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1

繼續試機之十三

有朋友看過上幾期有關 Decca/London Keriesz 的 Dvorak Symphony No.9 CD 的比較之後。他拿了張 Elvis Presley 的 Elvis 30 #1 Hits 給我試一下,他買這張 CD 是因為太座喜歡 Elvis Presley。但他聽這張 CD 的時候總是覺得聲音不太好,他希望能夠找到是否軟件抑或是硬件匹配的問題。CD 是 BMG/RCA 的 07863-68079-2 加版, 2002年推岀亦理所當然地有 IFPI。CD 的 glass master 的 date code 為 2/08/30,應該是Cinram 印製的第一版。這張 CD 一共收錄了三十首 Elvis 的榜首名曲,CD上亦特別標榜是 “Mixed and Mastered From Original Master Tapes For Optimum Sound Quality” 。看上去埋應是信心的保証,朋友亦因此才落槌。的而且確,這張 CD的來頭絕不簡單。Tracks 1-13 由 Sterling Sound 的 Ted Jensen 負責 remaster。Tracks 14-30由 The Hit Factory 的David Bendeth/Ray Bartdani 負責 remix, 而負責 remaster 的是 Sterling Sound 的 George Marino。George Marino 早於 1972年已加入 Sterling Sound,他曾為 Stevie Wonder, Bee Gees, Kiss 等不少的唱片負責 mastering。自 1975年加入 Sterling Sound 的 Ted Jensen 來自 Mark Levinson 的 MLAS,他曾為 Eagles,Billy Joel,Bob Marley等不少的唱片負責 mastering。CD 分開由二位 master engineers 負責是比較少有,原因大概是因為 ST-TJ 負責 mono 的錄音,ST-GM 則負責stereo 的錄音。

我本身並沒有這張 CD。Elvis Presley的唱片雖然稱不上為發燒錄音,但一代歌皇 King of Rock N Roll 的唱片亦需要存一些吧。我手頭上的一張 CD 與前者的性質及曲目相類似,CD 名為 Elvis Presley ‎– The Number One Hits。這張 CD 收錄的是十八首 Elvis Presley 的榜首名曲。除了其中一首外,其餘的十七首都在 2002的版本中輯錄。CD在 1987年推岀,我手上的版本為美版;CD上的 matrix 為 8/88 2A5-12。CD 的 master engineer 為 RCA 的 Jack Adelman,JA 一向是 RCA 最負盛名的 master engineer;他亦為不少 Chesky remaster 的 RCA 錄音的唱片做 remastering 的工作。

1987年版2002年版
1 Heartbreak Hotel1 Heartbreak Hotel
2 I Want You, I Need You, I Love You未有輯錄
3 Hound Dog3 Hound Dog
4 Don’t Be Cruel2 Don’t Be Cruel
5 Love Me Tender4 Love Me Tender
6 Too Much5 Too Much
7 All Shook Up6 All Shook Up
8 Teddy Bear7 Teddy Bear
9 Jailhouse Rock8 Jailhouse Rock
10 Don’t9 Don’t
11 Hard Headed Woman10 Hard Headed Woman
12 A Big Hunk O’ Love13 A Big Hunk O’ Love
13 Stuck On You14 Stuck On You
14 It’s Now Or Never15 It’s Now Or Never
15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16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16 Surrender18 Surrender
17 Good Luck Charm21 Good Luck Charm
18 Suspicious Minds27 Suspicious Minds

