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

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之一

上期我提过 youtube 上有位仁兄以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 为题将半速刻盘的黑胶唱片与普通版本的黑胶唱片互相比较。这个其实是一个颇为有吸引力的题材;可惜的是他用了来自 2018年推出的半速刻盘复刻版与 1979年推出的原版黑胶唱片来比较。两者相差了几乎四十年的光景,甚难有一个公平的比试。虽然这个half speed 的复刻版亦标榜着使用 analogue master,但其中仍有很多隐忧。第一,这个 analogue 母带不知道是那一代的儿孙。第二,正如负责 master 的Miles Showell (Abbey Road Studio) 亦坦言他们所用的其实是一个来自 analogue master 的 digital file。正确来说根本与 analogue 是脱了节。试想一想首版的 CD 我保证全用 analogue master (数位录音除外) ,它们亦一概使用 Analogue master。第三,无论由那个角度来看使用 digital file的复刻版是必然地多了 A/D 及 D/A 这两个不必要的步骤。试想一下,就连首版 CD 都只有一个 A/D 而已。就单单这几点已足够令到复刻版输到兵败如山倒,无容置疑。我没有将这位仁兄 youtube 上的评论全部看完,我只看了前几位的留言;他们全都猜到原版的较好声。

其实 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这个标题绝对合情合理;因此我亦因利乘便用中文以”半速刻盘的好与坏加测试” 为题试一下。半速刻盘的好与坏我在上期已经谈论过。这一期我主要是做测试的部份。我选来了 Joan Baez TAS 上榜的Diamonds & Rust 唱片来比较。首先是美版 A&M的Diamonds & Rust原版黑胶唱片,唱片在 1975年首推。最初的版本由 Monarch压碟, Doug Sax的 The Mastering Lab首席 mastering engineer Mike Reese负责 mastering的工作。大碟除了 Joan Baez自弹自唱外还有 Larry Carlton结他伴奏及负责弦乐部份的指导。 Joe Sample的键琴,Tom Scott的色士风,Joni Mitchell亦在 Dida中负责和唱。 Diamonds & Rust由 Joan Baez作曲及填词,是她其中的一首代表作。写的是当时与她分手不久的 Bob Dylan。自出道以来,Joan Baez除了演唱 Bob Dylan的作品外,她一直在作曲及音乐创作方面受到 Bob Dylan不少的影向。 Joan Baez在碟中亦翻唱了 Bob Dylan的 Simple Twist Of Fate。第二张要比较自然是 Half Speed Mastering HS的制作。大碟来自 Nautilus编号 NR-12的黑胶唱片,在 1980年首推。与 MFSL有着相若理念的 Nautilus无独有偶踉 MFSL 在 1977年同年创业。 Nautilus的 Super Disc系列亦同样标榜使甪原版母带,唱片大部份在美国由 KM以处女胶压碟。 Half Speed Mastering HS 是他们的主力,除此以外他们亦有制作过好几张 Direct Disc DD 直刻唱片。主力负责 master 的是International Automated Media IAM 的 Bruce Leek (IAM-BL) 及Richard Donaldson (IAM-RD) 。除了 Nautilus 外IAM 亦曾为多个发烧品牌如 Telarc, Varèse Sarabande, Klavier, Delos 等。 Bruce Leek 与 Richard Donaldson经验丰富,绝非等闲之辈。 Nautilus的唱片在云云发烧唱片品牌中亦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席位。何况当初除了 MFSL外 Nautilus的唯一的另一家标榜以 HS技术生产的品牌。

在此我亦顺带一提 Monarch 这家负责压碟的公司。 Monarch 虽然并未有如RCA, Capitol, Columbia 等大厂拥有庞大的厂房及产量,但Monarch 有为不少的唱片公司如Atlantic/Atco, A&M, Reprise, Electra, Asylum, Warner Brothers 等压印黑胶唱片。 Monarch 所印制的唱片一般都被视为靓声的指标。有说是因为 Monarch 所用来压碟的胶粒质素较佳。高质素的胶粒能够压制出低背境噪音的唱片,频应的高低有更佳的伸延。带来的自然是整体的分晰力及分解度的提升。亦有说是因为负责制造金属模的 Alco/AFM 在它附近。甚至亦有说是 Monarch 与 A&M 相近而得到第一手的 copy。有人曾经问过 The Mastering Lab (TML) 的 Doug Sax 为何 Monarch 负责压印的 A&M 唱片大多都有较突出的音效。 Doug Sax的答案是 AFM在制作印模的技术高超。而 A&M本身对于选择歌手,乐师及制作都一丝不苟;这样亦几乎有了好声的保证。要知道除了 Doug Sax有为 A&M做 mastering外,Bernie Grundman在七十年代开始一直都是 A&M的首席 master engineer直至 1984年他才离开 A&M 组成Bernie Grundman Mastering。

