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

Kenny G

相信大家都有留意到香港最近的情況。我在這裏只談音樂,不問政事。我們要講的並非 Beyond 而是 Kenny G。大家可能不知道其實 Kenny G 在上個月的二十五號踫巧路過人煙稠密的金鐘。他不但止停留在嚴禁逗留的黃格之內,更拍了些照片放了一張在他的 Twitter 上。得到的結果當然是立刻被我們的亞公罵了一頓。Kenny G 火速收回 Twitter 上的相,更發表一段聲明表示他只是"胡裏胡圖,不知就裏"的路過被 fans 拍了些相吧!其實以 Kenny G 的 Going Home 在國內的知名度,他大可以在黃格內以 Going Home 作主題開個 mini concert。對阿公說是為了幫阿公叫班細佬返屋企。他亦可以打個圓場,轉個面同班細佬講希望以 Going Home 祝福大家早些平安回家。這個做法面面俱圓,兩面都討好;大家受落,是切底的雙贏方案。大有可能幫香港解開一個困局;大恩大德,沒齒難忘。而且這樣定必會廣受中外傳媒的追訪,人氣必然大增。肯定可以賣多幾張唱片,簽多幾個廣告,多開幾個演奏會;多賺幾張人仔。

戲言講完,回到正題。Kenny G 的 Going Home 是在 Kenny G Live 上的第一首歌,它可說是令 Kenny G Live 爆紅的原因。與 Kenny G Live 中的 Uncle Al 一樣,Going Home 其實是錄音室之作而非現場收音。也可能是因為錄音室製作的關係,Going Home 未有應有的空氣感與分隔度。甚至是 Kenny G 的吹奏都是一般而已。相比之下現場錄音的 Silhouette 就比較出色。Silhouette中的色士風有精確的定位,亦有足夠的空氣感;樂器的分離度亦高。Kenny G 出名長氣,這亦在 Silhouette 中表現無遺。亦因為聽眾的反應,Kenny G 的演奏亦份外到位。而 Songbird的錄音效果是其中最突出之一。Songbird 無論在音場的深與闊都比 Silhouette 優勝,它突顯出現場錄音穿透的感覺。無可否認 Kenny G Live 無論是現場或錄音室的部份都做得不錯,是值得抱投資的作品。

11141

Kenny G Live 雙唱片。

11142

最靚聲的 Arista AL-8613處女膠版。

儘管 Kenny G 未受到死硬派爵士樂迷的受落,他仍有一定的捧場客。不單止是音樂人,甚至是外國的傳媒都經常笑稱 Kenny G 的 soft jazz 為 elevator music (電梯音樂) ,他的唱片依然熱賣。對 Kenny G 來說起碼有十一億人受落,其他的可以一概不理。我一向都認為聽音樂是非常個人的,只要是自已喜歡的便聽下去。旁人的指滴可以不理,亦無須理會。Kenny G Live 因為是 89 年的錄音,黑膠碟生產的數量不多。最靚聲的版本是處女膠的美版或加版。不過因為量少及受歡迎的關係,價值不菲。其實喜歡 Kenny G 的朋友亦不況考慮他的 studio 錄音的唱片,質素及錄音效果絕對不輸蝕。

11143

Kenny G 的 G Force (Arista AL8-8192, 最靚聲的是 Herbie Junior master 處女膠版) 。Silhoutte (Arista AL-8457) 是 Kenny G 另一張傑出的作品。

今期因為試機的關係導致稿件的延誤十分抱歉。因此我在這裏加點號外。近期相信在黃格內的朋友都會聽到 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 這首歌。這首歌的原唱是 Dawn featuring Tony Orlando,來自他們的 Tuneweaving 大碟,寫歌的是 Irwin Levine 與 L. Russell Brown,73 年的榜首歌。歌中的故事是講述一個剛出獄的釋囚寫信對愛人說若然她仍接受他的話,請她在屋前的橡樹繫上黃絲帶。如果沒有黃絲帶的話他便會識趣地離開。坐著巴士回家的釋囚卻沒有勇氣去看樹上有沒有黃絲帶;因此他著巴士司機幫他看一下。到家中的時候整部巴士的乘客都雀躍萬分,因為樹上繫著過百條的黃絲帶。歌是超級名曲;旋律好,故事好,唱得亦好。歌曲經常被用上歡迎久別的親朋,永遠受用。至於在香港這個黃格內滿佈的黃絲帶相信並非歡迎送贈胡椒豬肚湯給他們的朋友吧!(說說笑!) 無論如何 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 是一首不節不扣的好歌,一定要聽一聽。儘管它並非發燒的錄音,要選擇音效好一點的可選首版 Bell Sound 的 BELL-1112,有 Bell Sound 的 master便可。

11144

Dawn & Tony Orlando 的 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 就在大碟 Tuneweaving 裏面。

 

高原 (11/14)

