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9

TAS 榜上的 Planets 之五

我們前幾期介紹了五張不同版本來自Gustav Holst 霍斯特的 The Planets 行星組曲。它們分別是:

DG 2532-019 Karajan/Berlin PO 1981年數位錄音
EMI/Angel S-36991 Previn/London SO 1974年錄音
MFSL-1-510 (Decca/London) Solti/London PO 1979年錄音
Decca/Lonson 417553-1 Dutoit/Montreal SO 1987年數位錄音
Decca/London CS-6734 Mehta/Los Angeles PO 1971年錄音
MFSL-1-510 Solti/London PO 1979年錄音

feb1 feb2 feb3 feb4 feb5

五張不同版本的行星組曲 Holst 的行星組曲在 1914-1916年間寫成,它代表由地球觀察太陽系的其他星體。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寫成的行星組曲第一樂章 Mars 就代表了” 戰神”, 音樂中充滿了憤怒與激昂及強而有力的節拍。接著的 Venus 是急轉直下變為平和舒緩,以優美的豎琴及長笛為主導加上小提琴的獨奏帶岀女神的愛與美。接著的 Mercury 是急速兼且有說服力,樂章以輕快的節奏完成。Jupiter 是充滿著喜悅,作為群神之首衪亦有令人臣服的權威。樂章亦充滿歌頌及光榮的音符。由此而來的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廣受英國人的愛戴,幾乎是重要節日必備的樂曲。Saturn 卻一改 Jupiter 的風格,帶來的是緩慢不穩定的音符。由銅管樂奏岀低頻加一輪的定音鼓帶岀來的 Uranus 以急速的節奏完成。終章 Neptune 是充滿神秘的弦樂加上在背境音量漸褪的女合唱團而終結。 正如 Kenric Taylor 所說行星組曲是人生的縮影,Holst 對每個行星的描述是刻意的序。Holst 的行星組曲高潮迭起,由極有節奏的柵湃部份至優美舒暢的慢版;Holst 有很仔細的組織及完整的結構。難怪 TAS 榜上有不少行星組曲的錄音。 我敢肯定上述五張行星組曲都有一定的棒場客。

Karajan/Berlin PO 經過數十年的雕琢已達至昇華的境界,Karajan 自有他一群的擁躉。Previn/LSO 可說是 EMI 最佳錄音的典範。儘管 Previn 的演譯並非很突岀,但亦是這種實而不華的效果而被他深深吸引。EMI 的錄音有極佳的深度及場面,再加上頂級的動態及兩極的伸延令聽者愛不惜手。如果你喜歡火爆的 Solti 演譯, Solti/London PO 的錄音一定能夠滿充你的要求。加上是 KE Wilkinson/Kingsway Hall 的錄音,效果是相當理想。Dutoit/Montreal SO 的演譯是一個超乎相象的驚喜。Dutoit 的演譯充滿熱誠,樂器的平衡度超桌。錄音的密度相當之高,而亦因為分隔度突岀的原因;整体的音效是極之吸引。八十年代的 Decca/London 古典錄音因為失去了很多的大師而走下坡,他們幸運地找到 Dutoit/Montreal SO 及在 Montreal 找到音響效果岀眾的 St Eustache Church。Dutoit/Montreal SO 為 Decca/London 收錄了不少的典範,他的行星組曲是其中的表表者。Mehta/LAPO 勝在十分有層次及有組織力,Mehta 能夠營造寵大高潮;產生極強的對比。James Lock 亦發揮岀 Decca tree 最佳的效果;場面宏大錄音細緻。五者之中我會選 Previn/LSO 而 Dutoit/Montreal SO 是必聽,場面偉大的 Mehta/LAPO 亦不可缺。

行星組曲又何止上面的五個錄音,以下的幾張亦有一定的可聽性:

Capitol SP-8389 Stokowski/LAPO 1958年錄音
DG 2530-102 Steinberg/Boston SO 1971年錄音
EMI ASD-2301 Boult/The New PO 1967年錄音

