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7

TAS 榜上的 Masterdisk III

上期提到 Masterdisk的 vice president兼重量級 master engineer Robert Ludwig (亦稱為 Bob Ludwig, deadwax上的縮寫為 MD-RL, ST-RL 或 RL) 。我亦藉此機會介绍這位在音響及樂壇上有深遠影嚮的 master engineer,以及他對 mastering的理念。RL的成功部份可以說是因為他本身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發燒友。他與 TAS的 Harry Pearson有不少的往來,彼此推崇及專重大家在音樂及音響界的角色。不要以為 master engineer 都是發燒友,有很多都只視 mastering 為工作的一種;音效並非這類 master engineers的重點。對於這一類的 master engineers (特別是 RL所指一般在大唱片公司工作的 union engineers),
以最低的成本/時間將唱片完成推出是首要。

早年在A&R Recording受到 Phil Ramone薰陶的 RL對器材的音效絕不妥協。離開 A&R轉到 Sterling Sound工作的 RL亦領略到當時 Sterling Sound使用 Neumann最先進的 SX-68 cutting lathe對音效的影嚮。與當時一般的 mastering lab不一樣的是 Sterling Sound除了Ampex 440 錄音座以外,它們還有來自歐洲的Telefunken及 Studer的錄音座。這對於選擇不同音源有舉足輕重的影嚮。在 Masterdisk做了差不多二十年的 RL在 1992年離開 MD組成現在的 Gateway Mastering Studios。RL 組成 Gateway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自己能夠全完控制器材的挑選。RL監聽用的是由二台Cello Mark II Performance後級 bridge後使用差不多四仟瓦的功率推動一對 Duntech Sorereign 2001喇叭。現時這對 Duntech已被一對由 Eggleston Works的 William Eggleston III 特別為 RL的要求,設計及製造的 Eggleston Works “Ivy” 所取代。這對在 Gateway的 Ivy 编號為 No.1及2,生產的主因是RL要求更高保真的重播。這對價值 US$100,000的喇叭每個有二十三個單元(其他的 Ivy 只有二十二個單元),每個喇叭重達775lbs。 Eggleston Works 當年將它們的一隊工程師送到 Gateway 為 RL 度身訂造這對喇叭。更甚的是整個 Gateway studio的接線全是 Transparent Audio的產品,總共用了幾仟尺的Transparent Audio線材(Ivy 用的就是Transparent Audio 的 Opus MM2 喇叭缐)。為了進一步減低電流的噪音,整個 Studio的供電由二组大如大冰箱的電池產生的 60Hz交流電供應,就連接地都是特別的設計。據 RL 所講他可以將耳朵貼著 Ivy 的高音而聽不到丁點兒的噪音。Gateway 的效計百份百符合甚至遠超發燒友的要求。RL的理念顯而易見;他需要的是一套超班的監聽系统才可以確保他的製成品在用家的糸统中都有一定的重播效果。

rob
Robert Ludwig在他的 Gateway Studio。他後面的就是Eggleston Works “Ivy” 喇叭,前面的是 SPL console。(圖片來自 Wikipedia)

至於 mastering的器材 RL更是一絲不苟。他的 SPL (Sound Performance Labarotories) analog console在德國製造,使用高達 124V DC 的高壓推動。他從來未試過將它推到盡,它永不會因為音量過高而產生失真。Gateway 擁有多達五台的錄音座,概念與 Sterling Sound以前的做法無異。除了在音色的取捨以外是因為歐洲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0.75cm 的分隔,但北美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2cm 的分隔。錄音帶與錄音座錯配的話後果是不堪設想。在錄音座之後的訊號方面 RL 用的分別是一套 Ampex Class A 的系統,Aria Discrete Class A, Tim DeParavinci Esoteric Audio Research 的胆機及一套 Cello 的系統。RL 需要確保及選擇他的 master 有最理想的音效。

