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

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之一

上期我提过 youtube 上有位仁兄以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为题将半速刻盘的黑胶唱片与普通版本的黑胶唱片互相比较。这个其实是一个颇为有吸引力的题材;可惜的是他用了来自 2018年推出的半速刻盘复刻版与 1979年推出的原版黑胶唱片来比较。两者相差了几乎四十年的光景,甚难有一个公平的比试。虽然这个half speed 的复刻版亦标榜着使用 analogue master,但其中仍有很多隐忧。第一,这个 analogue 母带不知道是那一代的儿孙。第二,正如负责 master 的Miles Showell (Abbey Road Studio) 亦坦言他们所用的其实是一个来自 analogue master 的 digital file。正确来说根本与 analogue 是脱了节。试想一想首版的 CD 我保证全用 analogue master (数位录音除外) ,它们亦一概使用 Analogue master。第三,无论由那个角度来看使用 digital file的复刻版是必然地多了 A/D 及 D/A 这两个不必要的步骤。试想一下,就连首版 CD 都只有一个 A/D 而已。就单单这几点已足够令到复刻版输到兵败如山倒,无容置疑。我没有将这位仁兄 youtube 上的评论全部看完,我只看了前几位的留言;他们全都猜到原版的较好声。

其实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这个标题绝对合情合理;因此我亦因利乘便用中文以”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为题试一下。半速刻盘的好与坏我在上期已经谈论过。这一期我主要是做测试的部份。我选来了 Joan Baez TAS 上榜的Diamonds & Rust 唱片来比较。首先是美版 A&M的Diamonds & Rust原版黑胶唱片,唱片在 1975年首推。最初的版本由 Monarch压碟, Doug Sax的 The Mastering Lab首席 mastering engineer Mike Reese负责 mastering的工作。大碟除了 Joan Baez自弹自唱外还有 Larry Carlton结他伴奏及负责弦乐部份的指导。 Joe Sample的键琴,Tom Scott的色士风,Joni Mitchell亦在 Dida中负责和唱。 Diamonds & Rust由 Joan Baez作曲及填词,是她其中的一首代表作。写的是当时与她分手不久的 Bob Dylan。自出道以来,Joan Baez除了演唱 Bob Dylan的作品外,她一直在作曲及音乐创作方面受到 Bob Dylan不少的影向。 Joan Baez在碟中亦翻唱了 Bob Dylan的 Simple Twist Of Fate。第二张要比较自然是 Half Speed Mastering HS的制作。大碟来自 Nautilus编号 NR-12的黑胶唱片,在 1980年首推。与 MFSL有着相若理念的 Nautilus无独有偶踉 MFSL 在 1977年同年创业。 Nautilus的 Super Disc系列亦同样标榜使甪原版母带,唱片大部份在美国由 KM以处女胶压碟。 Half Speed Mastering HS 是他们的主力,除此以外他们亦有制作过好几张 Direct Disc DD 直刻唱片。主力负责 master 的是International Automated Media IAM 的 Bruce Leek (IAM-BL) 及Richard Donaldson (IAM-RD) 。除了 Nautilus 外IAM 亦曾为多个发烧品牌如 Telarc, Varèse Sarabande, Klavier, Delos 等。 Bruce Leek 与 Richard Donaldson经验丰富,绝非等闲之辈。 Nautilus的唱片在云云发烧唱片品牌中亦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席位。何况当初除了 MFSL外 Nautilus的唯一的另一家标榜以 HS技术生产的品牌。

