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6

TAS 榜上的偶像 – Carlos Kleiber 之一

如果你問 TAS 榜上有沒有一些我崇拜的指揮家?又或者如果你問我最崇拜那位指揮家?我的答案都是一致的,我會亳不猶疑的答你;只有一個就是 Carlos Kleiber。我一向沒有追星的習慣,真正稱得上崇拜的音樂界偶像不超過一隻手可以數完。我崇尚的純粹是他們的才華,從來不會以貌取人;更何況那些經過改裝的。我亦不會收葳偶像的紀念品,與偶像的合照是侵犯他的私隱,拿他的簽名只會令他覺得我會拿到信和賣。送禮物給偶像倒不如去街邊買串魚蛋比自己食。對於我來說,收集他的唱片,看他的影片,聽他的音樂是我對"偶像"最大的致敬。

Carlos Kleiber的吸引力並非是因為他指揮的貝多芬的第五及第七都上了 TAS。亦不是因為他幾乎所有錄音都上日本人的榜。而是他對音樂通通透透的演譯,他獨一無異的指揮風範。至今我未曾找到另一個指揮家有他對音樂的了解及演譯。閣下可能另有所屬,這亦無可厚非;我絕對專重。

對於 Carlos Kleiber,古典樂壇大都視他為天才,難能可貴的一位指揮家。BBC Music Magazine在 2011年訪問了一百位在世的指揮家,由他們選出心儀的二十位史上最偉大的指揮家;Carlos Kleiber名列首位。這個表自然有很大的爭論,各花入各眼無可厚非。有陰自然有陽,有評論認為Carlos Kleiber 是一位不指揮的指揮家,甚至稱不上是指揮家。這亦難怪,因為 Carlos 只有十二個錄音,少於 90場的音樂會,大約 600場的歌劇。以他演譯的範圍及演出的場次就連一個二流的指揮家都不如。對比之下 Karajan 有超過 2200次的音樂會,826個錄音。有人認為 Carlos 太懶,經常無故地取消演出。他取消的次數多過實際的演出。奇怪的是他卻從未因此有被告毀約。他的演出奇少,但他卻受大量樂迷的追棒, 亦受到世界上一流的樂團爭相的邀請。柏林愛樂在 Karajan 死後曾力邀他擔大旗,他的答案亦是一貫的 NO。有人認為 Lorin Maazel 爭生意,接 job 接得太濫而令 Carlos 失了一次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機會。Lorin Maazel 因而被網民大罵,事實上 Carlos 拒絕多於一切。據說 Vienna States Opera 的總監 Ioan Holender經常有一張一百萬元的支票存放在夾萬。只要 Carlos答應演出,他便可得到這張支票;他的答案亦是一貫的 NO。

不過關於 Carlos Kleiber的事我們知道的很少,甚至連道聽途說的亦不多。Carlos本身是一個自我中心很強的人,與世無爭的隱者。他深深的明白他是受注目的人,但他卻喜歡將自己收藏起來。要了解 Carlos 多一點點,我們可以由 Charles Barber 寫的Corresponding with Carlos: A Biography of Carlos Kleiber 開始。

04_kleiber
Charles Barber 的Corresponding with Carlos: A Biography of Carlos Kleiber

Carlos Kleiber的父親就是鼎鼎大名的指家 Erich Kleiber。Erich為了避開納祽德國的管冶而舉家移民到阿根廷,原名的Karl亦改為Carlos這個富有南美風格的名字。對於 Carlos來說,在當時古典樂壇上數一數二的 Erich對他有深遠的影響。Erich一點也不支持 Carlos學習音樂,Carlos 最初學習鋼琴的時候 Erich 曾說過"What a pity the boy is musically talented"。他甚至笑 Carlos 永遠都不能夠掌握維也納音樂的旋律。Carlos 最初被送到大學讀化學,但這並未能夠阻止 Carlos 對追求音樂的欲望。(Charles Barber 曾嘗試要求 Carlos 收他為徒;Carlos 的答案自然是 NO。Carlos 對他說自己讀的是化學而 Charles 是一個音樂博士,理應是 Charles 教他指揮的技巧。)Erich 在 1956年意外離世,Carlos 亦開懷地發展他的音樂歷程。沒有人知道是否因為 Erich 的指揮手稿的幫助,大部份自學的 Carlos 最後亦能夠擔任樂團的指揮。為了不想與父親拉上任何的關係,Carlos 最初用的名字是 Karl Keller。到了 1959年後才開始使用 Carlos Kleiber。Carlos 從來絕對不與父親作比較,有關的問題都會被拒絕回應。Carlos 既不想靠父蔭,亦不想因為他而眨低父親的地位。Carlos 深明人家總會拿他和 Erich 比較,他亦明白要青出於藍的話他不單止要超越 Erich ,他要比他好二倍以上。

