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8

試音 CD IV

The Absolute Sound 的 Harry Pearson 對電子音樂情有獨鍾;這一點除了在他的榜單中察覺到外其實還有跡可循。HP 在 1993年曾經以他的名義推出過一張名為 The Absolute Sound 的 CD。這張 CD (只有 CD 無黑膠)從來沒有上 TAS 榜,事因有瓜田李下之疑。但這張 CD 在TAS的試機選碟中就經常出現。CD由 HP一手策劃,編排,選曲及監製。CD中所選的全部是來自 Hearts Of Space Records 錄製的作品。 Hearts Of Space 主打的是 Ambient, New Age, Electronic 等類型的音樂。 TAS的榜單中自然亦有 Hearts Of Space 的出品。 The Absolute Sound 這張 CD 所選是都是 Hearts Of Space 當年的精品,HP 稱之為 Space Music。 HP 在 CD 上寫了頗為詳盡的描述,他特別提到的是 ”Play It Loud” 。我一般聽 CD 時前級用的是2.5度,聽 The Absolute Sound 的時候用的是 3度。手上這一張 The Absolute Sound CD 的內碼為 HS 11103-2 01,無 IFPI 碼第一版位。 The Absolute Sound 自己亦經常使用這張 CD 來試音,他們選得最多的是第八首 SoMA。 SoMA 由石頭輕輕的磨擦聲音閞始,緩緩地加入強勁的低頻及打擊樂的輔助。樂曲測試器材兩極的伸延外,還考驗器材的音準,分晰力與定位。器材必須能夠分辨出傳統樂器與電子音樂的音色。傳統樂器的部份需要有一個深、闊和高的音場外;電子音樂亦需要營造出一個環抱著你週圍的虛擬音場。聽 SoMA 的時候那種填充整個聆聽空間 (fill the room) 的感覺是頗為強烈的。SoMA 用作試音都可以,但沒有什麼音樂的它事實上並不吸引。除了 SoMA 以外我亦經常用第四首 Sagrada Familia 來試。此曲除了合成器外還用了日本的尺八及鍾等樂器。開展部除了豐厚的低頻外還有超高的頻應,HP 明言這部份會考起未夠班的器材。 Sagrada Familia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它的穿透力及場面未及 SoMA。

jun1按圖試聽 The Absolute Sound Hearts Of Space CD 的 Sagrada Familia 初段。

比起 Hearts Of Space 的製作,我上期提及 Eric Serra 的 Léon (The Professional) 一點也不輸蝕。 Eric Serra 明顯地在合成器的編配與運用的技巧更加成熟,器材應該亦較先進。 Léon (The Professional) 的深,高,闊比 Hearts Of Space 更厲害,它有更高的密度及擴散的能力將聆聽的空間填充得更充實。94年的 Léon (The Professional) 有相當突出的音效,那麼 1988年的 Eric Serra 又如何呢?接下來的是 1988年 Eric Serra 的 The Big Blue “碧海藍天”。無獨有偶 The Big Blue 亦同樣由 Luc Besson 執導,Jean Reno 是主角之一。手上的 The Big Blue CD 是美版,編號 2-90963 由 Nimbus master 無 IFPI 碼。 The Big Blue Soundtrack 最吸引的是它的序曲 The Big Blue Overture。 Eric Serra 在序曲中用了不少的合成器的組合,運用不同的合成器效果及頻率營造出傑出的層次及音效。特別在高頻方面,他在開展部份加入了絲細的超高頻。環抱著的是一層層豐厚的低頻。器材的分晰力與分隔度未夠班的話,整體的效果會大大地減弱。在中段加入 Gilbert Dall’anese 的色士風獨奏突顯了序曲的主題,色士風的空氣感及立體感覺是頗為強烈的。在小孩兒的 Jacques Mayol 跳入海中的一刻音樂變得十分寧靜,點滴的高音加上一層薄薄的低頻仍然在聆聽空間中環抱著你。你的感覺就如 Jacques 的一樣,處身在水底中的寧靜的世界。除此以外 The Big Blue 的第八首 Between The SkyScapers 的鼓聲錄得相當細緻,就連鼓皮的反彈都聽得清清楚楚,鼓的跳動亦相當有質感。

jun2
按圖試聽 The Big Blue “碧海藍天” 序曲 CD 片段。

雖然 The Big Blue 的合成器音效未及得上六年後的 Léon (The Professional) 般的穿透力與擴散度,但它仍然有很多可取之處。更何況它當年同期亦推出黑膠唱片,相比近年才出復刻的 Léon 它是多了一重吸引。可以肯定的是 The Big Blue 黑膠的音效比 CD 是勝一籌。黑膠有較多的細節而音場的密度亦較高,你可以聽到更多的殘嚮及餘韻。黑膠在兩極的伸延亦更佳,這是非常容易察覺得到的。亦因為音場的深度更加超桌的關係,樂器有更豐富的空氣感,更強的結像力。黑膠唱片因為有較大的音場的關係,它的 Fill The Room 感覺更加明顯。