在此我亦顺带一提 Monarch 这家负责压碟的公司。 Monarch 虽然并未有如RCA, Capitol, Columbia 等大厂拥有庞大的厂房及产量,但Monarch 有为不少的唱片公司如Atlantic/Atco, A&M, Reprise, Electra, Asylum, Warner Brothers 等压印黑胶唱片。 Monarch 所印制的唱片一般都被视为靓声的指标。有说是因为 Monarch 所用来压碟的胶粒质素较佳。高质素的胶粒能够压制出低背境噪音的唱片,频应的高低有更佳的伸延。带来的自然是整体的分晰力及分解度的提升。亦有说是因为负责制造金属模的 Alco/AFM 在它附近。甚至亦有说是 Monarch 与 A&M 相近而得到第一手的 copy。有人曾经问过 The Mastering Lab (TML) 的 Doug Sax 为何 Monarch 负责压印的 A&M 唱片大多都有较突出的音效。 Doug Sax的答案是 AFM在制作印模的技术高超。而 A&M本身对于选择歌手,乐师及制作都一丝不苟;这样亦几乎有了好声的保证。要知道除了 Doug Sax有为 A&M做 mastering外,Bernie Grundman在七十年代开始一直都是 A&M的首席 master engineer直至 1984年他才离开 A&M 组成Bernie Grundman Mastering。

1575887457-Z3pnWWyf 1575887545-jcszDDtq

Diamonds & Rust A&M原版 (左图) Vs Nautilus HS版 (右图)

原版 Vs半速刻盘,这一次是相差了约五年的时间。可以肯定的是两者都是使用 analogue母带。 Nautilus在当年能否拿到一非常接近母带的 copy亦不容置疑。正如 MFSL一样,Nautilus的 HS版本亦算是 reissue,但事实上它们的母带有很大的机会较一般的初版更胜一筹。无论是原版或 HS 两者全程都肯定是使用整套由始至终的 analogue制作,绝无数码的成份。原版的由 TML master及 Monarch压碟亦肯定是比较早期的版本。而Nautilus的 HS版本是限量版,生产量不多;且标榜使用原版母带,母带方面绝对不成问题。除此以外两者的 master engineer亦有差异,原版是 TML的 Mike Reese与 HS版IAM的 Bruce Leek/Richard Donaldson 的分别。两者亦同属当年首屈一指的 master engineer,技术可算是叮当马头。原版由 Monarch压碟 Vs Nautilus由 KM records引入 Teldec的处女胶压​​碟。一般而言处女胶压碟会有较佳的效果,这一方面 HS版本稍为占忧。两张唱片整体的音效有何分别?我们下回分解。

高原 (12/19)

06/15

TAS – DSOTM 第二

上期我們試過三張不同 master 的第三版 Harvest 美版 DSOTM,今期我們繼續試一試三張第一版的 DSOTM。三張首版的 DSOTM 的詳情如下:

三張第一版 DSOTM,由上至下依次為 F25, F32 及 S1。

首先試聽的是第一張的第一版(我會簡稱它為F25),matrix 如下:

Side 1: SMAS-11163 F25 #1
Side 2: SMAS-11163 F1 #3 Wly (Wally Traugott master)
壓碟廠 – Jacksonville US

F25 的音效的確與第三版的任何一張都有相當明顯的分別。第一首歌開始時候的低頻更加有份量;除了潛得更低外,它更強的迫力使每一下的” 心跳” 亦更清楚。音場的深度與闊度亦進一步的改善,它令你真正体會到 DSOTM 錄音中超乎想像的穿透力,你的揚聲器是完全的透明。On The Run 的跑步聲的音像亦較突出,合成器產生的環繞效果有更強烈的 3D 感覺。Time 的鐘嚮更清脆玲瓏,每一個鐘的聲嚮都有更明顯的空間;前後左右無一不在;是一等一的分隔度。

第一張第一版 matrix F25,按圖試聽On The Run 與 Time 的之間測試片段。

第二張的第一版(我會簡稱它為F32),matrix 如下:

Side 1: SMAS-11163 F32
Side 2: SMAS-11163 F22
壓碟廠 – Winchester US

第二張第一版 matrix F32,按圖試聽On The Run 與 Time 的之間測試片段。

F32 的音效雖然亦比所有第三版強,但與 F25 相比之下是稍為弱了一點點。低頻是稍為比 F25收了一點,音場和深度亦稍遜。跑步聲及鐘嚮的聲音亦不及 F25般明確。

第三張的第一版(我會簡稱它為S1),matrix 如下:

Side 1: SMAS-11163 S1
Side 2: SMAS-11163 S2-2
壓碟廠 –Jacksonville US (加拿大?)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三張第一版 matrix S1,按圖試聽On The Run 與 Time 的之間測試片段。

