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

TAS – Telarc Firebird DG-10039 (II)

上期剛談及 Telarc DG-10039 Stravinsky Firebird 的 Introduction。Introduction 中豐富的低音主要由弦樂及輕輕的大鼓合成。對很多器材來說已是一個非常艱距的考驗, 但這只是開始。大家有聽過 Firebird 的話都不會忘記Infernal Dance的開始, Stravinsky在 Infernal Dance的開展差不多要求樂團中的每一個樂師都要出盡牛力去演奏。要奏好這個樂章一點也不輕易, 要發揮出樂曲最大的能量所有樂師必須要完全一致絲毫不差。Stravinsky作曲精要之處就是 Round Dance的完結配合 Infernal Dance的開展。Round Dance的完結是優美的, 絲滑的小提琴, 單簧管及低音弦樂的配合完結。最後的幾秒純椊是低音的弦樂, 這一段的低頻亦是非常輕而低但非常細緻。如果在這幾秒中你不到聲音的話; 這表示閣下必須在器材方面下點功夫。當 Round Dance很不經意的完結后。 。 。 接著的 Infernal Dance就毫不猶豫地砰的一聲展開急促的樂章。樂曲由最低至最高音量的動態實在驚人, Stravinsky用心良苦之餘亦給我們一個試機的好機會。就正正因為有 Soundstream數位錄音的幫助下, 樂團可以在沒有任何抑制之下完全發揮到極限。這一下"砰"的一聲的迫力足以令你呆一呆, 定一定; 從喇叭出來的聲音雖然不可以推后你幾尺, 但肯定有這種能力令你產生這種感覺。Robert Shaw出色的地方就是他能夠使樂團齊齊整整一致地爆發, 這一下的瞬變是光速的快。而亦直接地產生驚人的爆炸力, 這是其他 Firebird的指揮與樂團組合中少有的。Firebird 過癮的地方就是爆完可以再爆, 高潮一浪接一浪, 單是 Infernal Dance 的一段就己經有足夠能量爆到七彩。如果你只有 CD 的話, 若然你的唱盤系統未夠班的話; 這一段的瞬變及動態就不能夠發揮得淋璃盡致。

Telarc 的 Firebird 由 MFSL 的 Stan Ricker 半速 master (SR/2) 。按此試聽 Infernal Dance 的開展。

 

不過 Infernal Dance 只是熱身, 好戲還在後頭。Firebird 的Finale 比起 Infernal Dance 就有過之而無不及。Stravinsky 巧妙地運用吹管樂器與定音鼓相輔之下製造無盡的動力。鼓聲一下一下的增強, 每一下都能夠震撼心弦; 直至到最後的一下的爆發。接著的沉寂令人有如夢初醒的感覺。這最後的分多鐘的音樂對器材的要求更甚; 因為需要釋放出的能量實在太多。器材一定要有足夠的分晰能力, 樂器需要有極高的分隔度才可以發揮得最好。我試 Firebird 的時候"幾乎"要為唱盤蓋上上蓋, 因為喇叭產生出來的震盪實在太大, “幾乎"震到跳線。實在是一鼓一驚心, 每打一下的定音鼓心都跳一跳; 直至到最后的大爆發後才鬆一口氣。樂曲的完結亦正好配合了聽者的心情, 天衣無縫。

短短二十分鐘的 Firebird 是過足 Hi Fi 癮。按此試聽 Finale 的片段。

我試 Firebird 大部份時間都只是用 3/5A, 但一樣爆得無拘無束。不要以為 3/5A 唔夠 size, 爆不來。其實你的唱盤的音源方面"對號"的話, 一樣可以"入座"; 絕不腳軟。我經常只用對 3/5A 來試音, 喜歡它的音效上了癮無辨法亦無考慮過要介這鋪癮。我要求音樂要有效果, 我更需要的是音樂的味道。儘管 Robert Shaw 的 Firebird 有點誇張, 無可避兔地賣弄效果。 整体來說它仍是一個稱心如意的演譯, 能夠帶領著聽者完全的投入己成功了一大步。再加上 Soundstream 的幾乎無極限的動態, 它在 78年推出的時候實在驚為天人, 難怪 TAS 的 HP 都比個 like 佢。

11/15 (高原)

