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

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之一

上期我提过 youtube 上有位仁兄以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为题将半速刻盘的黑胶唱片与普通版本的黑胶唱片互相比较。这个其实是一个颇为有吸引力的题材;可惜的是他用了来自 2018年推出的半速刻盘复刻版与 1979年推出的原版黑胶唱片来比较。两者相差了几乎四十年的光景,甚难有一个公平的比试。虽然这个half speed 的复刻版亦标榜着使用 analogue master,但其中仍有很多隐忧。第一,这个 analogue 母带不知道是那一代的儿孙。第二,正如负责 master 的Miles Showell (Abbey Road Studio) 亦坦言他们所用的其实是一个来自 analogue master 的 digital file。正确来说根本与 analogue 是脱了节。试想一想首版的 CD 我保证全用 analogue master (数位录音除外) ,它们亦一概使用 Analogue master。第三,无论由那个角度来看使用 digital file的复刻版是必然地多了 A/D 及 D/A 这两个不必要的步骤。试想一下,就连首版 CD 都只有一个 A/D 而已。就单单这几点已足够令到复刻版输到兵败如山倒,无容置疑。我没有将这位仁兄 youtube 上的评论全部看完,我只看了前几位的留言;他们全都猜到原版的较好声。

其实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这个标题绝对合情合理;因此我亦因利乘便用中文以”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为题试一下。半速刻盘的好与坏我在上期已经谈论过。这一期我主要是做测试的部份。我选来了 Joan Baez TAS 上榜的Diamonds & Rust 唱片来比较。首先是美版 A&M的Diamonds & Rust原版黑胶唱片,唱片在 1975年首推。最初的版本由 Monarch压碟, Doug Sax的 The Mastering Lab首席 mastering engineer Mike Reese负责 mastering的工作。大碟除了 Joan Baez自弹自唱外还有 Larry Carlton结他伴奏及负责弦乐部份的指导。 Joe Sample的键琴,Tom Scott的色士风,Joni Mitchell亦在 Dida中负责和唱。 Diamonds & Rust由 Joan Baez作曲及填词,是她其中的一首代表作。写的是当时与她分手不久的 Bob Dylan。自出道以来,Joan Baez除了演唱 Bob Dylan的作品外,她一直在作曲及音乐创作方面受到 Bob Dylan不少的影向。 Joan Baez在碟中亦翻唱了 Bob Dylan的 Simple Twist Of Fate。第二张要比较自然是 Half Speed Mastering HS的制作。大碟来自 Nautilus编号 NR-12的黑胶唱片,在 1980年首推。与 MFSL有着相若理念的 Nautilus无独有偶踉 MFSL 在 1977年同年创业。 Nautilus的 Super Disc系列亦同样标榜使甪原版母带,唱片大部份在美国由 KM以处女胶压碟。 Half Speed Mastering HS 是他们的主力,除此以外他们亦有制作过好几张 Direct Disc DD 直刻唱片。主力负责 master 的是International Automated Media IAM 的 Bruce Leek (IAM-BL) 及Richard Donaldson (IAM-RD) 。除了 Nautilus 外IAM 亦曾为多个发烧品牌如 Telarc, Varèse Sarabande, Klavier, Delos 等。 Bruce Leek 与 Richard Donaldson经验丰富,绝非等闲之辈。 Nautilus的唱片在云云发烧唱片品牌中亦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席位。何况当初除了 MFSL外 Nautilus的唯一的另一家标榜以 HS技术生产的品牌。

在此我亦顺带一提 Monarch 这家负责压碟的公司。 Monarch 虽然并未有如RCA, Capitol, Columbia 等大厂拥有庞大的厂房及产量,但Monarch 有为不少的唱片公司如Atlantic/Atco, A&M, Reprise, Electra, Asylum, Warner Brothers 等压印黑胶唱片。 Monarch 所印制的唱片一般都被视为靓声的指标。有说是因为 Monarch 所用来压碟的胶粒质素较佳。高质素的胶粒能够压制出低背境噪音的唱片,频应的高低有更佳的伸延。带来的自然是整体的分晰力及分解度的提升。亦有说是因为负责制造金属模的 Alco/AFM 在它附近。甚至亦有说是 Monarch 与 A&M 相近而得到第一手的 copy。有人曾经问过 The Mastering Lab (TML) 的 Doug Sax 为何 Monarch 负责压印的 A&M 唱片大多都有较突出的音效。 Doug Sax的答案是 AFM在制作印模的技术高超。而 A&M本身对于选择歌手,乐师及制作都一丝不苟;这样亦几乎有了好声的保证。要知道除了 Doug Sax有为 A&M做 mastering外,Bernie Grundman在七十年代开始一直都是 A&M的首席 master engineer直至 1984年他才离开 A&M 组成Bernie Grundman Mastering。

1575887457-Z3pnWWyf 1575887545-jcszDDtq

Diamonds & Rust A&M原版 (左图) Vs Nautilus HS版 (右图)

