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0

TAS 上榜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之二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在 1980年收錄,1981年推岀。錄音師(亦是 Telarc 創辨人之)  Jack Renner 崇尚的是 Mercury Records 的錄音師 C. Robert Fine 的三支全向性麥克風的錄音技巧。錄製 Carmina Burana 的時候,Jack Renner 分別用了 Schoeps 的全向性麥克風及定向麥克風收錄。亦是因為 Telarc 的 Jack Renner 及 Robert Woods 的要求 Soundstream 的規格由最初以 37.5 kHz 取樣頻率及至18.75 kHz 的頻應提升至 50kHz 取樣頻率及由 20Hz 至 21kHz 的頻應。這個的提升使 Soundstream 成為當時首屈一指的數位錄音系統,亦成為了八十年代數位錄音黑膠唱片的殿堂級典範。2005年 Telarc 賣了給 Concord 後, Jack Renner 在 2006年引退。Robert Woods 與原來 Telarc 其餘超過一半的員工亦在 2009年相繼離開 Concord。Telarc 亦基本上正式成為歷史的一部份。

上期我已將 Carmina Burana 2007 的 O Fortuna 的片段輯錄了。如果我沒有聽過此錄音其他版本的話,我會用可以接受來形容。它仍有一個闊落但未算驚人的音場,亦有一點的動態。雖然未能夠爆到地動山搖,但亦算有點迫力。它所欠缺的是音場的深度及樂器的分隔度。儘管播唱的系統有足夠的分晰力仍然可以分晰岀不同的樂器,但音像方面是較為模糊。錄音的整體效果是稍為暗沉,有點侷促的感覺。八十年代Telarc 最佳的 Soundstream 錄音黑膠唱片應該能夠營造岀一個完全開放, 3D 的立體音場及超高的分晰力及空氣感。Telarc 早期的黑膠唱片亦必定有雄厚的低頻及寵大的動態。違撼的是 2007復刻版並未能夠產生這種音效。

帶這張 2007復刻版來試機的朋友從來沒有聽過 Telarc 1981年的原版 Carmina Burana 黑膠唱片。他亦未有聽過八十年代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首版 CD。我拿了一張凸字 DADC 美版的 Carmina Burana CD 給他試聽。我以前亦有介紹過,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第一版的 CD 在日本壓製。1985年當 Sony 在美國的 CD廠開始投產後,Sony 的 Digital Audio Disc Corp (DADC) 便是在美國最早開始為 Telarc 壓製 CD。凸字 DADC 亦是美國的第一版。大家先聽一下凸字 DADC 美國首版Telarc Carmina Burana CD 的 O Fortuna 的片段。(為了公平起見我分別是由唱盤的前前級及 DAC 直入電腦以 24bit 96kHz 轉錄。亦即是說黑膠唱片及CD 都以平起平坐的模擬音源進入電腦,在電腦內進行同樣的 A/D 歷程。平時比較 CD 時會直接在電腦上由軟件直接轉錄。大家在youtube 上聽到這些的 O Fortuna 錄音都是輸入前級的模擬音源。)

OLYMPUS DIGITAL CAMERA按圖試聽凸字 DADC 美國首版Telarc Carmina Burana CD 的 O Fortuna。

朋友聽過 CD 後幾乎不相信他自已的耳朵。CD 在 O Fortuna 開展的部份已經顯現 Telarc 錄音一貫的爆炸力及動態。CD 的音場亦比復刻版宏大,無論是闊度、高度及深度都勝一籌。開展部份的定音鼓和鈸的仲擊力及瞬變都比復刻版來得凌厲。00:25 開始在中間的雙鋼琴以致低音弦樂部份亦有更清晰的交代。亦可以總結來說 CD 有更佳的分隔度及更廣的頻應伸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hf1qFHTXU4

大家可以按這個連線重溫上期 2007復刻版黑膠唱片的 O Fortuna,方便能夠與 CD 版本作比較。

朋友在聽完 O Fortuna 之後仍不肯罷体,事實上亦有點難以置信;不易令人信服。於是我選了另一段更明顯的給他比較,這段是 Carmina Burana 接近終章的 Dulcissime, Ave Formosissima 及 O Fortuna。Dulcissime 是女高音獨唱,樂曲絕對考驗到女高音 Judith Blegen 的氣量,亦可以体會到錄音所收錄到的堂音及高頻的高氣感和伸廷度。Ave Formosissima 大合唱的部份人聲與樂器齊齊去到盡,絕對可以考驗到器材的分晰力及後級的推動力。終章的 O Fortuna 雖然只是第一樂章的重覆 ,但終章的爆發力比開展的更有說服力。我們下期再比較這兩個版本在終章部份的分別。

 高原 (5/20)

10/15

TAS – Telarc Firebird DG-10039

Telarc有很 TAS 上榜的各盤,要由其中選出一張來介紹一點也不易。我選擇Shaw 的Firebird (Telarc的 DG-10039,绝非 Jarvi 指揮的新版。)來講當然有一定的理由。我自已亦經常用它來測試器材,特別是最近用來試一個新的唱頭放大是最理所當然不過。

