然精準。 Horenstein 的指揮與 Earl Wild 亦配合得天衣無逢。錄音的平衡度亦是一等一,樂團的音色自然流暢。這個錄音的效果,特別是鋼琴的動態是當時的錄音中少有的。Earl Wild, Jascha Horenstein與 Royal PO的演譯當然功不可沒歿;C Gerhradt 與 KE Wilkinson 的努力亦沒有白費。TAS 上榜當之無愧。

OLYMPUS DIGITAL CAMERAThe Romantic Rachmaninoff上 TAS榜。演譯的水準與錄音的效果都是超級之作。

The Romantic Rachmaninoff 其實除了讀者文摘這個版本外,還有 Quintessence 的 analogue 再版, 。較多人接觸到Chesky 的 Digital remaster 再版及較罕有Chandos 的 Digital remaster 再版。各個版本當然有分別,我們下期再談。

令我們感到+分可惜的是:
Jascha Horenstein (1898 – 1973)
Charles Gerhardt (1927 – 1999)
Kenneth E Wilkinson (1912 – 2004)
Earl Wild (1915 – 2010)

(高原 – 3/13)

01/12

上兩期我用了不同的歐美版本與港版及日版比較,初步的結論是一致的,北美的版本比日版優勝,港版與東南亞版的音效在最底層。上期提及的 Pink Floyd The Wall 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從 deadwax 上見到的是港版的 master 是從日版上抄過來的二奶 copy。北美的首版(美版與加版亦然) 的 master 是由 TML 的 Doug Sax制作。大都份 The Wall 的北美首版及第二版的master都是由 Doug Sax 做,后期的則較少。我自己手上的是加版首版,我問老板借來美版首版比較一下;兩個首版的音效非常接近,難分高下。英國版的 The Wall 首版亦由 TML 做 master,美國佬做 master 在行內地位極高,有很多歐洲的錄音都在美國做 master。近代 The Wall 的 reissue 都是由 Doug Sax 做,但用的是由模擬母帶抄出來的 Digital master 做母版,音效差天共地。大部份近代的reissue 都是由模擬母帶做個 ”artist approved” 的 digital copy 來制碟,因而大大影響音效。TML 的Doug Sax 由68年開始幫 Sheffield Lab 制作母版打嚮名堂,在黑膠年代制作過無數上榜的傑作。現在的Doug Sax己經年事已高,TML的名氣亦不及堂年之勇;有機會我會介紹番。

OLYMPUS DIGITAL CAMERA
Pink Floyd The Wall 港版,加拿大首版,美國首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The Wall 加美版上 The Mastering Lab 最靚聲的TML-X master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美國 The Wall 首版 matrix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加拿大 The Wall 首版 matrix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香港版 The Wall 的 matrix 與日版相近,是日版的再版?

其實除了上二期提及的碟以外我其實還比較了 Ennio Morricone 的 The Mission (傳教士) 。Ennio Morricone 創作的電影音樂由六+年代的獨行俠,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 以至近代的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The Mission 及Cinema Paradiso 等都是超級佳作。The Mission 是其中被列入上榜發燒傑作之一。我手上有的是 Simply Vinyl 的 Ennio Morricone 合集 (2000年的 reissue) ,日版,加版及美版。試的是 The Mission 內的Gabriel’s Oboe。Simply Vinyl 的是近代 reissue 慣常制作;180g 重量級 virgin vinyl,精美包裝。只不過音效是最差的一張。如果加美版不存在的話,日版亦算是不錯;起碼它有一定的動態及分隔度。但加美版的定音鼓的attack更加凌厲,音場寬廣有深度,吹管樂器亦有精采的餘韻;聽起來有如置身南美森林。+分佩服 Ennio Morricone 這個意大利大師不但能夠創作精采的西部牛仔音樂,他的南美音樂更加到位。他能夠將 London PO 與 Incantation 的印第安樂器融合實在是一絕。能夠找到出色的發燒錄音並不容易,要找到又發燒而又耐聽的錄音更加難能可貴。除了 The Mission外,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及 Ennio Morricone 其他的作品亦同樣出色,大家不妨試聽一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Simply vinyl reissue, 日版,加版及美版的傳教士。

OLYMPUS DIGITAL CAMERA
Ennio Morricone的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的音樂亦+分動聽。