我特意將兩者曲目遍排的次序列岀以方便對比。

1987年版 Vs 2002年版 Elvis Presley 的Number 1 Hits

我首先將 2002版播放一下。在一般情況下,聽 CD 的時候我幾乎使用一致的Vol  level 在 22度。除了少部份特別爆棚的 CD 我會調校高一至二度外,最高的只是約 24度左右。基本上超過百份之九十的 CD 在我的糸統上播放時都固定在 22度。2002版一開聲已經是非常、非常的大聲。我首先做的並非坐下來聽這張 CD,而是拿岀 Sound Level Meter 量度一下播唱時的 Sound Pressure Level (SPL) 。結果不岀我所料;無論是單聲道的 Don’t Be Cruel 抑或是立體聲的 It’s Now Or Never,它的音壓都超過 80dB,大部份時間都達到 85/86dB、甚至更高!我記得試 Reference Recordings 的 Les Prelude 時最大的音壓(瞬間而非延續)都只是 90dB左右。我馬上拿了 1987年版的再聽一聽,音量控制仍保持在 22度;果然是我慣常聽到的音壓。我再用 Sound Level Meter 量度一下,音壓保持在 72-78dB左右。我又賞試將 1987年版的音量加大,結果音量控制要去到 26度才有 2002版的 80-86dB音壓。這個音量正是我聽黑膠唱片時所調校的度數。要知道唱片輸入的電平一向較 CD為低,而且我所用的是低輸岀的 MC唱頭。2002年版 CD的輸岀電平平均比 1987年版的高達 10dB左右。要知道每增加 3dB的時候音量會提升一倍,對後級的輸岀功率亦相對地倍增。增加 10dB的話音量加大了三倍有多。顯而易見,2002版的 CD是 Loudness War的表表者。

今次試音我覺得用二個方式去進行會較為合理。首先我會用大音量去聆聽,亦即是以 22度聽 2002版,以 26度聽 1987版。我倒想體會一下近代的唱片製作想表達什麼給樂迷/發燒友。當然有正亦有負、有凹亦有凸。我亦會用我一貫正常的音量聆聽 1987年版,然後用相若的音量聆聽 2002年版。我量度後發覺要使 2002年版的音量接近我一貫的 22度,聆聽時要將音量控制調低至 19.5度。我首先選擇了立體聲的樂曲做測試,初試的是It’s Now Or Never。在聆聽位置以 85-86dB 的音壓長時間聆聽It’s Now Or Never,老實說是受罪。在這般的音壓之下,所有的音頻都會“異常“突岀,但只感覺到是大聲;沒有半點動態。這首樂曲譜自意大利名曲O sole mio,它成為 Elvis 最暢銷的 single。無論是It’s Now Or Never 或O sole mio,它是我十分喜歡的樂曲。O sole mio 其中一個我頗為喜歡的版本由 Pavaroti 主唱,樂曲為他帶來了格林美的Best Classical Vocal Solo 獎項。O sole mio中文可以譯為“我的陽光“;無論是O sole mio或It’s Now Or Never,用這種音壓來聆聽絕不妥當。我用的是 Spendor 的 LS3/5A, 靈敏度(1W/1M)約為 82.5dB,我坐的位置距離喇叭約九呎。粗略計算之下 Spendor 的靈敏度如果是以 1W的供放推動的話音壓在我的座位只有約 73.5dB (82.5dB – 9dB) ,SPL在座位上達到 88.5dB時需要有32W的延續功率。對於我只有 50W(因此我早就說過 50W是暫時性測試用,接著的會是 100W以上)的供放來說,延續不斷的 32W輸岀是有點吃力。而事實上供放在推動 11ohm 的 LS3/5A亦只能夠提供 35W左右,揚聲器在這種情況下亦不好受。因此我決定改變測試的方式,下期續。

高原 7/21

05/21

繼續試機之十一

上期我比較了同樣來自 Decca 的錄音,Istvan Kertesz 演譯 Dvorak Symphony No.9 新世界交響曲;Kertesz/VPO (1961)及Kertesz/LSO (1966)。1961年的錄音來自維也納的 Sofiensaal,由 James Brown 負責。1966年的錄音在英國著名的 Kingsway Hall,由 KE Wilkinson 負責。1966的錄音無論是技術,器材,演譯的技巧都有改進;錄音成功進佔 TAS 的一席。除了指揮的效果我們暫且不談,為何這兩個版本的CD有捷然不一樣的效果? Kertesz/VPO (1961) 的首版 CD在1987年推岀,Kertesz/LSO (1966) 的首版 CD在1995年推岀。儘管兩個 CD 版本推岀的時間相距大約相差十年,但這亦不足以將兩者的命運倒置。理論上兩者都是由原版母帶經過 A/D 後轉為數位母帶印製 glass master製造 CD。反而很多聲音都投訴八十年代 Decca 所用的 ADC 並不原美。當年 Decca 用的 A/D Converter (ADC) 理應是 Ultra Analogue 的 2040,其實算得上是一個不太差的 ADC。部份 Decca 初期的 CD (指的當然是 AAD 或 ADD的 CD 而非 DDD 的類別。) 不太理想似乎與他們所用的 ADC 無關。我反而覺得只要 Decca 當時負責 CD mastering 的 engineer 做得妥當的話,很多 Decca 八十年代的 AAD 及 ADD CD 的音效都相當理想。Kertesz/VPO (1961) 就是其中一個好例子。在我們深入探討這兩張 CD 之前或者借這個機會讓我們先聽一聽 Kertesz/VPO (1961) 其中的一個黑膠版本。這個London Stereo Treasury系列的黑膠唱片雖然並非 Wide Banner 首版,但音效並不輸蝕。 

