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0

繼續試機之二

 有發燒友經常說 3/5A 難服待,要好聲就必需要大功率功放。很多人認為這樣的話倒不如用大喇叭配大功放的組合。這種說法一點也沒錯,不過;世界上沒有一個完全相同的人,就算孖生的亦不一樣。更何況是聆聽音響的習慣與偏好!對於我聽音樂的空間與週圍的環境,3/5A已足夠有餘。我聆聽音樂的客廳大約四佰平方呎,但我只能夠放置音響在一角。實際上聽 3/5A 的位置只有約佰五平方呎。雖然一邊有不少的空間,但亦有一張梳化間隔開。幸好的是喇叭離前牆有三呎多,座位離後牆仍有約十呎。這種空間我覺得擺放 3/5A 最適合,在爆棚的時候聆聽位置的音壓都達到差不多 90dB90dB 的音壓在我的情況下我的 3/5A 尚未拍邊。如果這四佰平方呎都可以給我用盡的話,3/5A所能夠產生的音壓會勉強一點;我會作他想。如果距離 3/5A 超過十五呎仍硬要產生 90dB 的音壓,3/5A 拍邊的可能性必然增加。Disco  Hard Rock 我幾乎不會接觸,Electro  Heavy Metal 更與我無源。重播一般的流行音樂,3/5A 還可以應付。流行曲並非我最常聽,對我而言經已足夠。對於爵士樂,3/5A 的高通、豐厚音樂味道、超桌的低音重播能力亦令人雀躍。堂音的迴響,音場營造的比例遠超一般書架揚聲器所能產生的效果;是3/5A重播交響曲的強項。小提琴的細緻,如絲般幼滑的音色;鏗鏘的鋼琴音色,動態超然的弦線張力及極微細的殘嚮都真實地重現眼前。這份的滿足感是非筆墨所能形容的。我並非將 3/5A 說成有如神級般的效果,只不過以它的體積及相對能產生的效果確實是匪夷所思。我有另一套使用 B&W 804 的組合,它的爆發力、質感及沖擊力比 3/5A 都強很多。但以現時的聆聽環境來說,3/5A 是可以了。

話說回Reference Recordings  RR-92CD Bolero 中來自 Liszt  Les Preludes。上期我們介紹過Les Preludes  Question (Introduction and Andante maestoso), Love, Storm。今期我們聽剩下的Buolic Clam  Battle and VictoryBuolic Clam 田園的寧靜編排在 Storm 之後與 Beethoven 的第六” 田園” 交響曲的感覺十分類似。在一輪風暴的沖衡後變得和諧、恬靜加上一點點輕快的感覺;是一種無形的舒暢。Buolic Clam 在新的功放及 3/5A強大的分隔度配合下,節奏感份外強烈、音樂味濃厚。銅管樂與木管樂器間彼起此落的和弦及絲絲入扣的音符,音樂份外悅耳動聽。Eiji Oue 在這一個樂章顯示岀他對樂曲的層次,旋律的控制都有一定的水準。Buolic Clam 樂章的角色除了為 Storm 的一輪沖擊之後帶來和諧的氣氛外,更重要的是它要漸進地營造岀Battle and Victory 緊接著的下一個高潮。Battle and Victory 的旋律亦與開展時的 Question 相近,在定音鼓及銅管樂的配合下還加入了 Kettle Drum 大大地增強了戰爭的節奏感。儘管是樂器的數量及份量不斷增多的情況下,3/5A 仍然能夠保持精確的定位,大鼓在音場的中空爆發岀來的結像力是前所未見。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極多樂器的爆棚部份,3/5A 的分晰力依然能夠有驚人的效果。特別是不同的擊鼓聲,低頻的管樂及弦樂都清楚地分辨岀來。音頻之間沒有的混淆,所有不同的低音樂器都交待得一清二楚。3/5A 能夠發揮岀這種能耐,新的功放居功厥偉;相比之下 Quad II 是力有未逮。最要命的還是最後的二分鍾,這部份的力度比 Question  Storm 還要大。3/5A 爆發的迫力與質感驚人;銅管樂器爆發岀像撕烈的聲音,再加上低音弦樂推動岀來震動褲管的低頻,配合著爆炸力驚人的定音鼓及大鼓;正正式式是地動山搖的感覺。當爆炸的高潮不斷向你轟炸了分半鐘後,你滿以為樂章已經到了結束的時候;隨即而來的是最後半分鐘帶來更大的爆發。未聽過最後半分鐘之前已經覺得樂曲的動態很強大;最後的半分鐘可說是超級動態的加強版,是轟到頭崩額裂的超強動態。在大鼓帶動下的爆破力度令人吃驚,實在難以想像 3/5A 在完全沒有拍邊的情況下能夠產生這樣有震撼力的音壓。這種音壓幾乎令到鄰居投訴我(特別是我只在晚上九時入黑後才開始聽音樂,賞味期限是超短。最麻煩的是;通常在接近午夜時是最靚聲的時間。我不得不承認特別在夜深人靜的時候,90dB 的音壓是有點過份。),我還能夠用更大的喇叭嗎? 在新功放推動下的3/5A 夠我用了;在重播交響樂的時侯 3/5A 的輸出比大型揚聲器還要大。你比幾多佢、佢比番咁多你。絕不偷功減料,夫復何求?

