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

繼續試機之六

每次試新器材,調機校聲的時候都一定會拿這一類的黑膠唱片出來試一下。若然没有經過這類唱片調校的聲音總會覺得是欠了些什麽的。這種的唱片從來都没有復刻版,亦不可能有;復刻後就絕對不是那回事了。製作這類唱片的時侯不能夠有任何差池,大有一子錯滿盤皆落索之實。對於監製、錄音師、master engineer、樂手來說都是最高的要求。產生的壓力及要求相對於任何一類的錄音是大得多。比起一般流行大碟,這類唱片的產量極之稀少,全部均為限量版;相對的價值亦較為高昂。物以昂為貴,這類唱片產量少但廣受發燒樂迷擁戴。其中部份亦有推出過 CD,縱使效果未及黑膠唱片、音色依然超桌。奇怪的是連 CD都是限量的,這一點令我颇為費解。這類唱片絕大部份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期八十年代初期生產;之後就十分少有。唯一可惜的是因為全部都屬於小廠家的製作,部份的樂師、歌手都未必是超級鉅星。少部份的錄音甚至是以音效為重,音樂為次。不過作為試音的唱片來說,這類唱片就剛好切合了這種的要求。相信大家都估得到我所提及的是 Direct Disc 直刻唱片。這些唱片包括 Sheffield Lab, Eastwind, Concord Jazz, M&K Realtime Records,Crystal Clear Recordings, Toshiba, Nautilus, RCA, Columbia, Direct Disc Lab 等等。甚至 Telarc 在未選用 Soundstream 數位錄音前都做過直刻唱片錄音。我今次再為試機而拿了幾張 M&K Realtime Records 的唱片再爆一下。我以前曽經介紹過 M&K 的 Super Sampler, Bottom End 及 Hot Stix;今次我會給大家一個更徹底的介紹。我們首先看一看 M&K Realtime Records 與直刻唱片的關係。

M&K Realtime Records 由 Jonas Miller 與 Ken Kreisel 組成的 Miller & Kreisel Sound Corporation 演化出來的。作為 M&K Sound 設計靈魂的 Ken Kreisel 被稱為 powered sub-woofer 之父,亦是首創 satellite/subwoofer speaker system 的音響工程師。七十年代初期 Ken Kreisel 與 Lester M. Field 及 John Pierce (晶体管之父) 在 Harvard, MIT 及 Bell Lab 等花了不少時間去做研究;這令 KK 對日後 M&K 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當 KK 遇上 Sheffield Lab/The Mastering Lab 的 Doug Sax 後亦令他下定决心錄製直刻唱片。M&K Realtime Records 亦正式開始運作。M&K Realtime Records 的錄音間就在 M&K Sound 的陳列室隔離。這樣兩者的關係亦變成了相扶相成的互利情况;亦即是說 M&K 利用他的錄音去測試他設計的揚聲器。相反地 M&K 超卓的揚聲器亦令 KK 明白到好的錄音效果是去到甚樣的程度。KK 了解到只有直刻唱片才能夠滿足他的要求。似乎没有那一個做音響或錄音的同時有 M&K 的優勢。

M&K Realtime Records 第一張正式推出市場的直刻唱片是收錄 Don Baaska/Valli Scavelli 的 Jam Session – Blu。之後就推出了效果令人驚訝的 For Duke。這次 KK 找來了 Bill Berry 作為樂隊領班,負責演奏 Hornet的 Bill Berry 帶領著 Ray Brown (Bass) 、Frank Capp (Drum) 、Nat Pierce (Piano) 、Scott Hamilton (Saxophone) 及 Britt Woodman (Trombone) 演譯 Duke Ellington 的爵士名曲。包括 Take The A Train, Mood Indigo, Satin Doll 及 Cotton Tail等八首樂曲。For Duke 的錄音是在 KK 1977年創立的世界上首間只進行直刻唱片錄音的錄音室後一年即 1978年收錄的。KK 使用的是一台 Neumann DC-coupled SAL/SX-74 Disc Cutting Lathe。Cutting Lathe 每聲道由 600W的後級推動,轉盤摩打是 Technics 當年最新的直驅式。For Duke 由 Steve Drecker 負責 mastering 的工作。M&K 錄音時使用的 AKGs/Neumanns 咪亦經 KK 改動過。咪高峯收錄的訊號直接進入 M&K 自已設計的無源式混音;之後絕對不加入任何 limiter, compressor。整個音頻缐路亦不用任何的火牛。M&K 的錄音正如其他直刻唱片一樣必須是一 take 過,冇 take two。在不經過任何加工的情况下,是真正的原汁原味。在直刻的同時 KK 亦使用一台由他徹底地 modify 過 15ips 的 reel to reel收錄整個錄音過程作為参考。之後母盤就直接送到德國由 Teldec 以處女膠壓製唱片。