jun3
按圖試聽 The Big Blue “碧海藍天” 序曲 LP 片段。

值得一提的是 The Big Blue 除了單唱片的電影原聲大碟外還有一張雙唱片的電影原聲大碟。雙唱片的第一張其實是單唱片的一張,第二張是收錄了電影中其他的曲目。如果你喜歡 Eric Serra 的 The Big Blue 的話,雙唱片會帶給你更多的滿足。 The Big Blue 在美國發行的時候不知道是何種原因找來 Bill Conti 重新為它作曲。因此 The Big Blue 產生了 Eric Serra 及 Bill Conti 兩個不同的版本。曾為 Rocky, For Your Eyes Only 等電影作曲的 Bill Conti 絕非善男信女。但我始終覺得 Eric Serra 的作曲較有深度,較貼切及傳神;他的合成器技術出色亦切合我試機之用。除了 Eric Serra 外我不作他想。

jun4其實 The Big Blue soundtrack 除了單唱片以外還有一張更齊全的雙唱片。

大家不妨比較一下 Bill Conti為 The Big Blue作的序曲。

下期我們會重回黑膠的世界。

高原 (6/18)

04/18

試音 CD II

Ennio Morricone 的 Mission 只是其中的一張我選取的試音碟。第二張我選的是 EMI 在 1973年的錄音 TAS 上榜 Andre Previn 指揮 London SO 演譯 Holst 的 The Planets 行星組曲。這張行星組曲在著名的 Kingsway Hall 收錄,由 EMI 著名的孖寶錄音組合Christopher Bishop (Producer) 及Christopher Palmer (Balancing Engineer) (CB-CP) 負責。不得不提的是這對孖寶為 EMI 收錄了大量珍貴及偉大的古典樂錄音,為黑膠唱片/古典樂錄音上世紀黃金年代的要員;功不可沒。無獨有偶,他們與 Previn 的合作佔了其中的大部份;CB-CP 與 Previn 幾乎成為了靚聲的黃金定律。能夠在 TAS 榜上不斷出現的指揮寥寥可數,Previn 可算是首屈一指。其實要從 Previn 衆多錄音中選取其一絕非易事,選 Planets 是因為一個〝大〞字。首先 Holst 寫 The Planets需要將樂團的配器加強,特別是在管樂方面;Holst 要的是加強版的樂團。大型的管弦樂亦即是需要有巨大的音場,強大的陣容包括合唱團的部份要求的是音場的深度,分隔度及足夠的堂音,大動態要求的是高分晰力及極速的瞬變。Previn 的行星組曲完全乎合上述的要求。所找來的 CD 是 EMI 的CDC 747160-2, 日本 Japan for US 首版。在我講 CD開始有很多的朋友都想進一步了解 Japan for US與一般日版的分別。所謂 Japan for US/UK/Germany等等都一定沒有日文,光碟上沒有,簡介上亦沒有;自然亦無 OBI或 ¥XX00等字樣。有時候在光碟上或簡介上會印有 Made In Japan,大部份部只會在光碟上印有 Made In Japan而簡介上印有 Made In US/UK/Germany…字眼。有極少部份在光碟與簡介都印有 Made In US,但從光碟上的 matrix可判斷出光碟在日本印製。有少部份會在光碟上印 Made In US,但簡介卻是 Made In Japan;這一類(與前者)多屬於美國最初期生產的類別。

1首先參考 The Planets CD 的動態頻譜

試行星自然由 Mars 開始,Mars 開展的部份由弦樂以 Col Legno (以琴弓的弓杆拍打弦線) 奏出。這個錄音帶出的 Col Legno 是異常的清楚,你可以明確地聽得出琴弓拍打弦線的聲音﹔沒有半點的含糊。當年 LSO 的木管樂及銅管樂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師;特別是豐厚的倍低音管與光輝的伸縮號有絕對理想的平衡度。而以 ostinato (不斷反覆的音型) 寫成的 Mars 在 Previn 的指揮下節奏感強烈亦不失樂器的分離度。樂團中各組樂器都聽得一清二楚,定位亦無比的精準。每次聽 Previn 的 Mars 的時候都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Mars 最令人振奮的是結尾的高潮,Previn 在 Mars 的間展一直都保持一個較低的音量去營造結尾的高潮。在新的 CD driver 之下 Mars 的爆炸力是超凡的,音場是大到填滿了揚聲器前後左右的所有空間。錄音充滿了能量外,錄音的密度亦足以填充了所有的空間。音場的廣、大、寬是管弦樂錄音中罕有;聆聽的時候有置身音樂廳的感覺。不用露宿街頭排隊買票,更不用上網炒黄牛。能夠請 Previn 與 LSO 到府上演奏,坐位是前排第五行正中間;夫復何求?Previn 對於平衡樂團內不同組別的樂器的音色及音量都有超然的水準,再加 CB-CP 在錄音方面的配合;亦能夠在公認音色上剩的 Kingsway Hall 收錄;集天時、地利、人和的天作之合。

