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1

繼續試機之十五

上次試過了It’s Now Or Never後,今次試的是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It’s Now Or Never是 Elvis Presley 剛服完乒役後在1960年灌錄的作品。Elvis 在1960年四月三/四日在 Nasville 的錄音室一口氣錄了十二首歌,其中的兩首(正是試聽的這兩首)登上榜首。It’s Now Or Never是 Elvis 由Rock N Roll轉為流行曲的初試,是Elvis歌唱生涯的轉捩點,亦是一場非常大的賭博。Elvis 主要是用中音唱岀It’s Now Or Never的歌詞,但最後的一句是以高音唱岀。對於很多歌手來說會是一件難事,錄音師 Bill Porter 亦提議 Elvis 可以分開來錄音。Elvis 對他說,如果他不能夠一口氣唱完的話,他寧願放棄這首歌曲。最後 Elvis 只需要4 takes 便完成;歌皇的稱號絕非浪得虛名。相對It’s Now Or Never 來說,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的音效亦相當不錯;用作測試是最合適不過。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與It’s Now Or Never 其實是同時期(事實是在同一個凌晨)的錄音,不同的是It’s Now Or Never較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早一點推岀single。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只花了三星期便到達榜首;是 Elvis 其中一首最成功的作品。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是來自Lou Handman 及Roy Turk 在1926年的作品,最早是 Charles Hart 同年的錄音。1958年 Jim Flaherty’s Western Caravan 樂隊亦灌錄了這首歌曲。正正就是 Jim Flaherty 向 Chet Atkins 提議由 Elvis 唱這首歌曲。他對Chet Atkins說 “that kid down south who is shaking things up"應該試唱一下。Jim Flaherty 所指的”搖到所有物件都震動的南部小子”就正是 Elvis。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當然亦在 Nashville 的 RCA 錄音室內進行,樂師亦是同樣的;Bill Porter 自然亦是用Telefunken U47膽咪收錄。我首先試聽1987年版,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的樂器比前者較為簡單。主要是結他,低音大提琴,鼓及唱和音的 The Jordanaires 四人合唱。比起 It’s Now Or Never,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更加通透,無論是結他或低音大提琴的線條都更突岀。這首歌亦突顯了Telefunken U47膽咪的無敵人聲,錄音中Elvis的人聲不單止是厚和暖,圍繞著他的空氣感亦是一等一。歌皇磁性的歌聲充滿了濃厚的情感,歌詞的抑揚頓挫,高低起伏都聽得異常清楚。不論是口水聲,喉底極微弱的聲音都捕捉得到;鉅細靡遺。對於 Elvis 的樂迷來說,這是甜到入心的甘露,令你心悅臣服的聲音。我刻意叫我的太座聽一下,事關她較我更欣賞 Elvis;這其實是來自她試聽後的感覺。男女有別、異性相吸;我覺得 Elvis 聲靚,唱功了得;她覺得 Elvis 的音色甜到入心,令人心醉。中段的一段獨白亦是樂曲中的重要部份,這段像莎士比亞戲劇獨白(As You Like It 中的All the world’s a stage)的部份成為了Elvis 霖歌之最。這個部份不可不聽。這首歌曲除了突顯了Elvis 的靚絕的一面外,就連The Jordanaires的人聲亦收錄得非常之靚;不可以錯過。

按圖試聽1987年版 Elvis Presley的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樂曲的file由CD照抄,並未調校電平。)

到了2002年版的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這一次我只是將它的電平調低到與 1987年版相近的水平。結果是與上次用It’s Now Or Never來比較的相若。2002年版音場的闊度雖然接近,但深度欠缺;令整體變得平面化。結他與低音大提琴的弦線的結像力及細緻度亦稍遜,Elvis 的人聲亦欠缺了應有的厚度、溫暖及甜蜜的效果。在空氣感減少的情況下,Elvis 的情感自然亦打了折扣。我甚至找來一部 Revox 的 B225 CD 機播這張 CD,結果都沒有太大的分別。Revox 的 B225 是第一代的 CD機,使用 Philips 的 CDM0/1 轉盤、兩粒陶封的 TDA1540D 14bit D/A Converter;是著名的人聲毒藥。在 Revox 重播下2002年版 Elvis 的人聲仍然未有足夠的厚度與空氣感,感情跟豐厚的程度仍差一線。

按圖試聽2002年版 Elvis Presley的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樂曲的file由CD照抄,並未調校電平。)

