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7

TAS 榜上的華格納 V

Sheffield Lab的直刻唱片與其他直刻唱片都有一個共通點,它們比一般錄音都有更突出的像真度。樂器的音色更準確,音效更吸引。整個樂團就是擺在眼前,每一组以至每件樂器都有極精準的定位。可惜的是直刻唱片有極高的製作難度,不單是錄音及製作,就連生產亦是限量。要一 take過錄完唱片的一面對樂師是一個大考驗,對樂器的調音方面亦是一大難題。雖然 Sheffield Lab的直刻錄音亦有用錄音帶收錄,但作為後備的錄音帶製作並未如直刻般嚴謹。因此 Sheffield Lab的 CD與直刻唱片有頗為明顯的差異,這一點亦可理解。

提到 TAS 上榜的華格納錄音,除了 Sheffield Lab 以外;不可以不提的是由 John Culshaw 監製 Solti 蘇提與維也纳愛樂錄下的指環歌劇全集。但凡是華格納就必須要有宏觀,沒有宏大的理想就不能夠盡現華格納歌劇豪邁的氣概。曾在 Bayreuth親自錄過不少華格納歌劇的 John Culshaw 對於現場收錄歌劇的音效絕對不能令他滿意。他决心要在錄音室製作一套音效俱佳而有現場效果的指環歌劇全集。由 1958年至 1965年經歷長達八年的時間完成。Decca在上世紀有二套寵大的製作,華格納這套指環歌劇為首選;另一套就是 Dorati與匈牙利愛樂收錄的海頓交響曲全集。在錄音史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儘管指環歌劇有不少的錄音及選擇,但以製作的嚴謹,所花的精力,時間與金錢;Decca 的指環是稱冠。Decca/London 收錄的指環全集,扣除了作為介绍/引子的三張唱片的一輯,總共是四輯共十九張唱片。它們分別為Das Rheingold (三唱片), Die Walküre (五唱片), Siegfried (五唱片) 及Götterdämmerung (六唱片) ;超過十四小時不折不不扣的華格納。唱片的數量或超乎理想的銷量並非構成這套唱片偉大的原因,它的偉大是 Decca 眾人所花的精力是當今及後世不會再有人花得起。

wagner4Decca/London 蘇提與維也納愛樂指環歌劇全集一套四合共十九張唱片。

全球賣出超過一百萬套的蘇提指環歌劇全集除了唱片以外 Decca 亦有其他的媒體供市場所需,不過結果比 Sheffield Lab 的 CD 更令人失望。Sheffield Lab 的CD 未能與直刻唱片看齊,這是絕對可以體諒的。84年 CD 剛面世不久,Decca  便推出了 Solti  指環歌劇全集的 CD,44.1K/16bit 的 A/D  結果令人失望。我們只能夠歸究數位器材未成熟,不夠先進。1997年 Decca 再度推出 48K/24bit(CD 上寫的 96K/24bit 並不正確)指環歌劇全集的 CD,他們使用當時號稱最先進的 CEDAR糸統來製作。CEDAR是一個將錄音帶噪音消除的軟件。大家都不用我解釋都能意會這是另一套徹底失敗之作。2012 Decca再度賞試,他們推出指環歌劇全集的 CD 及 Blu-ray。今次他們用的 master 是經過 CEDAR 製作 1997年的數碼檔案。他們儘量將 CEDAR 的壞處除去,由數碼檔案中盡量抽取母帶上的音符。相信大家定必馬上有一個疑問?為何不用原版模擬母帶製作 master? Decca 的答案是原版母帶己破損至不能使用。難道 Decca 只有一套母帶?難道他們的母帶只有一個拷貝?  至於 Esoteric 的 SACD 據說亦是由 1997年的 48K/24bit 的 master 為本,他們首先將它轉為模擬訊號,然後再將模擬訊號轉化為 DSD 製作 SACD。我不明白 Esoteric 為何要先做 D/A 然後再做 A/D?  有一樣可以肯定的是,Esoteric 的 SACD 亦没有 tape hiss。

