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上期我們介紹 Robert Ludwig 的時候曾經提及過他講解關於近年 CD 製作的情况,我想亦藉這個機會談論一下 CD。其實一直以來都有人問我有關 CD 的問題;甚至是我聽不聽 CD。除了 SACD 我沒有太大的興趣外;LP 以外的就是 CD。原因其實十分簡單;主因當然是因為有很多曲目只有 CD 而沒有 LP。我不會將早幾十年只出 CD 而到近年因為跟風而復刻的 LP 算在內;對於這類復刻版我一向都會敬而遠之。另一個原因是我自己亦有搜集 CD 的興趣,特別是首版 CD。查實 CD 跟 LP 一樣有不同的版本,CD 的版本比 LP 更加多、更加複雜。如果簡單來說在約 1994年以前沒有 IPFI 標誌的 CD 都是首版的話會比較籠統一點,這個 IFPI 與否只是一個分隔缐、是一個簡單化的指標。更何况有很多曲目在 1994年后才面世,要聽這類的 CD 就一定會見到 IFPI 的字樣。另外除了坊間可買到的,唱片公司送贈的版本;我亦由 LP 錄下了不少的 CD來聽(主要是在車上用) 。最後的一個原因是因為上半年我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為一個北美洲的廠家試聽一部 CD driver 的 prototype。亦因為這個原因我將原來放在一旁的 CD 重新整理一遍,亦順便增強了收藏的範圍。這部 CD driver 雖然是 prototype, 但它能夠釋出比一般 CD driver 多很多的音訊;遠超我沿用的一台 CD driver 亦遠超我對 CD driver 的印象。我玩 CD 而不玩 SACD 亦因為此。玩 CD 可以夾 driver 與解碼變化很多, SACD 就只有齋機而軟件方面的選擇亦較少。我從來未有抗拒過 CD,只不過以音效及若然有時間坐下來欣賞音樂的話;原版 LP 與 CD 比較我會選 LP。三十年前左右 CD剛起步不久有位 C9看見我的唱盤及唱片,她對我說,“你重聽唱片? 依家緊係聽 CD 嫁啦!” 她的意思當然是炫耀她進上潮流,我連答她的興趣都沒有。看來現在這位 C9看見我的 CD 又會說,“你重聽 CD?”閒話体提,我們就由上期 Dire Straits 的 Brothers In Arms CD 開始。

我手上有二個版本的 Brothers In Arms, 日版的無 IFPI,matrix 沒有什麽資料只有 169 及 2。CD 上印有 Mfg. by Daio Kosan Co. Ltd.. ,就算是日版而言 Daio Kosan 印製的 CD 頗為少見。Daio Kosan正是我們所謂的小廠,它原先只是做紙品。在大唱片公司未建造它們自巳的 CD廠房之前用它們壓碟。唱片公司的 CD 廠房建成後這些小廠就再沒有價值了。Daio Kosan在 1987年已停止生產 CD而 Brothers In Arms在 1985年才面世,這張 CD 一定是頭版。美版的一張的 matrix是 8/93 5DA2,1993年生產無 IFPI。日版在 CD上的印字用藍色,美版是黑色。無可否認日版的Brothers In Arms 比美版的是稍勝了一點,明顯地在分隔度及線條方面都較為清晰。日版在冲擊力及動態等的範籌亦有改善,而人聲亦較為特出。儘管日版與美版有一定的分別,但這個距離並非很大。不要忘記這兩個版本相差了最少六至七年的時間,由 Brothers In Arms 以千萬的銷量計這個音效方面的分別主要是一個初期與後期版本的分別。正如 Robert Ludwig 所說早期 Brothers In Arms 的 CD 其實經過一個 D/A 及 A/D 的程序,這張 CD 的音效與一張 MD-RL master 的 LP 相比之下是頗為遜色。在音場,分隔度,深度,頻應的伸延度及動態;LP 都明顯地勝一籌。例如 Money For Nothing 開展部份一段的合成器在低頻的質和量在 LP 上都十分出色;在 CD 上少了很多訊息。不過如果你沒有聽過一些有靚 master 的 LP 的話, CD 的音效實在不錯。