這一張原本原應是加版的 DSOTM 有點奇怪。唱片的 label 上明明是寫上了 MFD. In Canada 的字樣,但 matrix上顯示的是在美國 Jacksonville 壓碟。另一方面唱片的外套亦是從美國方面進口的,與美版的唱片封套是完全一模一樣。其中一個可能是加版這張 DSOTM 在美國 Jacksonville 壓片,另一個的可能是這張加版在加拿大用美國的母版壓片。這種情況經常出現在首版中,一點也不足以為奇。至於這個加版是前者或后者就未能確定,這點亦不太重要因為最後都是以音效來收貨。S1的音效我會將它放在 F25 與 F32 之間。S1 有非常接近 F25 的音效,只是在低頻的伸延方面比 F25 稍遜。立体感與通透的程度,DSOTM 那種穿透喇叭的能力亦與 F25相迎,鐘嚮的聲音亦是全方位的立體感。不過 S1 的人聲卻比 F25 豐厚圓潤,高頻的分隔度及伸延亦較好一點點。

下一期會是一個總結,DSOTM 的完結。

高原 (6/15)

03/15

TAS – Breakaway (Art Garfunkel)

上期提到 Art Garfunkel 的 Bright Eyes 及對他的略述。今期我會入正題同大家介紹一下 Art Garfunkel- AG 在 TAS上榜的 Breakaway 大碟。上期提及過 AG 的女友 Laurie Bird 亦出現在封套上。特別值得一提的是 Breakaway 大碟由 The Mastering Lab TML 的 Doug Sax 負責大碟的 mastering。我以前介紹過 Doug Sax,大家可以在以前的介紹番文章中看得到。AG 在籌備 Breakaway 大碟時亦找來 Paul Simon 為他作了其中的 My Little Town,亦有在當中負責結他的部份。此曲頗有當年 Simon & Garfunkel 的影子。除了 My Little Town 以外其實亦有在英國流行榜第一位的 I only have eyes for you (AG 重唱 Harry Warren 1934年的作品)。此曲的配樂除了結他外還有低音提琴,電子琴及弦樂的部份。以當年(1975) 年的電子琴的技術,I only have eyes for you 的電子琴做得是非常非常的出色。它的效果在揚聲器之間浮動,是活生生的浮現出來。而最突出的地方是;儘管電子琴帶出的是一個濛濃的意境(所指的是意境而非音場。) ,但樂器的分隔度絲毫無損。錄音的效果突出,音場超廣而深度亦足夠。聆聽的時候揚聲器是完全隱形的,縱使是一般的器材都會產生超然的效果。在複雜的片段仍然有高超的分隔度,特別在 1:50左右當和音開始的時候。AG主音與配器及弦樂的部份都有清晰的定位;緊接加入的男聲和音再接下來的女聲和音;在這些複雜的片段仍不會有丁點兒的亂。樂曲中另一樣突出的是錄音中深沉有力的低頻,是流行曲中少有的靚錄音。

031501
Art Garfunkel的Breakaway大碟 (貴客可在 youtube 搜尋 I only have eyes for you 試聽)

另一隻在大碟中值得介紹的亦是在 side 2的 99 miles from LA。AG 今回找來 Lee Ritenor 與合作多時的 Louie Shelton 聯手彈奏 acoustic guitar。這首歌的 introduction 就是兩個 acoustic guitars 一左一右帶出來,這首歌的結他部份是大碟中最出色的。雖然配樂中仍有電子琴的出現,但只是佔其中的一小部份。背境的弦樂是配合得十分之好。99 miles from LA 與 I only have eyes for you 的錄音質素相若;音場的編排有序樂器的分隔亦佳。這首歌的錄音自然通透, 低音豐富, 中高音溫暖。錄音將 AG柔順的高音完美無暇地記錄下來,這是最難能可貴之處。從 Sound of silence 開始 AG 己經能夠將高音的部份處理得非常完美,封之為高音皇當之無愧。幸好當年的錄音能夠將 AG 最佳的狀態保留下來。事源今日的 AG 年事已高;更不幸的是 AG 前幾年在一次意外中失了聲,以後都怕不能回復當年之勇。近年的 AG 雖然仍有開演唱會,但音質及聲藝己大不如前了。