2按圖試聽 Previn 指揮行星組曲 Mars 的片段

3Mars 詳细的動態頻譜分晰

試音绝不可少的是人聲,在 TAS 榜外其實還有很多選擇。我經常會用蔡琴的金片子壹-天涯歌女來試。金片子壹與貳之間我取壹捨貳,除了音效以外最重要的是壹的音樂玩得好一點。樂師在演奏方面有更出色的爵士樂 swing 的味道,音樂味較濃;技巧是明顯地高一班。 CD 是在 2001 年生產的 24K金CD,有 IFPI 碼是理所當然的事。儘管我亦有金片子的黑膠碟,但音效卻是 CD 勝了一籌。金片子的黑膠碟在立體感與空氣感方面遜於 CD,這與一般黑膠與 CD 的情况剛剛相反。所以有部份的錄音(特別是推出的時候未有出黑膠碟的一類) 我都只聽 CD。無論如何,大部份在本世纪推出的黑膠碟都未得我心。話說回金片子壹,其實碟中有不少動聽的歌曲;我試音時聽得最多的是“神秘女郎“。這首歌其實並非最好聽,亦非蔡琴唱得最好的。我用它來試機完全是因為歌曲中其中一個特別的音效。“神秘女郎“與碟上很多的樂曲都有一個缺點;就是大部份的樂器都放近音場中央的位置。這種做法使人聲與樂器有過於擠迫的感覺,幸好蔡琴的歌聲仍與樂器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個做法不知道是 mixing engineer 的攪作還是唱片監製的决定。負責 master 的是著名的 Joe Gastwirt,他早年在 Kendun, JVC Cutting Center 及 Masterdisk 等做過。他其中一張非常傑作的 CD 就是在美國 JVC Cutting Center做好 master 後送到日本印製,Audio Source在 1984年發行 Proprius 的 Jazz At The Pawn Shop 當舖雙 CD。是最靚聲的當舖雙 CD。

4蔡琴的金片子壹-天涯歌女 24K 金 CD (相信大部份人都有這張 CD,而我所講的效果無法在電腦上重現。因此我未將它節錄下來。)

與金片子壹的其他歌曲一樣,“神秘女郎“中蔡琴的聲仍然是很立體,人聲的週圍亦有不錯的空氣感。蔡琴的聲底特別低回醇厚,CD driver 續步改善的時候她的聲底就更加醇滑。最重要的是新的 CD driver 大大地改善了相位失真,蔡琴的唱功亦顯得有大改進。你更容易欣賞到蔡琴運氣的量度,她對音色圓滑的調控都份外突出。CD 的分晰力很高有很多細節,我們不難聽到蔡琴的歌聲在錄音室中的迴響。在“神秘女郎“中當蔡琴唱到“看清我模樣 也不能…“(约在 1:19 前後)這部份的迴響份外突出。這個迴響是填充了整個聆聽的空間,跑了出來;令聽的人大有置身在錄音室的空間的感覺。而這段的重唱同一個位置约在 2:38 前後;這個迴響的效果更明顯和充實。我以前的 CD driver 並未給我這種的感覺,新的 CD driver 實在令我臣服。

發燒友經常說花鉅款在音嚮器材上是物有所值。假設你花得合理而器材又能夠將一流的歌手,樂師及指揮等帶到府上為你表演;這份滿足感覺是無以尚之。更何况聆聽的都是歷史的一刻,都是時光倒流的情懷。大家經常說上世紀是古典錄音的黃金年代,其實當時的爵士樂與流行曲又何嘗不是呢?現時實在只能夠嘆一句今非昔比唉! 下期續。

高原 (4/18)

03/18

試音 CD I

上由這一期開始我仍會以 CD 為主,介紹的不再一定是 TAS 上榜而是一些有一定音效的試音碟。選取這批 CD 的時間約是二年前左右,原因是幫一家北美厰家測試一個 CD 轉盤的 prototype。這個測試並非一般的測試,整個過程持續了差不多二年。原因是我亦提供了部份改善的意見,其間這個 prototype 作出了無數的改動。老實說在此以前我並非太注重 CD 轉盤在系统中的角色。在試過這個 CD 轉盤的音效之後,我對此完全改變。因為是長時間的測試,部份的曲目重覆地聽過不下幾佰次。因為要測試 CD 所以我亦盡量用原版的 CD 來試而非用我由 LP 轉錄的 CD 來試。