話說回John Culshaw,當年不明白他用了那種方法去説服當時的 Decca主席Sir Edward Lewis及Decca的古典樂總監Mr Maurice Rosengarten肯首投資一個甚至是連Decca的對手都不看好的項目。當時來說收錄指環歌劇全集是立體聲及 LP 剛起步才能夠做到的夢想,是當時全新的概念;是世上首套完整的指環歌劇錄音。John Culshaw 找到當時最佳的歌手,他甚至能夠拉攏到己經退了下來的 Kristen Flagstad 在她最後的日子為他錄了一部份的指環。當時的蘇提並非最理想及最著名的華格納指揮,起用蘇提是 Culshaw 一個頗大的注碼。John Culshaw 是整套指環的靈魂,沒有他蘇提絕不能夠在短短的幾年間蜚聲國際。不過Culshaw 並非沒有選擇,他其實亦有考慮包括著名的華格納指揮Knappertsbusch。曾在 Bayreuth 指揮過整套指環歌劇的Knappertsbusch 為 Culshaw 試錄了一段的指環。不過當 Culshaw 請Knappertsbusch 到控制室聽錄音重播的時候Knappertsbusch 說我在指揮時己聽過了,沒有再聽的必要。道不同不相為謀,Knappertsbusch絕對不是 Culshaw 的合作伙伴。負責錄音的 Decca錄音師 Gordon Parry的作風與 KE Wilkinson 等都貫徹一套嚴謹的錄音規格,與指揮及其他演出者聆聽錄音的效果是理所當然的慣性。整套指環歌劇是John Culshaw 的夢想,他如何能夠令錄音達到華格納的理想及在錄音室收錄完美的歌劇錄音?他如何令這套錄音成為音樂史上的里程碑?下期續。


我們先看一看 John Culshaw (1:29開始在中座開腔的一位) 監控指環錄音的過程。

2/17 (高原)

05/14

SR,我並非想寫 SIR,並未有串錯字。我指的 SR 或 SR/2 是 master engineer Stan Ricker 在 deadwax 上的簡稱。為何要介紹 Stan Ricker?  因為他發明的 Half Speed master 對黑膠唱片的製版有一定的影響。他接手的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MFSL 或 Mofi) 為發燒黑膠唱片創造了一個新的市場。他的發燒黑膠碟創作使廣大的音響樂迷受惠。音響樂迷當時只需要付出多一點便可以得到與一般樂迷得到不一樣的享受。他令到大的唱片公司在一定的程度上在製作黑膠唱片時出多了幾分力,甚至推出發燒的黑膠版本。我指的是在七十/八十年代的 MFSL (我慣用 old school的 MFSL) 而非現在的 Mofi。

 

七十年代的 Stan Ricker當時在 LA的 JVC cutting center工作,因為工作上的關係而接觸到 JVC發明的 Supervinyl (這種超級的處女膠,被視為可樂膠的鼻祖。) 。再加上 SR發明的 Half Speed master的製版方法,這便成為了當年 MFSL製碟的基礎。作為 master engineer的 Stan Ricker亦意識到母帶的重要性,因此他亦藉著在唱片界的人脈關係向唱片商借用非常接近原版的母帶做碟。由 SR主理的第一隻 MFSL Half Speed master, 在日本的 JVC用 Super vinyl壓碟;使用原廠母帶的唱片是 TAS上榜 Supertramp的 Crime of the Century MFSL-1-005。

05141

當年首版 MFSL 的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

05142

當年MFSL 首版的背面

05143

Deadwax上刻有的 SR/2 Ortofon。

 

在 SR製作 Half Speed master的發燒黑膠以後,其他大唱片公司包括 A&M, Columbia, MCA, RCA等亦有生產 Half Speed master的黑膠碟。以類似概念冒起的小廠有Telarc, Delos, Klavier, Delos, M&K, Crystal Clear, Windham Hill, Refernce Recordings等。部份品牌的錄音和 master,SR都有直接參矛。