01/14

在搜集 TML 出品的過程我有一個頗為驚喜的發現。Olivia Newton John 的榜首名曲 Sam來自她的 Don’t stop believin’大碟,美版的大碟由 TML做 master。正如 Doug Sax所說,他製作 master的時侯用 EQ;EQ的作用是增強整体的清晰度而非加強頻率的效應。每次聽 TML的 master都會有這種和諧的感覺。Doug Sax不會刻意突出單一件樂器的效果;而是強調整体的平衡度,分隔度與清晰度。Sam 這首歌可算得上是最能突顯出  ONJ 的歌唱技巧。用來比較的是一張 Sam 的電台版,這一張是老板的私人珍藏,聽過之后可說是一聽難忘。從而我才知道 ONJ的歌藝其實絕對不差。早年的ONJ唱情歌的確是一絕;她對情感及聲線的控制都非常到家。ONJ的聲底實在如絲般滑,在高低音方面的控制亦非常順暢。加上是電台版的關係,ONJ的聲線是超柔順,甜到入心入肺。電台版的 detail與 articulation實在是像真的一樣。ONJ的情感豐富到滿瀉,她唱出的纏綿的感覺使整個人都溶化下來,無法抗拒。至於美版的 Sam,手上的一張是 TML-M/M master。這張 76年出品的大碟制作的時侯 TML尚未購入 Neimann Lathe,所以不會有 TML-X的 master。我擁有的一張是 TML-M/M的版本己是 Promo之下,萬人之上;這亦給我一點的安慰。TML版絕對沒有電台版的吸引,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有電台版八成的功力,都可以收貨。在老板未肯割愛之前,這個 TML 的版本都可以頂一下心癮。在寫這篇稿的時侯我重覆聽了 Sam 不下數十次。 TML 的版本有出色的樂器分隔度,ONJ 仍是超乎相像的柔順;情感亦十足十的吸引。TML 當年處理這個 master 實在出色。

olivia newton john

美版的 Don’t Stop Believin’是 TML-M/M master

nice and slow1

ONJ Sam的電台版來自 MCA的 Nice and Slow宣傳碟

nice n slow

Nice and Slow的宣傳碟除了 ONJ的 Sam還有 Julie Covintongton演唱 Evita中的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亦非常動聽。

 

在尋找 ONJ的唱片的同時我亦發現手上有一隻 ONJ 的加版 Greatest hits 是 TML 的 master。我一向不太喜歡 Greatest Hits,原因是大部份的Greatest Hits都是唱片公司炒理一碟的炒雜錦。是純商業的抄作;但求賣個滿堂紅,不求質量。凡事都有例外,這一張是其中的例外。這張 TML master的 ONJ是其中一張十分靚聲的唱片。碟上收錄了部份在 Xanadu電影原聲大碟, Grease 電影原聲大碟,Physical 及 Totally Hot 等大碟中的樂曲。其中的 Suddenly (ONJ 與 Cliff Richard 合唱) 與美版 Xanadu 電影原聲大碟 (此碟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比較,Greatest Hits 的音效與美版的 Xanadu 亦可爭一日的長短。Steve Hall 的 master 可以聽得出是較接近母帶,似乎 Steve Hall 亦較為注重原汁原味。他將錄音最自然的一面顯現出來。Cliff Richard 與 ONJ 的聲底有丁點兒薄的感覺,但餘韻是十分之好。 TML 的 master 則較為注重整体的平衡度。分晰力雖與 Xanadu 大碟差少少,但勝在有非常之好的分隔度。始终因為 Greatest Hits 的母版的源故,無論 TML 的功力有幾深都只能做到非常接近原版;更何况原版負責 master 的 Steve Hall 亦非善男信女。

olivia's greatest hits vol. 2

ONJ的 Greatest Hits Vol.2加版,TML-X/M master

 

Xanadu

原裝美版的 Xanadu 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另外我在 Greatest Hits 中亦挑選了來自 Grease 的 Hopelessly devoted to you,比較的是 RSO 的 Grease/Saturday Nigth Fever 電台版內的選段。無可否認電台版 ONJ 的音色自然,分晰力亦稍勝,而整体的平衡度亦出色。TML 的版本卻一點也不輸蝕,它是非常接近 RSO 這張電台版的音效。無論是電台版或 TML的 master都能夠令我真正的感受 ONJ的歌藝。我一向對ONJ只抱著一個 OK的態度,年青時聽 ONJ都是在收音機中聽。我從來沒有真正欣賞過 ONJ,直至在聽過這些版本後才有新的体驗。還記得有一位前輩曾經說過他以前聽 CD的時候不喜歡 Itzhak Perlman的演譯,聽了黑膠唱片以後他對 Perlman完全改觀。我對 ONJ的体會亦一模一樣,能夠找到一個好的版本來欣賞是萬幸。

 

travolta grease

Grease 這張電台版收集 Grease 在一面,另一面是 Saturday Night Fever。

 

Doug Sax 自 1967 年開始了 The Mastering Lab 一直都沒有停下來。全盛時期 TML 是 24/6 的作業直至 CD 的來臨。我不能說但凡有 TML master 的必屬精品,但我從未遇過 TML 一張差的出品 (近年的 reissue 例外!) 。 TML 一直運作直至 CD 的出現后才走下坡。2000 年初 TML 亦全面停止 master 黑膠,當時他們將所有 cutting lathe都封起一直至 2012 才重新再做黑膠的 master。用電台版和 TML的 master 比較大家可能有點不公平的感覺,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想說明 master engineer 只能夠將錄音最好的一面帶出來。最出色的 master engineer 亦不例外。母帶才是重要的一環,沒有一個 master engineer 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儘管近年部份的再版都標榜由一流的 master engineer 處理,但在缺乏一個好的母版之下亦不能成事。更何況包括Doug Sax, Bernie Grundman, Robert Ludwig等的一流 master engineer都年事已高,能夠做到的並不多。在舊版的唱片之中有 TML master的在音效方面都有一定的保証,相比沒有他們處理的版本是優勝得多。可幸我們仍然能夠体會到這些大師當年留下給我們的感覺。

 

高原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