按圖試聽 Kertesz/VPO (1961) 新世界交響曲黑膠唱片的 Adagio。

Kertesz/VPO (1961)及Kertesz/LSO (1966) 最大的差異似乎在於後者使用了CEDAR (Computer Enhanced Digital Audio Restoration)當年最先進的 DE-HISSER DH2。負責整個 CD remastering 的 engineer 是 James Lock,當然我們想信 James Lock 只負責其中的部份。James Lock 作為 Decca 最有名望的錄音師之一亦是 Decca 剛開始立體聲錄音的其中一個開國功臣。除了推崇 omni-directional mic 能夠收錄到古典樂曲最理想的效果外,他亦只需要利用幾下拍手聲便能夠判斷一個錄音場地的好壞。James Lock 就是甪這個簡單的方法找到在加拿大 Montreal 的 St Eustache Church;為Dutoit/Montreal SO、為 Decca 的數位錄音寫下了光輝的一頁。由 Karajan 的Boris Godunov 至 Solti 的 Wagner The Ring, 以至 Sutherland/Pavarotti 的 Turandot 及不可不提 Crespin/Ansermet 的 Berlioz/Ravel。James Lock 成為了這些藝術家的御用的錄音師。James Lock 的技巧與成就不容置疑。由當時(指的是九十年代) 最具資歷的 James Lock 負責將 Decca 最珍貴的錄音轉錄為 CD,這個決定理應是最明志之舉。當時亦根本沒有比 James Lock 更適合的人選。剩下來就只有原來的母帶的質素及 CEDAR 的 DE-HISSER DH2 能夠影嚮最後的 digital 母帶的效果。

根據 James Lock 當時的描述,有部份母帶根本受損到不能修復的程度。要重現當年超水準的錄音效果幾乎不可能。剩下已經有破損而能夠修復的母帶就需要經過 DH2 除去錄音帶上不必要的雜音。但 Cedar 的 De-Hisser 過程並非只有 DH-2。在 DH-2之前其實還有 Cedar De-Clicker DC1 及 De-Crackler CR1。因為在錄音帶(亦可應用於復刻黑膠唱片之上!) 中的 clicks (哢嗒聲), crackle (噼啪聲) and hiss (嘶嘶聲)是三種最常見的噪音。在當時來說,Cedar 這幾部減噪的系統稱得上是十分先進。Cedar 在每一部机內均使用雙 40-bit floating-point processors處理訊號,能夠將訊號進行同步的修正。不過我們首先要明白我們的耳朵當然能夠馬上可以從音樂的訊號中分辦岀這幾類的噪音。在減噪的機器中就算是單一個的 click 都已經是埋藏在不同的頻率之內,與同頻率的音頻完全溶合在一起。試想一下沙與糖混為一體的情景。De-Clicker DC-1 的操作是首先將整值訊號上每一個click 連帶與它一起的音頻先除去、經過分晰後除去頻段內 click 的部份;最後將” 潔淨” 後的音頻放回訊號的原位。視乎 click 的長短,一個 click 可以由數個至數百個 samples 不等。DC-1 每秒可以處理多達 2500個 clicks,要知道從訊號中抽起 click 的頻段並不易。更何況 clicks 可以重疊出現;要處理得一乾二凈並非易事。接下來的De-Crackler CR-1 要對應的比 DC-1 的更困難,錄帶上包括噼啪聲、電流聲、過荷、失真等等都一概由它處理。CR-1 處理訊號的方式與 DC-1 捷然不同;今次需要 remaster 的 engineer 能夠做岀適當的選擇。CR-1 的控制比 DC-1 要困難得多,如何去處理?我們下期續。

