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

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之一

上期我提过 youtube 上有位仁兄以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为题将半速刻盘的黑胶唱片与普通版本的黑胶唱片互相比较。这个其实是一个颇为有吸引力的题材;可惜的是他用了来自 2018年推出的半速刻盘复刻版与 1979年推出的原版黑胶唱片来比较。两者相差了几乎四十年的光景,甚难有一个公平的比试。虽然这个half speed 的复刻版亦标榜着使用 analogue master,但其中仍有很多隐忧。第一,这个 analogue 母带不知道是那一代的儿孙。第二,正如负责 master 的Miles Showell (Abbey Road Studio) 亦坦言他们所用的其实是一个来自 analogue master 的 digital file。正确来说根本与 analogue 是脱了节。试想一想首版的 CD 我保证全用 analogue master (数位录音除外) ,它们亦一概使用 Analogue master。第三,无论由那个角度来看使用 digital file的复刻版是必然地多了 A/D 及 D/A 这两个不必要的步骤。试想一下,就连首版 CD 都只有一个 A/D 而已。就单单这几点已足够令到复刻版输到兵败如山倒,无容置疑。我没有将这位仁兄 youtube 上的评论全部看完,我只看了前几位的留言;他们全都猜到原版的较好声。

其实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这个标题绝对合情合理;因此我亦因利乘便用中文以”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为题试一下。半速刻盘的好与坏我在上期已经谈论过。这一期我主要是做测试的部份。我选来了 Joan Baez TAS 上榜的Diamonds & Rust 唱片来比较。首先是美版 A&M的Diamonds & Rust原版黑胶唱片,唱片在 1975年首推。最初的版本由 Monarch压碟, Doug Sax的 The Mastering Lab首席 mastering engineer Mike Reese负责 mastering的工作。大碟除了 Joan Baez自弹自唱外还有 Larry Carlton结他伴奏及负责弦乐部份的指导。 Joe Sample的键琴,Tom Scott的色士风,Joni Mitchell亦在 Dida中负责和唱。 Diamonds & Rust由 Joan Baez作曲及填词,是她其中的一首代表作。写的是当时与她分手不久的 Bob Dylan。自出道以来,Joan Baez除了演唱 Bob Dylan的作品外,她一直在作曲及音乐创作方面受到 Bob Dylan不少的影向。 Joan Baez在碟中亦翻唱了 Bob Dylan的 Simple Twist Of Fate。第二张要比较自然是 Half Speed Mastering HS的制作。大碟来自 Nautilus编号 NR-12的黑胶唱片,在 1980年首推。与 MFSL有着相若理念的 Nautilus无独有偶踉 MFSL 在 1977年同年创业。 Nautilus的 Super Disc系列亦同样标榜使甪原版母带,唱片大部份在美国由 KM以处女胶压碟。 Half Speed Mastering HS 是他们的主力,除此以外他们亦有制作过好几张 Direct Disc DD 直刻唱片。主力负责 master 的是International Automated Media IAM 的 Bruce Leek (IAM-BL) 及Richard Donaldson (IAM-RD) 。除了 Nautilus 外IAM 亦曾为多个发烧品牌如 Telarc, Varèse Sarabande, Klavier, Delos 等。 Bruce Leek 与 Richard Donaldson经验丰富,绝非等闲之辈。 Nautilus的唱片在云云发烧唱片品牌中亦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席位。何况当初除了 MFSL外 Nautilus的唯一的另一家标榜以 HS技术生产的品牌。

在此我亦顺带一提 Monarch 这家负责压碟的公司。 Monarch 虽然并未有如RCA, Capitol, Columbia 等大厂拥有庞大的厂房及产量,但Monarch 有为不少的唱片公司如Atlantic/Atco, A&M, Reprise, Electra, Asylum, Warner Brothers 等压印黑胶唱片。 Monarch 所印制的唱片一般都被视为靓声的指标。有说是因为 Monarch 所用来压碟的胶粒质素较佳。高质素的胶粒能够压制出低背境噪音的唱片,频应的高低有更佳的伸延。带来的自然是整体的分晰力及分解度的提升。亦有说是因为负责制造金属模的 Alco/AFM 在它附近。甚至亦有说是 Monarch 与 A&M 相近而得到第一手的 copy。有人曾经问过 The Mastering Lab (TML) 的 Doug Sax 为何 Monarch 负责压印的 A&M 唱片大多都有较突出的音效。 Doug Sax的答案是 AFM在制作印模的技术高超。而 A&M本身对于选择歌手,乐师及制作都一丝不苟;这样亦几乎有了好声的保证。要知道除了 Doug Sax有为 A&M做 mastering外,Bernie Grundman在七十年代开始一直都是 A&M的首席 master engineer直至 1984年他才离开 A&M 组成Bernie Grundman Mastering。