DS.jpg
在頂的一張是藍字日版,在底部的是黑字美版。

當然我們不可以單比較二張 CD 就下結論。接下來的是兩張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Shaw/Atlanta SO) ,兩張的 CD 都沒有 IFPI。TAS上榜的 Carmina Burana 是 Telarc 其中一張最受歡迎的曲目,原版 LP 已被炒到天價;這亦可算入聽 CD 的理由之一。第一張的 Carmina Burana 是日版的 CD-80056,原廠編號下面印有 DIDZ-10020 的編號。DIDZ 這個編號是日本 CD 廠在83-85年用於印製美國貨沿用的,亦即是說這張是非常接近第一版的首版 CD。(Telarc 在 1981年推出 Carmina Burana 的 LP。世界上第一張 CD 在 1982年十月面世。這張在 83-85年生產的日版絕對被稱得上是首版。) CD 上的 matrix 則只有 TEL CD-80056 B 及 M 的字樣。CD 上印上 Manufactured by Matsushita (松下) Electric Ind. Co., Ltd., Osaka, Japan… 及 Made In Japan 的字樣。(第一批的 Telarc CD全都是松下印製,另外 CD 的小册子上並沒有條碼。另一張美版的 Carmina Burana 原版編號亦是 CD-80056,不過 CD 的小册子上印有編號 089408005626 的條碼。CD 上的 Matrix 是 DIDX-001497 3 (DIDX-001497亦印在 CD正面在 CD-80056編號之上),CD 上印有 Made In USA 的字樣。這個 matrix 的生產年期約在 1987年由 Sony 在美國屬下的 Digital Audio Disc Corporation (DADC) 製造。我以前提及過 Telarc 用的Soundstream 數位系統是當時最先進的,它的規格是 16bit 50kHz。在製造 CD 時它們用 Studer 的 SFC-16 sampling frequency converter 將sampling frequency改變為44.1kHz CD的 red book 規格。日版在 CD上的字體與美版不相同外,小册子上日版的標題為黑色字而美版用紅色。兩張 CD的兩張生產的時間只是相差二、三年左右,音效有沒有大的分別呢?試音後的結論在下期分解。

CB
頂部紅字的美版,底部黑字的是日版。

高原 (10/17)

09/17

TAS 榜上的 Masterdisk III

上期提到 Masterdisk的 vice president兼重量級 master engineer Robert Ludwig (亦稱為 Bob Ludwig, deadwax上的縮寫為 MD-RL, ST-RL 或 RL) 。我亦藉此機會介绍這位在音響及樂壇上有深遠影嚮的 master engineer,以及他對 mastering的理念。RL的成功部份可以說是因為他本身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發燒友。他與 TAS的 Harry Pearson有不少的往來,彼此推崇及專重大家在音樂及音響界的角色。不要以為 master engineer 都是發燒友,有很多都只視 mastering 為工作的一種;音效並非這類 master engineers的重點。對於這一類的 master engineers (特別是 RL所指一般在大唱片公司工作的 union engineers),
以最低的成本/時間將唱片完成推出是首要。

早年在A&R Recording受到 Phil Ramone薰陶的 RL對器材的音效絕不妥協。離開 A&R轉到 Sterling Sound工作的 RL亦領略到當時 Sterling Sound使用 Neumann最先進的 SX-68 cutting lathe對音效的影嚮。與當時一般的 mastering lab不一樣的是 Sterling Sound除了Ampex 440 錄音座以外,它們還有來自歐洲的Telefunken及 Studer的錄音座。這對於選擇不同音源有舉足輕重的影嚮。在 Masterdisk做了差不多二十年的 RL在 1992年離開 MD組成現在的 Gateway Mastering Studios。RL 組成 Gateway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自己能夠全完控制器材的挑選。RL監聽用的是由二台Cello Mark II Performance後級 bridge後使用差不多四仟瓦的功率推動一對 Duntech Sorereign 2001喇叭。現時這對 Duntech已被一對由 Eggleston Works的 William Eggleston III 特別為 RL的要求,設計及製造的 Eggleston Works “Ivy” 所取代。這對在 Gateway的 Ivy 编號為 No.1及2,生產的主因是RL要求更高保真的重播。這對價值 US$100,000的喇叭每個有二十三個單元(其他的 Ivy 只有二十二個單元),每個喇叭重達775lbs。 Eggleston Works 當年將它們的一隊工程師送到 Gateway 為 RL 度身訂造這對喇叭。更甚的是整個 Gateway studio的接線全是 Transparent Audio的產品,總共用了幾仟尺的Transparent Audio線材(Ivy 用的就是Transparent Audio 的 Opus MM2 喇叭缐)。為了進一步減低電流的噪音,整個 Studio的供電由二组大如大冰箱的電池產生的 60Hz交流電供應,就連接地都是特別的設計。據 RL 所講他可以將耳朵貼著 Ivy 的高音而聽不到丁點兒的噪音。Gateway 的效計百份百符合甚至遠超發燒友的要求。RL的理念顯而易見;他需要的是一套超班的監聽系统才可以確保他的製成品在用家的糸统中都有一定的重播效果。