作為今期的熱身我找來兩段的 video (不是我放上去的)給大家看一下,亦聽一下;再比較一下。
第一段是 Carlos Kleiber 在 1992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指揮 J Strauss 的 “Unter Donner Und Blitz" Polka (Thunder and Lightning Polka)

第二段是 Eric Kunzel 在 Telarc著名的"紅衫仔"中 J Strauss 的 “Unter Donner Und Blitz" Polka (Thunder and Lightning Polka)

首先我們撇開不談錄音的質素。理論上 Telarc的"紅衫仔"理應有頗為不錯的音效而post 錄音的這位TrueHifiQuality 標榜著 recorded from HD audio system,因為是收錄喇叭發的聲令效果差強人意。反觀 Kleiber 的現場錄音有更強的分晰力。不過我們著重的只是Kleiber的指揮技巧,其他的暫且放下。Kleiber在新年音樂會的指揮比平常的演譯來得從容但仍非常吸引。他指揮時的風範是在其他指揮家身上找不到的。他的一舉手一投足都令人著迷,Kleiber指揮時的投入是與別不同的(留意 1:07的動作) 。儘管Kleiber 看似是非常之輕鬆(留意 0.48),但節奏仍十分緊湊,動態超然。你不難聽得出樂團中每一組甚至每一件樂器都處理得很有條理,井井有條(留意 1:36)。音量由低至高, 高至低亦極之順暢;是完全投入的音樂境界。反觀"紅衫仔",Erich Kunzel 就有點拖泥帶水,未能夠發揮樂曲應有的動態。何況這一段還不是 Kleiber 最投入的演譯,最好的陸續有來。

高原 (4/16)

02/15

TAS – Art Garfunkel (Breakaway) 上兩期介紹過二張 M&K 的 TAS 上榜碟,兩張碟都有超強的立體感和空氣感。上 TAS 榜實至名歸;不過,儘管這兩張碟的效果突出;論音樂的角度就較為遜色。聽效果測試器材實在過足發燒癮,對我來說欣賞音樂才是最重要。 這一回我介紹另一張 TAS 上榜的靚碟,Art Garfunkel 的 Breakaway。未入正題之前我先介紹一下 Art Garfunkel。Art Garfunkel 與 Paul Simon 組成的 Simon & Garfunkel 在六/七十年代是樂壇上舉足輕重的組合。被滾石雜誌選為史上 100 位最佳藝人的第四十位。憑著天賦的一把靚聲的 Art Garfunkel 與善長作曲的 Paul Simon 的合作的確是一絕。可惜天下無不散之筵席,Simon & Garfunkel 在七十年代初期拆伙。雖然兩人仍偶有合作,但始終都不能產生當年的火花(除了在 82年的 Concert in Central Park 以外)。 電影版的 Bright Eyes 來自 Watership Down 大碟。 我試聽用的是美版的 WLP 電台首版。 走上 solo 之路的 Art Garfunkel 在七十年代仍有幾張舉足輕重的唱片。我個人最喜歡的是他的 Bright Eyes。這首在英國大熱的歌來自卡通片 Watership Down,Bright Eyes 是片中的插曲,是一隻听 Hazel 的兔仔被殺的情境。Bright Eyes 有兩個由 Art Garfunkel 演譯的版本。電影原聲大碟的版本收錄在 Watership Down 電影原聲大碟之中。另一個版本收錄在他的英國及歐洲版的 Fate for Breakfast 大碟之內,亦出現在他美版的 Scissors Cut 大碟中。特別一提的是 Scissors Cut 是 Art Garfunkel 為了懷念早一年自殺的女朋友 Laurie Bird 而作。留意大碟照片中 Art Garfunkel 頸上的膠布,封套的背后是看不到相貌 Laurie Bird 的半身照。作為歌手亦是詩人的 Art Garfunkel 在 88年的大碟 Lefty 的唱片內套上寫了一首談及他與 Laurie Bird 的詩,浪漫感人。塵歸塵,土歸土;一切都只有回憶。同是來自星星的我們,世上的一切只是腦海中的一個片段。至於 Bright Eyes,兩個版本互有特色。電影版的 Bright Eyes,原因可能是它以弦樂為主要的配樂,頗有電影音樂的意境。開展部份以豎琴為主的引子帶出 Art Garfunkel 的天籟之聲,配合著優美的弦樂伴奏,如畫的意境。Scissors Cut 中 Bright Eyes 的開展部份由 Accoustic Guitars 彈奏帶領,當中亦加入了弦樂的伴奏;其中亦引入 Art Garfunkel 的和音,不同的味道。Art Garfunkel 的和音是其中的精髓(特別是 2:20 的和音,兩把聲 mix 得非常出色。Art Garfunkel 的和音完全出哂,無遮無掩)。 另一個版本的 Bright Eyes 在 Art Garfunkel 美版的 Scissors Cut 大碟。 Bright Eyes 同樣放在 side 2 的第一首歌。 這張美版 Scissors Cut 大碟背后有電台版的 Promo 金印,master 是 Sterling Sound – Greg Calbi 的傑作 無論是原聲大碟上或 Scissors Cut 中的 Bright Eyes 都有不錯的錄音水準,尤其以流行曲而言。 Art Garfunkel 的聲音清脆玲瓏,與樂器有出色的分隔。當年的 Art Garfunkel 的高音音色通透自然,對於較高的音階都應付自如。值得一提的是 Art Garfunkel 的大碟通常都加入低音大提琴,音樂的平衡有一定的保証(在分晰力高的器材上可清楚聽到低音提琴的演奏)。錄音效果雖未違致 TAS 的水準,但亦相去不遠。 Art Garfunkel 88年的 Lefty 大碟的內套印上他寫給 Laurie Bird 的情詩。 下期我會正式介紹 Art Garfunkel TAS 上榜的 Breakaway。