1575887457-Z3pnWWyf 1575887545-jcszDDtq

Diamonds & Rust A&M原版 (左图) Vs Nautilus HS版 (右图)

原版 Vs半速刻盘,这一次是相差了约五年的时间。可以肯定的是两者都是使用 analogue母带。 Nautilus在当年能否拿到一非常接近母带的 copy亦不容置疑。正如 MFSL一样,Nautilus的 HS版本亦算是 reissue,但事实上它们的母带有很大的机会较一般的初版更胜一筹。无论是原版或 HS 两者全程都肯定是使用整套由始至终的 analogue制作,绝无数码的成份。原版的由 TML master及 Monarch压碟亦肯定是比较早期的版本。而Nautilus的 HS版本是限量版,生产量不多;且标榜使用原版母带,母带方面绝对不成问题。除此以外两者的 master engineer亦有差异,原版是 TML的 Mike Reese与 HS版IAM的 Bruce Leek/Richard Donaldson 的分别。两者亦同属当年首屈一指的 master engineer,技术可算是叮当马头。原版由 Monarch压碟 Vs Nautilus由 KM records引入 Teldec的处女胶压​​碟。一般而言处女胶压碟会有较佳的效果,这一方面 HS版本稍为占忧。两张唱片整体的音效有何分别?我们下回分解。

高原 (12/19)

09/17

TAS 榜上的 Masterdisk III

上期提到 Masterdisk的 vice president兼重量級 master engineer Robert Ludwig (亦稱為 Bob Ludwig, deadwax上的縮寫為 MD-RL, ST-RL 或 RL) 。我亦藉此機會介绍這位在音響及樂壇上有深遠影嚮的 master engineer,以及他對 mastering的理念。RL的成功部份可以說是因為他本身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發燒友。他與 TAS的 Harry Pearson有不少的往來,彼此推崇及專重大家在音樂及音響界的角色。不要以為 master engineer 都是發燒友,有很多都只視 mastering 為工作的一種;音效並非這類 master engineers的重點。對於這一類的 master engineers (特別是 RL所指一般在大唱片公司工作的 union engineers),
以最低的成本/時間將唱片完成推出是首要。

早年在A&R Recording受到 Phil Ramone薰陶的 RL對器材的音效絕不妥協。離開 A&R轉到 Sterling Sound工作的 RL亦領略到當時 Sterling Sound使用 Neumann最先進的 SX-68 cutting lathe對音效的影嚮。與當時一般的 mastering lab不一樣的是 Sterling Sound除了Ampex 440 錄音座以外,它們還有來自歐洲的Telefunken及 Studer的錄音座。這對於選擇不同音源有舉足輕重的影嚮。在 Masterdisk做了差不多二十年的 RL在 1992年離開 MD組成現在的 Gateway Mastering Studios。RL 組成 Gateway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自己能夠全完控制器材的挑選。RL監聽用的是由二台Cello Mark II Performance後級 bridge後使用差不多四仟瓦的功率推動一對 Duntech Sorereign 2001喇叭。現時這對 Duntech已被一對由 Eggleston Works的 William Eggleston III 特別為 RL的要求,設計及製造的 Eggleston Works “Ivy” 所取代。這對在 Gateway的 Ivy 编號為 No.1及2,生產的主因是RL要求更高保真的重播。這對價值 US$100,000的喇叭每個有二十三個單元(其他的 Ivy 只有二十二個單元),每個喇叭重達775lbs。 Eggleston Works 當年將它們的一隊工程師送到 Gateway 為 RL 度身訂造這對喇叭。更甚的是整個 Gateway studio的接線全是 Transparent Audio的產品,總共用了幾仟尺的Transparent Audio線材(Ivy 用的就是Transparent Audio 的 Opus MM2 喇叭缐)。為了進一步減低電流的噪音,整個 Studio的供電由二组大如大冰箱的電池產生的 60Hz交流電供應,就連接地都是特別的設計。據 RL 所講他可以將耳朵貼著 Ivy 的高音而聽不到丁點兒的噪音。Gateway 的效計百份百符合甚至遠超發燒友的要求。RL的理念顯而易見;他需要的是一套超班的監聽系统才可以確保他的製成品在用家的糸统中都有一定的重播效果。

rob
Robert Ludwig在他的 Gateway Studio。他後面的就是Eggleston Works “Ivy” 喇叭,前面的是 SPL console。(圖片來自 Wikipedia)

至於 mastering的器材 RL更是一絲不苟。他的 SPL (Sound Performance Labarotories) analog console在德國製造,使用高達 124V DC 的高壓推動。他從來未試過將它推到盡,它永不會因為音量過高而產生失真。Gateway 擁有多達五台的錄音座,概念與 Sterling Sound以前的做法無異。除了在音色的取捨以外是因為歐洲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0.75cm 的分隔,但北美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2cm 的分隔。錄音帶與錄音座錯配的話後果是不堪設想。在錄音座之後的訊號方面 RL 用的分別是一套 Ampex Class A 的系統,Aria Discrete Class A, Tim DeParavinci Esoteric Audio Research 的胆機及一套 Cello 的系統。RL 需要確保及選擇他的 master 有最理想的音效。