我試聽的 Breakaway 是電台首版,TML-S Doug Sax master。留意碟套右上角的剪角,不要以為剪角是壞事,我有機會為大家解釋一下。(貴客可在 youtube 搜尋 99 miles from LA 試聽)

同是 TAS 上榜,相比之下 Art Garfunkel 的 Breakaway 在音響效果方面不及上幾期介紹過 M&K 此類直刻發燒碟,但效果亦屬於超桌之列。 而 Breakaway 的音效自有過人之處,特別是與一般的流行曲錄音相比之下;穩佔 TAS 一席良久是實至名歸。最重要的當然是能夠欣賞到 AG 完美的歌聲,這是無價的。

高原 (3/15)

02/15

TAS – Art Garfunkel (Breakaway) 上兩期介紹過二張 M&K 的 TAS 上榜碟,兩張碟都有超強的立體感和空氣感。上 TAS 榜實至名歸;不過,儘管這兩張碟的效果突出;論音樂的角度就較為遜色。聽效果測試器材實在過足發燒癮,對我來說欣賞音樂才是最重要。 這一回我介紹另一張 TAS 上榜的靚碟,Art Garfunkel 的 Breakaway。未入正題之前我先介紹一下 Art Garfunkel。Art Garfunkel 與 Paul Simon 組成的 Simon & Garfunkel 在六/七十年代是樂壇上舉足輕重的組合。被滾石雜誌選為史上 100 位最佳藝人的第四十位。憑著天賦的一把靚聲的 Art Garfunkel 與善長作曲的 Paul Simon 的合作的確是一絕。可惜天下無不散之筵席,Simon & Garfunkel 在七十年代初期拆伙。雖然兩人仍偶有合作,但始終都不能產生當年的火花(除了在 82年的 Concert in Central Park 以外)。 電影版的 Bright Eyes 來自 Watership Down 大碟。 我試聽用的是美版的 WLP 電台首版。 走上 solo 之路的 Art Garfunkel 在七十年代仍有幾張舉足輕重的唱片。我個人最喜歡的是他的 Bright Eyes。這首在英國大熱的歌來自卡通片 Watership Down,Bright Eyes 是片中的插曲,是一隻听 Hazel 的兔仔被殺的情境。Bright Eyes 有兩個由 Art Garfunkel 演譯的版本。電影原聲大碟的版本收錄在 Watership Down 電影原聲大碟之中。另一個版本收錄在他的英國及歐洲版的 Fate for Breakfast 大碟之內,亦出現在他美版的 Scissors Cut 大碟中。特別一提的是 Scissors Cut 是 Art Garfunkel 為了懷念早一年自殺的女朋友 Laurie Bird 而作。留意大碟照片中 Art Garfunkel 頸上的膠布,封套的背后是看不到相貌 Laurie Bird 的半身照。作為歌手亦是詩人的 Art Garfunkel 在 88年的大碟 Lefty 的唱片內套上寫了一首談及他與 Laurie Bird 的詩,浪漫感人。塵歸塵,土歸土;一切都只有回憶。同是來自星星的我們,世上的一切只是腦海中的一個片段。至於 Bright Eyes,兩個版本互有特色。電影版的 Bright Eyes,原因可能是它以弦樂為主要的配樂,頗有電影音樂的意境。開展部份以豎琴為主的引子帶出 Art Garfunkel 的天籟之聲,配合著優美的弦樂伴奏,如畫的意境。Scissors Cut 中 Bright Eyes 的開展部份由 Accoustic Guitars 彈奏帶領,當中亦加入了弦樂的伴奏;其中亦引入 Art Garfunkel 的和音,不同的味道。Art Garfunkel 的和音是其中的精髓(特別是 2:20 的和音,兩把聲 mix 得非常出色。Art Garfunkel 的和音完全出哂,無遮無掩)。 另一個版本的 Bright Eyes 在 Art Garfunkel 美版的 Scissors Cut 大碟。 Bright Eyes 同樣放在 side 2 的第一首歌。 這張美版 Scissors Cut 大碟背后有電台版的 Promo 金印,master 是 Sterling Sound – Greg Calbi 的傑作 無論是原聲大碟上或 Scissors Cut 中的 Bright Eyes 都有不錯的錄音水準,尤其以流行曲而言。 Art Garfunkel 的聲音清脆玲瓏,與樂器有出色的分隔。當年的 Art Garfunkel 的高音音色通透自然,對於較高的音階都應付自如。值得一提的是 Art Garfunkel 的大碟通常都加入低音大提琴,音樂的平衡有一定的保証(在分晰力高的器材上可清楚聽到低音提琴的演奏)。錄音效果雖未違致 TAS 的水準,但亦相去不遠。 Art Garfunkel 88年的 Lefty 大碟的內套印上他寫給 Laurie Bird 的情詩。 下期我會正式介紹 Art Garfunkel TAS 上榜的 Breakaway。