高原 (2/15)

01/15

TAS – Hot Stix

上期提到 M&K 的 Super Sampler;TAS 上榜,是名乎實的超级精選,堪稱是曲曲精采。其中的 Flamenco 選段不可不聽,立体感超乎想象。我亦提過 M&K 是無低不歡(美國佬的至愛) ,它們其實有另一張的測試碟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and Transient Test Record,專門測試低頻及瞬變。這張碟包括了 1812 序曲中的大炮,管風琴,四段不同的 Flamenco 片段,Alexander Nevsky 中的大鼓,Carmina Burana 中的爆栅等部份。這張碟其中亦有 Flamenco 舞步的選段,錄音水準直迫 Super sampler 的效果。Flamenco 大碟是較 Bottom End 後期的錄音,可聽得到的是 M&K錄 Flamenco 時候已到達頂峰的狀態。較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收錄的 Music Box and High Bell。這個 Music Box 是一個類似機械鐘的玩意(就如尖東新世界中心外的機械鐘) ,鐘的每一個活動部位的定位都非常清晰。活動部份在打擊時的瞬變快速而撞擊力亦相當。緊接著玲聲的聲嚮清脆玲瓏。無論你有沒有 Super Sampler,Bottom End Musical Bass and Transient Test Record 是另一張值得收藏的 M&K。

0115
M&K的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 Transient Test Record。

01152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 Transient Test Record中部份的曲目。

上期我亦提到會比較一下 Super Sampler 與原來版本的分別。因為 Super Sampler 上每一段都是由 M&K 的直刻錄音中選出來,但製作 Super Sampler 時 M&K 用的是 Tape to Disc;使用的是母帶。我手上剛好有一張 Hot Stix,正好與 Super Sampler 中 Hot Stix 的一段來比較。另一方面 M&K 製作 Hot Stix 是採用 45轉而 Super Sampler 是用 33轉。這兩大製作的特點理應會將 Hot Stix 與 Super Sampler  的距離拉開。 Hot Stix 亦是 TAS 上榜名盤,Hot Stix 直譯是熱棒,用棍來打,名符其實的打擊樂。Ed Graham 單人匹馬負責整套的打擊樂。雖然加入了 Earl Hines 的鋼琴及 Wesley Brown 的低音大提琴,但整体的效果與整隊樂隊合奏的效果無異。可見得 Ed Graham 打鼓的技巧的確出神入化。Super Sampler 選中的是 Hot Stix 第一面 Caravan 中的一段。聽 Super Sample 的 Hot Stix 是一個有深度有闊度的音場,音場的定位超準。 閣下的器材若然有一定的水準的話,你不但止會体會水平的定位;你亦可以体會到垂直的定位。樂器的結象力超然,無論是擊鼓 或打擊樂的部份都有足夠的迫力;動態突出。  Super Sampler  的 Hot Stix 段落的確有發燒名盤的風範。