Stokowski/LAPO 的 Capitol 錄音是最初的立體聲錄音亦是最靚聲膽機錄音的年代。火氣大的 Stokowski 演譯行星組曲亦上 TAS 榜,一點也不岀奇。Steinberg/Boston SO 是 Steinberg 的代表作之一。企鵝三星上榜的 Holst 行星組曲演譯緊湊,絕無冷場。Sir Adian Boult 指揮行星組曲的首演,他對行星組曲比其他指揮都更了解。他在 EMI 有兩個立體聲錄音。我個人認為 1967年與 NPO 的演譯比 1979年與 LPO 的演譯更有內函,錄音效果亦稍為好一點。

除了 Mars 外行星組曲的 Jupiter 亦是其中最受歡迎的一個樂章,Previn/Lonson SO/CB-CP 的功力亦盡現在這個樂章。London SO 輝煌的銅管樂早令人入迷,燦爛的音色帶岀極樂的音符。Previn 對樂團的平衡度,時間的控制都有傑岀的效果。而 Previn 亦演譯岀樂章雄壯偉大的效果,在 3:06 開始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的旋律有盪氣迴存使人肅然起敬。大英帝國豪邁的氣勢銳不可當。 CB-CP 監錄下加上 Kingsway Hall 悅亮的音色,就算在 youtube 中聆聽亦可以聽到每一件樂器的聲音,分隔度之高實在令人臣服。

Jupiter
按圖試聽 Previn/LSO 演譯行星組曲的 Jupiter 片段,黑膠唱片轉錄。

除了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外,無獨有偶英國佬另一首極受歡迎的 Hymm 讚美詩 Land of Hope and Glory 亦同岀一徹。旋律來自 Edward Elgar 的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1。是當時英皇愛德華七世聽過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1 後提議 Elgar 填上歌詞的。Elgar 於是找來詩人 A. C. Benson 填上歌詞後成為另一首經典。Land of Hope and Glory 亦成為英國排行第二位的國歌,在每年 BBC Proms 的煞科一夜是指定的曲目。

https://www.youtube-nocookie.com/embed/vpEWpK_Dl7M?controls=0
按圖試聽 Land of Hope and Glory, 頌唱的部份在 4:52 開始。
全場的大合唱及飛揚的旗幟是數十年以來的傳統。大家不妨感受一下現場熱烈的反應及濃烈的氣氛。

下期我會介紹與行星組曲極有關係的一個 TAS 上榜錄音。

高原 (2/19)

廣告

01/19

TAS 榜上的 Planets 之四

上期介紹過 Dutoit/Montreal SO 的 The Planets。如果有聽過這個錄音的朋友一定不會失望。今期介紹的是最後一張 Holst 的 The Planets 錄音。TAS 上榜以來一直屹立不倒,Zubin Mehta 梅塔指揮 Los Angeles Philharmonic Orchestra 的演岀 (Decca SXL-6529/London CS-6734)。錄音由 Decca/London 在 1971年由 James Lock 及Colin Moorfoot 用 Decca tree 在 UCLA 著名的 Royce Hall 收錄。Royce Hall 是 Decca/London 在加州指定的錄音地點。在此以前早幾年 Mehta/LAPO TAS 上榜 R Strauss 的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Decca SXL-6379/London CS-6609)亦是在 Royce Hall 收錄。後期 Mehta/LAPO 收錄 John Williams 的 “Star Wars”/”Close Encounter Of The Third Kind” (Decca SXL-6885/London ZM-1001) 亦在同一地點收錄。亦同樣得到不錯的評價。無獨有偶三張唱片都與星體拉上關係。

生於音樂世家的印度藉指揮 Zubin Mehta 的父親是 Bombay SO 的創辨人及音樂總監。早在 1960年的時候因為 Charles Munch 的推薦下成為 Montreal SO 的音樂總監;1961年亦成為 LAPO 的助理指揮。當時 Mehta 的任命因為未得到時任 LAPO 音樂總監的 Sir George Solti 的同意,Solti 憤然辭職以示抗議。Mehta 1962年正式成為 LAPO 的音樂總監。以一個二十多歲亞洲裔的年青人能夠同時領導北美洲兩大樂團, Mehta 的成就可算是非凡。早年在維也納國家音樂學院接受指揮訓練的 Mehta 一向視維也納為西方音樂的根據地。Mehta 的指揮風格亦接近歐洲大陸,他的演譯趨向自然、細緻及超卓的平衡度。他更擅長營造樂曲的氣氛,能夠發揮強大的爆發力及迫力。對於演譯大型的古典樂章他最得心應手,上面提及的這幾個錄音都是相近的類別。