RL 與其他 master engineer 一樣今天亦面對母帶的問題,特別在 remaster 上世紀的錄音。如果是模擬錄音的話,最理想的自然是收錄在錄音帶上的母帶。RL 在 2014年 remaster Elton John 的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的時候就能夠使用 EMI 借出的 ¼” 母帶做 master。這樣的話 RL可以挑選到最合適的錄音座,使用最佳的 Azimuth等參數讀取最準確的音訊。可惜的是很多時候唱片公司都未必會提供在錄音帶上的母帶。原因是很多母帶經已失去或太破損,不能再用。退而求其次的會是 24bit 96kHz的檔案。最壞的是唱片公司拿來的只是在市面出售的 CD。這些 CD中的檔案只是 16bit 44.1kHz,而且是經過 compression及其他方式的處理。要還原母帶的效果是不可能的。

上期提過 RL當年 master過 Dire Straits的 Brothers In Arms唱片,但當時負責 master Brothers In Arms CD的是錄音師及監製 Neil Dorfsman。查實當年 Neil Dorfsman因為尚未有 digital console的關係;他需要用 Sony的 PCM-1610 D/A 轉為模擬訊號,再用 Sony的 PCM-1600 A/D轉回數位訊號製作 master。RL近年其實亦有 remaster Dire Straits的 Brtothers In Arms CD,這次因為科技的進步 RL可以使用 digital console在有做 master。不過近年的 RL似乎亦被迫受到所謂的 Loudness War的主導。RL自己本身絕對明白 Loudness War對音效以致整個行業的壞影嚮,但他亦不得不向唱片公司及歌手的意向低頭。大家似乎都在埋怨近年的 remaster CD及黑膠唱片音效未如理想;Loudness War是其中一個原因。以下的 youtube片段有非常清楚的解釋。

當唱片公司/歌手都以為大聲等同動態的話,樂迷的耳朵受罪了。RL 亦解釋過大音量的黑膠唱片/CD 將動態破壞到體無完膚。大音量使弱音變得大聲,亦使強音變得軟弱無力。儘管 RL 有能力改變這個情况,但他似乎亦有點無奈。

cd

除了黑膠唱片以外首版 CD 亦受追捧其實有很多原因,Loudness War 只是其中一個。

高原 (9/17)

06/17

TAS 榜上的 Masterdisk I

相信大家都知道 master engineer 的重要性,我以前亦介紹過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的 Stan Ricker 及 The Mastering Lab 的 Doug Sax。憑著他們超卓的技巧製作出無數上榜的傑作。除了上述二人外其實尚有很多的 master engineers,他們都有不少令人贊嘆的作品。由我開始為欣欣寫稿時我經常都有提及Masterdisk。今日終於有機會詳細的分享一下 Masterdisk 著名的 master engineers 及他們的傑作。 Masterdisk 製作過不少名片;由流行曲至爵士樂以至古典音樂都無一不能。

Masterdisk 的組成是沿於 Mercury Records,成員屬於 Mercury Records 的一個支部;負責 mastering 的工作。直至現在 Masterdisk 仍然舉足輕重,當今領導 Masterdisk 的 Scott Hull 九+年代是跟隨著當時 Masterdisk 最負盛名的 Robert (Bob) Ludwig 當他的副手。1973年開始 Masterdisk 有不少著名的 master engineers 如 Gilbert Kong (MD-GK), Robert Ludwig (MD-RL), Greg Calbi (MD-GC), Greg Fulginiti (MD-GF), Howie Weinberg (MD-HW), Bill Kipper (MD-BK) 等。這些都是業界中的鉅星,世上數一數二的音響工程師。Masterdisk的主力並不限於流行樂,他們亦為 Verve, ECM, Columbia等爵士樂做 master;甚至是 Nonesuch, MHS等古典牌子亦有他們的足跡。

Masterdisk master過無數的爵士名盤,特別一提的是Friday Night in San Francisco, 這張唱片由 Paco de Lucia, Al Di Meola及 John McLaughlin三位結他名師合奏,三藩市 Warfield 劇院現場錄音。其中的Fantasia Suite由Paco de Lucia (左) 的 Flamenco結他演奏令整個錄音充滿生氣,產生無限的火花。在Al Di Meola (右) 及John McLaughlin (右) 合奏之下產生全方位的音域,高中低全效的頻應。錄音亦捕足了現場充滿熱烈的氣氛,三個結他清晰的分隔,弦線充滿彈力及張力,音符粒粒清脆玲瓏;稱得上是現場結他錄音的代表作。FNSF 絕大部份的美版都由 Masterdisk 的 Bill Kipper 製作 master,音效立竿見影。Friday Night in San Francisco 雖然未上到 TAS,但亦被列入 Stereophile 的 R2D4 (Record To Die For) ;的確實至名歸。