高原 (2/15)

01/15

TAS – Hot Stix

上期提到 M&K 的 Super Sampler;TAS 上榜,是名乎實的超级精選,堪稱是曲曲精采。其中的 Flamenco 選段不可不聽,立体感超乎想象。我亦提過 M&K 是無低不歡(美國佬的至愛) ,它們其實有另一張的測試碟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and Transient Test Record,專門測試低頻及瞬變。這張碟包括了 1812 序曲中的大炮,管風琴,四段不同的 Flamenco 片段,Alexander Nevsky 中的大鼓,Carmina Burana 中的爆栅等部份。這張碟其中亦有 Flamenco 舞步的選段,錄音水準直迫 Super sampler 的效果。Flamenco 大碟是較 Bottom End 後期的錄音,可聽得到的是 M&K錄 Flamenco 時候已到達頂峰的狀態。較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收錄的 Music Box and High Bell。這個 Music Box 是一個類似機械鐘的玩意(就如尖東新世界中心外的機械鐘) ,鐘的每一個活動部位的定位都非常清晰。活動部份在打擊時的瞬變快速而撞擊力亦相當。緊接著玲聲的聲嚮清脆玲瓏。無論你有沒有 Super Sampler,Bottom End Musical Bass and Transient Test Record 是另一張值得收藏的 M&K。

0115
M&K的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 Transient Test Record。

01152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 Transient Test Record中部份的曲目。

上期我亦提到會比較一下 Super Sampler 與原來版本的分別。因為 Super Sampler 上每一段都是由 M&K 的直刻錄音中選出來,但製作 Super Sampler 時 M&K 用的是 Tape to Disc;使用的是母帶。我手上剛好有一張 Hot Stix,正好與 Super Sampler 中 Hot Stix 的一段來比較。另一方面 M&K 製作 Hot Stix 是採用 45轉而 Super Sampler 是用 33轉。這兩大製作的特點理應會將 Hot Stix 與 Super Sampler  的距離拉開。 Hot Stix 亦是 TAS 上榜名盤,Hot Stix 直譯是熱棒,用棍來打,名符其實的打擊樂。Ed Graham 單人匹馬負責整套的打擊樂。雖然加入了 Earl Hines 的鋼琴及 Wesley Brown 的低音大提琴,但整体的效果與整隊樂隊合奏的效果無異。可見得 Ed Graham 打鼓的技巧的確出神入化。Super Sampler 選中的是 Hot Stix 第一面 Caravan 中的一段。聽 Super Sample 的 Hot Stix 是一個有深度有闊度的音場,音場的定位超準。 閣下的器材若然有一定的水準的話,你不但止會体會水平的定位;你亦可以体會到垂直的定位。樂器的結象力超然,無論是擊鼓 或打擊樂的部份都有足夠的迫力;動態突出。  Super Sampler  的 Hot Stix 段落的確有發燒名盤的風範。