 

在我末進一步談論 SR之前有幾點我希望大家能夠攪清楚。第一,很多人一聽到日本壓碟便誤會為日本版;這並不適用於 MFSL及部份只在日本壓碟的美國廠家。當時全世界只有 JVC在日本生產這種 Super Vinyl的處女膠唱片。它的硬度比一般的膠質高很多, 纯度高而雜質少亦提升了寧靜度和訊噪比。JVC 這種 Super Vinyl  在八十年代中期已停產。而 MFSL是在歐美的唱片公司得到原版,由 Stan Ricker或 Jack Hunt在 LA做 master后送到日本壓碟。這與一般日本版得到連族譜都可能不入的母帶然後在日本 master與壓碟的捷然不同。

 

第二,我所講的MFSL/Mofi是指 1977至 1985年生產的黑膠唱片,並非 94 – 95年生產的 Anadisq 200,更非現在的  Gain2/Ultra analog 復刻版。原來的 MFSL 在 1999 年經已破產,它的資產被 Music Direct 買下便開始了 MFSL 復刻版的主意。

 

近年的 reissue 復刻版(包括 MFSL 在内)有以下幾種情况:

第一,用原來(或較接近)的模擬母帶的 copy來做;這是夢幻。(原來的模擬母帶實在太珍貴,己破損或甚至已失去。)

第二,有很多聲稱用 Original master tape 的原來是用 94/24 的 digital master 或 CD 作為 master。(這個比較普遍。)

第三,有很多標明用 Analogue 母帶的是指用 Analogue 母帶做出來的 96/24 digital master。(這己算是幸福。)

第四,根本沒有標明。

 

例如:

MFSL生產過兩版 John Lennon的 Imagine;第一版在 1984年生產编號為 MFSL-1-153 (真正的analog master),第二版在 2000年生產编號為 MFSL-1-277 (Gain2 Ultra Analog) 。單看第二版的包裝你肯定會喜出望外。第二版同第一版是一模一樣,只是頂部 banner的顏色不同。Banner上仍寫著一模一樣的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不過原來這一版的所謂 Original master是來自 Yoko Ono在 1999年的 digital remix,是不節不扣的 digital master (她這個 master 的母帶從何而來當然不會交待。Yoko的 remix巳經令 John Lennon樂迷吃驚,更何况她在 master上加了 noise reduction (抑噪糸统) 。MFSL就是用這個 digital master做出第二版 MFSL-1-277的 Imagine。這就是 MFSL的 Ultra analog (超模擬-是代表著超出模擬的數位) reissue 的表表者。

05144

Mofi 用 digital master 並不是我作出來的,這是印在第二版 Imagine 的 inner sleeve 的鐵証。

05145

外表與第一版無太大分別的復刻版,右下角的 Gain2 Ultra analog 是最明顯的差異。

 

如果是由真正的數位錄音轉成黑膠又如何呢?當年曾經負責 master過不少 DCC名盤的 master engineer Steve Hoffman曾經講過如果由真正的數位錄音做黑膠的話,作為 master engineer希望得到的母帶依優劣的次序為:

 

第一,Original digital mix, unmastered

第二,由第一做出來的Original LP master tape

第三,由第一做出來的 CD master tape

第四,由第一做出來的 CD reissue master tape

第五,由第一做出來的High and Low resolution digital master

 

Stan Ricker 2006年幫華納 Half Speed master Dire Straits的 Brothers in Arms雙唱片便是用上述最差的第五類 96/24 digital copy 來做 master。這個 master 亦是用來做 2006 推出的 DVD-A/SACD。Steve Hoffman 拒绝了華纳用這個 master 做,最後由 Stan Ricker 接收。亦可以說 Stan Ricker 只是用人家的 master 去 cut 碟。這亦可以理解得到不单止是黑膠的 reissue 不理想;就算是CD,XRCD,SACD 等數位對數位的一樣受到 master 的問題困擾。Digital亦非永恆, 可以想像得到的是現在連 digital的母帶都經己失去或損毀。而 Digital copy亦有很嚴重的訊號損失的問題,所以用一個幾代徒孫做出來的版本絕不能與原版相若。原版 CD被炒高並非無道理。

