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8

試音 CD I

上由這一期開始我仍會以 CD 為主,介紹的不再一定是 TAS 上榜而是一些有一定音效的試音碟。選取這批 CD 的時間約是二年前左右,原因是幫一家北美厰家測試一個 CD 轉盤的 prototype。這個測試並非一般的測試,整個過程持續了差不多二年。原因是我亦提供了部份改善的意見,其間這個 prototype 作出了無數的改動。老實說在此以前我並非太注重 CD 轉盤在系统中的角色。在試過這個 CD 轉盤的音效之後,我對此完全改變。因為是長時間的測試,部份的曲目重覆地聽過不下幾佰次。因為要測試 CD 所以我亦盡量用原版的 CD 來試而非用我由 LP 轉錄的 CD 來試。

當時隨手拿起的就是 2015 香港高級視聽展的 CD。音嚮展的 CD 函括中外古今的曲目,特別是內裏有不少是我從未擁有過黑膠的曲目;是一個不錯的試音源。CD 由大草兄籌劃,雨果的易有伍先生負責 CD 的 master。儘管只是一張幾十分鐘的 CD,但由選曲至製作其實是難以想像的艱鉅。CD 上輯錄的”春江花月夜”無論是 CD 或黑膠我都從未擁有過,是一首絕佳的試音曲目。”春江花月夜” 的演譯方式未必合所有人的口味,用作為試音是實在不錯。在新的 CD 轉盤設計後期這首曲目己可以完全離開喇叭穿牆透壁,低頻如泉般湧現。最重要的是樂器的線條明確,樂器的立體感在音場中突顯,相信原版的 CD 加倍突出。CD 上另一首我有興趣去試的是 Gabriel’s Oboe (來自 Ennio Morricone 的 Mission)。不過曲目的取源自 Warner 的 100 Best Film Classics,是一張雜錦碟。CD 本身是 2015年的製作,有 IFPI 碼亦正常不過。我本身頗為喜歡 Ennio Morricone 的作曲,Mission 不同版本的黑膠我亦聽過不少;因此我對 Gabriel’s Oboe 亦有很深的印象。2015 CD 上的 Gabriel’s Oboe 音效未如理想,因此我刻意地找來了幾張 Mission CD 比較一下。它們分別是 Mssion 美版藍字印刷, CD 內圈印有Nimbus master; CD 編號 2-90567。Mission 美版黑字印刷,CD 內圈印有 Nimbus master 及 N 1-1-5 Capitol JAX 字樣; CD 編號 V2-86001。1-1-5是代表 1 -母版, 1 -父版及 5 -印模。 第三張是 Mission 加版,CD 內圈印有 Cinram #910201D (glass master 製造時間為 91年2月1日); CD 編號 CDV2402。查實 Mission 隻碟裏面有不少較 Gabriel’s Oboe 更佳的曲目作試音用。例如 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有更多的配器,其中還有 Incantation 負責南美傳統樂器; 再加上合唱團的和唱。音場更加振撼動人,複雜的配器亦足以考驗器材的功力。不過既然用了 Gabriel’s Oboe,就用它來比試亦無妨。

mar1
我們首先看看四張 CD 的動態頻譜

Mission 2015明顯地與其他三個版本有較大的差異, 加版雖然與兩個美版相若但仍有可以見到的分別。 至於兩個美版的頻譜則幾乎看不到有絲毫的差異(起碼在數據上是一致), 我要將圖放大後及在下面詳细的動態頻譜分晰中才可以察覺得到。