RL 與其他 master engineer 一樣今天亦面對母帶的問題,特別在 remaster 上世紀的錄音。如果是模擬錄音的話,最理想的自然是收錄在錄音帶上的母帶。RL 在 2014年 remaster Elton John 的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的時候就能夠使用 EMI 借出的 ¼” 母帶做 master。這樣的話 RL可以挑選到最合適的錄音座,使用最佳的 Azimuth等參數讀取最準確的音訊。可惜的是很多時候唱片公司都未必會提供在錄音帶上的母帶。原因是很多母帶經已失去或太破損,不能再用。退而求其次的會是 24bit 96kHz的檔案。最壞的是唱片公司拿來的只是在市面出售的 CD。這些 CD中的檔案只是 16bit 44.1kHz,而且是經過 compression及其他方式的處理。要還原母帶的效果是不可能的。

上期提過 RL當年 master過 Dire Straits的 Brothers In Arms唱片,但當時負責 master Brothers In Arms CD的是錄音師及監製 Neil Dorfsman。查實當年 Neil Dorfsman因為尚未有 digital console的關係;他需要用 Sony的 PCM-1610 D/A 轉為模擬訊號,再用 Sony的 PCM-1600 A/D轉回數位訊號製作 master。RL近年其實亦有 remaster Dire Straits的 Brtothers In Arms CD,這次因為科技的進步 RL可以使用 digital console在有做 master。不過近年的 RL似乎亦被迫受到所謂的 Loudness War的主導。RL自己本身絕對明白 Loudness War對音效以致整個行業的壞影嚮,但他亦不得不向唱片公司及歌手的意向低頭。大家似乎都在埋怨近年的 remaster CD及黑膠唱片音效未如理想;Loudness War是其中一個原因。以下的 youtube片段有非常清楚的解釋。

當唱片公司/歌手都以為大聲等同動態的話,樂迷的耳朵受罪了。RL 亦解釋過大音量的黑膠唱片/CD 將動態破壞到體無完膚。大音量使弱音變得大聲,亦使強音變得軟弱無力。儘管 RL 有能力改變這個情况,但他似乎亦有點無奈。

cd

除了黑膠唱片以外首版 CD 亦受追捧其實有很多原因,Loudness War 只是其中一個。

高原 (9/17)

廣告

02/17

TAS 榜上的華格納 V

Sheffield Lab的直刻唱片與其他直刻唱片都有一個共通點,它們比一般錄音都有更突出的像真度。樂器的音色更準確,音效更吸引。整個樂團就是擺在眼前,每一组以至每件樂器都有極精準的定位。可惜的是直刻唱片有極高的製作難度,不單是錄音及製作,就連生產亦是限量。要一 take過錄完唱片的一面對樂師是一個大考驗,對樂器的調音方面亦是一大難題。雖然 Sheffield Lab的直刻錄音亦有用錄音帶收錄,但作為後備的錄音帶製作並未如直刻般嚴謹。因此 Sheffield Lab的 CD與直刻唱片有頗為明顯的差異,這一點亦可理解。

提到 TAS 上榜的華格納錄音,除了 Sheffield Lab 以外;不可以不提的是由 John Culshaw 監製 Solti 蘇提與維也纳愛樂錄下的指環歌劇全集。但凡是華格納就必須要有宏觀,沒有宏大的理想就不能夠盡現華格納歌劇豪邁的氣概。曾在 Bayreuth親自錄過不少華格納歌劇的 John Culshaw 對於現場收錄歌劇的音效絕對不能令他滿意。他决心要在錄音室製作一套音效俱佳而有現場效果的指環歌劇全集。由 1958年至 1965年經歷長達八年的時間完成。Decca在上世紀有二套寵大的製作,華格納這套指環歌劇為首選;另一套就是 Dorati與匈牙利愛樂收錄的海頓交響曲全集。在錄音史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儘管指環歌劇有不少的錄音及選擇,但以製作的嚴謹,所花的精力,時間與金錢;Decca 的指環是稱冠。Decca/London 收錄的指環全集,扣除了作為介绍/引子的三張唱片的一輯,總共是四輯共十九張唱片。它們分別為Das Rheingold (三唱片), Die Walküre (五唱片), Siegfried (五唱片) 及Götterdämmerung (六唱片) ;超過十四小時不折不不扣的華格納。唱片的數量或超乎理想的銷量並非構成這套唱片偉大的原因,它的偉大是 Decca 眾人所花的精力是當今及後世不會再有人花得起。