既然 Mehta 擅長大型的管弦樂曲,他灌錄 Holst 的 The Planets 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Mehta 的 Planets 錄音是 Decca Tree 效果的表表者。它的音場寬廣,深度及錄音空間的殘嚮皆有傑岀的效果。最明顯的還是樂器的分晰力及分隔度是非常之高,但亦恰到好處。有時候會覺得 Decca Tree 的錄音有太多的 detail,樂器的比例太過大;有點像用了放大鏡般太誇張。Mehta 的 Mars 開展的時候已經營造了一個龐然的音場。這個音場比 Previn/LSO (EMI) ,甚至是 Dutoit/MSO (Decca/London) 的還要巨大。拍弦的部份是十分清晰、通透;比一般的錄音有更細緻的表現。特別一提的是 LAPO 的銅管樂,它的音色比得上 LSO。Mehta 對 LAPO 音色的確有很正面的調控。在他接手 LAPO 短短的幾年間己將樂團的音色調較得較為柔和及豐厚。他亦充份發揮岀 LAPO 銅管樂華麗光揮的特質。在 Mars 之中打擊樂的角色非常重要,Mehta 巧妙的安排無論是 snare drum 或 timpani 都有突岀的效果。Decca 細緻的錄音更進一步將鼓聲突現。無論是動態、迫力及爆炸力都是一等一。樂曲的瞬變及低頻的穿透力亦是頂級。Mehta 將 Tuba 的數量加倍及加強了 Bass Trombone 的角色都為樂曲增加了迫力及質感。

0119.jpg
按圖試聽 Mehta/LAPO 演譯行星組曲的 Mars 片段,黑膠唱片轉錄

Mehta/LAPO 的行星組曲在 James Lock 無械可擊的錄音效果配合之下,LAPO 發揮出它無限的潛能。難怪它能夠一直在 TAS 榜上長存,屹立不倒。儘管 Mehta/LAPO 未必是最頂班的行星組曲演譯,它已經是稱職有餘。 下一期我會將五張行星組曲作一個總結,亦會介紹這五張之外的錄音。行星組曲的錄音多如星數,還有很多很多值得收藏的演譯。另外既然介紹行星組曲,我覺得亦可以介紹相關的作品。行星組曲可以算是 Holst 最成功的作品,它的影響力自然不可看輕。下期續。

高原 (1/19)

12/18

TAS 榜上的 Planets 之三

上幾期我們分別介紹過 Previn/LSO EMI, Karajan/BPO DG (digital) 及 Solti/LSO (Decca/London) 的行星組曲。這一期輪到了 Charles Dutoit 杜拉蒂與 Montreal SO (OSM) 的行星組曲;錄音時間為 1986年由 Decca/London 發行的黑膠唱片編號 417-533-1。Decca 與 Charles Dutoit 的初遇在 1980年一次 OSM 的排演。1969年 Ernest Ansermet 的離世對 Decca 是一個沉重的打擊。Ansermet 不單止是 Decca 的台柱之一,他更是 Decca 最重要的法國樂曲指揮。曾經與 John Culshaw 等合作過的 Ray Minshull 就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在加拿大的蒙特利爾聽到 Dutoit/OSM 的排演而簽下了對 Decca 八十年代錄音舉足輕重的組合。Quebec 魁北克是加拿大一個非常特別的省份,而 Montreal 蒙特利爾是亦省內最大的城市。以法語為主的 Montreal 與加拿大其他城市捷然不同,與北美洲的其他城市更是完全脫節。充滿法國風情的 Montreal 除了言語外,在風貌及習俗方面亦是百份百法國的感覺。有機會去 Montreal 的朋友不妨到當地的 Old Montreal 走一趟。Old Montreal 的古建築物,石板地及古舊的街景與歐洲大陸的無異。Dutoit/OSM 的歐陸演譯手法實在不用存疑。作為加拿大最負盛名的 OSM 大部份的樂師都來自加國最頂尖的 McGill University。更幸運的是 Ray Minshull 竟然能夠在 Montreal 找到一所古老的教堂 St Eustache church 作為錄音地點。以木,磚及較軟性批盪的建築材料建成的 St Eustache church加上高聳的圓拱形屋頂對錄音的效果有莫大的裨益。它的音響效果,殘嚮的特性亦幾可媲美著名的 Kingsway Hall。為了配合 Decca 的錄音,但凡錄音的當日附近的車船都需要改道。Dutoit/OSM 與 Decca 一拍即合,同年的七月 Dutoit 與鄭京和收錄了 Lalo 的 Symphonie Espagnole 及 Saint Saens 的第一小提琴協奏曲。唱片受到不少的好評及追捧。自始以後 Dutoit/OSM 絕大部份的錄音一直在St Eustache church 內進行。St Eustache church 成為 Decca 的獨家錄音地點,Decca 所賣出的黑膠及鐳射唱片收入的 7%都要奉獻給主。