能夠和歐美版本有得flight的只有 Sony/Columbia 的日版 Mastersound 系列。要注意普通日版並不等同 Mastersound,日版 Mastersound 與普通日版的音效是天與地,不要混淆。與美版的 Mastersound 比較,日版的 Mastersound 音效各有千秋。美版有較佳的分隔度與細緻度,日版則有較好的低頻與動態。這明顯是 master engineer 做 master 的功力與取向。我刻意將 Barbara Streisand Memories 的美版和日版放在兩套音效不同的 system 中再試,得到的結果是一致的。我亦再選 Art Garfunkel 的Scissors Cut 來比一下,結果亦大同小異。無論是美版或日版的 Mastersound 系列都是標榜使用 original master, virgin vinyl 及精心制作。加上當年用的會是非常接近母帶的 copy,靚聲是無容置的。日本仔並非善男信女,有好的事物一定會珍而重之。能夠有一個好的母帶在手,他們一定不會掉以輕心。可惜的是他們並不能夠經常有好的母帶。近水樓台先得月,有一些事物恨都恨唔到。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普通日版,日版 Mastersound,美版 Mastersound的 Art Garfunkel Scissors Cut。

高原 – (1/13)

12/12

上期我比較了Simon & Garfunkel的Concer in Central Park港版及加版,Dan Fogelberg的The Innocent Age的日版及加版。這一次我選了TAS上榜Pink Floyd的The Wall。這套Pink Floyd的經典之作在作曲,演奏及錄音各方面都是一等一。直至今天它的reissue雖然效果差強人意,但依然熱賣。在這次的比試我選了港版跟加版的比一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上面的是加拿大首版,下面的是港版。

港版的Matrix No. 如下:
Disc 1: 40AP-1750A1, 40AP-1750-B1,
Disc 2: 40AP-1751-A1, 40AP-1751-B1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港版CBS Sony的Label。

手頭上的港版是CBS Sony的第二版。港版的Matrix No. 與日本版的非常接近,在碟的deadwax上仍有日本仔的標誌。港版極有可能是從日本抄個copy過來印碟,翻上翻。

加版的Matrix No. 如下:
Disc 1: PAL-36184-1N DM2, PBL-36184-1N DM7 (TML-S),
Disc 2: PAL-36185-1N DM12 (TML-X), PBL-36185-1N DM3 (TML-X)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加版Cloumbia的label。

手頭上的是加拿大首版,master是由The Mastering Lab 的Doug Sax炮制的TML-X/S master。最近的reissue雖然仍是Doug Sax制版,但效果卻大不如前,Doug Sax手上的再不是當年的母帶。對於TML的master我一直都有信心,幾乎沒有遇過差強人意的制作。我有機會再作介紹。

比較The Wall我選了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Part 2。此曲的鼓聲強勁,動態十足,電結他聲亦澎湃非常。中段的童聲合唱亦有足夠的分隔度,效果清晰。加版交足功課,港版仍是一貫的模糊不清,亦有軟腳蟹的感覺。

另一張要試的是Barbra Streisand的Memory。其實你硬要聽Brabra Streisand最好的錄音,你會選她的The Boardway Album。我選Memory來試的原因是它有發燒版本,高手過招更加過隱。比試的是較少有的日版Master Sound DM。與普通日版不同的是它用original master,再用靚膠精心制作的厚身大碟。Master Sound的音效比一般的日版靚得多。是日版中的首選,可惜非常罕有。與Master Sound地位相若的是美版的Half Speed Mastered。先選用original master,再以半速制作母版,加上選用靚膠制作;絕非等閒之輩。

OLYMPUS DIGITAL CAMERA
Barbra Streisand靚聲的The Boardway Album。

Memory這張碟我最喜歡的是Memory這首歌。來自Andrew Lloyd Webber歌劇Cat的首本名曲。Cat的Original London Cast的原唱是Elaine Page,Page的演譯實在不錯。Original London Cast中Sarah Brightman亦佔一席,是一套非常值得欣賞的好碟。原來Barbra Streisand亦十分希望演譯Cat,她將Memory放在自已的大碟上使出渾身解數落力演出;這個版本不容錯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Elaine Page唱Cats有她的一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上面美版Half Speed Mastered與下面日版Master Sound。

不過我比較的並非是Memory這首歌,選來的是Barbra Streisand與Neil Diamond的You Don’t Bring Me Flowers。這首歌有男聲,女聲,鋼琴加弦樂。日版Master Sound的中頻豐厚。以人聲來說日版Master Sound是十分出色。美版的Half Speed Mastered與大部份的Half Speed Mastered有一個相似的地方;就是音量是低了一點,要將volume level調高半格。美版的HS Master在分隔度,樂器的伸延度絕對優勝。Barbra Streisand的高音去得更盡,更高。Neil Diamond的人聲則比日版稍為薄了少少。整体的效果美版HS Mastered是略勝一籌,但日版的Master Sound亦非善男信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日版Master Sound DM的label。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美版Half Speed Mastered的label。

卞一期我會將這二期的比試作個總結和分晰。

高原 – (12/12)