廣告

06/14

Ah! 懷緬舊日的 Stan Ricker。要數 Stan Ricker舊日的傑作可說是數之不盡。其中最受矚目的要算是 Telarc的 DG-10041 – 柴可夫斯基的 1812序曲。Stan Ricker早年其實為 Telarc master過不少的錄音,其中以 DG-10041最令人驚訝。人人都為了征般這張 DG-10041而駮盡腦汁。其實 Stan Ricker在做 test press的時候都試過用不同的電平去 cut master。最后决定採用的這個電平時他們己經預計到有一半的唱盤會 track到,另一半是不能夠 track到的。如果他們將電平調高一度的話,所有的唱盤都不能夠 track得到。所以若然你的唱盤不能夠 track DG-10041的話;這不是你的技術或器材有問題,只是因為你是或然率的其中一半。不用失望亦無需白費力氣,其實 track 唔到亦無所謂。就算你的唱盤 track 得到手頭上的 DG-10041, 這亦不表示你手頭上的是最佳的 DG-10041。你 track 得到的 DG-10041可能只是一個人盡可夫,一個幾乎人人都 track 到的版本。不可不知的是 DG-10041其實有三個版本。 (我並未將當年的 UHQR版算在內,當然绝非指近年的復刻膠。) 最初Telarc與 Stan Ricker合作無間,但 Telarc的后期轉用了 IAM (International Automated Media) 的 Bruce Leek,Richard McDonald等做 mastering。Bruce Leek亦 cut過 DG-10041的 master。Bruce Leek的第一 cut將電平調低了少許,這樣幾乎令到個個都 track得到。理論上用家都應該歡喜雀躍;但偏偏發燒友卻齊齊唱反調,媽聲四起。Bruce Leek今回决定痛改前非,為了迎合市場的需要他將電平調大兩度。出來的版本卻令到所有人都無法 track到,結果還是打回原形。

DG-10041

兩個版本的 DG-10041 一模一樣。

 

你手上的 DG-10041是 Stan Ricker的還是 Bruce Leek的? Ehh … Ehh … (想起這個李X記的鼓油廣告吧!) 看一看唱片的 deadwax, 有 SR的是 Stan Ricker, BL的是 Bruce Leek。SR及 BL的版本我都有,兩個版本的 DG-10041 我的唱盤都幸運地track得到。至於 Bruce Leek的第三個 track唔到的版本生產量一定甚少,我尚未遇上;找到的話再同大家交待。如果是單用肉眼看碟的表面已經可以看到分別 (見圖) 。SR的碟纹深且闊,BR的則淺及窄。將唱頭放在碟上便立竿見影。SR的定音鼓豐厚雄渾,低頻潛得深亦來得舒暢。 BL的定音鼓似是縮少了幾吋,低頻的下潛力亦大大減弱。SR的炮聲有更快的瞬變及爆炸力,動態宏大;發炮的一刻真正有山動地搖的感覺,不單止是心跳一跳,就連唱頭在碟上都彈一彈。DG-10041 就是給你這種既愛且恨的感覺;聽它的時候胆戰心驚;不聽就是這種忐忑不安的心隱。BL的大砲,口徑就是少了幾吋。現在終於明白為何當年的發燒友媽媽聲。其實這並不能全怪 BL, BL 亦是有料之人。因為當年 BL接手做 DG-10041的時侯原版母帶已經破損,不能再用(根據 Stan Ricker 所說) ;他只能夠 remaster去 cut碟。Stan Ricker 說的當年是八十年代,當時的母帶經已破損;你相信現在還可以找到個靚母帶嗎? DG-10041 並非我常聽的作品或版本,但它是唱片史上一個重要的歷史;擁有它是搜集唱片的必然。聽它只是間中過隱一下,又或者在生日的時候拿出來爆幾爆;當自己是皇帝,享受禮炮的禮遇。

Bruce Leek

Bruce Leek的 DG-10041。留意中間近乎九十度的唱片坑紋。

Stan Ricker

Stan Ricker的 DG-10041。Stan Ricker 在同一個部位似乎是較保守一點。

 