要深入了解1987年版與2002年版的差異,我們先由兩者的 Spectrum Analysis 方面看看。兩張 CD的曲目編排各異,大家可以參考我前二期所列岀的 CD曲目清單(https://wordpress.com/post/yanyanlp.wordpress.com/1076) 。

1987年版 – It’s Now Or Never及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分別在 14及152002年版- It’s Now Or Never及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分別在 15及16

看了 overview 的圖表後我們大致上都明白為何 1987與2002版的CD有這樣大的差異。我下期會看一下更詳細的圖表分晰。

高原 (9/21)

08/21

繼續試機之十四

1960年 Elvis Presley 剛完成了二年的乒役回到美國,他馬上返到 RCA 在Nasville Tennessee 的錄音室灌錄新唱片。這個時候的 Nasville Studio在剛加入不久的錄音師Bill Porter帶領下作了不少的改變,他不單止改變了鄉謠音樂的配器,亦大大地改變了音樂的風格。Bill Porter簡單地利用切成三角形的纖維板吊在錄音室的天花上改善了錄音室的音色、改變了錄音室原來不規律的頻應。這個被喻為Porter Pyramids的方法傳為佳話。為了改善錄音室內使用的 EMT 混响器有更靚聲的效果,Porter 將室內的空調較到最低,令混响器的機械彈簧變得較硬。在幫Elvis Presley錄音的時候 Porter 挑選了被喻為是king of vocal microphones的Telefunken U47膽咪收錄 Elvis 的人聲。難怪六十年代初期Elvis Presley的人聲特別溫暖和細緻。RCA Nasville Studio 著名的 Nasville Sound 獨特的風格與音效,作為其中的表表者,Bill Porter 功不可沒。Nasville Sound不可少的當然是由 Chet Atkins領導下的一班樂師, 著名的The Nashville A-Team。為 Elvis 灌錄It’s Now Or Never的包括有Scotty Moore 及 Hank Garland彈結他、Bob Moore負責低音大提琴、D.J. Fontana 及Buddy Harman負責打鼓及打擊樂。還有Floyd Cramer彈鋼琴及Boots Randolph的色士風。這種陣容/組合為Elvis Presley在榜首佔一席位毫不困難。

說回上期我談到1987年版 Vs 2002年版 Elvis Presley 的Number 1 Hits。剛開始試 2002年版的時候發覺它的音量是大得驚人。若然以我一般聽 CD的22度音量來聽,它的輸岀達到88.5dB之多。對於供放及揚聲器都會有吃力的感覺,更何況以這個音量持續的聆聽令耳朵亦有受罪的感覺。我原先以為既然 master engineer 決定用這種高電平 remaster,他們理應對處理的音樂有特定的要求。我的推論似乎是錯的,於是我改變了測試的方式;將音量調校至 21度。21度其實亦相當之高,還記得上一期我試過若然我以聽 1987年版相同的音量;2002年版需要減至19.5度。無論如何,21度再聽2002年版的It’s Now Or Never。2002年版調校在21度時音壓仍然達到84dB,大部份時間音壓是保持在 80dB左右。若以同樣的音壓來聽 1987年版,音量控制在24度;大部份時間音壓是保持在 75-78dB左右。這個音壓來聽 Elvis Presley 並不理想,但是屬於可以接受的範圍。2002年版的It’s Now Or Never 開展部份不論是左邊的結他, 右邊的和音及中間的低音大提琴及打擊樂器都幾乎是同樣的高音量。1987年版明顯地多了一點的抑揚頓挫,高低起伏有較強的對比;和音多了韻味、弦線多了餘韻。2002的低音大提琴份量十足,可以說是下下到肉;壞處是將打擊樂器遮蓋了不少。這個的情況跟使用 Loudness 的效果無異。1987年版的低音大提琴及打擊樂器的平衡度相對地好得多。特別是低音大提琴清晰的每一下都聽得到,間中推岀來埋身的感覺顯得份外有說服力。1987年版 Elvis的人聲份外通透、細緻;無論是聲音的溫暖度、尾音甚至是口水聲都是2002年版難以相比的。接著加入Floyd Cramer的鋼琴及響木在1987年版上亦有更清晰的線條及餘韻。

按圖試聽2002年版 Elvis Presley的It’s Now Or Never (樂曲的file由CD照抄,並未調校電平。)
按圖試聽2002年版 Elvis Presley的It’s Now Or Never (樂曲的file由CD照抄,並未調校電平。)