我不得不承認以前用 Quad II/22 的組合推動 3/5A 聽 For Duke 並未能夠完全發揮到它的效果。如果你記得 Ken Kreisel 製作直刻唱片的主旨是用來測驗 M&K Sound 的揚聲器-主要是 subwoofer。3/5A 在 KK 的眼中只是能夠充當他設計的 satellite speaker 小喇叭的部份。要發揮 For Duke 的效果必需使用推動力足夠的後级將 3/5A 的潛力爆發出來。新的功放雖末達至完美,但基本上亦能夠產生一個非常開揚的音場。我首先試聽的是 For Duke 上的 Take The A Train。Take The A Train 雖然是爵士樂,要它活生起來是需要大一點的音壓。當你將音量調校得比平常較大一點的時候,整隊樂隊便走出揚聲器進入你的聆聽空間。没有經過任何特別調音的 For Duke 有非常自然的音色,頻應的伸延自然不在話下。當我覺得 Quad II 在大音量的情況下在掙扎的時候,新的功放在龐大的供電支援下依然長推長有。没有半點吃力的感覺。整個頻段的音色自然亮麗,樂器的定位精準突出。3/5A 縱使在大音壓下依然無私地付出,毫不保留;這對小喇叭發揮出像大喇叭超乎想像的效果。Take The A Train 中的吹管樂器都帶有強烈的空氣的流動,樂器週圍亦有一層豐厚的空氣包圍著。樂曲中雖然並未有太多的機會給 Ray Brown 發揮,但仍然不難感覺到低音提琴弦線凌勵的彈力。除了 Hornet 等吹管樂器非常突出以外,負責 percussion 的 Frank Capp 亦有很出色的表現。鼓聲有迫力,有質感;鈸的音色是清脆玲瓏,打擊金屬的聲音歷歷在目。在 Take The A Train 中我們可以聽得到 M&K 要求的是有質感,瞬變快,動態大的低音;講求的是質量而非份量。整個錄音是非常平衡與自然,這與 M&K 揚聲器的設計概念是一致的。做得好的直刻唱片最吸引的地方是像真度比其他錄音方式都要高幾班,整隊樂隊是活生生的擺在聆聽空間。我在聆聽 For Duke 的期間離開了聆聽間去喝杯咖啡,在返回聆聽間時離遠都感覺到樂隊活像在聆聽間內表演一樣。無怪乎 For Duke 能夠為 M&K Realtime Records 打響頭炮贏得 TAS 上榜的榮譽。下次我會繼續更精采的 M&K。

接圖試聽 For Duke 中的 Take The A Train

高原 (12/20)