friday night in sf
按圖試聽 Masterdisk Bill Kipper master 的Fantasia Suite片段

Al Di Meola 另一張被喻為黑豹的 Electric Rendezvous 亦深受音嚮雜誌的追捧。其中的 Passion, Grace & Fire 由 Al Di Meola (右) 與Paco de Lucia (左) 合奏。無獨有偶,這張唱片亦由 Masterdisk 製作 master,而負責的更是 Masterdisk 最傑出的 master engineer Robert Ludwig 擔當。其後他們與John McLaughlin再度合作了另一張正式命名為Passion, Grace & Fire 的大碟亦值得一聽。

di meola
按圖試聽 Masterdisk Bill Kipper master 的Passion, Grace & Fire片段

Masterdisk master 的流行樂大碟更多得不勝數,他們曾經為 Police, Sting, Bruce Sprinteen, Madonna, Dire Straits, Tracy Chapman 等製作過 master。特別一提的是Police 的榜首大碟Synchronicity是他們最成功之作,得到多項格林美大獎外亦被選為滾石雜誌選為當年最佳大碟。特別的還有的是它的封面,單是美版就有多達三十六種不同的封面。另一個傑出的地方是原版北美(美/加)的 A&M 版本大多使用紫色或啡色處女膠壓片。負責 master的亦是頂尖的 Robert Ludwig。音效冇得輸。

police

Police 的 Synchronicity 有不同的封面,但大多數都由 Masterdisk 的 Robert Ludwig master。按圖試聽 Police榜首名曲Every Breathe You Take 片段。

另一個經常與 Masterdisk 拉上關係的是 Madonna,成為當代性感偶像的 Madonna 由 Like A Virgin 大碟開始。Like A Virgin 亦標誌著 Madonna 反叛,性感,不可抗拒的一面;亦表現出 Madonna 無限的創意。Like A Virgin 使用數位錄音,用 AKG 的胆咪收音。绝不妥協的製作技巧成為靚聲的保証,再加上北美版本都由 Masterdisk 的 Robert Ludwig 負責 master;大碟的音效亦可肯定。

madonna.jpg

按圖試聽 Masterdisk Robert Ludwig master 的榜首名曲 Like A Virgin 片段

下期我們會介始 TAS 上榜的 Masterdisk 傑作。

高原 (6/16)

01/17

TAS 榜上的華格納 IV

上期提到 Sheffield Lab的 LAB-7,Erich Leinsdorf 演譯華格納的序曲。第一首Ride of the Valkyries最為樂迷所愛,但這首樂曲並非我的至愛。第二首Tristan Und Isolde的序曲,Leinsdorf 與 LAPO 的演譯並未使我動容。要欣賞Tristan Und Isolde的序曲我會選擇 Carlos Kleiber (立體聲) 或 Furtwangler (單聲道) ,兩者的演譯更傳神及有更大感染力。

LAB-7中作為主打的樂曲我會選擇第三首,Siegfried’s Funeral Music。Siegfried’s Funeral Music是 Wagner歌劇其中一首極受歡迎的選段。除了是華格納親自批准作獨立的演出以外,他還特別為演出而改寫它的結尾來配合(Sheffield Lab將它寫為Siegfried’s Funeral Music而不用Siegfried’s Funeral March有一定的原因。)。Funeral March 受歡迎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它是Götterdämmerung 的高潮,它綜合了Götterdämmerung所有最重要的 leitmotifs於一身。另一方面為了使Funeral March 更有感染力;華格納增加了不少低音的銅管樂包括低音大喇叭,倍低音長號等樂器。Funeral March的開始是由定音鼓輕輕打出兩吓, 兩吓模擬著巨人的心跳聲。一輪的定音鼓聲後由低音的弦樂組接捧。LAB-7的直刻錄音最直接了當,低頻的份量及質感都有充份的表現。接著是 Wagner Tuba奏出 Siegfried的leitmotif, LAPO銅管樂的份量在此表現無遺,Wagner Tuba 獨特的音色是其他樂器所不能取代的。這一段的音量特別是開展的引子都非常低,直至緊接著 Wagner Tuba 之後是定音鼓與號角的怒吼。Leinsdorf 對樂團的指揮功架在此表現無遺。我選Funeral March亦是因為樂器的動態比碟中任何一首樂曲都要寵大;除此以外無論是瞬變與音壓都無與倫比。你的器材必需有能力分晰出最輕的定音鼓的低音,你可以聽到鼓掍打到鼓皮及彈跳的鼓皮發出的聲響。低頻弦樂組擁出來推動褲管的低頻浪湧。更需要的是定音鼓與號角齊齊爆發時驚人的爆炸力,而最重要是栅湃的高潮仍需分晰出每一組樂器的聲音與位置。分晰力不足夠的器材在爆發的時候會炒埋一碟,雜亂無章。