除了 DG-10041 之外,Stan Ricker 亦為 Telarc master 過著名的 DG-10039 (Stravinsky-The Firebird) ,這一張更是用 half speed master 的傑作。亦即是說如果 Stan Ricker的火鳥是5级火警,沒有 SR/2 的頂多算是3級吧。另外他的 DG-10042 (Mussorsky-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DG-10047 (Tchaikovsky Symphjony No. 4) 及 DG-10040 (Malcolm Frager plays Chopin) 等都相當不錯。提起 DG-10040 亦使我想起 Bosendorfer Imperial Grand paino。除了 Malcolm Frager外,彈奏Bosendorfer Imperial Grand這台超級鋼琴的還有 Keith Jarret, Oscar Peterson等;當然亦少不了Delos 的Carol Rosenberger。Stan Ricker不單為 Delos做 master,他亦為 Delos錄音。他為 Carol Rosenberger錄音及 master的DMS3009 (Beethoven Piano Sonatas Op.57, Op.111) 就是我們俗稱的動態琴皇。Delos 其他的 DMS3004 (Sequoia string Quartet), DMS3005 (Susan McDonald – The World of Harp) 等都是 SR的佳作。SR基本上將 MFSL及 Telarc的製作經驗帶到 Delos,Delos早期採用的 Soundstream digital system及由日本的 JVC壓碟亦是出自 SR的傑作。

 

不要以為 Stan Ricker只替一些發燒小廠做事,他其實亦替大廠做 master。其中包括 Decca在美國成立的 London。London著名的 ZM1001 (Mehta – Star Wars) 就是 SR用 half speed做 master。London的古典樂唱片亦有不少是來自 SR的手。除了古典樂以外,流行樂亦少不了 SR的份。較令人意外是 ELO (Electric Light Orchestra) 的 Discovery及 Out of the Blue都是 SR的 master。Out of the Blue更是 SR/2 – half speed master。雖然 ELO的唱片並不入天碟之列,但有總好過無。亦使流行樂迷都能夠体會到一點發燒的味道。

ELO

ELO的唱片有 Stan Ricker的 Half Speed master是意想不到。

 

高原 (06/14)

05/14

SR,我並非想寫 SIR,並未有串錯字。我指的 SR 或 SR/2 是 master engineer Stan Ricker 在 deadwax 上的簡稱。為何要介紹 Stan Ricker?  因為他發明的 Half Speed master 對黑膠唱片的製版有一定的影響。他接手的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MFSL 或 Mofi) 為發燒黑膠唱片創造了一個新的市場。他的發燒黑膠碟創作使廣大的音響樂迷受惠。音響樂迷當時只需要付出多一點便可以得到與一般樂迷得到不一樣的享受。他令到大的唱片公司在一定的程度上在製作黑膠唱片時出多了幾分力,甚至推出發燒的黑膠版本。我指的是在七十/八十年代的 MFSL (我慣用 old school的 MFSL) 而非現在的 Mofi。

 

七十年代的 Stan Ricker當時在 LA的 JVC cutting center工作,因為工作上的關係而接觸到 JVC發明的 Supervinyl (這種超級的處女膠,被視為可樂膠的鼻祖。) 。再加上 SR發明的 Half Speed master的製版方法,這便成為了當年 MFSL製碟的基礎。作為 master engineer的 Stan Ricker亦意識到母帶的重要性,因此他亦藉著在唱片界的人脈關係向唱片商借用非常接近原版的母帶做碟。由 SR主理的第一隻 MFSL Half Speed master, 在日本的 JVC用 Super vinyl壓碟;使用原廠母帶的唱片是 TAS上榜 Supertramp的 Crime of the Century MFSL-1-005。

05141

當年首版 MFSL 的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

05142

當年MFSL 首版的背面

05143

Deadwax上刻有的 SR/2 Ortofon。

 

在 SR製作 Half Speed master的發燒黑膠以後,其他大唱片公司包括 A&M, Columbia, MCA, RCA等亦有生產 Half Speed master的黑膠碟。以類似概念冒起的小廠有Telarc, Delos, Klavier, Delos, M&K, Crystal Clear, Windham Hill, Refernce Recordings等。部份品牌的錄音和 master,SR都有直接參矛。

 