高原 (5/21)

12/19

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之一

上期我提过 youtube 上有位仁兄以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为题将半速刻盘的黑胶唱片与普通版本的黑胶唱片互相比较。这个其实是一个颇为有吸引力的题材;可惜的是他用了来自 2018年推出的半速刻盘复刻版与 1979年推出的原版黑胶唱片来比较。两者相差了几乎四十年的光景,甚难有一个公平的比试。虽然这个half speed 的复刻版亦标榜着使用 analogue master,但其中仍有很多隐忧。第一,这个 analogue 母带不知道是那一代的儿孙。第二,正如负责 master 的Miles Showell (Abbey Road Studio) 亦坦言他们所用的其实是一个来自 analogue master 的 digital file。正确来说根本与 analogue 是脱了节。试想一想首版的 CD 我保证全用 analogue master (数位录音除外) ,它们亦一概使用 Analogue master。第三,无论由那个角度来看使用 digital file的复刻版是必然地多了 A/D 及 D/A 这两个不必要的步骤。试想一下,就连首版 CD 都只有一个 A/D 而已。就单单这几点已足够令到复刻版输到兵败如山倒,无容置疑。我没有将这位仁兄 youtube 上的评论全部看完,我只看了前几位的留言;他们全都猜到原版的较好声。

其实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这个标题绝对合情合理;因此我亦因利乘便用中文以”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为题试一下。半速刻盘的好与坏我在上期已经谈论过。这一期我主要是做测试的部份。我选来了 Joan Baez TAS 上榜的Diamonds & Rust 唱片来比较。首先是美版 A&M的Diamonds & Rust原版黑胶唱片,唱片在 1975年首推。最初的版本由 Monarch压碟, Doug Sax的 The Mastering Lab首席 mastering engineer Mike Reese负责 mastering的工作。大碟除了 Joan Baez自弹自唱外还有 Larry Carlton结他伴奏及负责弦乐部份的指导。 Joe Sample的键琴,Tom Scott的色士风,Joni Mitchell亦在 Dida中负责和唱。 Diamonds & Rust由 Joan Baez作曲及填词,是她其中的一首代表作。写的是当时与她分手不久的 Bob Dylan。自出道以来,Joan Baez除了演唱 Bob Dylan的作品外,她一直在作曲及音乐创作方面受到 Bob Dylan不少的影向。 Joan Baez在碟中亦翻唱了 Bob Dylan的 Simple Twist Of Fate。第二张要比较自然是 Half Speed Mastering HS的制作。大碟来自 Nautilus编号 NR-12的黑胶唱片,在 1980年首推。与 MFSL有着相若理念的 Nautilus无独有偶踉 MFSL 在 1977年同年创业。 Nautilus的 Super Disc系列亦同样标榜使甪原版母带,唱片大部份在美国由 KM以处女胶压碟。 Half Speed Mastering HS 是他们的主力,除此以外他们亦有制作过好几张 Direct Disc DD 直刻唱片。主力负责 master 的是International Automated Media IAM 的 Bruce Leek (IAM-BL) 及Richard Donaldson (IAM-RD) 。除了 Nautilus 外IAM 亦曾为多个发烧品牌如 Telarc, Varèse Sarabande, Klavier, Delos 等。 Bruce Leek 与 Richard Donaldson经验丰富,绝非等闲之辈。 Nautilus的唱片在云云发烧唱片品牌中亦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席位。何况当初除了 MFSL外 Nautilus的唯一的另一家标榜以 HS技术生产的品牌。