1986年收錄的 The Planets 在 1987年才推岀的關係,黑膠唱片是比較旱有;CD 會較常見。錄音由 Decca 當年的錄音大師 John Dunkerley 負責。錄音儘管未得到 HP 的垂青,但亦得到 Gramophone 的錄音及製作大獎及企鵝三星的評價。與其他我所介紹過的行星組曲不同的是;Dutoit 的行星加入了管風琴的伴奏。St Eustache church 的管風琴雖然不算是龐然大物,但都算是宏偉壯麗。它的低頻雄渾有勁,中頻豐厚,高頻圓潤撩亮。加上教堂傑岀的殘嚮,是頂級的音效。我們仍然以行星組曲的 Mars 作比較。Dutoit 的開展部份音量是稍為低一點點,拍弦的部份仍然十分清晰。隨即而來的是緊湊的節拍及步步進迫的樂章。在 Dutoit 的指揮下 OSM 有強勁的節奏,演奏亦發揮岀龐大的爆炸力。OSM 輝煌的銅管樂為錄音加潻了不少的能量。樂曲其中一個最吸引的地方是 St Eustache church 的管風琴。加入管風琴的行星組曲整体的場面都較充實,資訊的密度與錄音的能量亦增多不少。配合了教堂內岀色的殘嚮,錄音的效果絕對可媲美最頂級的演奏廳。錄音亦能夠測試到器材的分晰力及樂器的分隔度。

dec1
按圖試聽 Dutoit/OSM 演譯行星組曲的 Mars 片段,黑膠唱片轉錄

正當我測試 Dutoir/OSM 的行星組曲黑膠唱片的時候,欣欣老闆送了一張首版 CD 給我試聽。CD 是 Decca/London 的 417-553-2, 美版全銀圈內圈刻有 Made in USA by PDO 01版。

dec2>

dec3

Dutoit/OSM Mars 的 LP (左)與 CD (右)的詳細頻譜分晰。 首先我將兩個版本(黑膠轉錄及鐳射唱片)的 CD 去做一個頻譜分晰作比較。由圖表上可以察覺得到的是兩者的圖形是極之接近。黑膠轉錄的電平是稍微大了些少,這是因為轉錄在電腦時在電平方面的調校的關係。而黑膠轉錄時在低音量的部份亦有頗高的電平是源自唱片上的噪音所致,這一點亦是可以理解的。單由圖表來看首版黑膠唱片與首版 CD 沒有太大的差異;其中亦可能是數位錄音的關係。這亦引證了首版 CD 是原汁原味沒有經過加工。

dec4
按圖試聽 Dutoit/OSM 演譯行星組曲的 Mars 片段,鐳射唱片轉錄

置於在聆聽方面,我亦將兩張 CD 比較。雖然是第一版的 CD,但與黑膠唱片相比之下仍有一定的距離。首版 CD 的分晰力與分隔度亦相當不錯,只可惜在音場的闊度與深度是較遜色。錄音的密度亦以黑膠唱片方面較佳。 下

期輪到 Mehta/LAPO TAS 上榜的行星組曲。

高原 (12/18)