11/12

有人經常問我為何要選歐美的版本來聽,表面是一字咁淺。歐美版的黑膠最接近原版,音效較優勝(箇中其實大有文章)。CD未發明以前,大家在香港買黑膠可說是有幸有不幸。當年香港賣的古典絕大都份是歐美版,流行曲則以東南亞或日版居多。我刻意找來几張東南亞版與歐美版的黑膠試一下,聽一聽分別。

第一張試的是Simon & Garfunkel的The Concert in Central Park,版本分別是港版(CBS) 及加版(WB)。此碟雖然不是上榜發燒熱盤,但可聽性是相當之高。收錄的盡是兩人最精采的樂曲,錄音效果亦相當出色。再加上濃烈的現場氣氛及Sterling Sound的Greg Calbi用心的制版;此碟有一定的可聽性。先聽加版的Homeward Bound, 其中的結他的音質清晰,drum beat亦明顯及有動態。50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s引子的drum beat更加顯著,鼓皮的彈跳力質感甚佳,鼓棍的rebounce更是突出。聽港版就好似換了人打鼓一樣,整体的畫面亦變得模糊不清。The sound of silence可算是全場的高潮。現場的Acoustic,空氣感在這隻歌中最明顯不過。現場聽眾的投入使你完全沒有察覺Paul Simon只是用了一支音色超靚又靚仔的Ovation 1619 acoustic 結他,現場的聲音變成了伴奏的音樂。加版更能突顯現場的空間感與迴嚮,細緻的程度亦佳;結他聲玲瓏剔透。港版是明顯地缺少了空氣感及分隔度。Paul Simon 與Art Garfunkel圓滑的聲底亦變得有點的生硬。在加版中亦更易將兩把聲分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上面的加版跟底下的港版,封面相若。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加版是WB的label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港版的是CBS Sony

提起Simon & Garfunkel,我個人較為喜歡相對柔一點的Art Garfunkel。Garfunkel有把天賦的靚聲人所共知,他的Breakaway大碟上TAS榜。這張碟錄音出色,由The Mastering Lab的Doug Sax精心泡制的靚母版尤其突出,值得一聽。但我更愛聽還是他的Bright Eyes,來自卡通Watership Down的歌。電影版的Bright Eyes加入弦樂的部份,與收錄在Garfunkel其他大碟的Bright Eyes捷然不同,效果更超然。這首歌作得好,唱得更好。此曲可說是只得天上有,真正的天籟之聲。有机會我會再作介紹。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電影版的Bright Eyes來自原聲大碟Watership Down。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rt Garfunkel 這張TAS上榜碟,音效超贊。

接著試的是Dan Fogelberg的The Innocent Age,碟內的Same Old Lang Syne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可能大家認識的是Dan Fogelberg更出名的Longer (有人稱它為” 天長地久” ,頗為貼切的名字。) 他唱Longer唱得+分之好,但他在Same Old Lang Syne所說的愛情故事更加感人。故事的主角在聖誕日偶然遇上舊女友的短聚過程,其實是Dan Fogelberg自己的真人真事。歌詞逐一將整個故事講出來,而結尾以Saxophone吹出Auld Lang Syne (友誼萬歲) 的一段更是神來之筆。生活點滴描繪的細緻比美 Don McLean 的 American Pie。言歸正傳,找來比較的是日版與加版。日版的Same Old Lang Syne 一開聲巳經不對勁。Dan Fogelberg唱出來的味道是淡淡的,樂器的分隔度亦不好,音場是一個沒有深度的2D平面。換過加版再試,效果捷然不同。音場闊然開朗,樂器與人聲有更佳的分隔度。最重要的是 Dan Fogelberg唱得更有情感,更有味道;更能夠欣賞到這首歌的神韻。可惜Dan Fogelberg在07年巳經離世,他的歌聲只能在唱片上欣賞得到。故事中的女主角在Dan Fogelberg死后才現身說法。Dan Fogelberg的Same Old Lang Syne出了街后她當年便離了婚。女主角並沒有承然是為這首歌而離婚,Dan Fogelberg在當年的短聚后亦沒有再與她相遇上。這種感性的偶遇比結合更難忘,更傾心。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onger (天長地久) 來自Phoenix大碟

 

OLYMPUS DIGITAL CAMERA上面的加版與明顯昜認的日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加版The Innocent Age的Epic label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日版The Innocent Age 的Epic label

我現有的東南亞版巳經不多,聽過歐美版后我在二+多年前己經將手上的東南亞版逐一換為歐美版。下期我會有隻TAS上榜盤及其他精采的唱片進一步探討。

高原 – (11/12)

10/12

上兩期我所做的測試是由LP轉錄在CD上與頭版CD比較。結論是Test CD整体上比頭版CD還要靚聲。總括而言Test CD主要在分隔度, 音色與細緻度有較接近LP的效果。唯一的是MFSL的一張可能是因為是同一個母帶的關係各有千秋。不過我錄Test CD的時候只用了Linn的Axis唱盤加一個Yamaha的高輸出MC唱頭來錄,因為這套組合最接近個電腦。我並不想刻意用超班的唱盤組合來比較。如果用個高幾班的唱盤組合,結果當然有別。這一方面我不想嘩眾取寵,取中庸之道來比較會公平一點。我並非鼓勵各位制作老番CD,只不過是由此可以体會LP靚聲的程度。但為何由LP翻錄的CD會勝過頭版CD呢?