mar2mar3

mar3mar3

大家可以先比較四個不同版本的 Gabriel’s Oboe 詳细的動態頻譜分晰

四張 CD 的 Gabriel’s Oboe 由高至低的評級依次為 Mission US Nimbus, Mission US Nimbus-Capitol, Mission Can 及Mission 2015。 Ennio Morricone 的 Mission 自 1986年首推以來現在己超過三十年,就以 2015年計都接近三十年。我們不可能要求能夠有第一手的 master,更何况它是來自一張雜錦碟。 IFPI 只是一個指標; 1994年以後的新錄音亦定必有,其實 master 才是關鍵。 Mission 2015的而且確是缺少了很多的細節。 相比之下加版開展部份的雙簧管, 鼓聲及古鍵琴都有不少的餘韻, 而背境的配樂亦較明確。Mission US Nimbus-Capitol 的 glass master 來自 Nimbus,CD 估計在 1987年後生產(Capitol 在 Jacksonville 的 CD 廠在 1987年開始生產 CD。) 。它的音效比加版優勝但仍敗在藍字的 Mission US Nimbus。因為 CD 上未印有其他資料,我只能夠由音效及印制的方式判定它是較早期的版本。 Mission US Nimbus 樂器的線條最清晰不過,Drum Beat 每一下都清楚地交待,餘韻亦足夠。背境伴奏的音樂與主樂器有極佳的分隔度而音場亦有足夠的闊度,低頻亦有一定的推動力。特別在後部份 Oboe 的迴響有更大的共鳴。我有不少 CD 都有 Nimbus master,它們都有不錯的音效。加版輸的原因與缺少了一個 Nimbus master 不無關係。

mar6
按圖試聽 Mission Can(0:00-1:50)及 Mission 2015 (1:52-3:24)

mar7
按圖試聽 Mission US Nimbus-Capitol (黑色; 0:00-1:50)及 Mission US Nimbus (藍字; 1:52-3:42)

下期我會介紹其他值得一聽的試音 CD。

高原 (3/18)

廣告

11/16

TAS 榜上的華格納II

上期提到華格納曾經講過:”After the invisible pit, the invisible theatre.”。華格納利用了超凡的創造力設計了收藏起來的  Orchestra Pit。完全隱藏的樂團只利用 pit 前端上方的大木板反射聲音到台上,聽眾能夠清楚地聽到樂團每件樂器的聲音,樂團的聲音亦不會蓋過歌聲。華格納理想的组合是:  ”Orchestra must support the singers as the sea does a boat, rocking but never upsetting or swamping.”  樂團就如海洋般支持著船舶浮動而非要顛覆淹沒它。華格納巧妙地將樂器分組別擺放;將低音的樂器放到最后方,第一小提琴放在指揮的右方等目的是要保持樂團的平衡度。Orchestra Pit 達到華格納要求的平衡度亦切合了他理想中豐厚深沉的音色。Invisible pit 未必適合其他的歌劇,但它是百份百符合華格納歌劇超凡的視聽效果。

orchestrapit聖殿 Orchestra Pit 的橫切面。

至於 Invisble theatre 的理念,華格纳希望觀衆能夠百份百投入他的神話國度。集作曲家,填詞人,詩人,舞台設計,哲學家及指揮一身的華格納理想的藝術是集合所有視聽,思想藝術於一體。與其他作曲家不一樣的是,華格納要求的不單止是觀衆的聽覺;他更要令觀衆有視覺上的滿足感。他使用一個超乎一般歌劇院深、闊及高的後台(參考附圖)。利用當時最先進的科技發揮出超時空的舞台設計及佈景,宏偉的舞台是匹配華格纳神話世界的必需品。華格納為了令舞台產生足夠的煙霧,Bayreuth 安裝了兩座蒸氣火車頭的發動機。世上其他只能夠用乾冰產生煙霧的劇院望塵莫及。消除了樂團與指揮對觀衆的影響之後他進一步去除其他的障礙物。華格纳一反傳統歌劇院燈火通明的傳統,他將聖殿內的所有燈都關掉;只剩下打在舞台上的燈光。漆黑一片的觀衆席令觀衆產生像催眠的效果,將注意力滙聚在舞台上。華格納運用音樂,恃別是採用大量的引導動機 (Leitmotiv) 去配合劇情的發展,將歌劇院的概念改變成戲劇院。他革命性的建築設計使歌劇院化身成戲劇院,亦成為二十世紀戲院模式的奠基石。1883 年到聖殿看過 Parsifal 演出的 Gustav Mahler 亦說聖殿演出的振撼力帶出了一生難忘的傷感。華格納利用聲效,視覺的效果將歌劇帶到一個全新的視聽仙境。試想一下百多年前觀衆走進聖殿在漆黑一片的環境下看到天神從天而降懸浮在空中的震撼效果。

diagram大家可以看到聖殿後方的舞台比觀衆席深,遠及高。

其實華格纳的 Invisible theatre 亦完全可以引入作為聽音響的經驗。當你需要〝嚴肅地〞發燒時;要全神貫注,集中精神的話有幾點大家不妨一試。

1. 聽音樂時必需在晚上。
2. 週圍要鴉雀無聲。
3. 週邊要全黑,只放一至二盞小燈(暖光,切忌冷光)在器材的後面。

 

backlight暖光小燈的效果。

這種環境下聽音樂份外容易觸模到音樂的層次,更易產生全方位的立體音場。音樂會產生更佳的和諧及更多的細緻,更易達到鉅細靡遺的滿足感。你可輕易地感受到放在你面前的每一組甚至每一件的樂器,站在你面前為你獻唱的歌手。