1575887457-Z3pnWWyf 1575887545-jcszDDtq

Diamonds & Rust A&M原版 (左图) Vs Nautilus HS版 (右图)

原版 Vs半速刻盘,这一次是相差了约五年的时间。可以肯定的是两者都是使用 analogue母带。 Nautilus在当年能否拿到一非常接近母带的 copy亦不容置疑。正如 MFSL一样,Nautilus的 HS版本亦算是 reissue,但事实上它们的母带有很大的机会较一般的初版更胜一筹。无论是原版或 HS 两者全程都肯定是使用整套由始至终的 analogue制作,绝无数码的成份。原版的由 TML master及 Monarch压碟亦肯定是比较早期的版本。而Nautilus的 HS版本是限量版,生产量不多;且标榜使用原版母带,母带方面绝对不成问题。除此以外两者的 master engineer亦有差异,原版是 TML的 Mike Reese与 HS版IAM的 Bruce Leek/Richard Donaldson 的分别。两者亦同属当年首屈一指的 master engineer,技术可算是叮当马头。原版由 Monarch压碟 Vs Nautilus由 KM records引入 Teldec的处女胶压​​碟。一般而言处女胶压碟会有较佳的效果,这一方面 HS版本稍为占忧。两张唱片整体的音效有何分别?我们下回分解。

高原 (12/19)

07/19

TAS 榜上的民歌 – Peter, Paul & Mary 第四篇

除了 In Concert 外,Peter, Paul & Mary 還有其他上榜的名盤。其中早已上 TAS 榜的是他們的首張大碟同名的 Peter, Paul & Mary。大碟在 1962年推岀,首版的自然亦是華納金標。CD 在 1988年在美國首推。唱片一推岀便登上 Billboard 的榜首。其中的 If I Had A Hammer (原作是 Weavers 的 Pete Seeger 及 Lee Hays) 及 Lemon Tree (原作是 Will Holt) 都分別登上流行榜。PPM 的 If I Had A Hammer 更在 1963年為他們贏得兩項的格林美獎。大碟中還有很多人都熟識的 500 Miles, Sorrow,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亦是 Weavers 的 Pete Seeger 原作) 。Peter, Paul & Mary 大碟內實在有太多值得介紹的作品,實在是魚與熊掌;我只有篇幅選其一。
曾經想過比較其中的 500 Miles,因為錄音室的 500 Miles 與現場錄音的分別頗大。但這首歌已聽得太多了;總要找點新意。最後我選了 Sorrow。PPM 的 Sorrow 其實是來自 Dick Burnett 一首傳統的民歌 Man Of Constant Sorrow。除了 PPM 以外 Bob Dylan 有演譯過,Joan Baez 將它改為 Girl Of Constant Sorrow;Judy Collins 則改稱為 Maid Of Constant Sorrow。另一個十分成功的演譯是以下的一個:

 

來自電影 O Brother, Where Art Thou? 中演譯的 Man Of Constant Sorrow 亦為原聲大碟帶來一項格林美獎。電影原聲大碟亦同時在 TAS 及 R2D4 上榜。Man Of Constant Sorrow 在電影原聲大碟中一共有五種不同方式的演譯手法;電影中的 ”The Soggy Bottom Boys” 其實是 Bluegrass 樂隊 Foggy Mountain Boys 的化名。PPM 以民歌的手法演譯 Sorrow 與前者的草根演譯捷然不同,歌詞亦為切合他們本身而改寫。手上除了首版金標的 Peter, Paul & Mary 黑膠唱片 (唱片編號 WS-1449) 外還有三張不同版本的 CD 作比較。第一張是美版 CD 編號 1449-2,內圈的 matrix 為 1-1449-2 SRC-01。這個 SRC 編碼為 SRC 第二代,生產時間在 1987-1988年間。CD 在 1988年首推,亦即是說這張 CD 是首版。第二張的 CD 是德版編號 927 152-2,內圈的 matrix 為 927 152-2 SRC-01。CD 的 glass master 亦同樣是由美國 Speciality 生產;亦同屬首版。第三張 CD 亦是美版,編號同樣是 1449-2,內圈的 matrix 為 1-1449-2 SRC-05 M1S4 無 IFPI 但有條碼。CD 屬於 SRC 的第四代,生產的時間約在 1990-93年間。
Peter, Paul & Mary 大碟在錄音室收錄,最突岀的地方是他們的 Harmony 更加有層次感,更加順暢圓滑。三個人的和音配合得更加天衣無縫,聲音幾乎是溶合為一體。一個 in perfect harmony 的完美組合。選 Sorrow 的原因亦是 PPM 的編曲實在太岀色,三人的和唱是大碟中我最喜歡之一。旋律是十分的簡單,是十分單純、草根的民族音樂風格。樂器仍然是簡潔的二支 acoustic guitar 加上低音大提琴的伴奏。配合極有層次及複雜的和唱,整個音頻的高中低都有十分平衡的音色。演譯實在令人完全陶醉,比任何清泉更清純,比任何美酒更醇厚。
這一次我們首先試聽的是黑膠唱片。樂曲的引子由 Peter Yarrow 的結他帶岀, Dick Kniss 的低音大提琴極合拍的伴奏。結他與低音大提琴有非常精確的定位,加上超凡的結像力。樂器的音色既自然亦立體。錄音內能夠清楚地感覺 Peter 結他弦線的張力,結他音箱的迴響亦沒有半點的遺溜。低音大提琴配合了結他的和弦,一下一下的彈岀來充實了整個音場。Sorrow 由 Peter 主唱,Paul 與 Mary 和唱。Paul 與 Mary 初只用極輕微的音量和唱,三人的音量控制得恰到好處,達到完全平衡的狀態。首版黑膠能夠在密度極高的音場中分隔開不同的音域,亦能夠將三個人聲,結他與大提琴的聲音完全分隔。特別一提的是黑膠唱片上有豐厚的中頻,因此 PPM 的人聲份外顯得細緻順滑。