原版 Vs半速刻盘,这一次是相差了约五年的时间。可以肯定的是两者都是使用 analogue母带。 Nautilus在当年能否拿到一非常接近母带的 copy亦不容置疑。正如 MFSL一样,Nautilus的 HS版本亦算是 reissue,但事实上它们的母带有很大的机会较一般的初版更胜一筹。无论是原版或 HS 两者全程都肯定是使用整套由始至终的 analogue制作,绝无数码的成份。原版的由 TML master及 Monarch压碟亦肯定是比较早期的版本。而Nautilus的 HS版本是限量版,生产量不多;且标榜使用原版母带,母带方面绝对不成问题。除此以外两者的 master engineer亦有差异,原版是 TML的 Mike Reese与 HS版IAM的 Bruce Leek/Richard Donaldson 的分别。两者亦同属当年首屈一指的 master engineer,技术可算是叮当马头。原版由 Monarch压碟 Vs Nautilus由 KM records引入 Teldec的处女胶压​​碟。一般而言处女胶压碟会有较佳的效果,这一方面 HS版本稍为占忧。两张唱片整体的音效有何分别?我们下回分解。

高原 (12/19)

07/17

TAS 榜上的 Masterdisk II

Masterdisk其實有不少出品與 TAS結緣。其中一張非常受歡迎的是 Dire Straits的 Love Over Gold。其中的 Telegraph Road早已成為發燒心儀的試音名曲。Telegraph Road的引子用合成器產生的效果能夠填滿整個聆聽空間,這種有 3D 三維錄音效果的唱片並不多;Love Over Gold是其中的表表者。Telegraph Road亦有強大的動態及強勁的節奏。閣下的音響如果到位的話,Telegraph Road的效果足以令你動容。錄音效果當然是首要,但 master engineer亦功不可抹。樂曲的樂器分隔度及空間感有極大的程度是出於 master engineer的功力。Love Over Gold的 master绝大部份是出自  Bill Kipper及Howie Weinberg兩人之手。Bill Kipper 為 Masterdisk 工作了相當長的時間,他亦曾為滿地可的  SNB (全名為 Disques SNB Ltee,由 Sabin Nelson Brunet 創立。) 工作了一段時間。SNB在加拿大的地位舉足輕重,是當地 master engineer的表表者。Bill Kipper 在 Masterdisk 的時候曾經為 MHS 造過不少的 master,音效的改善足以令 MHS 给人另眼相看的感覺。Howie Weinberg 雖然未及 BK 般多產,但他亦有不少舉足輕重的傑作。他在 2011 年自己亦開了一所 mastering studio。

Love Over Gold 裏面我較喜歡 Private Investigation。我個人會感得Telegraph Road 太過複雜,音壓有頗長的時間處於極大的分貝。長時間聆聽高音量的樂曲對試音方面有一定的影嚮,較靜一點的Private Investigation自然成為首選。一般來説我會將音量大的樂曲放在試聽的後期。大音量的樂曲對聽力有一定的影嚮,試音的時候必然放在末端。Private Investigation的閞始亦由合成器為主打,產生的亦是一個 3D 三維的音場。由遠至近的較果足夠給你量度器材的深度。接著是 Mark Knopfler的 acoustic guitar,鋼琴;人聲及豐厚的低頻。特別一提的是Mark Knopfler的 acoustic guitar,這段結他的錄音清脆,結他的弦缐充滿彈跳力和質感。你不難感受到弦缐的振動,絲絲的迴響及音箱的反射聲;足以繞樑三日的回音實在過癮。不過音響器材方面必須有足夠的分晰力才能將這部份的結他聲,鋼琴的伴奏及背境的合成器完全分隔。在 1:29分開始的低頻更加利害,如果在 youtube/電腦上聽的話是完全沒有效果的。在音響中低頻就是一下一下的湧現出來。這個低頻的份量足以推動你的褲管。這個低頻亦不會與人聲及背境的合成器有任何的混淆。我所選的 Love Over Gold 是美版 WB 的 Quiex II (處女膠) 電台首版,由 Masterdisk 的 Bill Kipper 負責 master。我選取電台首版主要當然是因為音效方面的原因;它比普通版本有多大的分別,下一部份自有分解。


按圖試聽 Dire Straits 電台首版 Love Over Gold 的 Private Investigation 前部份。

緊接著 Love Over Gold 的是 Dire Straits 最受好評同樣是上榜寵兒的 Brothers In Arms。比起 Love Over Gold 來說Brothers In Arms 的節奏明顯地加強,有更強勁的搖滾味道。Brothers In Arms絕大部份的唱片都由 Masterdisk的大阿哥 Robert Ludwig親自操刀做 master。Robert Ludwig師承 A&R Recording的 Phil Ramone,A&R曾為 Peter, Paul & Mary, Billy Joel, Madonna, Paul Simon等錄音及掣作唱片。離開 A&R後, RL在 Sterling Sound當 VP;之後轉到 Masterdisk當 VP。曾得過多個格林美獎及 AEC金牌的 RL現時自己成立了 Gateway Mastering Studios繼續 mastering的工作。八十年代在 RL的帶領下 Masterdisk的事業如日中天,Brothers In Arms是他們衆多作品中的表表者。