下一期我們會走入華格納的神話國度,一張 TAS上榜的華格納音樂。

高原 (11/16)

07/16

TAS 榜上的偶像 – Carlos Kleiber 之四

我上期己經分析過我並不覺得 Kleiber 懶惰,他的確有點脾氣,這是鉄一般的事實。記錄上他的訪問只有一次,除此以外他與傳媒是絕緣的。他亦絕對不與其他人比較,無論是好與壞。他曾經答應在 77年九月到三藩市演出,但在二月的時候他寫信給樂團的總監推説.批兒子的牙醫约會撞期而取消!?實在令人費解。

Kleiber早期的指揮以歌劇為主,其實 Kleiber指揮過不少的歌劇。可惜的是收錄在唱片上的歌劇錄音只有四個,全部都是 DG 的錄音。分別是 Weber的 Der Freischutz (魔彈),J Strauss的 Die Fledermaus (蝙蝠) ,Verdi的 La Traviata (茶花女) 及 Wagner的 Tristan Und Isolde (崔斯坦與伊索德) 。我本身並不太鐘情歌劇,但對於 Kleiber的強項我又甚樣能夠輕易放過呢?四個歌劇都有本身的特色,分別只是在不同的心情下聽不同的曲目而已。不過要選一個大家都較易接受的歌劇就非Die Fledermaus (蝙蝠) 莫屬。

Die Fledermaus (蝙蝠) 是约翰史特勞斯十分受歡迎的曲目,嚴格來說它是一套 operetta (輕歌劇) 。與歌劇不同的是它是較短,有較多的對白。被喻為重點的Die Fledermaus overture 十分動聽,在 1874年首演的時候被聽衆報以多次的掌聲。它幾乎是每年Vienna New Year Concert中不可少的一曲。Kleiber在 New Year Concert中當然亦有演奏過,但亦絕對不及他在錄音室的錄音。我亦有刻意比較過其他指揮家在 New Year Concert或錄音室的錄音,我仍以 Kleiber的Die Fledermaus Overture 為首選。Kleiber 的Die Fledermaus Overture 有幾好,你可以參考一下 Solti 蘇提爵士的意見。

Kleiber曾到美國指揮著名的芝加哥交響樂團,當時 Solti是樂團的總監。將 Kleiber帶到芝加哥的就是樂團的 Artist Administrator Peter Jonas。Peter Jonas將 Kleiber的Die Fledermaus給 Solti聽。當時並不認識 Kleiber的 Solti聽過錄音後說(簡略):Must be a young boy, too fast, but it’s interesting, its fascinating. Solti 還對 Peter Jonas 説: You are getting him and do whatever it takes, right? Kleiber 的芝加哥之行異常成功而他亦因為帶出演奏的新概念而廣受到樂團樂師的敬重。Peter Jonas 走了以後接任的 Henry Fagel 亦應樂師的要求再次請Kleiber 重臨但未有結果。他無奈地對樂師説:Kidnapping is illegal. Bringing him at gun point would probably result in a less than ideal concert. Everything else we keep trying.

除了在唱片上聽到Kleiber的 Die Fledermaus外,我們還可以幸運地欣賞得到 Kleiber排練Die Fledermaus的情況。幸運是因為這是 Kleiber鮮有的排練的影片,70年代后期開始 Kleiber每次排練都要清場;無人幸免,錄影自然免問。從影片中可以體會到 Kleiber 指揮的细緻和投入,他對每一個小節都有要求。每一组以致每一件樂都不會放過。樂師們似乎有點不太耐凡。Kleiber 愛用真實的情况去表達他要求,而他亦擁有一雙非常靈敏的耳朵,他能夠分晰出每一件樂器的音量,音調而作出精準的調控。他甚至背誦出劇中相應的歌詞來配合每一段落表達的情懷,鉅細無遺。Kleiber 在曲中表達的疑惑, 傷感以致瑰麗無比的舞曲的樂章都演譯得無懈可擊。幾分鐘的序曲帶來的是無限的官能剌激,一浪緊接一浪的高潮;無形的興奮,大腦昇華到從未到過的音樂領域。