sl
按圖試聽Siegfried’s Funeral Music 的開展部份。

英雄己死,世界的希望幻滅。華格納幾乎在 Funeral March中的幾分鍾之內將 Siegfried的故事由始至终重温一次。聽著 Funeral March中的 leitmotifs,華格納在你的腦海中將一段段Siegfried 的故事由他的父母,他的英雄本色,他的愛甚至他的劍等等在你的腦海中重新浮現出來,深深的刻劃在你心靈的深處。在你的記憶中蓋下了永不磨滅的印章。更令人臣服的是Funeral March 的後部由 sword leitmotif 開始進入了Funeral March的高潮。Hero leitmotif 除了定音鼓及號角的鉅嚮為主以外,華格納還加入了鈸的重擊。是真真正正的用盡奶力的重鎚出擊。鈸的鉅嚮從喇叭的後方爆發出來令聽者心神為之一振。直刻錄音最能夠重現樂器如真實般的迫力和動態;鈸驚心動魄的爆炸力如真的打在面前;Sheffield Lab的錄音和製作居功厥偉。

sl
按圖試聽Siegfried’s Funeral Music 的未端。

LAB-7最後一首樂曲,Siegfried: Forest Murmurs;Leinsdorf 其實亦演譯得想當之不錯。只不過我個人較為偏愛Siegfried’s Funeral Music,喜歡它動態較有份量能夠過足發燒癮。嚴格來說雖然Leinsdorf/LAPO 與 Sheffield Lab 的直刻錄音交足功課,但他們仍有不足之處。若纯以演譯的水準而言我會選擇 Klaus Tennstedt 與 Berlin PO (EMI的 ASD-3985或 Angel的 DS-37808, 1981年數位錄音)。特別是 Berlin PO 的弦樂组比 LAPO 的出色得多(大家可比較 Tennstedt 1:32-1:39 的部份與 Leinsdorf 1:23-1:26的片段),整體的平衡度亦較佳;Tennstedt 亦有更细緻傳神的演譯。我當然不能要求 EMI/Angel的數位錄音比得上 Sheffield Lab的直刻錄音,不過Tennstedt這個錄音其實亦相當不錯。這兩個版本是各自各精采,不同的“享受“。

tennstedt
按圖試聽Tennstedt 與 Berlin PO演譯Siegfried’s Funeral Music 的開展部份。

華格納聰明地運用大量的銅管樂在樂曲中營造出莊嚴沉重的氣紛,亦可以創造出萬丈的光輝。他在幽靜的部份能夠令聽者進入深沉的迷思,浪漫的部份令聽者如痴如醉,光輝的部份活像見到天神的國度發出萬丈的光華;聽者的心靈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除了 Sheffield Lab 的 LAB-7 之外,還有更精采的華格納嗎? 答案在下期。

高原 (01/17)

12/16

TAS 榜上的華格納III

旣然華格納的音樂有宏觀,亦有寵大的動態;他的音樂要在 TAS榜上佔一席位絕對不覺得出奇。Sheffield Lab喇叭花的 Wagner (唱片编號 LAB7) 最其中較曯目的一張。特別的當然是Sheffield Lab 的 Direct to Disc (DD) 直刻唱片的錄音技術。以前我介紹 The Mastering Lab 的 Doug Sax 的時候都提及過;Sheffield Lab由 Doug Sax, Sherwood Sax及Lincoln Mayorga成立。其實直刻的技術並非新的發明,早在 78轉唱片的年代就沿用這種技術,直至開始使用錄音帶錄音大量生製長壽唱片 (LP Long Playing Album) 才停用。Doug Sax及Lincoln Mayorga 發覺直刻的技術有傑出的高保真音效而决定賞試使用在錄製 LP 上。一般唱片的錄音由咪將訊號收錄到錄音帶上成為母帶,母帶的訊號通常在經過處理之后送到 cutting head 去刻母盤。直刻就是將咪的訊號直接送到 cutting head 刻製母盤。直接了當絕無半點音染,因為跳過了錄音帶的步驟而不會受到錄影帶及錄音機的質素所影嚮。說來容易, 他們其實需要刻服很多技術上的難題才能達到” 發燒” 的要求。幸好 Doug Sax 的兄弟 Sherwood Sax 是一個傑出的工程師,他負責為 The Mastering Lab 及 Sheffield Lab 設計,摩動及製造絕大部份的器材。依照的是 Doug Sax 堅持由 control console 至cutting head amplifier 盡是全胆的器材。除此以外直刻唱片還要克服一 take 過的錄音,樂師並無 take 2 的機會;這對樂手產生無形的壓力。對於 mastering engineer 來說直刻亦是技術的考驗。直刻唱片需要一take 過錄完唱片的一面,cutting head 由開始至完成都需要開著。稍有差池的話母盤需要報銷,唱片要重錄;這是一個非常昂貴的損失。更何况一般的 cutting lathe 都有自動的系统較容易掌握唱片坑纹距離的寬度,但直刻要全手動是百份百依賴master engineer 的技術。因此直刻唱片每邊都不會超過 22分鐘,收錄的內容需要精挑細選。而因為只有極少的母盤(每個母盤都需要一台獨立的cutting lathe去做所以一般直刻錄音都不會有多過三個母盤。)的原因,直刻唱片是限量生產並不乎合商業上大量生產的原則。