Brothers In Arms之中有很多值得介绍的靚樂曲,我在其中選了 Money For Nothing來試聽。Money For Nothing 的開展部份仍用合成器配合 Dire Straits 的演唱。這段合成器片段的音場深,闊及廣;很容易能夠填滿整個聆聽的空間。這個三維立體感更加強烈。大约在一分鐘開始的鼓聲是當代鼓聲錄音的表表者;這個 drum beat 強而有力,有拳拳到肉的 punch。鼓聲由右,左至中間;RL 的 mastering 技巧使這個鼓有更精確的定位與空間。接著是爆炸的電結他聲加鼓聲,人聲及背境連绵不斷的合成器伴奏。無論音樂有多複雜,音量有多大;所有音源都维持應有的定位及空間,沒有絲毫凌亂的感覺。這段的錄音足以考驗 RL 的功力。


按圖試聽 Masterdisk Robert Ludwig master Brothers In Arms 名曲 Money For Nothing 片段。

美/加版本的 Brothers In Arms 只要有 MD-RL master 己是超正。不過為了找尋更進一步的效果,我找來了一張 Money For Nothing 的 12” EP 電台首版;同樣由 MD-RL master。基本上只要是 12” 的 EP 音效方面己比 LP 優勝。第一, EP 一般只在 LP 的前期及早期生產,它的母帶必然是較早期。另一方面若然負責 master 的 engineer 有水準的話他一定會充份利用整張 12” 的空間放置一至二首歌。這樣的話唱片的坑紋有更多的空間及分隔,這亦對音質有一定的幫助。更何况我試的這張是電台首版。一開始的合成器己程現一個更大的空間,更闊的音場及更突出的分隔度與分晰力。Dire Straits的人聲有更強的空氣感及明顯的定位。Drum Beat的部份更加明顯,質感及冲擊力加強了最少 30%。整體的層次進一步明確,深度亦同樣地加深。聽過 Money For Nothing的電台首版 EP實在不得令人臣服 RL的技巧。一般 LP版Money For Nothing的 RL master己令人目定口呆。電台版 RL master 的Money For Nothing 令你無話可說,一山還有一山高這句說話一點也没有錯。唯←的問題是中了毒以後無解藥,沒有回頭路可以走。


按圖試聽 Masterdisk Robert Ludwig master的 Money For Nothing電台首版片段。

下一期一如以往我會介紹 http://www.yanyanlp.com  香港高級視聽展2017的參展產品。參展的攤位跟往年一樣在三樓展廳 A06。大家留意。

高原 (7/16)

06/17

TAS 榜上的 Masterdisk I

相信大家都知道 master engineer 的重要性,我以前亦介紹過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的 Stan Ricker 及 The Mastering Lab 的 Doug Sax。憑著他們超卓的技巧製作出無數上榜的傑作。除了上述二人外其實尚有很多的 master engineers,他們都有不少令人贊嘆的作品。由我開始為欣欣寫稿時我經常都有提及Masterdisk。今日終於有機會詳細的分享一下 Masterdisk 著名的 master engineers 及他們的傑作。 Masterdisk 製作過不少名片;由流行曲至爵士樂以至古典音樂都無一不能。

Masterdisk 的組成是沿於 Mercury Records,成員屬於 Mercury Records 的一個支部;負責 mastering 的工作。直至現在 Masterdisk 仍然舉足輕重,當今領導 Masterdisk 的 Scott Hull 九+年代是跟隨著當時 Masterdisk 最負盛名的 Robert (Bob) Ludwig 當他的副手。1973年開始 Masterdisk 有不少著名的 master engineers 如 Gilbert Kong (MD-GK), Robert Ludwig (MD-RL), Greg Calbi (MD-GC), Greg Fulginiti (MD-GF), Howie Weinberg (MD-HW), Bill Kipper (MD-BK) 等。這些都是業界中的鉅星,世上數一數二的音響工程師。Masterdisk的主力並不限於流行樂,他們亦為 Verve, ECM, Columbia等爵士樂做 master;甚至是 Nonesuch, MHS等古典牌子亦有他們的足跡。

Masterdisk master過無數的爵士名盤,特別一提的是Friday Night in San Francisco, 這張唱片由 Paco de Lucia, Al Di Meola及 John McLaughlin三位結他名師合奏,三藩市 Warfield 劇院現場錄音。其中的Fantasia Suite由Paco de Lucia (左) 的 Flamenco結他演奏令整個錄音充滿生氣,產生無限的火花。在Al Di Meola (右) 及John McLaughlin (右) 合奏之下產生全方位的音域,高中低全效的頻應。錄音亦捕足了現場充滿熱烈的氣氛,三個結他清晰的分隔,弦線充滿彈力及張力,音符粒粒清脆玲瓏;稱得上是現場結他錄音的代表作。FNSF 絕大部份的美版都由 Masterdisk 的 Bill Kipper 製作 master,音效立竿見影。Friday Night in San Francisco 雖然未上到 TAS,但亦被列入 Stereophile 的 R2D4 (Record To Die For) ;的確實至名歸。