Kleiber在1970年錄下的Die Fledermaus Overture排練(英文字幕)。

整套歌劇當然有其他十分動聽的地方,但單聽 Die Fledermaus Overture足己值回票價有餘。不過 Kleiber絕對不會就此罷体,因為高潮還不斷的湧現。如果你沒有聽過 Kleiber 的Die Fledermaus,又或者你從來沒有聽完 Kleiber全套的Die Fledermaus 的話;你錯過了最精采的部份。這是我在第一章的 Carlos Kleiber中亦有提及過的。Die Fledermaus 第二幕的终章通常有一個ballet使用Die Fledermaus waltz或史特勞斯其他的 waltz。Kleiber 大膽地採用Thunder and Lightning Polka 代替Die Fledermaus waltz,這是其他指揮家以前沒有使用的。Kleiber在Die Fledermaus 中的Thunder and Lightning Polka比 New Year Concert中的同曲演譯好得多。Kleiber 這首Thunder and Lightning Polka的錄音節奏更明快,更緊湊;如雷嚮的鼓聲足以能夠嚇你一跳。不能不臣服在 Kleiber對節拍控制的精準,對樂器間的配合;樂曲的對比的強烈,超然的動態是不能夠在其他的演譯中找得到的。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按圖試聽 Carlos Kleiber在Die Fledermaus中演譯Thunder and Lightning Polka 的片段。

上圖展示 Carlos Kleiber 主要的錄音,左下角的Die Fledermaus 是 DG 的 2707 088 雙唱片。Kleiber 大部份的錄音由 DG 收錄,但最终 Kleiber 視 DG 如仇人,而 DG 對 Kleiber 是又愛又恨;我會在下回分解。不過下期我們會暫時會放下 Kleiber 的部份介绍 Yan Yan LP 在八月舉行的 2016香港高級視聽展中參展的精品。Kleiber 的終章會放在九月。

高原 (7/16)

06/16

TAS 榜上的偶像 – Carlos Kleiber 之三

很多人都說 Carlos Kleiber 懶惰,這亦無可厚非;空穴來風必有因。樂壇上最流行與 Kleiber 有關的玩笑可能就是 Karajan 說的一次。 Karajan 說若然不是 Kleiber 的冷㶓箱空了的話,他亦不會接工作。當然這個是玩笑,Karajan 只是拿 Kleiber來玩玩吧。因為 Kleiber 家中並没有冷㶓箱,Kleiber 是十分懂得享受之人;他又甚會依賴冷㶓箱的食物呢?其實 Karajan 是其中一個對 Kleiber 有深刻認識的人,早年 Kleiber 亦經常向 Karajan 了解指揮之道。有一次 Kleiber 向他請教指揮 Richard Strauss 的 Elektra 之道,當時只花了四個小時。Karajan 說他從來未能夠在四小時內能夠學到像 Kleiber 般多的知識。因為 Karajan 在這四個小時内己教了 Kleiber 整個曲目。其實從 Kleiber 的指揮中我們己經看得到 Kleiber 對樂曲是瞭如指掌。他甚至在指揮 Rosenkavalier 的時候完全不用樂譜。據說他指揮 Alban Berg 的 Wozzeck 的時侯亦從不看樂譜一眼。Kleiber 在 1971年演譯的 Wozzeck 亦是他其中一個非常成功的演出,當時 Alban Berg 的遺孀 Helene Berg將 Berg的大衣及指環送给 Kleiber 以答謝他的演譯。