01153
M&K又一 TAS上榜名盤 Hot Stix。

01154
Hot Stix上的 Caravan正是 Super Sampler收錄的部份。

試聽 45轉的 Hot Stix 直刻大碟第一個感覺是大碟上的 Caravan 並無音場可言。不要誤會我所說的沒有音場的意思,因為整個音像是活生生地呈現在眼前。是一個無邊無界的感覺,音場完全離開了喇叭,音像是全完的立體;是一 個完美的 3D 形象。Ed Graham 整套器材赤裸裸地放在你的眼前。無論是上下,左右及前後都表示得異常突出。樂器有更清晰的定位,亦有更強烈的空間感。Ed Graham 的鼓聲更完美,不單止是份量顯得更豐富;在壓迫感和瞬變方面都有加強的感覺。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未比較過 45轉直刻的原版與 Sampler 你很難會想像到兩者的分別。比較之下兩者是高下立見。

M&K 的 Ken Kreisel 設計的超低音在專業樂界早己享負盛名,它是 Star Wars,King Kong,Pearl Habour,Lord of the Ring 等的鉅製都是用它的設計為本;部份亦得到電影音響效果的金像獎。M&K 第一張唱片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and Transient Test Record 原意是用作測試它們生產的同名超低音喇叭 Bottom End。這張大碟是用來發揮他們的 Bottom End超低音的潛力。想不到這個無心插柳卻為樂迷留下了幾張超級錄音,超然音效的體驗。

高原 (1/15)

12/14

TAS-The Absolute Sound

由這一期開始我會為大家介紹番一些上榜的靚碟,我會由 TAS 的榜單開始。大家都不難明白我選 TAS 的原因。因為值得介紹/不值得介紹的為數不少;我會分段進行。況且寫作亦有時令,亦需要靈感;意到/即興的會有最佳的發揮。道理來自爵士樂,這亦是 Louis Armstrong 與 Kenny G 的分別。

12141

M&K Super Sampler 精選碟正面,你可了以見到 For Duke,Fatha,Hot Stix 等。

首先的一張在 TAS 上榜而且更是精選碟。以發燒友的角度來說,我一向不贊成買精選碟;它除了是方便以外,別無好處。但正如我經常掛在口邊的"凡事都有例外"。精選碟全是炒理一堆的賺錢之作,但這一張正是例外中的例外。這張碟是 M&K 的 Super Sampler,裏面所選的段落絕大部份都是 TAS 上榜之作。大家都認識的 For Duke, The Power and The Glory,Fatha,Flamenco Fever,Hot Stix 等。M&K 的 Super Sampler 是選自十一張 M&K 的直刻碟。M&K 的直刻碟出名難找,而且要集齊裏面十一張碟粗略估計差不多要二萬元。以少於十分之一的價錢去欣賞這張超級唱片;說它是超值一點也不過份。相信裏面最貴的應該是 Flamenco Fever,這張唱片超罕有而價錢是超乎想像。與其他廠牌的直刻碟相比之下 M&K 的直刻功力有過之而無不及。原本主力音響器材的 M&K 出唱片的原意是希望能用唱片去測試他們的器材;特別是他們的超低音。他們的直刻碟亦非常著重在低音的表現,真正無低不歡。雖然是試音天碟,但這亦被人批評為欠缺音樂的成份。相信大家亦希望在 TAS 的榜單中探討 HP 在聽什麼,他以何等的標準決定上榜與否;這張碟定可以找到部份的答案。