值得一提的是 Sheffield Lab 在部份直刻錄音的同時亦用錄音機錄製了母帶作備份。Sheffield Lab的 CD就是由這些母帶錄製。大家很容易想像得到這些 CD無論是 24bit 96k也好,SACD, XRCDI, XRCDII, III, IV甚至是 ABCD 都不能與直刻唱片的音效相提並論。限量版直刻唱片的地位是沒有任何一種媒體所能取代的。

Sheffiled Lab的 LAB-7收錄的是 Wagner的四首歌劇的序曲包括 Die Walkure: Ride of the Valkyries, Tristan und Isolde: Prelude to Act I, Gotterdammerung: Siegried’s Funeral Music 及 Siegfried: Forest Murmurs。錄音的地點在洛杉磯MGM Studio,Erich Leinsdorf 指揮 LAPO的演出。華格納作曲時使用了大量的銅管樂來增強樂曲的感染力及強化震撼的感覺。為了演譯華格納的音樂, 他們特別為 LAPO增強了銅管樂的陣容。除了一般銅管樂的數目有增加外,還特別加入了四位樂手吹奏稱為 Wagner Tuben (Tubas) 的Tubenhorns。當時Sheffiled Lab 同時使用三台的 cutting lathe 由 Mike Reese, Arnie Acosta 及 Bruce Leek 負責。亦即是說 Sheffield Lab有三個 LAB7的母盤。選曲是華格納最著名的序曲之一亦是合情合理,在時間方面是完全切合直刻的要求。而華格纳歌劇的序曲亦能夠充份表現華格納音樂的宏觀。當年華格納在努力演出籌錢興建聖殿的時侯亦經常演譯將在聖殿演出的指環的序曲,華格納亦使用序曲去引導聽衆去了解及進一步欣賞他的歌劇。

LAB-7的四首序曲的第一首 Ride of the Valkyries可能是華格納最為人熟知的片段。儘管 Ride 有十分明快的演奏,有一浪緊接一浪的高潮。在 Sheffield Lab 的直刻錄音之下樂器的定位有比一般的錄音更精準,超乎一般錄音的真實感,更傳神的音色。雖然LAB-7 是在錄音室收錄,錄音中並沒有一般演奏聽的殘嚮;但樂器的形像是非常的明確。特別是銅管樂的聲音更突出。華格納將銅管樂巧妙地加入他的樂曲之中,大大增加了樂曲的說服地,光輝豐厚的銅管樂令人為之一振。Sheffield Lab 的直刻將唱片的分晰力,動態及瞬變大大地提升。讓我們欣賞一下 Valkyries 女武神騎著飛馬戰車從天而降帶著戰士的靈魂回到天神的聖殿。

按圖試聽 LAB-7 Ride of the Valkyries 的片段。

Ride 另一個值得欣賞是歌劇中有人聲的版本。除了歌劇的演出以外最能夠將 Ride 深入民心的可能是以下片段:

有看過Apocalypse Now (現代啓示錄) 的朋友相信都不會忘記上面這一幕,近乎完美的鏡頭剪接將 Ride 發揮得淋漓盡致。如果你有留意的話Coppola 在戲中並非單用 Ride 作配樂,事實上這段 Ride 是在美軍在直升機上放了部 open reel 用大喇叭 (片中 0.07) 播出音樂來配合攻擊時的聲勢。其實早在二次大戰時納粹德國早己用 Ride 在德國空軍空襲宣傳片配樂。希持拉是華格納的忠實擁躉,他經常拉隊到聖殿朝聖。這亦使華格納蒙上陰影。

但 Ride 並非 LAB-7 最精彩,我會在日後介绍更精采的 Ride錄音; LAB-7中還有更精彩的曲目,留待下期吧。

高原 (12/16)

03/15

TAS – Breakaway (Art Garfunkel)