在我末進一步談論 SR之前有幾點我希望大家能夠攪清楚。第一,很多人一聽到日本壓碟便誤會為日本版;這並不適用於 MFSL及部份只在日本壓碟的美國廠家。當時全世界只有 JVC在日本生產這種 Super Vinyl的處女膠唱片。它的硬度比一般的膠質高很多, 纯度高而雜質少亦提升了寧靜度和訊噪比。JVC 這種 Super Vinyl  在八十年代中期已停產。而 MFSL是在歐美的唱片公司得到原版,由 Stan Ricker或 Jack Hunt在 LA做 master后送到日本壓碟。這與一般日本版得到連族譜都可能不入的母帶然後在日本 master與壓碟的捷然不同。

 

第二,我所講的MFSL/Mofi是指 1977至 1985年生產的黑膠唱片,並非 94 – 95年生產的 Anadisq 200,更非現在的  Gain2/Ultra analog 復刻版。原來的 MFSL 在 1999 年經已破產,它的資產被 Music Direct 買下便開始了 MFSL 復刻版的主意。

 

近年的 reissue 復刻版(包括 MFSL 在内)有以下幾種情况:

第一,用原來(或較接近)的模擬母帶的 copy來做;這是夢幻。(原來的模擬母帶實在太珍貴,己破損或甚至已失去。)

第二,有很多聲稱用 Original master tape 的原來是用 94/24 的 digital master 或 CD 作為 master。(這個比較普遍。)

第三,有很多標明用 Analogue 母帶的是指用 Analogue 母帶做出來的 96/24 digital master。(這己算是幸福。)

第四,根本沒有標明。

 

例如:

MFSL生產過兩版 John Lennon的 Imagine;第一版在 1984年生產编號為 MFSL-1-153 (真正的analog master),第二版在 2000年生產编號為 MFSL-1-277 (Gain2 Ultra Analog) 。單看第二版的包裝你肯定會喜出望外。第二版同第一版是一模一樣,只是頂部 banner的顏色不同。Banner上仍寫著一模一樣的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不過原來這一版的所謂 Original master是來自 Yoko Ono在 1999年的 digital remix,是不節不扣的 digital master (她這個 master 的母帶從何而來當然不會交待。Yoko的 remix巳經令 John Lennon樂迷吃驚,更何况她在 master上加了 noise reduction (抑噪糸统) 。MFSL就是用這個 digital master做出第二版 MFSL-1-277的 Imagine。這就是 MFSL的 Ultra analog (超模擬-是代表著超出模擬的數位) reissue 的表表者。

05144

Mofi 用 digital master 並不是我作出來的,這是印在第二版 Imagine 的 inner sleeve 的鐵証。

05145

外表與第一版無太大分別的復刻版,右下角的 Gain2 Ultra analog 是最明顯的差異。

 

如果是由真正的數位錄音轉成黑膠又如何呢?當年曾經負責 master過不少 DCC名盤的 master engineer Steve Hoffman曾經講過如果由真正的數位錄音做黑膠的話,作為 master engineer希望得到的母帶依優劣的次序為:

 

第一,Original digital mix, unmastered

第二,由第一做出來的Original LP master tape

第三,由第一做出來的 CD master tape

第四,由第一做出來的 CD reissue master tape

第五,由第一做出來的High and Low resolution digital master

 

Stan Ricker 2006年幫華納 Half Speed master Dire Straits的 Brothers in Arms雙唱片便是用上述最差的第五類 96/24 digital copy 來做 master。這個 master 亦是用來做 2006 推出的 DVD-A/SACD。Steve Hoffman 拒绝了華纳用這個 master 做,最後由 Stan Ricker 接收。亦可以說 Stan Ricker 只是用人家的 master 去 cut 碟。這亦可以理解得到不单止是黑膠的 reissue 不理想;就算是CD,XRCD,SACD 等數位對數位的一樣受到 master 的問題困擾。Digital亦非永恆, 可以想像得到的是現在連 digital的母帶都經己失去或損毀。而 Digital copy亦有很嚴重的訊號損失的問題,所以用一個幾代徒孫做出來的版本絕不能與原版相若。原版 CD被炒高並非無道理。

05146

Dire Straits 的 Brothers in Arms,首版的 Masterdisk RL master 是明智之選。

 

下期我們繼續懷緬舊日的 Stan Ricker。

 

高原 (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