Firebird 除了 TAS/企鵝三星上榜外,它亦標誌著音響史上一個很重要的里程碑。因為它是世界上第一張商業用的管弦樂數位錄音。它使用的是曾在 MIT就讀及任教,有美國數位錄音之父稱號的Tom Stockham發明的Soundstream數位錄音系統。Soundstream亦是美國第一個商業用的數位錄音系統。除此以外, Firebird亦殿定了Telarc在數位錄音中的領導地位。Telarc的創辨人 Jack Renner及 Robert Woods在選定了Soundstream數位錄音以後選擇了由 Robert Shaw及 Atlanta SO合作錄音。大碟收錄了 Stravinsky史特拉文斯基 1919年版本的 Firebird火鳥。第二面的是 Borodin保羅丁的 Prince Igor Overture雨果皇子序曲及Polovtsian Dances韃靼舞曲。曾為 RCA 灌錄過不了唱片的Robert Shaw除了他創辨的 Robert Shaw Chorale著名外,他當年亦是 Atlanta SO的總監。

Firebird

Telarc DG-10039 唱片,Stravinsky 的 The Firebird

Telarc選擇 Stravinsky 1919年版本的 Firebird有一定的理由。The Firebird是Stravinsky在1910年為同名的芭蕾舞而創作。他在 1919年將 Firebird 改寫成約二十分鍾左右的組曲。而在 1945年再將 Firebird 改寫成為約三十分鐘的版本。Telarc選取的自然是精簡的 1919 濃縮版本。原因是絕無冷場,是百分百乎合Telarc的市場推廣理念。而 Firebird 本身既有悠揚的段落,亦有激情的部份;有急促的,亦有柵湃的樂章。亦即是說由最寧靜至最爆棚的樂章都齊備,最能夠表現出Soundstream數位錄音的龐大動態。Telarc選擇 Firebird 亦是希望能夠盡顯Soundstream的龐大動態。除了動態以外,Telarc最需要捕捉的就是低音;Telarc不但止要捕捉到豐滿的低頻,他們要的是更低及更高的頻應。除了前期的準備功夫外,唱片後期的製作Telarc亦一點都不鬆懈。因為他們首張 Fennell 的錄音 (Telarc 5038,著名的”黑面神”) 得到超乎理想的效果及反應;負責 master 的 Stan Ricker (MFSL) 在試黑面神的時候機乎燒盡了所有在 LA的喇叭廠家的低音喇叭。食過番尋味,Telarc 再找來Stan Ricker 為 Firebird 負責 mastering。今次 Stan Ricker 更用上他發明的Half Speed Master 的技術來處理 Firebird。(我在上年的文章中亦介紹過 Stan Ricker,大家可以按上面 WORDPRESS 的“W” 標誌進入以前的介紹番文章內可重溫 05/14 及 06/14 的介紹。)  Telarc再進一步將母盤送到德國由Teldec以處女膠壓碟;確保由始至終的高製作水準。

TELARC

Stravinsky 的 Firebird 在唱片的第一面(按圖試聽 Introduction 的片段。)

要發揮出 Firebird 最佳的效果,你必需擁有一套有強大的分隔度及分晰能力的唱盤系統。其中一個原因是 Firebird 中有很多的細節是一般的器材發揮不到的。Firebird 分為五個部份;分別是Introduction , Round Dance of the Prince, Infernal Dance of the Kashchei, Lullaby 及Finale。Introduction 的一開始己經有不少的低頻的配器;大提琴,低音提琴及定音鼓輕輕的敲擊等。你的器材需要將每一组的低頻樂器都能夠分晰出來。你的器材會浮現一層輕輕的,如泉水般的底頻湧現出來。分晰力低的器材會將所有的樂器都堆在一起;情况就如放了幾個低音喇叭在車內的音响。你只有量,沒有質亦沒有低;低音根本推不出來。Firebird 營造出來的是一個寬廣和深遠的音場,有足夠的空間容下所有的樂器。Soundstream亦將樂團中所有極微細的聲音都捕捉下來;包括樂器的餘韻,甚至是環境的聲音。例如约在第四秒的時候左方有二下滴答的聲音,而约在第九秒的時候右方亦有一下像是提琴之類樂器的撞擊聲。極微量的聲音亦可聽得到,大家可在上圖按下試聽一下。

儘管 Robert Shaw 對 Introduction 的處理是稍為快一點,但他技巧地配合各组低频的器樂亦營造出一個神秘陰暗的效果。ASO 的吹管樂器亦有頗佳的空氣感,可能是數位錄音的關係管樂的高音是稍為暗淡了一丁點兒。整体而言單是 Introduction 這一個樂章足以使 Firebird 考起很多的器材。不過Introdcucion只是 Firebird 的引子,是它的前戲,更精采的高潮還在后頭。下期續。

10/15 (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