05146

Dire Straits 的 Brothers in Arms,首版的 Masterdisk RL master 是明智之選。

 

下期我們繼續懷緬舊日的 Stan Ricker。

 

高原 (5/14)

01/14

在搜集 TML 出品的過程我有一個頗為驚喜的發現。Olivia Newton John 的榜首名曲 Sam來自她的 Don’t stop believin’大碟,美版的大碟由 TML做 master。正如 Doug Sax所說,他製作 master的時侯用 EQ;EQ的作用是增強整体的清晰度而非加強頻率的效應。每次聽 TML的 master都會有這種和諧的感覺。Doug Sax不會刻意突出單一件樂器的效果;而是強調整体的平衡度,分隔度與清晰度。Sam 這首歌可算得上是最能突顯出  ONJ 的歌唱技巧。用來比較的是一張 Sam 的電台版,這一張是老板的私人珍藏,聽過之后可說是一聽難忘。從而我才知道 ONJ的歌藝其實絕對不差。早年的ONJ唱情歌的確是一絕;她對情感及聲線的控制都非常到家。ONJ的聲底實在如絲般滑,在高低音方面的控制亦非常順暢。加上是電台版的關係,ONJ的聲線是超柔順,甜到入心入肺。電台版的 detail與 articulation實在是像真的一樣。ONJ的情感豐富到滿瀉,她唱出的纏綿的感覺使整個人都溶化下來,無法抗拒。至於美版的 Sam,手上的一張是 TML-M/M master。這張 76年出品的大碟制作的時侯 TML尚未購入 Neimann Lathe,所以不會有 TML-X的 master。我擁有的一張是 TML-M/M的版本己是 Promo之下,萬人之上;這亦給我一點的安慰。TML版絕對沒有電台版的吸引,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有電台版八成的功力,都可以收貨。在老板未肯割愛之前,這個 TML 的版本都可以頂一下心癮。在寫這篇稿的時侯我重覆聽了 Sam 不下數十次。 TML 的版本有出色的樂器分隔度,ONJ 仍是超乎相像的柔順;情感亦十足十的吸引。TML 當年處理這個 master 實在出色。

olivia newton john

美版的 Don’t Stop Believin’是 TML-M/M master

nice and slow1

ONJ Sam的電台版來自 MCA的 Nice and Slow宣傳碟

nice n slow

Nice and Slow的宣傳碟除了 ONJ的 Sam還有 Julie Covintongton演唱 Evita中的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亦非常動聽。

 

在尋找 ONJ的唱片的同時我亦發現手上有一隻 ONJ 的加版 Greatest hits 是 TML 的 master。我一向不太喜歡 Greatest Hits,原因是大部份的Greatest Hits都是唱片公司炒理一碟的炒雜錦。是純商業的抄作;但求賣個滿堂紅,不求質量。凡事都有例外,這一張是其中的例外。這張 TML master的 ONJ是其中一張十分靚聲的唱片。碟上收錄了部份在 Xanadu電影原聲大碟, Grease 電影原聲大碟,Physical 及 Totally Hot 等大碟中的樂曲。其中的 Suddenly (ONJ 與 Cliff Richard 合唱) 與美版 Xanadu 電影原聲大碟 (此碟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比較,Greatest Hits 的音效與美版的 Xanadu 亦可爭一日的長短。Steve Hall 的 master 可以聽得出是較接近母帶,似乎 Steve Hall 亦較為注重原汁原味。他將錄音最自然的一面顯現出來。Cliff Richard 與 ONJ 的聲底有丁點兒薄的感覺,但餘韻是十分之好。 TML 的 master 則較為注重整体的平衡度。分晰力雖與 Xanadu 大碟差少少,但勝在有非常之好的分隔度。始终因為 Greatest Hits 的母版的源故,無論 TML 的功力有幾深都只能做到非常接近原版;更何况原版負責 master 的 Steve Hall 亦非善男信女。

olivia's greatest hits vol. 2

ONJ的 Greatest Hits Vol.2加版,TML-X/M master

 