12142

碟套背後是Yeti Chasers,Power & the Glory,Flamenco 等。

裏面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是 Flamenco Fever 中的 Llorana 選段。錄音中包括了 Flamenco 結他,鼓, Flamenco 舞蹈員及 Flamenco 舞不可少的 Castanets 響板。如果你末聽過這一後的話你可能以為 Flamenco 結他是選段的靈魂。還記得我提過 M&K 主攻低頻的嗎?這段的靈魂是 Flamenco 舞蹈員的舞步-他們的腳踏聲。Flamenco Fever 能夠上位是因為它是一個令你完全感受不到有邊際的錄音,是一個完全 3D 的畫面;空間感是真到現場一樣。最要命的舞蹈員的腳踏聲比擘鼓、槍嚮還要厲害;瞬變與動態超然,超乎想像。更何況他們在音揚中前後左右地跳動,每一下的腳踏聲在喇叭之間爆發。你的器材必需要有足夠的結像力才可以在不同的位置爆發出來。低頻的爆炸力是一般器材難以做得出色的。另一樣突出的是響板的聲音,你能夠在錄音中聽到的響板聲就像環繞立体聲一樣。你感覺到響板是隨著舞蹈員一齊轉動,是3D 的在轉。各果閣下的器材的效果有一定的水準的話,你很容易會找到響板的空間,感覺到它在空氣中浮動。

12143

效果超乎想像的 Flamenco Fever 在 Side 1 track 3。

12144

另一張傑出的精選碟 – Movie Great。

講開精選碟,其實有另外一張頗為少見的精選碟效果亦是出乎意表。Movie Great 收錄的是十二首原版的電影音樂。最特別的是負責 master 的是 Artisan 的 Greg Fulginiti,而著名的 Steve Hoffman 則負責唱片的策劃。以這種陣容做精選碟實在罕見,這亦顯示唱片公司有用心去製作這張唱片。唱片的效果部份比原來的原聲大碟還要好。例如低頻雄渾的大白鯊,樂器井井有條,效果有條不紊。回到末來雖然是錄音室的錄音,但樂器的編配是一清二楚。其餘的時光倒流七十年,非洲之旅等亦有不錯的效果。

12145

Artisan 的 Greg Fulginiti master 是質量的保證。

要知道 Super Sampler 只是 Direct to tape 而非 Direct to Disc 的直刻,效果都有超水準的表現。聽直刻的時候又如何呢?可惜的是 Flamenco Fever 實在太貴太難找,我要多寫兩篇稿儲多一點錢才可以買。不過除了 Flamenco Fever 以外仍有其他 M&K 的直刻可以比較一下。TAS 上榜以鼓為主的唱片其實亦有不了,M&K 的 Hot Stix 是其中之一。 Hot Stix 在 Super Sampler 中亦有一段,這正好可以用來比較一下。 M&K亦有另外一張測試碟專試低頻,其中亦加入了 Flamenco 舞蹈的部份的大碟我們下期繼續。

高原 (12/14)

09/14

我們每個月會請專欄作家高原為我們撰寫專文,介紹與黑膠碟有關的資訊。我們希望能夠為初學者提供入門的資訊;亦希望與資深的朋友交換心得。部份的 訊息你有機會看過,但絕對有很多你未知道的材料。我們稱這部份為〝介紹番〞,每次初登的時候會放在首頁,之後會放入〝介紹番〞一欄內供參閱。

Deep Groove/凹溝

Deep Groove/凹溝, 這是我們經常用的名稱,但亦是最多朋友問"這是什麼"? Deep Groove/凹溝其實是指在唱片的標貼上的一個圍在近邊位置上的坑/凹溝。凹溝的存在是由於早期壓印黑膠碟的機器需要多加一個指標在壓印唱片時固定印模的位置而使用。這大多存在於六零年代或之前生產的黑膠唱片。這正徝是第一代的立体聲唱片的產生的時期,黑膠唱片的黃金年代。

凹溝受到重視大抵上是來自 Blue Note 的 fans。對於搜集 Blue Note唱片的人來說,Blue Note的首版就必定有凹溝。因為 Blue Note在六零年代以前絕大部份所生產的唱片都有凹溝。這些被視為 Holly Grail (頂版) 的 Blue Note唱片都標榜為 Deep Groove/凹溝或 DG。六零年代以後廠家在壓碟的時候因為器材的改善而不再需要有凹溝。無獨有偶這個時期亦是由胆機轉換成原子粒機的年代。凹溝因此亦間接等同了胆器材的使用,這個說法雖然是籠統一點;但其中亦有一定的認受性。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因為 Blue Note在62年開始使用的 NY標簽都有凹溝但並非首版, 這批次版的凹溝 Blue Note 亦存活了好幾年。