01153
M&K又一 TAS上榜名盤 Hot Stix。

01154
Hot Stix上的 Caravan正是 Super Sampler收錄的部份。

試聽 45轉的 Hot Stix 直刻大碟第一個感覺是大碟上的 Caravan 並無音場可言。不要誤會我所說的沒有音場的意思,因為整個音像是活生生地呈現在眼前。是一個無邊無界的感覺,音場完全離開了喇叭,音像是全完的立體;是一 個完美的 3D 形象。Ed Graham 整套器材赤裸裸地放在你的眼前。無論是上下,左右及前後都表示得異常突出。樂器有更清晰的定位,亦有更強烈的空間感。Ed Graham 的鼓聲更完美,不單止是份量顯得更豐富;在壓迫感和瞬變方面都有加強的感覺。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未比較過 45轉直刻的原版與 Sampler 你很難會想像到兩者的分別。比較之下兩者是高下立見。

M&K 的 Ken Kreisel 設計的超低音在專業樂界早己享負盛名,它是 Star Wars,King Kong,Pearl Habour,Lord of the Ring 等的鉅製都是用它的設計為本;部份亦得到電影音響效果的金像獎。M&K 第一張唱片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and Transient Test Record 原意是用作測試它們生產的同名超低音喇叭 Bottom End。這張大碟是用來發揮他們的 Bottom End超低音的潛力。想不到這個無心插柳卻為樂迷留下了幾張超級錄音,超然音效的體驗。

高原 (1/15)

05/14

SR,我並非想寫 SIR,並未有串錯字。我指的 SR 或 SR/2 是 master engineer Stan Ricker 在 deadwax 上的簡稱。為何要介紹 Stan Ricker?  因為他發明的 Half Speed master 對黑膠唱片的製版有一定的影響。他接手的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MFSL 或 Mofi) 為發燒黑膠唱片創造了一個新的市場。他的發燒黑膠碟創作使廣大的音響樂迷受惠。音響樂迷當時只需要付出多一點便可以得到與一般樂迷得到不一樣的享受。他令到大的唱片公司在一定的程度上在製作黑膠唱片時出多了幾分力,甚至推出發燒的黑膠版本。我指的是在七十/八十年代的 MFSL (我慣用 old school的 MFSL) 而非現在的 Mofi。

 

七十年代的 Stan Ricker當時在 LA的 JVC cutting center工作,因為工作上的關係而接觸到 JVC發明的 Supervinyl (這種超級的處女膠,被視為可樂膠的鼻祖。) 。再加上 SR發明的 Half Speed master的製版方法,這便成為了當年 MFSL製碟的基礎。作為 master engineer的 Stan Ricker亦意識到母帶的重要性,因此他亦藉著在唱片界的人脈關係向唱片商借用非常接近原版的母帶做碟。由 SR主理的第一隻 MFSL Half Speed master, 在日本的 JVC用 Super vinyl壓碟;使用原廠母帶的唱片是 TAS上榜 Supertramp的 Crime of the Century MFSL-1-005。

05141

當年首版 MFSL 的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

05142

當年MFSL 首版的背面

05143

Deadwax上刻有的 SR/2 Ortofon。

 

在 SR製作 Half Speed master的發燒黑膠以後,其他大唱片公司包括 A&M, Columbia, MCA, RCA等亦有生產 Half Speed master的黑膠碟。以類似概念冒起的小廠有Telarc, Delos, Klavier, Delos, M&K, Crystal Clear, Windham Hill, Refernce Recordings等。部份品牌的錄音和 master,SR都有直接參矛。

 

在我末進一步談論 SR之前有幾點我希望大家能夠攪清楚。第一,很多人一聽到日本壓碟便誤會為日本版;這並不適用於 MFSL及部份只在日本壓碟的美國廠家。當時全世界只有 JVC在日本生產這種 Super Vinyl的處女膠唱片。它的硬度比一般的膠質高很多, 纯度高而雜質少亦提升了寧靜度和訊噪比。JVC 這種 Super Vinyl  在八十年代中期已停產。而 MFSL是在歐美的唱片公司得到原版,由 Stan Ricker或 Jack Hunt在 LA做 master后送到日本壓碟。這與一般日本版得到連族譜都可能不入的母帶然後在日本 master與壓碟的捷然不同。