Kleiber 演出前排練比其他人都多,他出名是用超常的時間去排練。Kleiber 最經典的莫過於在 1974 年的時候在 Convent Garden 單是排練 Rosenkavalier 的 Prelude 就用上了三個小時來操練單單其中的 80秒!他在 La Scala 演出 Wagner的 Tristan Und Isolde 的時候要求的是十七場完整的排練。Kleiber 經常花很多的時間去引導樂團演譯他心目中樂曲的元素,只要找到這些元素的話以後的樂章便能夠更易去掌握達到一個水到渠成的效果,這是 Kleiber的秘方之一。曽經有人說若然他能夠有 Kleiber 這麼多時間去花的話,他亦可以達到 Kleiber 的水準。不過我可以斬釘截鐵的跟這位人兄說;我可以比十倍於 Kleiber 的時間給你,敢打賭你亦未能做到 Kleiber 的十分之一。Kleiber 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對演出的一切都有要求。由演出的場地,環境,樂師,歌手等都一一要乎合他的要求。很多人都認為Kleiber的條件太過份,但他依然固我,一於我行我素。他一般都會在排練前幾天便會到達場地預備。他比一般的指揮家要花上更長的時間去排練就是要務求每一次的演出都達到他自己的要求。據 Charles Barber 所說 Kleiber 一共取消了三十六場的排練,每一次都是因為有人未能夠做到他們對 Kleiber 的承諾;又或者是任何一處的地方未能夠達到 Kleiber 要求的水準。Kleiber 懶惰嗎? 從上述的事實來看,我一點也不覺得他是。

回歸正傳,今期要介詔的是 Kleiber 的一個現場錄音。1982年 Kleiber 在 DG 錄完 Wagner 的 Tristan Und Isolde 就决定不再進入錄音室。他為何有此决定,我會在以後解釋。可幸的是 Kleiber 還願意進行現場錄音,其中一個就是他著名的 Vienna New Year Concert。Kleiber 一生在維也納只演過二次的新年音樂會,時為 1989年及 1992年。好彩的是兩個音樂會都有被紀錄下來,錄音以外還有錄影製作,成為 Kleiber 最珍貴的記錄之一。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傳統上是清一色演奏 Strauss家族的作品,主打的自然是 Strauss 的 Waltz 及 Polka。Kleiber 亦不例外,演譯了包括 Die Fledermaus 的 Overtures,Franzosische Polka, The Blue Danube等;當然還有經典作為壓軸的 Radetzky March。或許我們先參考一下 youtube上 Kleiber 的 Radetzky March 的錄像片段。

留意 0:18開始的舞步,0:53時右手的動作。

看完 Kleiber 的指揮以後我完全明白指揮台上欄杆的作用。對手舞足蹈的 Kleiber 來說這是台上不可缺的安全設備。Karajan 指揮的時候雙腳可以吋步不移,又喜歡間中閉目養神。反觀 Kleiber 指揮時的投入,他的指揮棒與身體語言都與樂曲配合得完美無瑕。他可能是整個會場中最投入的人。與 Kleiber 合作過的 Pavarotti曾經說 Kleiber 對歌劇中的每個角色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及深入。你只要看著他面部的表情,你绝對不會出錯。他更說 Kleiber 使你聽到樂曲中從未聽過的內容,使你對樂曲有更新的意會。美藉指揮家 Richard Rosenberg 亦說單看 Kleiber的面部表情己相當於看到整套的歌劇。可惜的是這個 youtube 錄像的音效差唉!未能盡情体會到 Kleiber 指揮的效果。萬幸的是 1989年的新年音樂會有收錄在黑膠之中。Columbia 的出品,整個音樂會輯錄在雙唱片之中。1989年生產的黑膠唱片是頗為罕有,是 Kleiber 其中一張最珍貴的黑膠唱片。1989年的數位錄音,音效是頗具水準。大家可以聽一下 Kleiber 指揮 Radetzky March 的黑膠版本。

按圖試聽 Kleiber 指揮 Radetzky March 的黑膠版本片段。

仍然是一貫的 Kleiber 指揮風格。他對節奏掌握得超乎常人的好,對樂器的對比及韻律有出色的操控。他總能夠在樂曲中找到正確的節拍及精準的音量控制而產生極高速的瞬變及龐大的動態。鮮有指揮家能夠相比。下一期我會介绍我最喜歡的 Kleiber 錄音,一個你意想不到的作品。

高原 (6/16)

07/13

由這一期開始高原會集中為各位介紹我們在2013 香港高級視聽展的參展產品。我們參展的產品有大部份是首次推售,希望能一新閣下的耳目。我們的攤位在展覽廳 3 的 A6,請各位蒞臨支持。