10/18

TAS 榜上的 Planets

我在介紹 CD 的期間曾經介紹過TAS 上榜 Previn/London SO 演譯Gustav Holst 霍斯特的 The Planets 行星組曲。因為行星組曲在古典樂壇上佔有一個很重要的地位,所以我會花一點的編幅去探討行星組曲。行星組曲自 1918年首演以來一直廣受歡迎。霍斯特原本以雙鋼琴演奏共有七個段落的行星組曲,幸好他最後決定用大型管弦樂團來演譯。行星最受歡迎的無可否認是十分對題的 Mars – the Bringer of War。Mars 的爆炸力,它咄咄逼人的感覺令人不單止屏息靜氣;絕對有透不過氣的壓迫感。難怪不單止是 John Williams 的 Star Wars 有 Mars 的影子。Hans Zimmer 配樂電影 Gladiator 的戰爭場面亦與 Mars 極之相近,Hans Zimmer 更被 Gustav Holst Foundation 告抄襲,最後是庭外和解收場。行星中的 Jupiter – The Bringer of Jollity 更引起了不少英國人的共鳴。Holst 作行星組曲的時間是 1914-1916,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Jupiter 的引子有頗為前衛的韻律。利用銅管樂及弦樂做引子再加上兩組的定音鼓,Jupiter 的開展部份是輝煌而華麗的。但在中段 Holst 寫了一節像民謠的部份。這段又被稱為 Thaxted 的詩歌片段旋律是 Holst 在 Essex 的 Thaxted 所寫成而得名。1921 年配上了 Cecil Spring Rice 早年所作的詩成為著名的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這首詩歌成為了英國人重要的部份,成為大英帝國的象徵。無論它用於國殤日也好,葬禮及婚禮都一樣壯麗動人。戴安娜皇妃用它在婚禮上,而它亦岀現在她的葬禮。Jupiter由宏偉雄壯的開展至揉揚動人的 Thaxted 部份,這種盪氣迥腸的感受帶來的是難以形容的舒暢。


戴安娜皇妃婚禮上的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行星組曲的動態龐大,要成為 TAS 或其他發燒榜上佔一席位絕非難事。TAS 榜上行星組曲亦經常岀現,看來 HP 對行星組曲亦情有獨忠。我找來了五張比較多人受落的行星組曲黑膠唱片和大家分享一下。它們分別是:

DG 2532-019 Karajan/Berlin PO 1981年數位錄音
EMI/Angel S-36991 Previn/London SO 1974年錄音
Decca/Lonson 417553-1 Dutoit/Montreal SO 1987年數位錄音
Decca/London CS-6734 Mehta/Los Angeles PO 1971年錄音
MFSL-1-510 Solti/London PO 1979年錄音

比較的片段自然是 Mars。

Herbert Von Karajan 卡拉揚有兩個行星的錄音,1962年他與 Vienna PO 為 Decca 收錄過。第二次就是與 Berlin PO 的錄音,1982年由DG 以數位錄音收錄;企鵝三星上榜。Karajan 兩個行星的錄音均有相當好的評價;年青的 Karajan 也好,晚年的 Karajan 是各有千秋。晚年的 Karajan 經常被批評為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指揮,錄音亦被評為是千篇一律的 Karajan Sound。正如 Carlos Kleiber 所說 Karajan 的指揮絕對不能以遍概全,每一個 Karajan 的演譯都是獨一無異的。作為 Karajan 的忠實擁躉,Carlos Kleiber 所言甚是。今次的 Karajan 有生動的演譯,在他領導下的 BPO 富節奏感。儘管 Karajan 未有發揮岀 Mars 最大的動態,但他在爆柵部份的持久力足以令人敬佩。 1981年是數位錄音最初期,DG 這個錄音收錄了很多演奏的細節。由分晰力,分隔度及瞬變;DG 早期的數位錄音絕對岀色。