friday night in sf
按圖試聽 Masterdisk Bill Kipper master 的Fantasia Suite片段

Al Di Meola 另一張被喻為黑豹的 Electric Rendezvous 亦深受音嚮雜誌的追捧。其中的 Passion, Grace & Fire 由 Al Di Meola (右) 與Paco de Lucia (左) 合奏。無獨有偶,這張唱片亦由 Masterdisk 製作 master,而負責的更是 Masterdisk 最傑出的 master engineer Robert Ludwig 擔當。其後他們與John McLaughlin再度合作了另一張正式命名為Passion, Grace & Fire 的大碟亦值得一聽。

di meola
按圖試聽 Masterdisk Bill Kipper master 的Passion, Grace & Fire片段

Masterdisk master 的流行樂大碟更多得不勝數,他們曾經為 Police, Sting, Bruce Sprinteen, Madonna, Dire Straits, Tracy Chapman 等製作過 master。特別一提的是Police 的榜首大碟Synchronicity是他們最成功之作,得到多項格林美大獎外亦被選為滾石雜誌選為當年最佳大碟。特別的還有的是它的封面,單是美版就有多達三十六種不同的封面。另一個傑出的地方是原版北美(美/加)的 A&M 版本大多使用紫色或啡色處女膠壓片。負責 master的亦是頂尖的 Robert Ludwig。音效冇得輸。

police

Police 的 Synchronicity 有不同的封面,但大多數都由 Masterdisk 的 Robert Ludwig master。按圖試聽 Police榜首名曲Every Breathe You Take 片段。

另一個經常與 Masterdisk 拉上關係的是 Madonna,成為當代性感偶像的 Madonna 由 Like A Virgin 大碟開始。Like A Virgin 亦標誌著 Madonna 反叛,性感,不可抗拒的一面;亦表現出 Madonna 無限的創意。Like A Virgin 使用數位錄音,用 AKG 的胆咪收音。绝不妥協的製作技巧成為靚聲的保証,再加上北美版本都由 Masterdisk 的 Robert Ludwig 負責 master;大碟的音效亦可肯定。

madonna.jpg

按圖試聽 Masterdisk Robert Ludwig master 的榜首名曲 Like A Virgin 片段

下期我們會介始 TAS 上榜的 Masterdisk 傑作。

高原 (6/16)

01/15

TAS – Hot Stix

上期提到 M&K 的 Super Sampler;TAS 上榜,是名乎實的超级精選,堪稱是曲曲精采。其中的 Flamenco 選段不可不聽,立体感超乎想象。我亦提過 M&K 是無低不歡(美國佬的至愛) ,它們其實有另一張的測試碟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and Transient Test Record,專門測試低頻及瞬變。這張碟包括了 1812 序曲中的大炮,管風琴,四段不同的 Flamenco 片段,Alexander Nevsky 中的大鼓,Carmina Burana 中的爆栅等部份。這張碟其中亦有 Flamenco 舞步的選段,錄音水準直迫 Super sampler 的效果。Flamenco 大碟是較 Bottom End 後期的錄音,可聽得到的是 M&K錄 Flamenco 時候已到達頂峰的狀態。較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收錄的 Music Box and High Bell。這個 Music Box 是一個類似機械鐘的玩意(就如尖東新世界中心外的機械鐘) ,鐘的每一個活動部位的定位都非常清晰。活動部份在打擊時的瞬變快速而撞擊力亦相當。緊接著玲聲的聲嚮清脆玲瓏。無論你有沒有 Super Sampler,Bottom End Musical Bass and Transient Test Record 是另一張值得收藏的 M&K。

0115
M&K的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 Transient Test Record。

01152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 Transient Test Record中部份的曲目。

上期我亦提到會比較一下 Super Sampler 與原來版本的分別。因為 Super Sampler 上每一段都是由 M&K 的直刻錄音中選出來,但製作 Super Sampler 時 M&K 用的是 Tape to Disc;使用的是母帶。我手上剛好有一張 Hot Stix,正好與 Super Sampler 中 Hot Stix 的一段來比較。另一方面 M&K 製作 Hot Stix 是採用 45轉而 Super Sampler 是用 33轉。這兩大製作的特點理應會將 Hot Stix 與 Super Sampler  的距離拉開。 Hot Stix 亦是 TAS 上榜名盤,Hot Stix 直譯是熱棒,用棍來打,名符其實的打擊樂。Ed Graham 單人匹馬負責整套的打擊樂。雖然加入了 Earl Hines 的鋼琴及 Wesley Brown 的低音大提琴,但整体的效果與整隊樂隊合奏的效果無異。可見得 Ed Graham 打鼓的技巧的確出神入化。Super Sampler 選中的是 Hot Stix 第一面 Caravan 中的一段。聽 Super Sample 的 Hot Stix 是一個有深度有闊度的音場,音場的定位超準。 閣下的器材若然有一定的水準的話,你不但止會体會水平的定位;你亦可以体會到垂直的定位。樂器的結象力超然,無論是擊鼓 或打擊樂的部份都有足夠的迫力;動態突出。  Super Sampler  的 Hot Stix 段落的確有發燒名盤的風範。