wagner4Decca/London 蘇提與維也納愛樂指環歌劇全集一套四合共十九張唱片。

全球賣出超過一百萬套的蘇提指環歌劇全集除了唱片以外 Decca 亦有其他的媒體供市場所需,不過結果比 Sheffield Lab 的 CD 更令人失望。Sheffield Lab 的CD 未能與直刻唱片看齊,這是絕對可以體諒的。84年 CD 剛面世不久,Decca  便推出了 Solti  指環歌劇全集的 CD,44.1K/16bit 的 A/D  結果令人失望。我們只能夠歸究數位器材未成熟,不夠先進。1997年 Decca 再度推出 48K/24bit(CD 上寫的 96K/24bit 並不正確)指環歌劇全集的 CD,他們使用當時號稱最先進的 CEDAR糸統來製作。CEDAR是一個將錄音帶噪音消除的軟件。大家都不用我解釋都能意會這是另一套徹底失敗之作。2012 Decca再度賞試,他們推出指環歌劇全集的 CD 及 Blu-ray。今次他們用的 master 是經過 CEDAR 製作 1997年的數碼檔案。他們儘量將 CEDAR 的壞處除去,由數碼檔案中盡量抽取母帶上的音符。相信大家定必馬上有一個疑問?為何不用原版模擬母帶製作 master? Decca 的答案是原版母帶己破損至不能使用。難道 Decca 只有一套母帶?難道他們的母帶只有一個拷貝?  至於 Esoteric 的 SACD 據說亦是由 1997年的 48K/24bit 的 master 為本,他們首先將它轉為模擬訊號,然後再將模擬訊號轉化為 DSD 製作 SACD。我不明白 Esoteric 為何要先做 D/A 然後再做 A/D?  有一樣可以肯定的是,Esoteric 的 SACD 亦没有 tape hiss。

話說回John Culshaw,當年不明白他用了那種方法去説服當時的 Decca主席Sir Edward Lewis及Decca的古典樂總監Mr Maurice Rosengarten肯首投資一個甚至是連Decca的對手都不看好的項目。當時來說收錄指環歌劇全集是立體聲及 LP 剛起步才能夠做到的夢想,是當時全新的概念;是世上首套完整的指環歌劇錄音。John Culshaw 找到當時最佳的歌手,他甚至能夠拉攏到己經退了下來的 Kristen Flagstad 在她最後的日子為他錄了一部份的指環。當時的蘇提並非最理想及最著名的華格納指揮,起用蘇提是 Culshaw 一個頗大的注碼。John Culshaw 是整套指環的靈魂,沒有他蘇提絕不能夠在短短的幾年間蜚聲國際。不過Culshaw 並非沒有選擇,他其實亦有考慮包括著名的華格納指揮Knappertsbusch。曾在 Bayreuth 指揮過整套指環歌劇的Knappertsbusch 為 Culshaw 試錄了一段的指環。不過當 Culshaw 請Knappertsbusch 到控制室聽錄音重播的時候Knappertsbusch 說我在指揮時己聽過了,沒有再聽的必要。道不同不相為謀,Knappertsbusch絕對不是 Culshaw 的合作伙伴。負責錄音的 Decca錄音師 Gordon Parry的作風與 KE Wilkinson 等都貫徹一套嚴謹的錄音規格,與指揮及其他演出者聆聽錄音的效果是理所當然的慣性。整套指環歌劇是John Culshaw 的夢想,他如何能夠令錄音達到華格納的理想及在錄音室收錄完美的歌劇錄音?他如何令這套錄音成為音樂史上的里程碑?下期續。


我們先看一看 John Culshaw (1:29開始在中座開腔的一位) 監控指環錄音的過程。

2/17 (高原)

11/15

TAS – Telarc Firebird DG-10039 (II)