要介紹老闆的靚碟一點也不難,亦不算容易。好碟有很多,價位亦有很大的分別。我希望能夠從中挑選出部份比較特別的向大家介紹一下。大家有留意 web site home page 上的圖片相信都有留意到圖中最突出的一套唱片 – The Royal Ballet皇家芭蕾。這套 Ansermet安塞美的芭蕾舞曲合集,由 KE Wilkinson 操刀錄制;長註 TAS 榜歷久不衰。這套唱片盡顯 KE Wilkinson的皇首風範,Ansermet安塞美的指揮功架。原裝 RCA Soria 系列的舊版 (非 Classics 的再版) 是天價碟中的天碟,有錢亦不容找得到。視聽展上會有一套展售, 先到先得。其實提到 The Royal Ballet,不得不提 RCA 的 Soria 系列。RCA 的 Soria 系列可算是 RCA 除了是影子狗以外最突出的系列。黑膠唱片其中一個吸引人的地方是精美的唱片封面設計及封套上經常印有的文章。Soria 系列更上一層樓,首先 Soria 用精緻的布包硬盒精裝。系列由意大利的名師設計,內附有一本在意大利印制的精美書刊對樂曲作詳盡的介紹。Soria 系列不單止是聲音上的藝術,它更是視覺上的一大享受。

OLYMPUS DIGITAL CAMERA
RCA Soria 系列的皇者之皇 – The Royal Ballet 皇家芭蕾

Soria 系列除了這張皇牌以外還有其他的精品;例如另一套 TAS 上榜的卡門歌劇。這套由卡拉揚指揮,Leontyne Price普莱斯主唱加上維也納愛樂;是卡門歌劇的完美組合。其餘還有Heifetz 海費兹與Piatigorsky 皮亞提戈斯基演奏會的錄音。更有 KE Wilkinson 錄音的 Messiah。Soria 系列套套精采,制作豪華,是黑膠唱片制作的典範。視聽展上將會有一系列的 Soria 唱片展售,不容錯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RCA 的Soria 系列, 套套精采。

另一套老闆會推出的是以下的一套。同樣是精美的布包合裝,連書冊的七唱片套裝;合裝的設計打開像一個相簿。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單看合面的相片你能否猜到這套唱片是哪一套?

唱片當然由大師處理,是五+年末,六+年代初期古典錄音黃金時期的首版。其中亦有 TAS 上榜的部份;錄音的效果及指揮的水準都是一等一。收錄的是貝多芬的九首交響曲,是本世紀最偉大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演譯之一。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大家可能猜對了:Bruno Walter華爾特六眼首版貝多芬七唱片全集。

這套 Bruno Walter 華爾特不朽的貝多芬交響曲,散張的六眼首版一點也不易找;套裝的六眼首版是更加少有。這是華爾特與 Columbia Symphony Orchestra 哥倫比亞交響樂團最高峰時期的作品,樂團圓潤豐厚的音色在首版黑膠上表現最突出。其中的第三及第六最受歡迎,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受到 TAS 與 Stereophile 的垂青一點也不會感到意外。當然,好片亦只有一套。

另外老闆亦會推出兩套全新(其中一套部份全新) 的 Beethoven Bicentennial Collection唱片。這套在 70年貝多芬二百週年誕辰推出的全集,由 Time Life在加拿大及美國制造。Time Life制作的套裝唱片一向都有一定的水準,除了使用精美的硬合裝外,他們定必請人編輯一本書冊詳盡介詔樂曲的內容。這套全集一共有 17集,每集有5張唱片及一本書冊,合共 85張唱片再加一本厚厚的書詳盡介紹貝多芬的樂曲。17集包括了貝多芬不同類型的作品,是欣賞貝多芬的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更何況錄音都是來自原版Deutsche Grammophon的錄音,全部都是 DG 大禾花黃金年代的膽機錄音。演奏的都是 DG 的大師如Fournier 富尼耶,Kempff 肯普夫,Ferras 費拉斯等;自然亦少不了台柱Karajan 卡拉揚及Bohm 伯姆。我們當然不可以將第二版與原版大禾花比較,但從欣賞大師的演譯及價位來說這是超值。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貝多芬誕生二佰週年紀念特輯共有+七集八+五張唱片。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母帶來自Deutsche Grammophon 大禾花時期的錄音,大師的演譯不容錯過。

(高原 – 7/13)