01153
M&K又一 TAS上榜名盤 Hot Stix。

01154
Hot Stix上的 Caravan正是 Super Sampler收錄的部份。

試聽 45轉的 Hot Stix 直刻大碟第一個感覺是大碟上的 Caravan 並無音場可言。不要誤會我所說的沒有音場的意思,因為整個音像是活生生地呈現在眼前。是一個無邊無界的感覺,音場完全離開了喇叭,音像是全完的立體;是一 個完美的 3D 形象。Ed Graham 整套器材赤裸裸地放在你的眼前。無論是上下,左右及前後都表示得異常突出。樂器有更清晰的定位,亦有更強烈的空間感。Ed Graham 的鼓聲更完美,不單止是份量顯得更豐富;在壓迫感和瞬變方面都有加強的感覺。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未比較過 45轉直刻的原版與 Sampler 你很難會想像到兩者的分別。比較之下兩者是高下立見。

M&K 的 Ken Kreisel 設計的超低音在專業樂界早己享負盛名,它是 Star Wars,King Kong,Pearl Habour,Lord of the Ring 等的鉅製都是用它的設計為本;部份亦得到電影音響效果的金像獎。M&K 第一張唱片 Bottom End Musical Bass and Transient Test Record 原意是用作測試它們生產的同名超低音喇叭 Bottom End。這張大碟是用來發揮他們的 Bottom End超低音的潛力。想不到這個無心插柳卻為樂迷留下了幾張超級錄音,超然音效的體驗。

高原 (1/15)

06/14

Ah! 懷緬舊日的 Stan Ricker。要數 Stan Ricker舊日的傑作可說是數之不盡。其中最受矚目的要算是 Telarc的 DG-10041 – 柴可夫斯基的 1812序曲。Stan Ricker早年其實為 Telarc master過不少的錄音,其中以 DG-10041最令人驚訝。人人都為了征般這張 DG-10041而駮盡腦汁。其實 Stan Ricker在做 test press的時候都試過用不同的電平去 cut master。最后决定採用的這個電平時他們己經預計到有一半的唱盤會 track到,另一半是不能夠 track到的。如果他們將電平調高一度的話,所有的唱盤都不能夠 track得到。所以若然你的唱盤不能夠 track DG-10041的話;這不是你的技術或器材有問題,只是因為你是或然率的其中一半。不用失望亦無需白費力氣,其實 track 唔到亦無所謂。就算你的唱盤 track 得到手頭上的 DG-10041, 這亦不表示你手頭上的是最佳的 DG-10041。你 track 得到的 DG-10041可能只是一個人盡可夫,一個幾乎人人都 track 到的版本。不可不知的是 DG-10041其實有三個版本。 (我並未將當年的 UHQR版算在內,當然绝非指近年的復刻膠。) 最初Telarc與 Stan Ricker合作無間,但 Telarc的后期轉用了 IAM (International Automated Media) 的 Bruce Leek,Richard McDonald等做 mastering。Bruce Leek亦 cut過 DG-10041的 master。Bruce Leek的第一 cut將電平調低了少許,這樣幾乎令到個個都 track得到。理論上用家都應該歡喜雀躍;但偏偏發燒友卻齊齊唱反調,媽聲四起。Bruce Leek今回决定痛改前非,為了迎合市場的需要他將電平調大兩度。出來的版本卻令到所有人都無法 track到,結果還是打回原形。

DG-10041

兩個版本的 DG-10041 一模一樣。

 

你手上的 DG-10041是 Stan Ricker的還是 Bruce Leek的? Ehh … Ehh … (想起這個李X記的鼓油廣告吧!) 看一看唱片的 deadwax, 有 SR的是 Stan Ricker, BL的是 Bruce Leek。SR及 BL的版本我都有,兩個版本的 DG-10041 我的唱盤都幸運地track得到。至於 Bruce Leek的第三個 track唔到的版本生產量一定甚少,我尚未遇上;找到的話再同大家交待。如果是單用肉眼看碟的表面已經可以看到分別 (見圖) 。SR的碟纹深且闊,BR的則淺及窄。將唱頭放在碟上便立竿見影。SR的定音鼓豐厚雄渾,低頻潛得深亦來得舒暢。 BL的定音鼓似是縮少了幾吋,低頻的下潛力亦大大減弱。SR的炮聲有更快的瞬變及爆炸力,動態宏大;發炮的一刻真正有山動地搖的感覺,不單止是心跳一跳,就連唱頭在碟上都彈一彈。DG-10041 就是給你這種既愛且恨的感覺;聽它的時候胆戰心驚;不聽就是這種忐忑不安的心隱。BL的大砲,口徑就是少了幾吋。現在終於明白為何當年的發燒友媽媽聲。其實這並不能全怪 BL, BL 亦是有料之人。因為當年 BL接手做 DG-10041的時侯原版母帶已經破損,不能再用(根據 Stan Ricker 所說) ;他只能夠 remaster去 cut碟。Stan Ricker 說的當年是八十年代,當時的母帶經已破損;你相信現在還可以找到個靚母帶嗎? DG-10041 並非我常聽的作品或版本,但它是唱片史上一個重要的歷史;擁有它是搜集唱片的必然。聽它只是間中過隱一下,又或者在生日的時候拿出來爆幾爆;當自己是皇帝,享受禮炮的禮遇。