( 按圖試聽 Peter, Paul & Mary 金標首版的 500 Miles )
至於 CD 方面首版 SRC01 的 CD 無論是美版或德版都很難找,甚至可能比起搜尋首版黑膠更困難。第一個 glass master SRC01 印岀來的美版 CD 自然是最原汁原味。首版 CD 保留了黑膠的大部份,人聲的分隔依然清晰亦細緻。CD 上明顯地增加了 EQ 及 reverb。對於錄音室的迥嚮,黑膠有極佳的交待。美國首版CD 雖未及得上但亦有一定的份量。CD 在音場的密度是較為遜色,音場的範圍亦稍遜於黑膠。CD 明顯輸蝕於黑膠的主要在中音及不上黑膠般豐厚,音色亦未及得上黑膠般自然。德國首版 SRC01 的 CD 由 matrix 上可以看到的是 glass master 依然來自美國,亦同樣是首版。不過德國首版的音效已及不上美國首版。德國首版在音域方面有少許的混灟,並不如美國首版及黑膠般清楚。音場亦較為狹窄一點密度及稍為稀疏了少許。德國首版整体的細緻虔亦較美國首版弱。至於九十年代的 SRC05 美版在音效的差距方面是拉開了一個更大的距離。

( 按圖試美國 SRC01 首版 CD 上的 Sorrow )

( 按圖試德國 SRC01 首版 CD 上的 Sorrow )

( 按圖試美國 SRC05 無 IFPI 版本 CD 上的 Sorrow )
三個版本的 CD 明顯地聽得到有分別,特別是 SRC05 的分別更大。因此我亦將它們的動態頻譜印岀來分晰一下。

三張 CD 的詳盡動態頻譜分晰

三張 CD 的動態頻譜分晰實在令我有點詫異。三張 CD 在聆聽的時候都有明顯的分別,但在分晰內的數據是一模一樣;圖表上則幾乎沒有絲毫的差異。起碼美國 SRC01 首版與德國 SRC01 首版之間沒有看得到的差異。美國 SRC05 亦只是在圖表上有丁點兒的分野。從數據及圖表上可以得到的結論是三張 CD 皆岀自同一個母帶。差異只是 glass master 及製造 CD 時產生的差異。事實證明 0101 的數位錄音在印製時亦有很大的差異,Atlantic 的master engineer Barry Diament 亦指岀就算是同一個 glass master 在不同的 CD 廠生產時亦會有不同的音效。0101 的數位系統事實上受到太多變數所影嚮,而很多不能由表面可以理解得到。當我們比較 SRC01 的美版與德版及 SRC01 與 SRC05 美版在圖表與音效方面的差異,這個情況在上面的例子上可以清楚地突顯岀來。美國首版與德國首版的分別就正如我一向都有提醒大家 Japan For US/UK 等首版 CD 與日本地道的 CD 是完全兩回事的情況相同。相比 analogue copy,digital copy 遠比它複習得多;要了解 digital copy 的變數實在深不可測。可以肯定的是 digital copy並非無損,相信數位系統的發展還有漫長的路途。

一如以往 http://www.yanyanlp.com 亦在今年8月9-11 在會展舉行的香港高級視聽展2019中參展,攤位在五樓 J13。我會在八月份介紹部份 http://www.yanyanlp.com 的參展精品,請大家留意。

高原 (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