在使用高音量聽過兩個版本的It’s Now Or Never後。接下來我將2002年版調校至19.5度的音量,亦即是相等於我聽1987年版(及其他一般的CD所用的) 調校的22度,以正常我聽音樂的音量來再聽一遍。首先聽的仍是2002年版,然後是1987年版。經過我再微調以後,我將2002年版的音量維持在19.5度而1987年版調至22.5度較為接近的音量。樂曲的峰值大約是 79/80dB左右,這個音量一切都來得順耳得多。大音量的時候整個音場都推到揚聲器的平面及前方的位置,調校到合理的音量後,深度是重現出來。這個時候兩者的分別是突顯了岀來;2002年版其實亦有一定的深度但人聲是後了一點,1987年版的比較到位。2002年版的 remix 及remaster 做得是不錯的,起碼樂器/和聲等的定位亦相當;只是較1987年版的矇糊一點。1987年在這個音量聽到的(特別是結他與人聲)尾音、餘韻等的細節超多。Elvis 的人聲是厚、暖和醇;餘音嫋嫋。簡單來說幾乎是黑膠與CD的比較、模擬與數位的分別。儘管2002年版低音大提琴的量是多,但效果接近是合成器的音效無異。更何況它將人聲蓋過,效果未如理想。1987年版的低音大提琴每一下都非常清楚,而且彈跳力十足,動態超然。它沒有蓋過人聲,卻有令人迷醉的份量和迫力;質感是2002年版所缺少的。

聽過了It’s Now Or Never後我轉到了下一首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來試。下期續。

高原 (8/21)

07/21

繼續試機之十三

有朋友看過上幾期有關 Decca/London Keriesz 的 Dvorak Symphony No.9 CD 的比較之後。他拿了張 Elvis Presley 的 Elvis 30 #1 Hits 給我試一下,他買這張 CD 是因為太座喜歡 Elvis Presley。但他聽這張 CD 的時候總是覺得聲音不太好,他希望能夠找到是否軟件抑或是硬件匹配的問題。CD 是 BMG/RCA 的 07863-68079-2 加版, 2002年推岀亦理所當然地有 IFPI。CD 的 glass master 的 date code 為 2/08/30,應該是Cinram 印製的第一版。這張 CD 一共收錄了三十首 Elvis 的榜首名曲,CD上亦特別標榜是 “Mixed and Mastered From Original Master Tapes For Optimum Sound Quality” 。看上去埋應是信心的保証,朋友亦因此才落槌。的而且確,這張 CD的來頭絕不簡單。Tracks 1-13 由 Sterling Sound 的 Ted Jensen 負責 remaster。Tracks 14-30由 The Hit Factory 的David Bendeth/Ray Bartdani 負責 remix, 而負責 remaster 的是 Sterling Sound 的 George Marino。George Marino 早於 1972年已加入 Sterling Sound,他曾為 Stevie Wonder, Bee Gees, Kiss 等不少的唱片負責 mastering。自 1975年加入 Sterling Sound 的 Ted Jensen 來自 Mark Levinson 的 MLAS,他曾為 Eagles,Billy Joel,Bob Marley等不少的唱片負責 mastering。CD 分開由二位 master engineers 負責是比較少有,原因大概是因為 ST-TJ 負責 mono 的錄音,ST-GM 則負責stereo 的錄音。

我本身並沒有這張 CD。Elvis Presley的唱片雖然稱不上為發燒錄音,但一代歌皇 King of Rock N Roll 的唱片亦需要存一些吧。我手頭上的一張 CD 與前者的性質及曲目相類似,CD 名為 Elvis Presley ‎– The Number One Hits。這張 CD 收錄的是十八首 Elvis Presley 的榜首名曲。除了其中一首外,其餘的十七首都在 2002的版本中輯錄。CD在 1987年推岀,我手上的版本為美版;CD上的 matrix 為 8/88 2A5-12。CD 的 master engineer 為 RCA 的 Jack Adelman,JA 一向是 RCA 最負盛名的 master engineer;他亦為不少 Chesky remaster 的 RCA 錄音的唱片做 remastering 的工作。

1987年版2002年版
1 Heartbreak Hotel1 Heartbreak Hotel
2 I Want You, I Need You, I Love You未有輯錄
3 Hound Dog3 Hound Dog
4 Don’t Be Cruel2 Don’t Be Cruel
5 Love Me Tender4 Love Me Tender
6 Too Much5 Too Much
7 All Shook Up6 All Shook Up
8 Teddy Bear7 Teddy Bear
9 Jailhouse Rock8 Jailhouse Rock
10 Don’t9 Don’t
11 Hard Headed Woman10 Hard Headed Woman
12 A Big Hunk O’ Love13 A Big Hunk O’ Love
13 Stuck On You14 Stuck On You
14 It’s Now Or Never15 It’s Now Or Never
15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16 Are You Lonesome Tonight?
16 Surrender18 Surrender
17 Good Luck Charm21 Good Luck Charm
18 Suspicious Minds27 Suspicious Minds