Bruce Leek

Bruce Leek的 DG-10041。留意中間近乎九十度的唱片坑紋。

Stan Ricker

Stan Ricker的 DG-10041。Stan Ricker 在同一個部位似乎是較保守一點。

 

除了 DG-10041 之外,Stan Ricker 亦為 Telarc master 過著名的 DG-10039 (Stravinsky-The Firebird) ,這一張更是用 half speed master 的傑作。亦即是說如果 Stan Ricker的火鳥是5级火警,沒有 SR/2 的頂多算是3級吧。另外他的 DG-10042 (Mussorsky-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DG-10047 (Tchaikovsky Symphjony No. 4) 及 DG-10040 (Malcolm Frager plays Chopin) 等都相當不錯。提起 DG-10040 亦使我想起 Bosendorfer Imperial Grand paino。除了 Malcolm Frager外,彈奏Bosendorfer Imperial Grand這台超級鋼琴的還有 Keith Jarret, Oscar Peterson等;當然亦少不了Delos 的Carol Rosenberger。Stan Ricker不單為 Delos做 master,他亦為 Delos錄音。他為 Carol Rosenberger錄音及 master的DMS3009 (Beethoven Piano Sonatas Op.57, Op.111) 就是我們俗稱的動態琴皇。Delos 其他的 DMS3004 (Sequoia string Quartet), DMS3005 (Susan McDonald – The World of Harp) 等都是 SR的佳作。SR基本上將 MFSL及 Telarc的製作經驗帶到 Delos,Delos早期採用的 Soundstream digital system及由日本的 JVC壓碟亦是出自 SR的傑作。

 

不要以為 Stan Ricker只替一些發燒小廠做事,他其實亦替大廠做 master。其中包括 Decca在美國成立的 London。London著名的 ZM1001 (Mehta – Star Wars) 就是 SR用 half speed做 master。London的古典樂唱片亦有不少是來自 SR的手。除了古典樂以外,流行樂亦少不了 SR的份。較令人意外是 ELO (Electric Light Orchestra) 的 Discovery及 Out of the Blue都是 SR的 master。Out of the Blue更是 SR/2 – half speed master。雖然 ELO的唱片並不入天碟之列,但有總好過無。亦使流行樂迷都能夠体會到一點發燒的味道。

ELO

ELO的唱片有 Stan Ricker的 Half Speed master是意想不到。

 

高原 (06/14)

02/14

一月份香港的音樂界有不少的盛事,Sarah Brightman 來港演出是其中之一。我亦藉此機會介紹一下 Sarah Brightman 的黑膠唱片。我以前亦曾經提及過 Sarah Brightman 的黑膠唱片,現在詳細介绍一下。大家認識 Sarah Brightman 多會是 86 年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音樂劇開始。Andrew Lloyd Webber 的歌聲魅影將他的事業帶到另一個高峯。歌聲魅影亦令到 Sarah Brightman 的知名度大大提高,事業扶搖直上。歌聲魅影在 86 年首演,87 年出了黑膠唱片(當然亦有 CD)。正因為是 87 年發行的原因,歌聲魅影的黑膠唱片並不易找。

 

1986 首演 Original London Cast (OLC) 的歌聲魅影由 Michael Crawford 及 Sarah Brightman 擔崗演出。這是我個人認為最傑出的歌聲魅影卡士。歌聲魅影自首演以來演出超過一萬次,換過了無數的 Phantom 及 Christine Daae;但我所聽過的組合之中沒有一個比得上Michael Crawford 及 Sarah Brightman這個組合。2004 年出的歌聲魅影電影令人大失所望,亦不能賣個滿堂紅。令人大失所望的是大多數人會以為推出的Michael Crawford 及 Sarah Brightman 86 年的版本。如果換了是 86 年 OLC 版本的話就不可同日而語。

 

當年Sarah Brightman 的表現出色,音色圓滑,她毫無保留地表現她優美的聲線。她唱出了 humble 的 Christine Daae 的情感,甜到入心的歌聲將 Christine Daae 的個性發揮得淋漓盡致但绝不過火;亦將Christine Daae 對 Phantom的迷茫在歌聲中表露無遺。Sarah Brightman唱得好是無可否認的。相對2011 25th Anniversary的Sarah Brightman,你會買票去看她嗎?