Xanadu

原裝美版的 Xanadu 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另外我在 Greatest Hits 中亦挑選了來自 Grease 的 Hopelessly devoted to you,比較的是 RSO 的 Grease/Saturday Nigth Fever 電台版內的選段。無可否認電台版 ONJ 的音色自然,分晰力亦稍勝,而整体的平衡度亦出色。TML 的版本卻一點也不輸蝕,它是非常接近 RSO 這張電台版的音效。無論是電台版或 TML的 master都能夠令我真正的感受 ONJ的歌藝。我一向對ONJ只抱著一個 OK的態度,年青時聽 ONJ都是在收音機中聽。我從來沒有真正欣賞過 ONJ,直至在聽過這些版本後才有新的体驗。還記得有一位前輩曾經說過他以前聽 CD的時候不喜歡 Itzhak Perlman的演譯,聽了黑膠唱片以後他對 Perlman完全改觀。我對 ONJ的体會亦一模一樣,能夠找到一個好的版本來欣賞是萬幸。

 

travolta grease

Grease 這張電台版收集 Grease 在一面,另一面是 Saturday Night Fever。

 

Doug Sax 自 1967 年開始了 The Mastering Lab 一直都沒有停下來。全盛時期 TML 是 24/6 的作業直至 CD 的來臨。我不能說但凡有 TML master 的必屬精品,但我從未遇過 TML 一張差的出品 (近年的 reissue 例外!) 。 TML 一直運作直至 CD 的出現后才走下坡。2000 年初 TML 亦全面停止 master 黑膠,當時他們將所有 cutting lathe都封起一直至 2012 才重新再做黑膠的 master。用電台版和 TML的 master 比較大家可能有點不公平的感覺,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想說明 master engineer 只能夠將錄音最好的一面帶出來。最出色的 master engineer 亦不例外。母帶才是重要的一環,沒有一個 master engineer 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儘管近年部份的再版都標榜由一流的 master engineer 處理,但在缺乏一個好的母版之下亦不能成事。更何況包括Doug Sax, Bernie Grundman, Robert Ludwig等的一流 master engineer都年事已高,能夠做到的並不多。在舊版的唱片之中有 TML master的在音效方面都有一定的保証,相比沒有他們處理的版本是優勝得多。可幸我們仍然能夠体會到這些大師當年留下給我們的感覺。

 

高原 (1/14)

05/13

Virgin Vinyl (在 yanyanlp 網頁上簡稱為 VV), 我們稱它為處女膠,有人稱它為可樂膠。無論是那個名稱都好,它都是 High Purity Vinyl 高純度的膠粒;而非循環再用的劣品。發燒友是最不環保的一族;晶片省電不用要用耗電的燈膽;AB類省電不用硬要用熱到燙手的A類。要算最環保的話唱片公司排第一位。當年的唱片公司經常將積壓的存貨壓碎循環再用。特別是在七十年代初期石油禁運的年代。當時的膠粒價格飛漲,唱片公司為省錢不得不循環再做。有時部份的唱片上面甚至會發現有紙碎(相信是唱片 label 的殘渣) !其實唱片界一直知道使用高純度膠粒的優點及對音質的影響。早在六+年讀者文摘已標榜使用 High Purity Vinyl 來印碟。及後的 Quintessence 亦然。膠粒的雜質會大大影響唱片的音質及音色。最明顯的是背境的寧靜度有很大的分別。唱片的純度越高,音色一般都會有改善;背境的噪音會更低。