 

第二,我所講的MFSL/Mofi是指 1977至 1985年生產的黑膠唱片,並非 94 – 95年生產的 Anadisq 200,更非現在的  Gain2/Ultra analog 復刻版。原來的 MFSL 在 1999 年經已破產,它的資產被 Music Direct 買下便開始了 MFSL 復刻版的主意。

 

近年的 reissue 復刻版(包括 MFSL 在内)有以下幾種情况:

第一,用原來(或較接近)的模擬母帶的 copy來做;這是夢幻。(原來的模擬母帶實在太珍貴,己破損或甚至已失去。)

第二,有很多聲稱用 Original master tape 的原來是用 94/24 的 digital master 或 CD 作為 master。(這個比較普遍。)

第三,有很多標明用 Analogue 母帶的是指用 Analogue 母帶做出來的 96/24 digital master。(這己算是幸福。)

第四,根本沒有標明。

 

例如:

MFSL生產過兩版 John Lennon的 Imagine;第一版在 1984年生產编號為 MFSL-1-153 (真正的analog master),第二版在 2000年生產编號為 MFSL-1-277 (Gain2 Ultra Analog) 。單看第二版的包裝你肯定會喜出望外。第二版同第一版是一模一樣,只是頂部 banner的顏色不同。Banner上仍寫著一模一樣的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不過原來這一版的所謂 Original master是來自 Yoko Ono在 1999年的 digital remix,是不節不扣的 digital master (她這個 master 的母帶從何而來當然不會交待。Yoko的 remix巳經令 John Lennon樂迷吃驚,更何况她在 master上加了 noise reduction (抑噪糸统) 。MFSL就是用這個 digital master做出第二版 MFSL-1-277的 Imagine。這就是 MFSL的 Ultra analog (超模擬-是代表著超出模擬的數位) reissue 的表表者。

05144

Mofi 用 digital master 並不是我作出來的,這是印在第二版 Imagine 的 inner sleeve 的鐵証。

05145

外表與第一版無太大分別的復刻版,右下角的 Gain2 Ultra analog 是最明顯的差異。

 

如果是由真正的數位錄音轉成黑膠又如何呢?當年曾經負責 master過不少 DCC名盤的 master engineer Steve Hoffman曾經講過如果由真正的數位錄音做黑膠的話,作為 master engineer希望得到的母帶依優劣的次序為:

 

第一,Original digital mix, unmastered

第二,由第一做出來的Original LP master tape

第三,由第一做出來的 CD master tape

第四,由第一做出來的 CD reissue master tape

第五,由第一做出來的High and Low resolution digital master

 

Stan Ricker 2006年幫華納 Half Speed master Dire Straits的 Brothers in Arms雙唱片便是用上述最差的第五類 96/24 digital copy 來做 master。這個 master 亦是用來做 2006 推出的 DVD-A/SACD。Steve Hoffman 拒绝了華纳用這個 master 做,最後由 Stan Ricker 接收。亦可以說 Stan Ricker 只是用人家的 master 去 cut 碟。這亦可以理解得到不单止是黑膠的 reissue 不理想;就算是CD,XRCD,SACD 等數位對數位的一樣受到 master 的問題困擾。Digital亦非永恆, 可以想像得到的是現在連 digital的母帶都經己失去或損毀。而 Digital copy亦有很嚴重的訊號損失的問題,所以用一個幾代徒孫做出來的版本絕不能與原版相若。原版 CD被炒高並非無道理。

05146

Dire Straits 的 Brothers in Arms,首版的 Masterdisk RL master 是明智之選。

 

下期我們繼續懷緬舊日的 Stan Ricker。

 

高原 (5/14)