上期提到 Art Garfunkel 的 Bright Eyes 及對他的略述。今期我會入正題同大家介紹一下 Art Garfunkel- AG 在 TAS上榜的 Breakaway 大碟。上期提及過 AG 的女友 Laurie Bird 亦出現在封套上。特別值得一提的是 Breakaway 大碟由 The Mastering Lab TML 的 Doug Sax 負責大碟的 mastering。我以前介紹過 Doug Sax,大家可以在以前的介紹番文章中看得到。AG 在籌備 Breakaway 大碟時亦找來 Paul Simon 為他作了其中的 My Little Town,亦有在當中負責結他的部份。此曲頗有當年 Simon & Garfunkel 的影子。除了 My Little Town 以外其實亦有在英國流行榜第一位的 I only have eyes for you (AG 重唱 Harry Warren 1934年的作品)。此曲的配樂除了結他外還有低音提琴,電子琴及弦樂的部份。以當年(1975) 年的電子琴的技術,I only have eyes for you 的電子琴做得是非常非常的出色。它的效果在揚聲器之間浮動,是活生生的浮現出來。而最突出的地方是;儘管電子琴帶出的是一個濛濃的意境(所指的是意境而非音場。) ,但樂器的分隔度絲毫無損。錄音的效果突出,音場超廣而深度亦足夠。聆聽的時候揚聲器是完全隱形的,縱使是一般的器材都會產生超然的效果。在複雜的片段仍然有高超的分隔度,特別在 1:50左右當和音開始的時候。AG主音與配器及弦樂的部份都有清晰的定位;緊接加入的男聲和音再接下來的女聲和音;在這些複雜的片段仍不會有丁點兒的亂。樂曲中另一樣突出的是錄音中深沉有力的低頻,是流行曲中少有的靚錄音。

031501
Art Garfunkel的Breakaway大碟 (貴客可在 youtube 搜尋 I only have eyes for you 試聽)

另一隻在大碟中值得介紹的亦是在 side 2的 99 miles from LA。AG 今回找來 Lee Ritenor 與合作多時的 Louie Shelton 聯手彈奏 acoustic guitar。這首歌的 introduction 就是兩個 acoustic guitars 一左一右帶出來,這首歌的結他部份是大碟中最出色的。雖然配樂中仍有電子琴的出現,但只是佔其中的一小部份。背境的弦樂是配合得十分之好。99 miles from LA 與 I only have eyes for you 的錄音質素相若;音場的編排有序樂器的分隔亦佳。這首歌的錄音自然通透, 低音豐富, 中高音溫暖。錄音將 AG柔順的高音完美無暇地記錄下來,這是最難能可貴之處。從 Sound of silence 開始 AG 己經能夠將高音的部份處理得非常完美,封之為高音皇當之無愧。幸好當年的錄音能夠將 AG 最佳的狀態保留下來。事源今日的 AG 年事已高;更不幸的是 AG 前幾年在一次意外中失了聲,以後都怕不能回復當年之勇。近年的 AG 雖然仍有開演唱會,但音質及聲藝己大不如前了。


我試聽的 Breakaway 是電台首版,TML-S Doug Sax master。留意碟套右上角的剪角,不要以為剪角是壞事,我有機會為大家解釋一下。(貴客可在 youtube 搜尋 99 miles from LA 試聽)

同是 TAS 上榜,相比之下 Art Garfunkel 的 Breakaway 在音響效果方面不及上幾期介紹過 M&K 此類直刻發燒碟,但效果亦屬於超桌之列。 而 Breakaway 的音效自有過人之處,特別是與一般的流行曲錄音相比之下;穩佔 TAS 一席良久是實至名歸。最重要的當然是能夠欣賞到 AG 完美的歌聲,這是無價的。

高原 (3/15)

02/14

一月份香港的音樂界有不少的盛事,Sarah Brightman 來港演出是其中之一。我亦藉此機會介紹一下 Sarah Brightman 的黑膠唱片。我以前亦曾經提及過 Sarah Brightman 的黑膠唱片,現在詳細介绍一下。大家認識 Sarah Brightman 多會是 86 年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音樂劇開始。Andrew Lloyd Webber 的歌聲魅影將他的事業帶到另一個高峯。歌聲魅影亦令到 Sarah Brightman 的知名度大大提高,事業扶搖直上。歌聲魅影在 86 年首演,87 年出了黑膠唱片(當然亦有 CD)。正因為是 87 年發行的原因,歌聲魅影的黑膠唱片並不易找。

 

1986 首演 Original London Cast (OLC) 的歌聲魅影由 Michael Crawford 及 Sarah Brightman 擔崗演出。這是我個人認為最傑出的歌聲魅影卡士。歌聲魅影自首演以來演出超過一萬次,換過了無數的 Phantom 及 Christine Daae;但我所聽過的組合之中沒有一個比得上Michael Crawford 及 Sarah Brightman這個組合。2004 年出的歌聲魅影電影令人大失所望,亦不能賣個滿堂紅。令人大失所望的是大多數人會以為推出的Michael Crawford 及 Sarah Brightman 86 年的版本。如果換了是 86 年 OLC 版本的話就不可同日而語。

 

當年Sarah Brightman 的表現出色,音色圓滑,她毫無保留地表現她優美的聲線。她唱出了 humble 的 Christine Daae 的情感,甜到入心的歌聲將 Christine Daae 的個性發揮得淋漓盡致但绝不過火;亦將Christine Daae 對 Phantom的迷茫在歌聲中表露無遺。Sarah Brightman唱得好是無可否認的。相對2011 25th Anniversary的Sarah Brightman,你會買票去看她嗎?