OLYMPUS DIGITAL CAMERA
JVC 七十年代初期己用它們的 Super Vinyl 壓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D-4 的其中一張代表作海之詩,用的是 virgin vinyl。音樂動聽,海潮聲音效突出。

將 Virgin Vinyl 的概念優化及發揚光大的應設該是 JVC。JVC 在七十年代己將 Virgin Vinyl 的概念用在它們的 CD-4 四聲道系列唱片上。JVC 的 Super Vinyl 是將 Virgin Vinyl 優化,效能超越一般 Virgin Vinyl。JVC 稱之為 Formula Q540 Super Vinyl超級塑料。而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MFSL) 在推出它們的 Oringinal Master Recording 唱片亦將 JVC 的 Super Vinyl 推到最高峰。MFSL 將 Virgin Vinyl 的概念深入每一個發燒友的心中。MFSL 的 Stan Ricker 用 JVC 的 Super Vinyl 當然只是錦上添花,他能夠從唱片公司手中取得原版母帶,他制版的技巧是 MFSL 成功的靈魂。既然 MFSL 的主意有市場的話,其他發燒唱片廠商自然爭相仿效。例如用 Soundstream 數位錄音的 Delos 及 Telarc 早期都在日本由 JVC 印碟。Sheffield Lab 的直刻碟亦用 Teldec的Virgin Vinyl 制造。較少人知的還有拿加大 A&M 獨有的 Audiophile Series,這個 Audiophile Series 跟足 MFSL 用母帶,half speed master 及在日本由 JVC 印碟;音色與 MFSL 的平起平坐。A&M 肥水不流別人田,這種做法亦無可厚非。奇怪的是為何是加拿大 A&M 而非大阿哥美國 A&M 做? 而以 A&M 這些並非以發燒錄音/效果作為賣點的主流唱片公司來說,這是對發燒友來講是一個好的先例。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 的唱片亦由 JVC 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八+年代第一版的 MFSL 全在日本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再版的 GAIN 2 MFSL 己不再在日本做,亦不透明。它稱之為 High Definition Vinyl,亦是 Virgin Vinyl。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加拿大A&M 的 Audiophile Series 亦由 JVC 在日本壓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udiophile Series 的電台版Sampler,音效超桌。其中輯錄了 Cat Stevens 的 Morning has broken,支結他像真的一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elos 的碟亦在日本做,由 JVC 壓碟。

OLYMPUS DIGITAL CAMERA
Delos 用 Soundstream Digital Recording,錄音效果相當。

到了以八十年代初期,JVC 將 Super Vinyl 全面停產。有傳是因為製造原材料的過程產生大量的有害物質而停產。但Telefunken/Teldec 卻取而代之制造出類似的 Virgin Vinyl,Teldec 除了自巳用以外,它更出口到美國。美國的 KM 及 Europadisk (EDP) 都有使用 Teldec 的 Virgin Vinyl 來制碟。RCA 當年有部份的唱片在德國由 Teldec 造,其后則在美國由 EDP 印碟。EDP 甚至取得 Teldec 的 DMM 專利來印碟。另一種的 Virgin Vinyl – Quiex II 亦出現在八十年代后期部份唱片公司的 Promo 電台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Telefunken/Teldec 的 virgin vinyl 並不如 JVC 般透光。留意燈仍在三點鐘的位置。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八+年代的 Telefunken/Teldec 幾乎全部用 virgin vinyl及 DMM 做。

如果要比較的話 JVC 的 Super Vinyl 呈淺啡色,透明度最高。Teldec 的 Virgin Vinyl 與 Quiex II 相近,亦呈淺啡色,透明度並不如 JVC 的高。大部份的 Virgin Vinyl 都是屬淺啡色,因此將它稱為可樂膠亦無可厚非。不過,正如上面提及過 Virgin Vinyl 是第一手的High Purity Vinyl,無論是那一個秘方都以此為本。它可以是不透明的黑色唱片,亦有其他顏色的 Virgin Vinyl。下期續。

(高原 – 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