11/19

Half Speed Mastering 半速刻盤

上期我們談過  Columbia 的 Mastersound 的 Audiphile Pressing 中有部份是 Half Speed Mastering。查實在八十年代Half Speed Mastering (我們簡稱為HS) 在發燒唱片界中是其中最受歡迎的技術之一。簡單來說HS 刻盤是以一半的播帶速度將母帶的訊號輸入 cutting head 雕刻父盤。車床的速度亦調校成一半的速度配合。看似簡單的工序其實一點也不容易。現時刻盤的車床絕大部份都用自動的模式操作,進行 HS 操作的時候需要以人手控制。懂得手動控製刻盤的 master engineer 並沒有幾多個。手動刻盤需要掌握一定的技術。HS 刻盤時要求的技巧更甚。一般以實時刻盤的時候可以即時監聽到唱片的效果。進行HS 刻盤時因為半速進行,並不能夠監聽到唱片的音效;在調校方面是異常困難。試想一下如果你能夠將唱盤的 33/1/3 轉調校為 16/2/3 轉播唱的效果。另一方面因為是 HS 刻盤的關係,在播唱及還原時亦需要在 EQ 上配合才可以獲取恰當的音效。

既然是用了一半的轉速,刻盤的時間經常要超過一倍。對於切割車床 (cutting lathe) 及切割頭 (cutting head) 所佔用的時間絕不乎合經濟的原則。更何況用作 HS 刻盤的切割車床必需是最可靠的一部,亦即是最搶手的一部。負責的 master engineer 亦會是技術最高的一個。對人與物的要求均極高。可想而言之 HS 刻盤對於 master engineering 的公司來說,這絕非是一件人人都樂意做的事。不過若然你有技術,膽量和時間的話;HS 刻盤的確有不少的好處。大家可以想像得到因為有雙倍的時間,母帶上的資料能夠有更充份的時間傳送到切割頭上。切割頭亦因為有更充裕的時間,能夠從容地處理訊號;切割出更精準的坑紋。推動切割頭所需的電流亦大幅度地降低,因而令 driving amplifier 推動得更順暢。最初除了 Decca 有用 HS 刻盤外,七十年代的 JVC/RCA 在 master CD4 四聲道唱片的時候就必須借用 HS 刻盤的技術;將達到 30kHz 的訊號帶到唱片的坑紋上。HS 刻盤正好解決了這個問題。原本 30kHz 的訊號在進行HS 刻盤時轉換成 15kHz 而順利地達到目標。HS 刻盤的強項就是能夠將頻率轉化成一半,這令到原本十分困難處理的高頻效應輕易地刻錄在父盤之上。因此我們能夠輕易地察覺得到 HS 刻盤的黑膠唱片明顯地有較佳的高頻效應。又因為 inner groove 失真較少的源故,HS 刻盤亦減低了唱片末端出現的高頻衰減的情況。又因為切割頭在 HS 刻盤時對電流需求相應地減低,因而使切割頭有更大的 headroom 去處理訊號。因此亦增強了訊號的動態範圍。唱片亦順理其章地有更佳的瞬變,亦進一步有更佳的樂器分隔度。不過HS 刻盤絕非尚方寶劍,HS 刻盤對 master engineer 是頗有要求的。稍為在操作方面的差池或 EQ 方面的調校有失誤的話,唱片上的音效便會失樣。輕者在低頻方面有損失,嚴重的會破壞整張唱片的音效。

一般而言,早年(不經不覺已是上世紀了) 的 HS 刻盤在 MFSL 的 Stan Ricker 帶領下大多有不錯的音效。其實HS 刻盤是贏在起跑線,事源絕大部份的 HS 刻盤都標榜了使用原版母帶製作。就算末必一定是真正的第一代母帶,但亦多會是十分接近第一代的早期拷貝。使用的會是最佳的器材,大多數是 modify 過的 custom made 器材。負責的會是最頂尖的 master engineer,例如是 MFSL 的 Stan Ricker 及 Jack Hunt, 負責Nautilus master IAM 的 Bruce Leek, Richard Donaldson 等。而當年大部份的發燒品牌都會專程在日本由 JVC 專利生產的處女膠碟;唱片的訊噪比得到極大的改善。有了這些先決的優勢,HS 刻盤自然“勝人一籌“。