上期剛談及 Telarc DG-10039 Stravinsky Firebird 的 Introduction。Introduction 中豐富的低音主要由弦樂及輕輕的大鼓合成。對很多器材來說已是一個非常艱距的考驗, 但這只是開始。大家有聽過 Firebird 的話都不會忘記Infernal Dance的開始, Stravinsky在 Infernal Dance的開展差不多要求樂團中的每一個樂師都要出盡牛力去演奏。要奏好這個樂章一點也不輕易, 要發揮出樂曲最大的能量所有樂師必須要完全一致絲毫不差。Stravinsky作曲精要之處就是 Round Dance的完結配合 Infernal Dance的開展。Round Dance的完結是優美的, 絲滑的小提琴, 單簧管及低音弦樂的配合完結。最後的幾秒純椊是低音的弦樂, 這一段的低頻亦是非常輕而低但非常細緻。如果在這幾秒中你不到聲音的話; 這表示閣下必須在器材方面下點功夫。當 Round Dance很不經意的完結后。 。 。 接著的 Infernal Dance就毫不猶豫地砰的一聲展開急促的樂章。樂曲由最低至最高音量的動態實在驚人, Stravinsky用心良苦之餘亦給我們一個試機的好機會。就正正因為有 Soundstream數位錄音的幫助下, 樂團可以在沒有任何抑制之下完全發揮到極限。這一下"砰"的一聲的迫力足以令你呆一呆, 定一定; 從喇叭出來的聲音雖然不可以推后你幾尺, 但肯定有這種能力令你產生這種感覺。Robert Shaw出色的地方就是他能夠使樂團齊齊整整一致地爆發, 這一下的瞬變是光速的快。而亦直接地產生驚人的爆炸力, 這是其他 Firebird的指揮與樂團組合中少有的。Firebird 過癮的地方就是爆完可以再爆, 高潮一浪接一浪, 單是 Infernal Dance 的一段就己經有足夠能量爆到七彩。如果你只有 CD 的話, 若然你的唱盤系統未夠班的話; 這一段的瞬變及動態就不能夠發揮得淋璃盡致。

Telarc 的 Firebird 由 MFSL 的 Stan Ricker 半速 master (SR/2) 。按此試聽 Infernal Dance 的開展。

 

不過 Infernal Dance 只是熱身, 好戲還在後頭。Firebird 的Finale 比起 Infernal Dance 就有過之而無不及。Stravinsky 巧妙地運用吹管樂器與定音鼓相輔之下製造無盡的動力。鼓聲一下一下的增強, 每一下都能夠震撼心弦; 直至到最後的一下的爆發。接著的沉寂令人有如夢初醒的感覺。這最後的分多鐘的音樂對器材的要求更甚; 因為需要釋放出的能量實在太多。器材一定要有足夠的分晰能力, 樂器需要有極高的分隔度才可以發揮得最好。我試 Firebird 的時候"幾乎"要為唱盤蓋上上蓋, 因為喇叭產生出來的震盪實在太大, “幾乎"震到跳線。實在是一鼓一驚心, 每打一下的定音鼓心都跳一跳; 直至到最后的大爆發後才鬆一口氣。樂曲的完結亦正好配合了聽者的心情, 天衣無縫。

短短二十分鐘的 Firebird 是過足 Hi Fi 癮。按此試聽 Finale 的片段。

我試 Firebird 大部份時間都只是用 3/5A, 但一樣爆得無拘無束。不要以為 3/5A 唔夠 size, 爆不來。其實你的唱盤的音源方面"對號"的話, 一樣可以"入座"; 絕不腳軟。我經常只用對 3/5A 來試音, 喜歡它的音效上了癮無辨法亦無考慮過要介這鋪癮。我要求音樂要有效果, 我更需要的是音樂的味道。儘管 Robert Shaw 的 Firebird 有點誇張, 無可避兔地賣弄效果。 整体來說它仍是一個稱心如意的演譯, 能夠帶領著聽者完全的投入己成功了一大步。再加上 Soundstream 的幾乎無極限的動態, 它在 78年推出的時候實在驚為天人, 難怪 TAS 的 HP 都比個 like 佢。

11/15 (高原)

06/15

TAS – DSOTM 第二

上期我們試過三張不同 master 的第三版 Harvest 美版 DSOTM,今期我們繼續試一試三張第一版的 DSOTM。三張首版的 DSOTM 的詳情如下:

三張第一版 DSOTM,由上至下依次為 F25, F32 及 S1。

首先試聽的是第一張的第一版(我會簡稱它為F25),matrix 如下:

Side 1: SMAS-11163 F25 #1
Side 2: SMAS-11163 F1 #3 Wly (Wally Traugott master)
壓碟廠 – Jacksonville US

F25 的音效的確與第三版的任何一張都有相當明顯的分別。第一首歌開始時候的低頻更加有份量;除了潛得更低外,它更強的迫力使每一下的” 心跳” 亦更清楚。音場的深度與闊度亦進一步的改善,它令你真正体會到 DSOTM 錄音中超乎想像的穿透力,你的揚聲器是完全的透明。On The Run 的跑步聲的音像亦較突出,合成器產生的環繞效果有更強烈的 3D 感覺。Time 的鐘嚮更清脆玲瓏,每一個鐘的聲嚮都有更明顯的空間;前後左右無一不在;是一等一的分隔度。

第一張第一版 matrix F25,按圖試聽On The Run 與 Time 的之間測試片段。

第二張的第一版(我會簡稱它為F32),matrix 如下:

Side 1: SMAS-11163 F32
Side 2: SMAS-11163 F22
壓碟廠 – Winchester US

第二張第一版 matrix F32,按圖試聽On The Run 與 Time 的之間測試片段。

F32 的音效雖然亦比所有第三版強,但與 F25 相比之下是稍為弱了一點點。低頻是稍為比 F25收了一點,音場和深度亦稍遜。跑步聲及鐘嚮的聲音亦不及 F25般明確。

第三張的第一版(我會簡稱它為S1),matrix 如下:

Side 1: SMAS-11163 S1
Side 2: SMAS-11163 S2-2
壓碟廠 –Jacksonville US (加拿大?)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三張第一版 matrix S1,按圖試聽On The Run 與 Time 的之間測試片段。

這一張原本原應是加版的 DSOTM 有點奇怪。唱片的 label 上明明是寫上了 MFD. In Canada 的字樣,但 matrix上顯示的是在美國 Jacksonville 壓碟。另一方面唱片的外套亦是從美國方面進口的,與美版的唱片封套是完全一模一樣。其中一個可能是加版這張 DSOTM 在美國 Jacksonville 壓片,另一個的可能是這張加版在加拿大用美國的母版壓片。這種情況經常出現在首版中,一點也不足以為奇。至於這個加版是前者或后者就未能確定,這點亦不太重要因為最後都是以音效來收貨。S1的音效我會將它放在 F25 與 F32 之間。S1 有非常接近 F25 的音效,只是在低頻的伸延方面比 F25 稍遜。立体感與通透的程度,DSOTM 那種穿透喇叭的能力亦與 F25相迎,鐘嚮的聲音亦是全方位的立體感。不過 S1 的人聲卻比 F25 豐厚圓潤,高頻的分隔度及伸延亦較好一點點。

下一期會是一個總結,DSOTM 的完結。

高原 (6/15)

05/15

TAS – DSOTM

今期我們繼續 TAS 名盤的探究。標題是 DSOTM;沒有錯,是 Pink Floyd 的 Dark Side Of The Moon。73年推出的DSOTM 是 Pink Floyd 最暢銷的大碟,它在 Billboard 200 連續 591星期在榜上。DSOTM 當年使用最超桌的 16-tracks mixes, tape loop 的技術及包括 EMS VCS3 及 Synthi A 等合成器。Production Engineer Alan Parsons (后期組成了 Alan Parsons Project) 亦因此得到格林美的 Best Engineered Album 大獎。上 TAS 榜似乎是理所當然了。為了体會 DSOTM 的效果我從老板的藏碟中找來六張的 DSOTM 相互比較一下。它們分別是二張不同master 的美國 Harvest 首版及一張加拿大 Harvest 的首版。另外的三張是不同 master 的美國 Harvest 第三版。這六張唱片對於了解 DSOTM 的音效有幫助以外,還亦令我對 master engineer 的角色有進一步的認識。我們先由三張第三版開始,全部第三版的美版都在 75年生產;一點也不後期。


六張不同版本的 Dark Side OF The Moon。

首先試聽的是第一張的第三版(我會簡稱它為H74),matrix 如下:

Side 1: SMAS-11163 H74 #3
Side 2: SMAS-11163 Gene
壓碟廠 – Jacksonville US


第三版 H74 matrix,按圖試聽測 On The Run 與 Time 的之間測試片段。

第一面第一首歌 Speak to me 開始時候的模擬心跳聲引子;如果我用近年的復刻版來比較。你即時會感覺到 H74 版本的低頻潛得更低更深亦更豐滿。音場的深度與闊度是大很多,是非常 3D 的效果。Alan Parsons 在錄音室內做的效果實在超班。相比之下 H74 亦有超桌的空氣感及音樂味,復刻版的感覺是死死實實,沒有半點的生氣。H74 在 On the run 與 Time 之間的片段亦引證了這個效果,整體都有出色的分隔度及平衡度。人聲與樂器的比例亦恰到好處。H74 並沒有 master engineer 的簽名,相信是 Capitol 自已其中一位 master engineer 的製作。

接著試聽的是第二張的第三版(我會簡稱它為 F61),matrix 如下:

Side 1: SMAS-11163 F61 2 KP
Side 2: SMAS-11163 G61 Wayne
壓碟廠 – Los Angeles US


第三版 F61 matrix,按圖試聽 On The Run 與 Time 的之間測試片段。

F61由著名的 Ken Perry (KP) master,Speak to me 的開始已可以聽得到 F61 的音場更寬廣而低頻亦更深。比起 H74,F61 的版本亦有更多的 inner details,頻應及樂器的分隔度亦較突出。中頻方面,特別是人聲方面是稍為弱一點。

接著試聽的是第三張的第三版(我會簡稱它為 F67),matrix 如下:

Side 1: SMAS-11163 F67 Wally
Side 2: SMAS-11163 G64 #18 Gene
壓碟廠 – Winchester US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第三版 F67 matrix,按圖試聽 On The Run 與 Time 的之間測試片段。

F67 由著名的 Wally Traugott (Wally) master,Speak to me 的開始 F67 的低頻並不及F61,但 F67 的音場比 F61及 H74 更寬廣。F67 的中高頻明顯較佳,人聲是三個版本最佳的一個。高頻的伸延度亦然,留意鬧鐘的聲音及殘嚮。

雖然同是第三版,但因為不同的 master 的關係;音效亦有頗大的差異。H74 是比較中性的版本,整体有不錯的平衡度亦不誇張;沒有依重任何一方面。F67 無論在高中低方面都較 H74 稍佳,而音場及深度亦較出色。F67 亦有非常傑出的迫力及動態。對於喜歡低頻的朋友 F61 的表現最突出。但它在高中頻輸給 F67,而中頻則不及 H74。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來聽,第三版的 DSOTM 皆有超乎 3D 的立體聲效果及寬廣的音場;是一等一的音效。

在試聽 youtube (我所指的只是”介紹番” 中我們錄的片段。yanyanlp 的 facebook 片段並非由我們收錄。監於版權的關係,我們自已只可以收錄測試用的片段。) 的測試片段的時侯我提議大家將電腦接駁到音響上試聽。DSOTM 的效果需要有一套水準相當的音響才可以完全發揮出來。用電腦上的喇叭並不足夠,用耳筒接電腦亦未能夠完全体會到 DSOTM 的龐大音場及 3D 的效果。下期我們會繼續測試三張 DSOTM 的北美首版。

高原 (5/15)