rob
Robert Ludwig在他的 Gateway Studio。他後面的就是Eggleston Works “Ivy” 喇叭,前面的是 SPL console。(圖片來自 Wikipedia)

至於 mastering的器材 RL更是一絲不苟。他的 SPL (Sound Performance Labarotories) analog console在德國製造,使用高達 124V DC 的高壓推動。他從來未試過將它推到盡,它永不會因為音量過高而產生失真。Gateway 擁有多達五台的錄音座,概念與 Sterling Sound以前的做法無異。除了在音色的取捨以外是因為歐洲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0.75cm 的分隔,但北美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2cm 的分隔。錄音帶與錄音座錯配的話後果是不堪設想。在錄音座之後的訊號方面 RL 用的分別是一套 Ampex Class A 的系統,Aria Discrete Class A, Tim DeParavinci Esoteric Audio Research 的胆機及一套 Cello 的系統。RL 需要確保及選擇他的 master 有最理想的音效。

RL 與其他 master engineer 一樣今天亦面對母帶的問題,特別在 remaster 上世紀的錄音。如果是模擬錄音的話,最理想的自然是收錄在錄音帶上的母帶。RL 在 2014年 remaster Elton John 的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的時候就能夠使用 EMI 借出的 ¼” 母帶做 master。這樣的話 RL可以挑選到最合適的錄音座,使用最佳的 Azimuth等參數讀取最準確的音訊。可惜的是很多時候唱片公司都未必會提供在錄音帶上的母帶。原因是很多母帶經已失去或太破損,不能再用。退而求其次的會是 24bit 96kHz的檔案。最壞的是唱片公司拿來的只是在市面出售的 CD。這些 CD中的檔案只是 16bit 44.1kHz,而且是經過 compression及其他方式的處理。要還原母帶的效果是不可能的。

上期提過 RL當年 master過 Dire Straits的 Brothers In Arms唱片,但當時負責 master Brothers In Arms CD的是錄音師及監製 Neil Dorfsman。查實當年 Neil Dorfsman因為尚未有 digital console的關係;他需要用 Sony的 PCM-1610 D/A 轉為模擬訊號,再用 Sony的 PCM-1600 A/D轉回數位訊號製作 master。RL近年其實亦有 remaster Dire Straits的 Brtothers In Arms CD,這次因為科技的進步 RL可以使用 digital console在有做 master。不過近年的 RL似乎亦被迫受到所謂的 Loudness War的主導。RL自己本身絕對明白 Loudness War對音效以致整個行業的壞影嚮,但他亦不得不向唱片公司及歌手的意向低頭。大家似乎都在埋怨近年的 remaster CD及黑膠唱片音效未如理想;Loudness War是其中一個原因。以下的 youtube片段有非常清楚的解釋。

當唱片公司/歌手都以為大聲等同動態的話,樂迷的耳朵受罪了。RL 亦解釋過大音量的黑膠唱片/CD 將動態破壞到體無完膚。大音量使弱音變得大聲,亦使強音變得軟弱無力。儘管 RL 有能力改變這個情况,但他似乎亦有點無奈。

cd

除了黑膠唱片以外首版 CD 亦受追捧其實有很多原因,Loudness War 只是其中一個。

高原 (9/17)

12/14

TAS-The Absolute Sound

由這一期開始我會為大家介紹番一些上榜的靚碟,我會由 TAS 的榜單開始。大家都不難明白我選 TAS 的原因。因為值得介紹/不值得介紹的為數不少;我會分段進行。況且寫作亦有時令,亦需要靈感;意到/即興的會有最佳的發揮。道理來自爵士樂,這亦是 Louis Armstrong 與 Kenny G 的分別。