02/13

講了幾期的流行曲應該都談一下古典。我們一開始便說過本欄的主旨是談論一些你不易接觸到的黑膠話題。今期的古典亦不例外;如果是介紹大禾花細禾花這些老生常談,沒有一點的新意。我選的是比較獨特的話題 – 讀者文摘。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是讀者文摘其中一套傑作,Rene Leibowitz領導Royal PO演譯貝多芬的九首交響樂全集。一套七張唱片,演譯精采,錄音出色。這套當然是Charles Gerhardt與KE Wilkinson在Walthamstow Hall的傑作,是一套不可多得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Chesky將部份翻錄成CD后亦大賣特賣。喜歡貝多芬交響曲的朋友不可錯過。

大家聽到讀者文摘只會聯想到一本頗為保守的合家歡雜誌。七+前的朋友可能會有點印象它們有一些普及的唱片隨書出售。特別的是它們的唱片都是合裝的一大套。如果單看他們流行曲或爵士樂的部份,它們的唱片主要是將RCA的歌手樂隊的出品輯成一合出售,不特別但勝在抵買。它們的古典的部份(除了Arthur Fiedler的仍是來自RCA) 則大有分別,而且大有來頭。因為是它們”自家”錄制。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rles Gerhardt (箭咀所示), 指揮及KE Wilkinson(最右者) 一起聆聽錄音。

讀者文摘與RCA的關係沿於六+年代。1960年讀者文摘希望能夠出售自巳品牌的古典唱片,他們找到當時得令的RCA合作。當年正在忙著Living Stereo錄音的RCA跟本無暇理會讀者文摘的要求。RCA便指派Charles Gerhardt到英國尋求Decca的幫助 (Decca當時仍是RCA的合作伙伴) 。充滿一股熱誠的Charles Gerhardt到了英國竟然得到Decca的錄音之寶KE Wilkinson的幫助。部份的讀者文摘的錄音亦能夠在KE Wilkinson的據點Kingsway Hall錄制,這實在是難能可貴。不過當時的Kingsway Hall實在book到爆,跟本連Decca自己都不夠用。一代錄音宗師KE Wilkinson實在是神通;他竟然可以在倫敦郊區找到另一個出色的錄音場地-Walthamstow Hall。Walthamstow Hall之后不單錄制讀者文摘,它亦用在Decca及RCA的錄音上。值得一提的是KE Wilkinson錄讀者文摘的時候用的當然是著名的Decca Tree。大部份的讀者文摘的碟亦由RCA做,而讀者文摘更標榜使用High Purity Vinyl (virgin vinyl) 來壓碟。Charles Gerhardt的制作嚴謹,每一個環節都精心策劃,一絲不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是Walthamstow Hall的錄音實況。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是另一角度下看的Walthamstow Hall。

Charles Gerhardt與KE Wilkinson的交情非淺,他在讀者文摘的介紹中經常提及KE Wilkinson及有關他錄音的一些心得與點滴。真正是圖文並茂,我能夠一睹KE Wilkinson的盧山真面目都是在讀者文摘的介紹中看到。反觀Decca與RCA都只是間中將KE Wilkinson的名字放在封套上。這個真正的幕吞功臣實在是前無古人,亦后無來者。KE Wilkinson留下的只有完美的錄音,無人能及。就算現在有第二個KE Wilkinson,但當日出色的樂團,樂師及指揮己是今非昔比。永遠不再重現。

Charles Gerhardt由最初使用Royal PO,后期他更進一步在倫敦親自挑選倫敦各大樂團的首席樂師組成了著名的National PO (亦被稱為RCA Victor SO或London Promenade Orchestra) 。National PO初期只是Charles Gerhardt專用作讀者文摘錄音,后期卻廣泛地被Decca及RCA使用。如果你要數TAS榜上出現得最多的樂團,National PO當之無瑰。

OLYMPUS DIGITAL CAMERA

KE Wilkinson (箭咀所示) 聆聽錄音的情況。

自1960開始Charles Gerhardt便與KE Wilkinson緊密的合作,由錄制讀者文摘至七+年代Charles Gerhardt傳誦一時的Classic Film Scores系列;二+年間從未間斷。一直至數碼錄音的開展,KE Wilkinson的引退而終止。下一期我會選擇讀者文摘其中的表表者為大家介紹。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是Classic Film Scores系列的–部份,系列中每一張都是Charles Gerhardt, KE Wilkinson及National PO在Kingsway Hall 及 Walthamstow Hall精心炮制;張張精采。其中大部份都是上榜的佳作,有機會我會另文介紹。

高原 – (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