 

但聽歌聲魅影的時候亦绝不可以忽視了主角 Phantom。Michael Crawford是最有性格,最 powerful,最有說服力的 Phantom。無論是讀白,造手及唱功都是一等一。Phantom是靈魂,沒有了Michael Crawford 整套的音樂劇變成一套沒有靈魂的劇目;毫無吸引力。是先入為主嗎?不是,是一聽鐘情;不能自制亦不能自拔。有看過 2011 年的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25th Anniversary的朋友都知道,Michael Crawford 只是捧場站台,沒有唱一首歌。

 

 phantom x 2

放在頂部的是美版 (831 273-1 Y-2) 處女膠 (VV)  Frankford Wayne Mastering Labs, NYC的 master, 底部的是加版 (873 273-1)

 

 PhantomOne1-6

美版的唱片標纖

 

 PhantomTwo1-5

加版的唱片標纖

 

1987 年出的The Phantom of the Opera黑膠唱片收錄的自然是原压正版的OLC – Michael Crawford 及 Sarah Brightman。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OLC) 的黑膠唱片我聽過的有三個版本;分别是美版,英版及加版。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的錄音效果其實是相當的不錯,樂器的動態與分隔度都有超桌的惹現;特别的效果以致大型的樂器都有足夠的份量。人聲自然優美,整体的效果令人陶醉其中。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最靚聲的是 VV (處女膠) 的美版,其次是英版及加版。美版的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由 Frankford Wayne (New York) Mastering Lab 做母版,效果特別突出,水準超然。由拍賣場開始到終止都無冷場。拍賣場的迴響捕捉得很好,空氣感亦是一流。拍賣官槌仔的撞擊聲動態非凡,加上出色的瞬變;效果就如槍响一樣,啪一聲冲著你而來。一股你可以感受得到的冲擊力。音樂盒的鋼片聲亦非常清脆。人聲亦以這個版本最出色,音色自然細緻;嘴形的大小恰到好處,定位準確。這是一個由首至尾都沒有冷場的音樂劇,濃烈的音樂感覺在黑膠碟上表現無遺。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OLC) 的靚不單只是主角出色就連配角亦配合得天衣無缝。大家不妨比較一下以下三段的錄音;分别是 1986 OLC, 2004 電影及 2011 25th Anniversary。比較的是其中的 Prima Donna 一曲。

 

 

1986 OLC (由6:28 開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3JH0k4q-n4&list=PL225C845E4757B88D

2004 電影 (由6:40 開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ehe8zGIZzM&list=PL-qMDFdES2AopmHbKlv296IRN3K6p-TUm

 

2011 25th Anniversary (由1:26 開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v1PcmO8eiA&list=PLE77962D16C3AD610

 

在 1986 OLC 上的 Prima Donna,每人都有不同的音域,即使在合唱的部份都沒有半點的凌亂;不會搶亦不重叠。每個角色亦有較豐富的情感,高潮起伏是佰份之佰的投入。清脆伶矓盡現合唱部份的熱鬧氣氛。2004唱得一團糟。2011還可以,但仍未達到 1986般的連貫牲,突出的抑揚頓挫及強烈的音樂味道。就連配角都做得這樣出色, 我找不到 1986 OLC 不妥當的地方。2004 電影是最差的,這與演 Phantom 的 Gerard Rossum 不懂唱歌不無關係(他在接受角色后才學聲樂)。2011 是大卡士,大推頭,星光燦爛,色彩繽紛。但亦只限於此,整体的效果都可以接受但並不出色。這些片段不是我錄的,比較起來會公平一點。提起 2011 的色彩繽紛,這種視覺的享受應歸功服飾及場景設計的 Maria Bjornson (1949 – 2003) 。Maria Bjornson負責 86 OLC的設計得到多個大獎,2011亦依據她原來的設計照做。標誌Phantom的經典半面面具及掉下來的水晶吊燈亦出自她手。

 

 wayne

美版 (831 273-1 Y-2) 是 Frankford Wayne Mastering Labs, NYC的 master

 

95 年我在香港看過歌聲魅影的演出(香港的首演當然不是 OLC) ,效果實在平平無奇。原因是這個唱片版的歌聲魅影實在太吸引,是超乎想像的理想。成事都要講天時,地利,人和。86 年的 Original London Cast 是十足十的完美。自從這次聽過這次現場的歌聲魅影之后,我再沒有聽現場的意欲。

 

高原 (2/14)

01/14

在搜集 TML 出品的過程我有一個頗為驚喜的發現。Olivia Newton John 的榜首名曲 Sam來自她的 Don’t stop believin’大碟,美版的大碟由 TML做 master。正如 Doug Sax所說,他製作 master的時侯用 EQ;EQ的作用是增強整体的清晰度而非加強頻率的效應。每次聽 TML的 master都會有這種和諧的感覺。Doug Sax不會刻意突出單一件樂器的效果;而是強調整体的平衡度,分隔度與清晰度。Sam 這首歌可算得上是最能突顯出  ONJ 的歌唱技巧。用來比較的是一張 Sam 的電台版,這一張是老板的私人珍藏,聽過之后可說是一聽難忘。從而我才知道 ONJ的歌藝其實絕對不差。早年的ONJ唱情歌的確是一絕;她對情感及聲線的控制都非常到家。ONJ的聲底實在如絲般滑,在高低音方面的控制亦非常順暢。加上是電台版的關係,ONJ的聲線是超柔順,甜到入心入肺。電台版的 detail與 articulation實在是像真的一樣。ONJ的情感豐富到滿瀉,她唱出的纏綿的感覺使整個人都溶化下來,無法抗拒。至於美版的 Sam,手上的一張是 TML-M/M master。這張 76年出品的大碟制作的時侯 TML尚未購入 Neimann Lathe,所以不會有 TML-X的 master。我擁有的一張是 TML-M/M的版本己是 Promo之下,萬人之上;這亦給我一點的安慰。TML版絕對沒有電台版的吸引,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有電台版八成的功力,都可以收貨。在老板未肯割愛之前,這個 TML 的版本都可以頂一下心癮。在寫這篇稿的時侯我重覆聽了 Sam 不下數十次。 TML 的版本有出色的樂器分隔度,ONJ 仍是超乎相像的柔順;情感亦十足十的吸引。TML 當年處理這個 master 實在出色。