12141

M&K Super Sampler 精選碟正面,你可了以見到 For Duke,Fatha,Hot Stix 等。

首先的一張在 TAS 上榜而且更是精選碟。以發燒友的角度來說,我一向不贊成買精選碟;它除了是方便以外,別無好處。但正如我經常掛在口邊的"凡事都有例外"。精選碟全是炒理一堆的賺錢之作,但這一張正是例外中的例外。這張碟是 M&K 的 Super Sampler,裏面所選的段落絕大部份都是 TAS 上榜之作。大家都認識的 For Duke, The Power and The Glory,Fatha,Flamenco Fever,Hot Stix 等。M&K 的 Super Sampler 是選自十一張 M&K 的直刻碟。M&K 的直刻碟出名難找,而且要集齊裏面十一張碟粗略估計差不多要二萬元。以少於十分之一的價錢去欣賞這張超級唱片;說它是超值一點也不過份。相信裏面最貴的應該是 Flamenco Fever,這張唱片超罕有而價錢是超乎想像。與其他廠牌的直刻碟相比之下 M&K 的直刻功力有過之而無不及。原本主力音響器材的 M&K 出唱片的原意是希望能用唱片去測試他們的器材;特別是他們的超低音。他們的直刻碟亦非常著重在低音的表現,真正無低不歡。雖然是試音天碟,但這亦被人批評為欠缺音樂的成份。相信大家亦希望在 TAS 的榜單中探討 HP 在聽什麼,他以何等的標準決定上榜與否;這張碟定可以找到部份的答案。

12142

碟套背後是Yeti Chasers,Power & the Glory,Flamenco 等。

裏面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是 Flamenco Fever 中的 Llorana 選段。錄音中包括了 Flamenco 結他,鼓, Flamenco 舞蹈員及 Flamenco 舞不可少的 Castanets 響板。如果你末聽過這一後的話你可能以為 Flamenco 結他是選段的靈魂。還記得我提過 M&K 主攻低頻的嗎?這段的靈魂是 Flamenco 舞蹈員的舞步-他們的腳踏聲。Flamenco Fever 能夠上位是因為它是一個令你完全感受不到有邊際的錄音,是一個完全 3D 的畫面;空間感是真到現場一樣。最要命的舞蹈員的腳踏聲比擘鼓、槍嚮還要厲害;瞬變與動態超然,超乎想像。更何況他們在音揚中前後左右地跳動,每一下的腳踏聲在喇叭之間爆發。你的器材必需要有足夠的結像力才可以在不同的位置爆發出來。低頻的爆炸力是一般器材難以做得出色的。另一樣突出的是響板的聲音,你能夠在錄音中聽到的響板聲就像環繞立体聲一樣。你感覺到響板是隨著舞蹈員一齊轉動,是3D 的在轉。各果閣下的器材的效果有一定的水準的話,你很容易會找到響板的空間,感覺到它在空氣中浮動。

12143

效果超乎想像的 Flamenco Fever 在 Side 1 track 3。

12144

另一張傑出的精選碟 – Movie Great。

講開精選碟,其實有另外一張頗為少見的精選碟效果亦是出乎意表。Movie Great 收錄的是十二首原版的電影音樂。最特別的是負責 master 的是 Artisan 的 Greg Fulginiti,而著名的 Steve Hoffman 則負責唱片的策劃。以這種陣容做精選碟實在罕見,這亦顯示唱片公司有用心去製作這張唱片。唱片的效果部份比原來的原聲大碟還要好。例如低頻雄渾的大白鯊,樂器井井有條,效果有條不紊。回到末來雖然是錄音室的錄音,但樂器的編配是一清二楚。其餘的時光倒流七十年,非洲之旅等亦有不錯的效果。

12145

Artisan 的 Greg Fulginiti master 是質量的保證。

要知道 Super Sampler 只是 Direct to tape 而非 Direct to Disc 的直刻,效果都有超水準的表現。聽直刻的時候又如何呢?可惜的是 Flamenco Fever 實在太貴太難找,我要多寫兩篇稿儲多一點錢才可以買。不過除了 Flamenco Fever 以外仍有其他 M&K 的直刻可以比較一下。TAS 上榜以鼓為主的唱片其實亦有不了,M&K 的 Hot Stix 是其中之一。 Hot Stix 在 Super Sampler 中亦有一段,這正好可以用來比較一下。 M&K亦有另外一張測試碟專試低頻,其中亦加入了 Flamenco 舞蹈的部份的大碟我們下期繼續。

高原 (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