除了 Blue Note以外,六零年代或以前其他廠牌所生產的唱片亦有凹溝。只要我們稍為細心一點去留意一下的話,你不難會發現其實 Deutsche Grammophon的大禾花,大 Decca/London,早期的 Mercury, Verve的早期版位,RCA的影子狗/梅狗/黑狗等亦盡是凹溝。當然其他的品牌亦多的是。總括而言,凹溝幾乎是首版的等號;這個說法一點也不誇張。其實這個凹溝與唱片的音色拉不上任何關係,但凹溝幾乎代表了首版的立体聲的開始及结束;這使凹溝這個名稱廣爱收藏家的重視。

09141

第一版有 Deep Groove/凹溝的 Verve。

09142
第二版沒有 Deep Groove/凹溝的 Verve。

09143
Deutsche Grammophon的大禾花亦有凹溝,不過位置是較接近中心點。

09145
首版六眼 Columbia有 Deep Groove/凹溝。

09146
美國第二版的二眼不再有 Deep Groove/凹溝。

09147
加版 Columbia的二眼仍有 Deep Groove/凹溝。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版立体體我們稱為 Wide Banner – WB 的大 Decca/London 的黑膠碟都有凹溝。而實際上無論是 Decca 或 London 也好,只要是在英國壓碟都是用同一個的 master 來做。大家都知道大 Decca 的價格被炒到天價;如果是收藏的話當然是大 Decca,若然是聆聽的話大 London 的性價比是超高。而初期第二版的 Narrow Banner – NB 的 Decca/London 的黑膠碟亦有凹溝,這亦表示這個是最接近 WB 的版本;最超值。很多朋友亦將英國的 Decca 與美國的 Decca 混淆。Decca (英國) 之所以在美國以 London 的品牌發售全完因為當年 Decca (美國) 早在美國註冊,英國的 Decca 因為不可染指所以唯有在美國使用 London 作為品牌。Decca (美國) 以爵士/輕音樂為主,古典只是少量。不過美國 Decca 的古典量少但精,例如其中 Ruggiero Ricci 的 Glory of Cremona 或者是 Erica Morini 都是箇中的表表者。

09148
有 Deep Groove/凹溝的大 London。

RCA 的影子狗/梅狗/黑狗亦有凹溝,後來 RCA 由影子狗轉到白狗後亦將壓碟的器材轉換。初期的白狗亦有凹溝,亦即是說早期凹溝的白狗是非常接近影子狗。要分首版的影子狗與復刻的 Classic Records的假狗亦可從凹溝方面入手。有人亦問過加版與美版的 RCA 甚樣比較。加拿大的 RCA 廠在滿地可至今仍健在但早己沒有生產。創辦加拿大 RCA 的是 Emile Berliner,此子發明了唱片及唱機,亦成立了 EMI 及Deutsche Grammophon。狗仔吹喇叭的 Nipper 狗亦是他的註册商標。早期加拿大壓碟的質素實在不弱,特別是滿地可的製作。滿地可的 RCA 在七零年代己停止生產黑膠唱片。而另一個現像是加拿大 RCA 使用凹溝的時期較長。原因是加拿大器材轉換得比較慢,加拿大比美國遲了一大段時間才將胆器材轉換為原子粒器材。只要加拿大佬得到一個好的 master 的話水準绝對不下於美國,很多時侯比美版更佳。EMI/ANGEL 其實亦出現同樣的情况,美版的藍天使鮮有凹溝但加版的藍天使绝大部份都有凹溝。Columbia的美版和加版亦同出一轍。

09149
原裝正版 RCA有 Deep Groove/凹溝的影子狗。

09151
Classic Records的影子狗當然不會有 Deep Groove/凹溝。

09512
有 Deep Groove/凹溝的白狗最接近首版的影子狗。

09153
大部份加版藍天使仍有 Deep Groove/凹溝。

09154
美版藍天使己不再有 Deep Groove/凹溝。

Deep Groove/凹溝並不一定等同好聲,它只是代表了較早期的版本。頭版亦不一定表示為最好聲的版本,因為影响音效的因素實在太多。肯定的是 Deep Groove/凹溝是表示壓碟時用的是較早期的器材,其中自然少不了胆的器材;毫無疑問這是好事多於壞事。

高原 (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