在此我亦顺带一提 Monarch 这家负责压碟的公司。 Monarch 虽然并未有如RCA, Capitol, Columbia 等大厂拥有庞大的厂房及产量,但Monarch 有为不少的唱片公司如Atlantic/Atco, A&M, Reprise, Electra, Asylum, Warner Brothers 等压印黑胶唱片。 Monarch 所印制的唱片一般都被视为靓声的指标。有说是因为 Monarch 所用来压碟的胶粒质素较佳。高质素的胶粒能够压制出低背境噪音的唱片,频应的高低有更佳的伸延。带来的自然是整体的分晰力及分解度的提升。亦有说是因为负责制造金属模的 Alco/AFM 在它附近。甚至亦有说是 Monarch 与 A&M 相近而得到第一手的 copy。有人曾经问过 The Mastering Lab (TML) 的 Doug Sax 为何 Monarch 负责压印的 A&M 唱片大多都有较突出的音效。 Doug Sax的答案是 AFM在制作印模的技术高超。而 A&M本身对于选择歌手,乐师及制作都一丝不苟;这样亦几乎有了好声的保证。要知道除了 Doug Sax有为 A&M做 mastering外,Bernie Grundman在七十年代开始一直都是 A&M的首席 master engineer直至 1984年他才离开 A&M 组成Bernie Grundman Mastering。

1575887457-Z3pnWWyf 1575887545-jcszDDtq

Diamonds & Rust A&M原版 (左图) Vs Nautilus HS版 (右图)

原版 Vs半速刻盘,这一次是相差了约五年的时间。可以肯定的是两者都是使用 analogue母带。 Nautilus在当年能否拿到一非常接近母带的 copy亦不容置疑。正如 MFSL一样,Nautilus的 HS版本亦算是 reissue,但事实上它们的母带有很大的机会较一般的初版更胜一筹。无论是原版或 HS 两者全程都肯定是使用整套由始至终的 analogue制作,绝无数码的成份。原版的由 TML master及 Monarch压碟亦肯定是比较早期的版本。而Nautilus的 HS版本是限量版,生产量不多;且标榜使用原版母带,母带方面绝对不成问题。除此以外两者的 master engineer亦有差异,原版是 TML的 Mike Reese与 HS版IAM的 Bruce Leek/Richard Donaldson 的分别。两者亦同属当年首屈一指的 master engineer,技术可算是叮当马头。原版由 Monarch压碟 Vs Nautilus由 KM records引入 Teldec的处女胶压​​碟。一般而言处女胶压碟会有较佳的效果,这一方面 HS版本稍为占忧。两张唱片整体的音效有何分别?我们下回分解。

高原 (12/19)

01/14

在搜集 TML 出品的過程我有一個頗為驚喜的發現。Olivia Newton John 的榜首名曲 Sam來自她的 Don’t stop believin’大碟,美版的大碟由 TML做 master。正如 Doug Sax所說,他製作 master的時侯用 EQ;EQ的作用是增強整体的清晰度而非加強頻率的效應。每次聽 TML的 master都會有這種和諧的感覺。Doug Sax不會刻意突出單一件樂器的效果;而是強調整体的平衡度,分隔度與清晰度。Sam 這首歌可算得上是最能突顯出  ONJ 的歌唱技巧。用來比較的是一張 Sam 的電台版,這一張是老板的私人珍藏,聽過之后可說是一聽難忘。從而我才知道 ONJ的歌藝其實絕對不差。早年的ONJ唱情歌的確是一絕;她對情感及聲線的控制都非常到家。ONJ的聲底實在如絲般滑,在高低音方面的控制亦非常順暢。加上是電台版的關係,ONJ的聲線是超柔順,甜到入心入肺。電台版的 detail與 articulation實在是像真的一樣。ONJ的情感豐富到滿瀉,她唱出的纏綿的感覺使整個人都溶化下來,無法抗拒。至於美版的 Sam,手上的一張是 TML-M/M master。這張 76年出品的大碟制作的時侯 TML尚未購入 Neimann Lathe,所以不會有 TML-X的 master。我擁有的一張是 TML-M/M的版本己是 Promo之下,萬人之上;這亦給我一點的安慰。TML版絕對沒有電台版的吸引,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有電台版八成的功力,都可以收貨。在老板未肯割愛之前,這個 TML 的版本都可以頂一下心癮。在寫這篇稿的時侯我重覆聽了 Sam 不下數十次。 TML 的版本有出色的樂器分隔度,ONJ 仍是超乎相像的柔順;情感亦十足十的吸引。TML 當年處理這個 master 實在出色。

olivia newton john

美版的 Don’t Stop Believin’是 TML-M/M master

nice and slow1

ONJ Sam的電台版來自 MCA的 Nice and Slow宣傳碟

nice n slow

Nice and Slow的宣傳碟除了 ONJ的 Sam還有 Julie Covintongton演唱 Evita中的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亦非常動聽。