08201按圖試聽 Liszt Les Preludes  Buolic Clam  Battle and Victory

能夠收錄到這般寵大的音壓,寬的頻應,極佳的平衡度,動人的細緻及宏大的音場;Reference Recordings 的確有一定超卓的技巧。為了進一步證實 RR 的錄音技巧,我將 CD 的頻譜分晰一下。

08202

由圖表上可以看到 CD 的動態頻譜是非常之岀色,並未岀現任何 Loudness War/做手腳的跡像。我進一步看看較詳細的分晰。從圖表上可以清楚地看到 Les Preludes 龐大的動態及產生的強烈對比。

08203

詳細的動態頻譜分晰亦有同樣的效應,錄音看得到並未有太多的人工效果但亦有不少的 mastering。這亦實證了 RR 基本上是以錄音的技術取勝。由 Loudness Part 來看,17分鐘的樂曲只從 Normalized average spectrum 的圖表上可以看到錄音所收錄的中低頻的份量是頗為豐盛的。Histogram 上顯示極為接近 16bit 是經過 mastering 後的結果。

其實  RR-92CD 當中有很多值得一聽的曲目。我雖然不太推薦主題的 Bolero, 它其實亦十分爆得。Prof. Keith Johnson 一直以來都檐當 Reference Recordings  Technical DirectorRR 的錄音器材都由他親手焊製或摩改。他的用咪及錄音技巧亦令人臣服。像 RR-92CD 這樣的錄音造詣絕非僥倖。大家如果已經擁有這張 CD 的話,不妨拿岀來重溫一下。

 

高原 (8/20)

09/17

TAS 榜上的 Masterdisk III

上期提到 Masterdisk的 vice president兼重量級 master engineer Robert Ludwig (亦稱為 Bob Ludwig, deadwax上的縮寫為 MD-RL, ST-RL 或 RL) 。我亦藉此機會介绍這位在音響及樂壇上有深遠影嚮的 master engineer,以及他對 mastering的理念。RL的成功部份可以說是因為他本身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發燒友。他與 TAS的 Harry Pearson有不少的往來,彼此推崇及專重大家在音樂及音響界的角色。不要以為 master engineer 都是發燒友,有很多都只視 mastering 為工作的一種;音效並非這類 master engineers的重點。對於這一類的 master engineers (特別是 RL所指一般在大唱片公司工作的 union engineers),
以最低的成本/時間將唱片完成推出是首要。