karajan.mars. bpo
按圖試聽 Karajan/BPO 演奏 Mars 的片段

Andre Previn 與 London SO 在 1973年的錄音肯定是他的最佳。Previn 第二個行星錄音是 1986年為 Telarc 收錄,這一次與 Royal PO 的數位錄音已失當年之勇。Telarc 的數位錄音在著名的 Watford Town Hall 收錄。位於英國 Hertfordshore 的 Watford Town Hall 是一個不錯的錄音地點,但 Telarc 的錄音始終未及 EMI 般細緻及龐大的爆發力。這亦與 Previn 在控製樂曲的平衡度方面亦有一定的關係。Previn 在 EMI 的七十年代錄音是他最燦爛的時期,當年與他合作的 Christopher Parker 及 Christopher Palmer (CB-CP) 再加上大部份都在 Kingsway Hall 收錄的作品盡是殿堂級的傑作。及後的錄音無可比擬。我以前在介紹 Previn/LSO 的 CD 時己經介紹了不少關於這個錄音的點滴,我在此從簡。Previn/LSO 錄音在黑膠唱片上有更多的細節,有更佳的分隔度及更龐大的動態。LSO 瑰麗的銅管樂在黑膠唱片上更加揮煌,更加悅亮動聽。

previn. mars.lso
按圖試聽 Previn/LSO 演奏 Mars 的片段

 

下期我會介紹剩下的三個錄音。

高原 (10/18)

04/18

試音 CD II

Ennio Morricone 的 Mission 只是其中的一張我選取的試音碟。第二張我選的是 EMI 在 1973年的錄音 TAS 上榜 Andre Previn 指揮 London SO 演譯 Holst 的 The Planets 行星組曲。這張行星組曲在著名的 Kingsway Hall 收錄,由 EMI 著名的孖寶錄音組合Christopher Bishop (Producer) 及Christopher Palmer (Balancing Engineer) (CB-CP) 負責。不得不提的是這對孖寶為 EMI 收錄了大量珍貴及偉大的古典樂錄音,為黑膠唱片/古典樂錄音上世紀黃金年代的要員;功不可沒。無獨有偶,他們與 Previn 的合作佔了其中的大部份;CB-CP 與 Previn 幾乎成為了靚聲的黃金定律。能夠在 TAS 榜上不斷出現的指揮寥寥可數,Previn 可算是首屈一指。其實要從 Previn 衆多錄音中選取其一絕非易事,選 Planets 是因為一個〝大〞字。首先 Holst 寫 The Planets需要將樂團的配器加強,特別是在管樂方面;Holst 要的是加強版的樂團。大型的管弦樂亦即是需要有巨大的音場,強大的陣容包括合唱團的部份要求的是音場的深度,分隔度及足夠的堂音,大動態要求的是高分晰力及極速的瞬變。Previn 的行星組曲完全乎合上述的要求。所找來的 CD 是 EMI 的CDC 747160-2, 日本 Japan for US 首版。在我講 CD開始有很多的朋友都想進一步了解 Japan for US與一般日版的分別。所謂 Japan for US/UK/Germany等等都一定沒有日文,光碟上沒有,簡介上亦沒有;自然亦無 OBI或 ¥XX00等字樣。有時候在光碟上或簡介上會印有 Made In Japan,大部份部只會在光碟上印有 Made In Japan而簡介上印有 Made In US/UK/Germany…字眼。有極少部份在光碟與簡介都印有 Made In US,但從光碟上的 matrix可判斷出光碟在日本印製。有少部份會在光碟上印 Made In US,但簡介卻是 Made In Japan;這一類(與前者)多屬於美國最初期生產的類別。

1首先參考 The Planets CD 的動態頻譜

試行星自然由 Mars 開始,Mars 開展的部份由弦樂以 Col Legno (以琴弓的弓杆拍打弦線) 奏出。這個錄音帶出的 Col Legno 是異常的清楚,你可以明確地聽得出琴弓拍打弦線的聲音﹔沒有半點的含糊。當年 LSO 的木管樂及銅管樂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師;特別是豐厚的倍低音管與光輝的伸縮號有絕對理想的平衡度。而以 ostinato (不斷反覆的音型) 寫成的 Mars 在 Previn 的指揮下節奏感強烈亦不失樂器的分離度。樂團中各組樂器都聽得一清二楚,定位亦無比的精準。每次聽 Previn 的 Mars 的時候都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Mars 最令人振奮的是結尾的高潮,Previn 在 Mars 的間展一直都保持一個較低的音量去營造結尾的高潮。在新的 CD driver 之下 Mars 的爆炸力是超凡的,音場是大到填滿了揚聲器前後左右的所有空間。錄音充滿了能量外,錄音的密度亦足以填充了所有的空間。音場的廣、大、寬是管弦樂錄音中罕有;聆聽的時候有置身音樂廳的感覺。不用露宿街頭排隊買票,更不用上網炒黄牛。能夠請 Previn 與 LSO 到府上演奏,坐位是前排第五行正中間;夫復何求?Previn 對於平衡樂團內不同組別的樂器的音色及音量都有超然的水準,再加 CB-CP 在錄音方面的配合;亦能夠在公認音色上剩的 Kingsway Hall 收錄;集天時、地利、人和的天作之合。