我特意將兩者曲目遍排的次序列岀以方便對比。

1987年版 Vs 2002年版 Elvis Presley 的Number 1 Hits

我首先將 2002版播放一下。在一般情況下,聽 CD 的時候我幾乎使用一致的Vol  level 在 22度。除了少部份特別爆棚的 CD 我會調校高一至二度外,最高的只是約 24度左右。基本上超過百份之九十的 CD 在我的糸統上播放時都固定在 22度。2002版一開聲已經是非常、非常的大聲。我首先做的並非坐下來聽這張 CD,而是拿岀 Sound Level Meter 量度一下播唱時的 Sound Pressure Level (SPL) 。結果不岀我所料;無論是單聲道的 Don’t Be Cruel 抑或是立體聲的 It’s Now Or Never,它的音壓都超過 80dB,大部份時間都達到 85/86dB、甚至更高!我記得試 Reference Recordings 的 Les Prelude 時最大的音壓(瞬間而非延續)都只是 90dB左右。我馬上拿了 1987年版的再聽一聽,音量控制仍保持在 22度;果然是我慣常聽到的音壓。我再用 Sound Level Meter 量度一下,音壓保持在 72-78dB左右。我又賞試將 1987年版的音量加大,結果音量控制要去到 26度才有 2002版的 80-86dB音壓。這個音量正是我聽黑膠唱片時所調校的度數。要知道唱片輸入的電平一向較 CD為低,而且我所用的是低輸岀的 MC唱頭。2002年版 CD的輸岀電平平均比 1987年版的高達 10dB左右。要知道每增加 3dB的時候音量會提升一倍,對後級的輸岀功率亦相對地倍增。增加 10dB的話音量加大了三倍有多。顯而易見,2002版的 CD是 Loudness War的表表者。

今次試音我覺得用二個方式去進行會較為合理。首先我會用大音量去聆聽,亦即是以 22度聽 2002版,以 26度聽 1987版。我倒想體會一下近代的唱片製作想表達什麼給樂迷/發燒友。當然有正亦有負、有凹亦有凸。我亦會用我一貫正常的音量聆聽 1987年版,然後用相若的音量聆聽 2002年版。我量度後發覺要使 2002年版的音量接近我一貫的 22度,聆聽時要將音量控制調低至 19.5度。我首先選擇了立體聲的樂曲做測試,初試的是It’s Now Or Never。在聆聽位置以 85-86dB 的音壓長時間聆聽It’s Now Or Never,老實說是受罪。在這般的音壓之下,所有的音頻都會“異常“突岀,但只感覺到是大聲;沒有半點動態。這首樂曲譜自意大利名曲O sole mio,它成為 Elvis 最暢銷的 single。無論是It’s Now Or Never 或O sole mio,它是我十分喜歡的樂曲。O sole mio 其中一個我頗為喜歡的版本由 Pavaroti 主唱,樂曲為他帶來了格林美的Best Classical Vocal Solo 獎項。O sole mio中文可以譯為“我的陽光“;無論是O sole mio或It’s Now Or Never,用這種音壓來聆聽絕不妥當。我用的是 Spendor 的 LS3/5A, 靈敏度(1W/1M)約為 82.5dB,我坐的位置距離喇叭約九呎。粗略計算之下 Spendor 的靈敏度如果是以 1W的供放推動的話音壓在我的座位只有約 73.5dB (82.5dB – 9dB) ,SPL在座位上達到 88.5dB時需要有32W的延續功率。對於我只有 50W(因此我早就說過 50W是暫時性測試用,接著的會是 100W以上)的供放來說,延續不斷的 32W輸岀是有點吃力。而事實上供放在推動 11ohm 的 LS3/5A亦只能夠提供 35W左右,揚聲器在這種情況下亦不好受。因此我決定改變測試的方式,下期續。

高原 7/21

03/17

TAS 榜上的華格納 VI

上期我們剛開始介绍 Decca/London上世紀立體聲錄音剛起步六十年代的指環錄音。負責整個構想的是 John Culshaw,Gordon Parry錄音,George Solti領導維也纳愛樂的錄音。由開始構想時就連 Decca/London 的對手都不看好的錄音初推出第一套已經賣個滿堂紅,就連當時得令的 Elvis Presley 都敗下來。除了 TAS 上榜確定了它的音效外,它近年更分別被 Grammophone 及 BBC Music Magazine 的讀者推選為史上最偉大的錄音。這套偉大的指環的背後其實有很多的努力,精神及毅力與時間。是金錢以外極難獲取的成功。而最具代表性的可能是華格納的忠實擁護者 The Wagnerian 亦推選它為最佳的錄音室指環錄音及最佳的指環錄音。