七十年代末期/八十年代除了 MFSL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的 Stan Ricker, Nautilus, Columbia, A&M及 Reference recordings等主力標榜HS 刻盤外;其實其他品牌都有採用過這種刻盤的技術。例如 Telarc, Delos, Windham Hill 等發燒品牌初期都是使用 HS 刻盤。RCA 當年亦有一個 .5 系列以HS 刻盤複刻 Living Stereo年代的著名錄音。當年由Europadisk使用Teldec 的處女膠壓碟。RCA亦有一個在意大利製作的 Half Speed Master,這個被稱為 First Class Great Music Series糸列主要是複刻 RCA早年在意大利收錄的歌劇錄音為主;這個糸列大部份都是單聲道錄音。而 Time Life亦有一個HS 刻盤的爵士樂系列,這個系列亦是以複刻早年的單聲道錄音為主。其實美國的 EMI/Angel 亦生產過 RL (Red Line) 系列,其中使用 30ips 的母帶及處女膠外亦有用HS 刻盤的技術。除此以外 Pablo, Denon, Teldec, ProArte等亦有使用過HS 刻盤的技術,但為數並不多。除此 Stan Ricker 亦間中使用HS 刻盤的技術為個別唱片製盤;其中有 Decca/London, ELO 等的唱片。只要你見到 SR/2 便是他的傑作。這類別的 HS 刻盤沒有太過著跡宣傳,比較少人知悉。

nov1RCA 的 .5 Half Speed Master刻盤系列

nov2RCA 的 Half Speed Master 系列

nov3較為罕有的 EMI RL糸列中的Half Speed Master 刻盤

nov4這些都是HS 刻盤的黑膠唱片,其中部份是真正的”估你唔到” 。

近年的複刻盤亦未有放棄過HS 刻盤的技術,MFSL (MFSL早於九十年代出售給第三方,現在名為 MoFi 的全名仍稱為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而已。Stan Ricker亦已在 2015年過身。)一直沿用此技術至現在。近年較為熱門的 Abbey Road Studio複刻盤亦標榜由Miles Showell負責的HS 刻盤技術。Miles Showell 亦是由 Stan Ricker 處取經關於 HS 的技術。Abbey Road Studio 自 2015年開始經已為 Universal Music 推出了好幾張熱門樂隊的複刻盤。網上亦有不少的評論,youtube中更有一個標題為Vinyl Half-Speed Mastering: pros/cons & test的片段。播出者ANA[DIA]LOG解說了HS 刻盤的好與壞再加上測試。我有興趣的只是末段對比的部份。


大家可以參考 6:40 – 9:32 的試聽部份

相信大家都會聽得出原版的一張比 HS刻盤的靚聲。不過我覺得 youtube 上這位上 ANA[DIA]LOG 人兄首先是整個比較有錯誤,標題上亦有錯誤,因為根本不能夠用一張 30年前的版本與 30年后的複刻盤比較。複刻盤無論是用何種技術亦不能夠代替在母帶方面的差異。所以整個比試並不能夠分辨出一般速度的刻盤與 HS 刻盤的分別。更何況他在詳述中亦有提及:

ORIGINAL VERSION: analog source, normal speed VS. RECENT RE-ISSUE: digital source, half-speed mastering

要知道上世紀八十年代 HS 盛世之時標榜的是使用原版母帶,是真真正正的analogue 母帶。原版是 analogue 母帶,複刻版是數位母帶;這個差別亦遠比 HS 與否大。根據Miles Showell 自已所說現在根本沒有人會給你原版的母帶來播。過了好幾十年的光景這些膠帶都到了幾乎一碰隨即分解的程度,絕對不容許你隨便落機放。他亦承認有部份的 remaster 用了一個現今容許使用的“ 最佳“拷貝轉為 digital file 去 remaster。而有部份則只能夠找到一個digital file 來使用。亦即是說Miles Showell/Abbey Road Studio的複刻盤(與其他複刻盤相若)由 digital file來做是必然的事。增多了這份 A/D 及 D/A 的話這個已經和 HS的好壞與否完全拉不上關係了。這種比較極其量只能說是原版與複刻版相比,HS 變成了犧牲品;十分無辜。

就留待我下期找一張原版與當年的HS 刻盤來比較一下吧。

高原  (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