Linn的Axis唱盤

其中有一個比較普遍的說法是現在制造CD的己經不是原來的母帶。這些不知是那一代的母帶當然對音質有深遠的影嚮。這個現象似乎有每況愈下的催勢,愈近代的版本愈衰聲?就是這個原因導至頭版CD被炒到貴過金。

另一個較少人提及的原因會是很多以前的LP母盤都是由名師制作(我遲一下會作較詳細的探討。) 。做LP的時候唱片公司大多會縮皮用自已友制作LP的母盤。制造CD母盤的時候更甚,這樣當然會影嚮音效。不過現在部份的reissue CD亦有找名師來做母盤,但卻未見有大躍進的情況。這會否是巧婦難為無米炊?例如Speaker Corner的Mercury reissue LP唔好聲,部份原因是他們得到的母帶是由原來3 track的35mm母帶轉錄成的一個2 track的錄音帶去印碟。並非由3 track的母帶直接來做,真的要命!

我們又嘗試看看唱片公司制作CD的程序。根據Mercury所說他們制作35mm錄音的CD時是用跟原來制作原版LP時一模一樣的器材;Ampex 300-3錄音機,35mm的Westrex,還有西電的mixing console (全部器材都需要經過restore!Restore后是否跟六零年的一模一樣呢?是否用同樣的膽?) 。造原版LP時mixing console的訊號直接送到cutting lathe去刻母盤,最直接不過。造CD時就要由mixing console送訊號到DCS的A/D converter,轉成的數字訊號就錄在DAT上,制造CD的母版就是靠這個DAT(或它的copy) 來做。

Mercury LP 35mm tape recorder –>–>–> Westex mixing console  –>–> Scully cutting lathe
Mercury CD 35mm tape recorder –>–>–> Westex mixing console  –>–> dcs A/D converter      –> Sony DAT recorder

由電腦錄制成CD是減少了DAT tape的一步及由DAT tape制CD模與印模的過程,A/D的訊號直接轉在CD上當然會較優勝。我將LP錄在電腦轉到CD時亦不時有drop out,有data loss的情況。因為我志不在翻錄所以沒有理會。CD初出的時候聽了不知多少的大話,0101訊號冇损失。試一下由CD抄個copy聽一聽,數位的失真多得要命。還記得他們說CD不怕刮花嗎?

LP靚聲是不爭的事實,但原庄正版CD也不好聲這一點實在使人失望。還記得以前有唱片公司同歌手一起叫大家不要買老番CD,這一點我當然贊成。但唱片公司有否問一下他們自已有沒有用心做好一隻CD去賣呢?起碼找一個好一點的母帶來制版。其身不正又怎能服眾? 再加上什麼老番碟唱壞機的大話,這些負面的教肓誰能接受。

有人問我有冇CD會靚過LP。當然有,多得很。大部份近代的reissue LP都不好聲,部份比CD的聲還要差。例如鄧麗君的 reissue包裝精美,是真正的糖衣毒藥。一開聲就慶到立刻關機,完全不是那回事,音色仲差過首版CD。跟我在車上聽自已錄的老番CD比當然冇得fright。與原版的LP比更是差天共地。一個天上仙聽出耳油,一個地底泥不聽也罷。就以淡淡幽情為例;原版LP雖然只是開頁式而非合裝,留意一下原版連張相的解象度都高一班。再版上張相都像是由原版唱片套上翻出來的。唱片公司不但止沒有使用接近原來的母帶,就連張相的底片都唔用? 做翻版的人用的都是同樣的手法,一個合法翻版一個非法。鄧麗君是亞伯殺手,年紀大了要聽番D順耳一點,柔一點的。第一次聽鄧麗君的初次嘗到寂寞的原版LP幾乎滴下眼淚。這種甜到入心的音色,CD又怎樣可以做得到呢?

這一套 reissue 制作精美, 只供觀賞用,不能聽。 因為太難聽不能入耳。

放在面的是老版, 底下的是 reissue。特別留意鄧小姐在老版上的臉及頭髮的解象度。Reissue 張相切去上下左右,亦與頻應的伸延,場面與深度被斬了一節的情況相若。相片和音色竟成正比!因此我影相時亦將老版放在面,因為它將 reissue 壓下去。

鄧麗君的歌藝與音色只能在LP上才能欣賞得到

高原 –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