John Culshaw 的構想並不單止是一個錄音室的錄音。他亦依足華格納要求在器材及每一部份的細節都做到+足+。華格納寫指環的時侯亦將劇中要求的設備及器材都詳細地列出。可惜的是一般的歌劇院甚至是 Bayreuth 亦未能依足華格納要求的所有規格。以前我曾經提及過被稱為 Wagner Horn 的 Wagner Tuba。華格納在寫指環的時候想找出一種在 Trombone 與 Horn 之間的音色,他到法國時探訪過Adolphe Sax (色士風的發明人) 后在德國找人做了 Wagner Tuba。華格納以外只有極少數的作曲家用上 Wagner Tuba,就連演奏華格納曲目的大部份樂團亦沒有這件樂器;VPO 亦不例外。John Culshaw就為了指環找人造了 Wagner Tuba供 VPO使用。華格納著名的 Rainbow Bridge就需要六個豎琴來演奏 (Das Rheingold Act 4 – Entry of the Gods into Valhalla),鮮有樂團會採納;Culshaw依足來做。華格納亦要求用極罕有的 Steerhorn (Bayreuth原有的 Steerhorn在二次大戰後被美軍搶走。華格納在其中一幕 (Gotterdammerung Act 2 – Hagen Summons the Vassals),更要求用上不同的的 Steerhorn 在幕前中央; 在幕後的左及右方。一般的樂團只會用 Trombone 替代, Culshaw 找人訂造跟到+足+。就單以配器方面,Solti的指環己是獨佔鰲頭,無人能及。你要聽到華格納夢幻樂器組合就只能夠在這個錄音中聽到。

gotterdammerung按圖試聽 Solti/VPO Hagen Summons the Vassals片段,Steerhorn獨特的音色。

華格納的指環並不是傳统的歌劇,他要求的是視聽效果合的一的戲劇效果。想對於樂器,華格納要求的特殊音效更加令人卻步。為了產生迫真的雷響,華納格特別在 1876年指環的首演造了一台 Thunder Machine。John Culshaw亦為了雷響而使用了一個達二+呎乘四呎的大鐵片及一個特別訂製的巨型 Bass Drum 產生雷響的效果。這個 Thunder Machine 需要二個人擊打 Bass Drum 另外二個人擊打大鐵皮。

das-rheingold

按圖試聽 Solti/VPO Entry of the Gods into Valhalla 片段,之前的是鐵砧(Donner Strike his hammer on a rock), 緊接著 Thunder Machine 及 Rainbow Bridge。情節大概是 Donner 鎚打石頭後產生電擊及雷響撥開雲霧,露出在夕陽光下耀眼燦爛的彩虹橋。是 Das Rheingold 其中一幕最戲劇化,最經典及最吸引的片段。這一段的變化足以標誌著 Decca/London錄音技巧的高超,超強的動態及瞬變;VPO輝煌的銅管樂緊接著絲絲絲入扣的豎琴琴音都一一重現在錄音之中…動聽,實在太動聽。

更甚的是華格納要求使用+八個大小不同的鐵砧(他更指定了每一個鐵砧的音階及大小)去產生冶金的音效 (Das Rheingold Act 2 – Woton and Loge into Nibelheim)。從來沒有一套上演的華格納歌劇用上十八鐵砧,絕大部份連一個都沒有用。John Culshaw 竟然在維也納找到一所鐵砧學堂借出+八個鐵砧去產生華格納夢想的音效。

anvilJohn Culshaw 在指環錄音中所用的其中一個大鐵砧。


這是某樂團(大部份的樂團) 在 Das Rheingold 演出時演奏鐵砧的段落。(相片來自 Das Rheingold 說明書)

das-rheingold2按圖試聽Solti/VPO Wotan and Loge descend to Nibelheim 的鐵砧片段

John Culshaw要求的是一個能夠突顯出當代新推廣的立體聲体錄音的效果。他更要百份之一百切合華格納要求的前,後,左,右;甚至是上,下的 3D音響效果。他亦要求達到華格納要求的戲劇牲效果。Gordon Parry 亦是當年 Decca 首席的錄音師,他亦是源用 Decca 一貫的錄音法寶 Decca Tree。

他如何做得到?下期續。

高原 (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