 

但聽歌聲魅影的時候亦绝不可以忽視了主角 Phantom。Michael Crawford是最有性格,最 powerful,最有說服力的 Phantom。無論是讀白,造手及唱功都是一等一。Phantom是靈魂,沒有了Michael Crawford 整套的音樂劇變成一套沒有靈魂的劇目;毫無吸引力。是先入為主嗎?不是,是一聽鐘情;不能自制亦不能自拔。有看過 2011 年的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25th Anniversary的朋友都知道,Michael Crawford 只是捧場站台,沒有唱一首歌。

 

 phantom x 2

放在頂部的是美版 (831 273-1 Y-2) 處女膠 (VV)  Frankford Wayne Mastering Labs, NYC的 master, 底部的是加版 (873 273-1)

 

 PhantomOne1-6

美版的唱片標纖

 

 PhantomTwo1-5

加版的唱片標纖

 

1987 年出的The Phantom of the Opera黑膠唱片收錄的自然是原压正版的OLC – Michael Crawford 及 Sarah Brightman。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OLC) 的黑膠唱片我聽過的有三個版本;分别是美版,英版及加版。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的錄音效果其實是相當的不錯,樂器的動態與分隔度都有超桌的惹現;特别的效果以致大型的樂器都有足夠的份量。人聲自然優美,整体的效果令人陶醉其中。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最靚聲的是 VV (處女膠) 的美版,其次是英版及加版。美版的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由 Frankford Wayne (New York) Mastering Lab 做母版,效果特別突出,水準超然。由拍賣場開始到終止都無冷場。拍賣場的迴響捕捉得很好,空氣感亦是一流。拍賣官槌仔的撞擊聲動態非凡,加上出色的瞬變;效果就如槍响一樣,啪一聲冲著你而來。一股你可以感受得到的冲擊力。音樂盒的鋼片聲亦非常清脆。人聲亦以這個版本最出色,音色自然細緻;嘴形的大小恰到好處,定位準確。這是一個由首至尾都沒有冷場的音樂劇,濃烈的音樂感覺在黑膠碟上表現無遺。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OLC) 的靚不單只是主角出色就連配角亦配合得天衣無缝。大家不妨比較一下以下三段的錄音;分别是 1986 OLC, 2004 電影及 2011 25th Anniversary。比較的是其中的 Prima Donna 一曲。

 

 

1986 OLC (由6:28 開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3JH0k4q-n4&list=PL225C845E4757B88D

2004 電影 (由6:40 開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ehe8zGIZzM&list=PL-qMDFdES2AopmHbKlv296IRN3K6p-TUm

 

2011 25th Anniversary (由1:26 開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v1PcmO8eiA&list=PLE77962D16C3AD610

 

在 1986 OLC 上的 Prima Donna,每人都有不同的音域,即使在合唱的部份都沒有半點的凌亂;不會搶亦不重叠。每個角色亦有較豐富的情感,高潮起伏是佰份之佰的投入。清脆伶矓盡現合唱部份的熱鬧氣氛。2004唱得一團糟。2011還可以,但仍未達到 1986般的連貫牲,突出的抑揚頓挫及強烈的音樂味道。就連配角都做得這樣出色, 我找不到 1986 OLC 不妥當的地方。2004 電影是最差的,這與演 Phantom 的 Gerard Rossum 不懂唱歌不無關係(他在接受角色后才學聲樂)。2011 是大卡士,大推頭,星光燦爛,色彩繽紛。但亦只限於此,整体的效果都可以接受但並不出色。這些片段不是我錄的,比較起來會公平一點。提起 2011 的色彩繽紛,這種視覺的享受應歸功服飾及場景設計的 Maria Bjornson (1949 – 2003) 。Maria Bjornson負責 86 OLC的設計得到多個大獎,2011亦依據她原來的設計照做。標誌Phantom的經典半面面具及掉下來的水晶吊燈亦出自她手。

 

 wayne

美版 (831 273-1 Y-2) 是 Frankford Wayne Mastering Labs, NYC的 master

 

95 年我在香港看過歌聲魅影的演出(香港的首演當然不是 OLC) ,效果實在平平無奇。原因是這個唱片版的歌聲魅影實在太吸引,是超乎想像的理想。成事都要講天時,地利,人和。86 年的 Original London Cast 是十足十的完美。自從這次聽過這次現場的歌聲魅影之后,我再沒有聽現場的意欲。

 

高原 (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