02/15

TAS – Art Garfunkel (Breakaway) 上兩期介紹過二張 M&K 的 TAS 上榜碟,兩張碟都有超強的立體感和空氣感。上 TAS 榜實至名歸;不過,儘管這兩張碟的效果突出;論音樂的角度就較為遜色。聽效果測試器材實在過足發燒癮,對我來說欣賞音樂才是最重要。 這一回我介紹另一張 TAS 上榜的靚碟,Art Garfunkel 的 Breakaway。未入正題之前我先介紹一下 Art Garfunkel。Art Garfunkel 與 Paul Simon 組成的 Simon & Garfunkel 在六/七十年代是樂壇上舉足輕重的組合。被滾石雜誌選為史上 100 位最佳藝人的第四十位。憑著天賦的一把靚聲的 Art Garfunkel 與善長作曲的 Paul Simon 的合作的確是一絕。可惜天下無不散之筵席,Simon & Garfunkel 在七十年代初期拆伙。雖然兩人仍偶有合作,但始終都不能產生當年的火花(除了在 82年的 Concert in Central Park 以外)。 電影版的 Bright Eyes 來自 Watership Down 大碟。 我試聽用的是美版的 WLP 電台首版。 走上 solo 之路的 Art Garfunkel 在七十年代仍有幾張舉足輕重的唱片。我個人最喜歡的是他的 Bright Eyes。這首在英國大熱的歌來自卡通片 Watership Down,Bright Eyes 是片中的插曲,是一隻听 Hazel 的兔仔被殺的情境。Bright Eyes 有兩個由 Art Garfunkel 演譯的版本。電影原聲大碟的版本收錄在 Watership Down 電影原聲大碟之中。另一個版本收錄在他的英國及歐洲版的 Fate for Breakfast 大碟之內,亦出現在他美版的 Scissors Cut 大碟中。特別一提的是 Scissors Cut 是 Art Garfunkel 為了懷念早一年自殺的女朋友 Laurie Bird 而作。留意大碟照片中 Art Garfunkel 頸上的膠布,封套的背后是看不到相貌 Laurie Bird 的半身照。作為歌手亦是詩人的 Art Garfunkel 在 88年的大碟 Lefty 的唱片內套上寫了一首談及他與 Laurie Bird 的詩,浪漫感人。塵歸塵,土歸土;一切都只有回憶。同是來自星星的我們,世上的一切只是腦海中的一個片段。至於 Bright Eyes,兩個版本互有特色。電影版的 Bright Eyes,原因可能是它以弦樂為主要的配樂,頗有電影音樂的意境。開展部份以豎琴為主的引子帶出 Art Garfunkel 的天籟之聲,配合著優美的弦樂伴奏,如畫的意境。Scissors Cut 中 Bright Eyes 的開展部份由 Accoustic Guitars 彈奏帶領,當中亦加入了弦樂的伴奏;其中亦引入 Art Garfunkel 的和音,不同的味道。Art Garfunkel 的和音是其中的精髓(特別是 2:20 的和音,兩把聲 mix 得非常出色。Art Garfunkel 的和音完全出哂,無遮無掩)。 另一個版本的 Bright Eyes 在 Art Garfunkel 美版的 Scissors Cut 大碟。 Bright Eyes 同樣放在 side 2 的第一首歌。 這張美版 Scissors Cut 大碟背后有電台版的 Promo 金印,master 是 Sterling Sound – Greg Calbi 的傑作 無論是原聲大碟上或 Scissors Cut 中的 Bright Eyes 都有不錯的錄音水準,尤其以流行曲而言。 Art Garfunkel 的聲音清脆玲瓏,與樂器有出色的分隔。當年的 Art Garfunkel 的高音音色通透自然,對於較高的音階都應付自如。值得一提的是 Art Garfunkel 的大碟通常都加入低音大提琴,音樂的平衡有一定的保証(在分晰力高的器材上可清楚聽到低音提琴的演奏)。錄音效果雖未違致 TAS 的水準,但亦相去不遠。 Art Garfunkel 88年的 Lefty 大碟的內套印上他寫給 Laurie Bird 的情詩。 下期我會正式介紹 Art Garfunkel TAS 上榜的 Breakaway。

高原 (2/15)

12/14

TAS-The Absolute Sound

由這一期開始我會為大家介紹番一些上榜的靚碟,我會由 TAS 的榜單開始。大家都不難明白我選 TAS 的原因。因為值得介紹/不值得介紹的為數不少;我會分段進行。況且寫作亦有時令,亦需要靈感;意到/即興的會有最佳的發揮。道理來自爵士樂,這亦是 Louis Armstrong 與 Kenny G 的分別。