 

在尋找 ONJ的唱片的同時我亦發現手上有一隻 ONJ 的加版 Greatest hits 是 TML 的 master。我一向不太喜歡 Greatest Hits,原因是大部份的Greatest Hits都是唱片公司炒理一碟的炒雜錦。是純商業的抄作;但求賣個滿堂紅,不求質量。凡事都有例外,這一張是其中的例外。這張 TML master的 ONJ是其中一張十分靚聲的唱片。碟上收錄了部份在 Xanadu電影原聲大碟, Grease 電影原聲大碟,Physical 及 Totally Hot 等大碟中的樂曲。其中的 Suddenly (ONJ 與 Cliff Richard 合唱) 與美版 Xanadu 電影原聲大碟 (此碟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比較,Greatest Hits 的音效與美版的 Xanadu 亦可爭一日的長短。Steve Hall 的 master 可以聽得出是較接近母帶,似乎 Steve Hall 亦較為注重原汁原味。他將錄音最自然的一面顯現出來。Cliff Richard 與 ONJ 的聲底有丁點兒薄的感覺,但餘韻是十分之好。 TML 的 master 則較為注重整体的平衡度。分晰力雖與 Xanadu 大碟差少少,但勝在有非常之好的分隔度。始终因為 Greatest Hits 的母版的源故,無論 TML 的功力有幾深都只能做到非常接近原版;更何况原版負責 master 的 Steve Hall 亦非善男信女。

olivia's greatest hits vol. 2

ONJ的 Greatest Hits Vol.2加版,TML-X/M master

 

Xanadu

原裝美版的 Xanadu 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另外我在 Greatest Hits 中亦挑選了來自 Grease 的 Hopelessly devoted to you,比較的是 RSO 的 Grease/Saturday Nigth Fever 電台版內的選段。無可否認電台版 ONJ 的音色自然,分晰力亦稍勝,而整体的平衡度亦出色。TML 的版本卻一點也不輸蝕,它是非常接近 RSO 這張電台版的音效。無論是電台版或 TML的 master都能夠令我真正的感受 ONJ的歌藝。我一向對ONJ只抱著一個 OK的態度,年青時聽 ONJ都是在收音機中聽。我從來沒有真正欣賞過 ONJ,直至在聽過這些版本後才有新的体驗。還記得有一位前輩曾經說過他以前聽 CD的時候不喜歡 Itzhak Perlman的演譯,聽了黑膠唱片以後他對 Perlman完全改觀。我對 ONJ的体會亦一模一樣,能夠找到一個好的版本來欣賞是萬幸。

 

travolta grease

Grease 這張電台版收集 Grease 在一面,另一面是 Saturday Night Fever。

 

Doug Sax 自 1967 年開始了 The Mastering Lab 一直都沒有停下來。全盛時期 TML 是 24/6 的作業直至 CD 的來臨。我不能說但凡有 TML master 的必屬精品,但我從未遇過 TML 一張差的出品 (近年的 reissue 例外!) 。 TML 一直運作直至 CD 的出現后才走下坡。2000 年初 TML 亦全面停止 master 黑膠,當時他們將所有 cutting lathe都封起一直至 2012 才重新再做黑膠的 master。用電台版和 TML的 master 比較大家可能有點不公平的感覺,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想說明 master engineer 只能夠將錄音最好的一面帶出來。最出色的 master engineer 亦不例外。母帶才是重要的一環,沒有一個 master engineer 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儘管近年部份的再版都標榜由一流的 master engineer 處理,但在缺乏一個好的母版之下亦不能成事。更何況包括Doug Sax, Bernie Grundman, Robert Ludwig等的一流 master engineer都年事已高,能夠做到的並不多。在舊版的唱片之中有 TML master的在音效方面都有一定的保証,相比沒有他們處理的版本是優勝得多。可幸我們仍然能夠体會到這些大師當年留下給我們的感覺。

 

高原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