早年在A&R Recording受到 Phil Ramone薰陶的 RL對器材的音效絕不妥協。離開 A&R轉到 Sterling Sound工作的 RL亦領略到當時 Sterling Sound使用 Neumann最先進的 SX-68 cutting lathe對音效的影嚮。與當時一般的 mastering lab不一樣的是 Sterling Sound除了Ampex 440 錄音座以外,它們還有來自歐洲的Telefunken及 Studer的錄音座。這對於選擇不同音源有舉足輕重的影嚮。在 Masterdisk做了差不多二十年的 RL在 1992年離開 MD組成現在的 Gateway Mastering Studios。RL 組成 Gateway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自己能夠全完控制器材的挑選。RL監聽用的是由二台Cello Mark II Performance後級 bridge後使用差不多四仟瓦的功率推動一對 Duntech Sorereign 2001喇叭。現時這對 Duntech已被一對由 Eggleston Works的 William Eggleston III 特別為 RL的要求,設計及製造的 Eggleston Works “Ivy” 所取代。這對在 Gateway的 Ivy 编號為 No.1及2,生產的主因是RL要求更高保真的重播。這對價值 US$100,000的喇叭每個有二十三個單元(其他的 Ivy 只有二十二個單元),每個喇叭重達775lbs。 Eggleston Works 當年將它們的一隊工程師送到 Gateway 為 RL 度身訂造這對喇叭。更甚的是整個 Gateway studio的接線全是 Transparent Audio的產品,總共用了幾仟尺的Transparent Audio線材(Ivy 用的就是Transparent Audio 的 Opus MM2 喇叭缐)。為了進一步減低電流的噪音,整個 Studio的供電由二组大如大冰箱的電池產生的 60Hz交流電供應,就連接地都是特別的設計。據 RL 所講他可以將耳朵貼著 Ivy 的高音而聽不到丁點兒的噪音。Gateway 的效計百份百符合甚至遠超發燒友的要求。RL的理念顯而易見;他需要的是一套超班的監聽系统才可以確保他的製成品在用家的糸统中都有一定的重播效果。

rob
Robert Ludwig在他的 Gateway Studio。他後面的就是Eggleston Works “Ivy” 喇叭,前面的是 SPL console。(圖片來自 Wikipedia)

至於 mastering的器材 RL更是一絲不苟。他的 SPL (Sound Performance Labarotories) analog console在德國製造,使用高達 124V DC 的高壓推動。他從來未試過將它推到盡,它永不會因為音量過高而產生失真。Gateway 擁有多達五台的錄音座,概念與 Sterling Sound以前的做法無異。除了在音色的取捨以外是因為歐洲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0.75cm 的分隔,但北美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2cm 的分隔。錄音帶與錄音座錯配的話後果是不堪設想。在錄音座之後的訊號方面 RL 用的分別是一套 Ampex Class A 的系統,Aria Discrete Class A, Tim DeParavinci Esoteric Audio Research 的胆機及一套 Cello 的系統。RL 需要確保及選擇他的 master 有最理想的音效。

RL 與其他 master engineer 一樣今天亦面對母帶的問題,特別在 remaster 上世紀的錄音。如果是模擬錄音的話,最理想的自然是收錄在錄音帶上的母帶。RL 在 2014年 remaster Elton John 的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的時候就能夠使用 EMI 借出的 ¼” 母帶做 master。這樣的話 RL可以挑選到最合適的錄音座,使用最佳的 Azimuth等參數讀取最準確的音訊。可惜的是很多時候唱片公司都未必會提供在錄音帶上的母帶。原因是很多母帶經已失去或太破損,不能再用。退而求其次的會是 24bit 96kHz的檔案。最壞的是唱片公司拿來的只是在市面出售的 CD。這些 CD中的檔案只是 16bit 44.1kHz,而且是經過 compression及其他方式的處理。要還原母帶的效果是不可能的。

上期提過 RL當年 master過 Dire Straits的 Brothers In Arms唱片,但當時負責 master Brothers In Arms CD的是錄音師及監製 Neil Dorfsman。查實當年 Neil Dorfsman因為尚未有 digital console的關係;他需要用 Sony的 PCM-1610 D/A 轉為模擬訊號,再用 Sony的 PCM-1600 A/D轉回數位訊號製作 master。RL近年其實亦有 remaster Dire Straits的 Brtothers In Arms CD,這次因為科技的進步 RL可以使用 digital console在有做 master。不過近年的 RL似乎亦被迫受到所謂的 Loudness War的主導。RL自己本身絕對明白 Loudness War對音效以致整個行業的壞影嚮,但他亦不得不向唱片公司及歌手的意向低頭。大家似乎都在埋怨近年的 remaster CD及黑膠唱片音效未如理想;Loudness War是其中一個原因。以下的 youtube片段有非常清楚的解釋。

當唱片公司/歌手都以為大聲等同動態的話,樂迷的耳朵受罪了。RL 亦解釋過大音量的黑膠唱片/CD 將動態破壞到體無完膚。大音量使弱音變得大聲,亦使強音變得軟弱無力。儘管 RL 有能力改變這個情况,但他似乎亦有點無奈。

cd

除了黑膠唱片以外首版 CD 亦受追捧其實有很多原因,Loudness War 只是其中一個。

高原 (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