12141

M&K Super Sampler 精選碟正面,你可了以見到 For Duke,Fatha,Hot Stix 等。

首先的一張在 TAS 上榜而且更是精選碟。以發燒友的角度來說,我一向不贊成買精選碟;它除了是方便以外,別無好處。但正如我經常掛在口邊的"凡事都有例外"。精選碟全是炒理一堆的賺錢之作,但這一張正是例外中的例外。這張碟是 M&K 的 Super Sampler,裏面所選的段落絕大部份都是 TAS 上榜之作。大家都認識的 For Duke, The Power and The Glory,Fatha,Flamenco Fever,Hot Stix 等。M&K 的 Super Sampler 是選自十一張 M&K 的直刻碟。M&K 的直刻碟出名難找,而且要集齊裏面十一張碟粗略估計差不多要二萬元。以少於十分之一的價錢去欣賞這張超級唱片;說它是超值一點也不過份。相信裏面最貴的應該是 Flamenco Fever,這張唱片超罕有而價錢是超乎想像。與其他廠牌的直刻碟相比之下 M&K 的直刻功力有過之而無不及。原本主力音響器材的 M&K 出唱片的原意是希望能用唱片去測試他們的器材;特別是他們的超低音。他們的直刻碟亦非常著重在低音的表現,真正無低不歡。雖然是試音天碟,但這亦被人批評為欠缺音樂的成份。相信大家亦希望在 TAS 的榜單中探討 HP 在聽什麼,他以何等的標準決定上榜與否;這張碟定可以找到部份的答案。

12142

碟套背後是Yeti Chasers,Power & the Glory,Flamenco 等。

裏面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是 Flamenco Fever 中的 Llorana 選段。錄音中包括了 Flamenco 結他,鼓, Flamenco 舞蹈員及 Flamenco 舞不可少的 Castanets 響板。如果你末聽過這一後的話你可能以為 Flamenco 結他是選段的靈魂。還記得我提過 M&K 主攻低頻的嗎?這段的靈魂是 Flamenco 舞蹈員的舞步-他們的腳踏聲。Flamenco Fever 能夠上位是因為它是一個令你完全感受不到有邊際的錄音,是一個完全 3D 的畫面;空間感是真到現場一樣。最要命的舞蹈員的腳踏聲比擘鼓、槍嚮還要厲害;瞬變與動態超然,超乎想像。更何況他們在音揚中前後左右地跳動,每一下的腳踏聲在喇叭之間爆發。你的器材必需要有足夠的結像力才可以在不同的位置爆發出來。低頻的爆炸力是一般器材難以做得出色的。另一樣突出的是響板的聲音,你能夠在錄音中聽到的響板聲就像環繞立体聲一樣。你感覺到響板是隨著舞蹈員一齊轉動,是3D 的在轉。各果閣下的器材的效果有一定的水準的話,你很容易會找到響板的空間,感覺到它在空氣中浮動。

12143

效果超乎想像的 Flamenco Fever 在 Side 1 track 3。

12144

另一張傑出的精選碟 – Movie Great。

講開精選碟,其實有另外一張頗為少見的精選碟效果亦是出乎意表。Movie Great 收錄的是十二首原版的電影音樂。最特別的是負責 master 的是 Artisan 的 Greg Fulginiti,而著名的 Steve Hoffman 則負責唱片的策劃。以這種陣容做精選碟實在罕見,這亦顯示唱片公司有用心去製作這張唱片。唱片的效果部份比原來的原聲大碟還要好。例如低頻雄渾的大白鯊,樂器井井有條,效果有條不紊。回到末來雖然是錄音室的錄音,但樂器的編配是一清二楚。其餘的時光倒流七十年,非洲之旅等亦有不錯的效果。

12145

Artisan 的 Greg Fulginiti master 是質量的保證。

要知道 Super Sampler 只是 Direct to tape 而非 Direct to Disc 的直刻,效果都有超水準的表現。聽直刻的時候又如何呢?可惜的是 Flamenco Fever 實在太貴太難找,我要多寫兩篇稿儲多一點錢才可以買。不過除了 Flamenco Fever 以外仍有其他 M&K 的直刻可以比較一下。TAS 上榜以鼓為主的唱片其實亦有不了,M&K 的 Hot Stix 是其中之一。 Hot Stix 在 Super Sampler 中亦有一段,這正好可以用來比較一下。 M&K亦有另外一張測試碟專試低頻,其中亦加入了 Flamenco 舞蹈的部份的大碟我們下期繼續。

高原 (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