2按圖試聽 Previn 指揮行星組曲 Mars 的片段

3Mars 詳细的動態頻譜分晰

試音绝不可少的是人聲,在 TAS 榜外其實還有很多選擇。我經常會用蔡琴的金片子壹-天涯歌女來試。金片子壹與貳之間我取壹捨貳,除了音效以外最重要的是壹的音樂玩得好一點。樂師在演奏方面有更出色的爵士樂 swing 的味道,音樂味較濃;技巧是明顯地高一班。 CD 是在 2001 年生產的 24K金CD,有 IFPI 碼是理所當然的事。儘管我亦有金片子的黑膠碟,但音效卻是 CD 勝了一籌。金片子的黑膠碟在立體感與空氣感方面遜於 CD,這與一般黑膠與 CD 的情况剛剛相反。所以有部份的錄音(特別是推出的時候未有出黑膠碟的一類) 我都只聽 CD。無論如何,大部份在本世纪推出的黑膠碟都未得我心。話說回金片子壹,其實碟中有不少動聽的歌曲;我試音時聽得最多的是“神秘女郎“。這首歌其實並非最好聽,亦非蔡琴唱得最好的。我用它來試機完全是因為歌曲中其中一個特別的音效。“神秘女郎“與碟上很多的樂曲都有一個缺點;就是大部份的樂器都放近音場中央的位置。這種做法使人聲與樂器有過於擠迫的感覺,幸好蔡琴的歌聲仍與樂器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個做法不知道是 mixing engineer 的攪作還是唱片監製的决定。負責 master 的是著名的 Joe Gastwirt,他早年在 Kendun, JVC Cutting Center 及 Masterdisk 等做過。他其中一張非常傑作的 CD 就是在美國 JVC Cutting Center做好 master 後送到日本印製,Audio Source在 1984年發行 Proprius 的 Jazz At The Pawn Shop 當舖雙 CD。是最靚聲的當舖雙 CD。

4蔡琴的金片子壹-天涯歌女 24K 金 CD (相信大部份人都有這張 CD,而我所講的效果無法在電腦上重現。因此我未將它節錄下來。)

與金片子壹的其他歌曲一樣,“神秘女郎“中蔡琴的聲仍然是很立體,人聲的週圍亦有不錯的空氣感。蔡琴的聲底特別低回醇厚,CD driver 續步改善的時候她的聲底就更加醇滑。最重要的是新的 CD driver 大大地改善了相位失真,蔡琴的唱功亦顯得有大改進。你更容易欣賞到蔡琴運氣的量度,她對音色圓滑的調控都份外突出。CD 的分晰力很高有很多細節,我們不難聽到蔡琴的歌聲在錄音室中的迴響。在“神秘女郎“中當蔡琴唱到“看清我模樣 也不能…“(约在 1:19 前後)這部份的迴響份外突出。這個迴響是填充了整個聆聽的空間,跑了出來;令聽的人大有置身在錄音室的空間的感覺。而這段的重唱同一個位置约在 2:38 前後;這個迴響的效果更明顯和充實。我以前的 CD driver 並未給我這種的感覺,新的 CD driver 實在令我臣服。

發燒友經常說花鉅款在音嚮器材上是物有所值。假設你花得合理而器材又能夠將一流的歌手,樂師及指揮等帶到府上為你表演;這份滿足感覺是無以尚之。更何况聆聽的都是歷史的一刻,都是時光倒流的情懷。大家經常說上世紀是古典錄音的黃金年代,其實當時的爵士樂與流行曲又何嘗不是呢?現時實在只能夠嘆一句今非昔比唉! 下期續。

高原 (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