olivia newton john

美版的 Don’t Stop Believin’是 TML-M/M master

nice and slow1

ONJ Sam的電台版來自 MCA的 Nice and Slow宣傳碟

nice n slow

Nice and Slow的宣傳碟除了 ONJ的 Sam還有 Julie Covintongton演唱 Evita中的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亦非常動聽。

 

在尋找 ONJ的唱片的同時我亦發現手上有一隻 ONJ 的加版 Greatest hits 是 TML 的 master。我一向不太喜歡 Greatest Hits,原因是大部份的Greatest Hits都是唱片公司炒理一碟的炒雜錦。是純商業的抄作;但求賣個滿堂紅,不求質量。凡事都有例外,這一張是其中的例外。這張 TML master的 ONJ是其中一張十分靚聲的唱片。碟上收錄了部份在 Xanadu電影原聲大碟, Grease 電影原聲大碟,Physical 及 Totally Hot 等大碟中的樂曲。其中的 Suddenly (ONJ 與 Cliff Richard 合唱) 與美版 Xanadu 電影原聲大碟 (此碟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比較,Greatest Hits 的音效與美版的 Xanadu 亦可爭一日的長短。Steve Hall 的 master 可以聽得出是較接近母帶,似乎 Steve Hall 亦較為注重原汁原味。他將錄音最自然的一面顯現出來。Cliff Richard 與 ONJ 的聲底有丁點兒薄的感覺,但餘韻是十分之好。 TML 的 master 則較為注重整体的平衡度。分晰力雖與 Xanadu 大碟差少少,但勝在有非常之好的分隔度。始终因為 Greatest Hits 的母版的源故,無論 TML 的功力有幾深都只能做到非常接近原版;更何况原版負責 master 的 Steve Hall 亦非善男信女。

olivia's greatest hits vol. 2

ONJ的 Greatest Hits Vol.2加版,TML-X/M master

 

Xanadu

原裝美版的 Xanadu 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另外我在 Greatest Hits 中亦挑選了來自 Grease 的 Hopelessly devoted to you,比較的是 RSO 的 Grease/Saturday Nigth Fever 電台版內的選段。無可否認電台版 ONJ 的音色自然,分晰力亦稍勝,而整体的平衡度亦出色。TML 的版本卻一點也不輸蝕,它是非常接近 RSO 這張電台版的音效。無論是電台版或 TML的 master都能夠令我真正的感受 ONJ的歌藝。我一向對ONJ只抱著一個 OK的態度,年青時聽 ONJ都是在收音機中聽。我從來沒有真正欣賞過 ONJ,直至在聽過這些版本後才有新的体驗。還記得有一位前輩曾經說過他以前聽 CD的時候不喜歡 Itzhak Perlman的演譯,聽了黑膠唱片以後他對 Perlman完全改觀。我對 ONJ的体會亦一模一樣,能夠找到一個好的版本來欣賞是萬幸。

 

travolta grease

Grease 這張電台版收集 Grease 在一面,另一面是 Saturday Night Fever。

 

Doug Sax 自 1967 年開始了 The Mastering Lab 一直都沒有停下來。全盛時期 TML 是 24/6 的作業直至 CD 的來臨。我不能說但凡有 TML master 的必屬精品,但我從未遇過 TML 一張差的出品 (近年的 reissue 例外!) 。 TML 一直運作直至 CD 的出現后才走下坡。2000 年初 TML 亦全面停止 master 黑膠,當時他們將所有 cutting lathe都封起一直至 2012 才重新再做黑膠的 master。用電台版和 TML的 master 比較大家可能有點不公平的感覺,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想說明 master engineer 只能夠將錄音最好的一面帶出來。最出色的 master engineer 亦不例外。母帶才是重要的一環,沒有一個 master engineer 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儘管近年部份的再版都標榜由一流的 master engineer 處理,但在缺乏一個好的母版之下亦不能成事。更何況包括Doug Sax, Bernie Grundman, Robert Ludwig等的一流 master engineer都年事已高,能夠做到的並不多。在舊版的唱片之中有 TML master的在音效方面都有一定的保証,相比沒有他們處理的版本是優勝得多。可幸我們仍然能夠体會到這些大師當年留下給我們的感覺。

 

高原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