03/14

從七零年代的 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ur Dreamcoat 的成功開始到 Phantom of the Opera 是 Andrew Lloyd Webber 創作的高峰。其實在此之間 ALW 亦有極受歡迎的音樂劇。其中有十分成功的 Jesus Christ Superstar,Evita,Cats;另外亦有 Tell me on a Sunday,Starlight Express 及 Requiem 等。其中部份亦有 Sarah Brightman 的參予。印象中 Cats 是 Sarah Brightman 與 ALW 的首次,時年是 1981;Sarah Brightman 尚末嫁給 ALW。當年 Cats 的首演 (Original London cast 是由 Elaine Page 擔正, Sarah Brightman 是佔一席位。Cats 無論有 Sarah Brightman 與否都是一套非常出色的音樂劇,Elaine Page 落力演出。直至現在仍是 Elaine Page 是受歡迎的作品。Cats 其中的高潮就正正是 Memory 歌唱的部份。Memory 踫巧亦成為 Cats 其中最受歡迎的曲目之一。Cats 的黑膠碟有二個主要的版本。第一個是 Original London cast,由 Elaine Page 加 Sarah Brightman 。第二個版本是 Boardway Cast,由 Betty Berkley 做主角。兩個版本各有特色,各有千秋;大家不妨一試。

Picture1

Cats 的 Original London cast (Polydor CATX001), Elaine Page與 Sarah Brightman一起的演出。

picture2

Cats 的 Boardway cast (Geffen 2GHS 2031), Betty Buckley擔當演出。

 

Sarah Brightman 另一張較少為人知的黑膠唱片是 ALW 的 Requiem。ALW 的 Requiem 亦是他較少為人認識的劇目。原因並非是它不好,主要是它很少整套演出。因為要上演 Requiem一點也不易。Requiem 自從 85 年紐約首演以后就鮮再製作。我們看一看 Requiem 錄音上的陣容便會明白。

 

Placido Domingo – tenor

Sarah Brightman – soprano

Paul Miles-Kingston – treble

Winchester Cathedral Choir

English Chmaber Orchestra – Lorin Maazel

 

另外再加上大鼓群,管風琴及合成器。不但配器難攪,選角亦不易;所以一般只會唱其中的一段。因為 Requiem 是彌撒曲式,是十分莊嚴的音樂,绝對是重口味之作。單看配器與聲部的組合,如果處理得適當的話會是一個超级發燒之作。Requiem 就是俱備以上的先决條件,再加上了傑出的錄音效果;難怪可以登上發燒榜及得到不少的獎項。Requiem 除了得到格林美獎外,亦有上過 TAS 及企鵝三星的美喻, 是不折不扣的佳作。我經常聽到人說 TAS 選的唱片音效雖然超桌,但部份樂曲過於曲高和寡;可能只有 HP 懂得欣賞。HP 亦多偏頗美國方面的錄音。企鵝的評價則較注重曲藝的表現,音效較次要;而企鵝亦較偏頗歐洲大陸方面的錄音。如果兩個榜都上的話,這個選擇會多一點的信心。要欣賞 Sarah Brightman 歌藝的話自然要聽其中最受歡迎的 Pie Jesu。牡丹仍需綠葉,與 Sarah Brightman 合唱的高音童聲 Paul Miles-Kingston 亦需記一功。Pie Jesu 絕對是測試人聲與高頻伸延的最佳選擇。喜歡爆栅,低頻及大型音樂的朋友可以選擇 Dies irae。大鼓的瞬變,樂器與人聲的分隔度絕對是一等一的錄音水準。作曲與配器的 ALW 亦功不可歿。自少受到父親的音樂薰陶的 ALW 以這套音樂劇獻给他的父親是最貼切不過。

 

Requiem的黑膠唱片是以數位錄音。其中最傑出的是Wally Traugott master的版本,而有小部份更是音效最頂班的處女膠 (VV) 製碟。Wally是 Capitol其中一個最著名的 master engineer,他 master過 Pink Floyd的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大部份美版 Capitol的 Beatles出品,以至 Saturday Night Fever及 Round midnight 等。 Wally可算是 Capitol最有地位的 master engineer,他的製作絕對是頂級之作。

picture3

Sarah Brightman 擔正的 Reuqiem, EMI/Angel DFO-38218

picture4

Wally Traugott的 master是音效的保証,加上處女膠製碟的版本是 Requiem的最高境界。

 

高原 (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