當時隨手拿起的就是 2015 香港高級視聽展的 CD。音嚮展的 CD 函括中外古今的曲目,特別是內裏有不少是我從未擁有過黑膠的曲目;是一個不錯的試音源。CD 由大草兄籌劃,雨果的易有伍先生負責 CD 的 master。儘管只是一張幾十分鐘的 CD,但由選曲至製作其實是難以想像的艱鉅。CD 上輯錄的”春江花月夜”無論是 CD 或黑膠我都從未擁有過,是一首絕佳的試音曲目。”春江花月夜” 的演譯方式未必合所有人的口味,用作為試音是實在不錯。在新的 CD 轉盤設計後期這首曲目己可以完全離開喇叭穿牆透壁,低頻如泉般湧現。最重要的是樂器的線條明確,樂器的立體感在音場中突顯,相信原版的 CD 加倍突出。CD 上另一首我有興趣去試的是 Gabriel’s Oboe (來自 Ennio Morricone 的 Mission)。不過曲目的取源自 Warner 的 100 Best Film Classics,是一張雜錦碟。CD 本身是 2015年的製作,有 IFPI 碼亦正常不過。我本身頗為喜歡 Ennio Morricone 的作曲,Mission 不同版本的黑膠我亦聽過不少;因此我對 Gabriel’s Oboe 亦有很深的印象。2015 CD 上的 Gabriel’s Oboe 音效未如理想,因此我刻意地找來了幾張 Mission CD 比較一下。它們分別是 Mssion 美版藍字印刷, CD 內圈印有Nimbus master; CD 編號 2-90567。Mission 美版黑字印刷,CD 內圈印有 Nimbus master 及 N 1-1-5 Capitol JAX 字樣; CD 編號 V2-86001。1-1-5是代表 1 -母版, 1 -父版及 5 -印模。 第三張是 Mission 加版,CD 內圈印有 Cinram #910201D (glass master 製造時間為 91年2月1日); CD 編號 CDV2402。查實 Mission 隻碟裏面有不少較 Gabriel’s Oboe 更佳的曲目作試音用。例如 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有更多的配器,其中還有 Incantation 負責南美傳統樂器; 再加上合唱團的和唱。音場更加振撼動人,複雜的配器亦足以考驗器材的功力。不過既然用了 Gabriel’s Oboe,就用它來比試亦無妨。

mar1
我們首先看看四張 CD 的動態頻譜

Mission 2015明顯地與其他三個版本有較大的差異, 加版雖然與兩個美版相若但仍有可以見到的分別。 至於兩個美版的頻譜則幾乎看不到有絲毫的差異(起碼在數據上是一致), 我要將圖放大後及在下面詳细的動態頻譜分晰中才可以察覺得到。

mar2mar3

mar3mar3

大家可以先比較四個不同版本的 Gabriel’s Oboe 詳细的動態頻譜分晰

四張 CD 的 Gabriel’s Oboe 由高至低的評級依次為 Mission US Nimbus, Mission US Nimbus-Capitol, Mission Can 及Mission 2015。 Ennio Morricone 的 Mission 自 1986年首推以來現在己超過三十年,就以 2015年計都接近三十年。我們不可能要求能夠有第一手的 master,更何况它是來自一張雜錦碟。 IFPI 只是一個指標; 1994年以後的新錄音亦定必有,其實 master 才是關鍵。 Mission 2015的而且確是缺少了很多的細節。 相比之下加版開展部份的雙簧管, 鼓聲及古鍵琴都有不少的餘韻, 而背境的配樂亦較明確。Mission US Nimbus-Capitol 的 glass master 來自 Nimbus,CD 估計在 1987年後生產(Capitol 在 Jacksonville 的 CD 廠在 1987年開始生產 CD。) 。它的音效比加版優勝但仍敗在藍字的 Mission US Nimbus。因為 CD 上未印有其他資料,我只能夠由音效及印制的方式判定它是較早期的版本。 Mission US Nimbus 樂器的線條最清晰不過,Drum Beat 每一下都清楚地交待,餘韻亦足夠。背境伴奏的音樂與主樂器有極佳的分隔度而音場亦有足夠的闊度,低頻亦有一定的推動力。特別在後部份 Oboe 的迴響有更大的共鳴。我有不少 CD 都有 Nimbus master,它們都有不錯的音效。加版輸的原因與缺少了一個 Nimbus master 不無關係。

mar6
按圖試聽 Mission Can(0:00-1:50)及 Mission 2015 (1:52-3:24)

mar7
按圖試聽 Mission US Nimbus-Capitol (黑色; 0:00-1:50)及 Mission US Nimbus (藍字; 1:52-3:42)

下期我會介紹其他值得一聽的試音 CD。

高原 (3/18)

02/18

上期我們試的是幾張不同版本的”大粒墨” ,結果是 #910813DD 的加版音效最佳。在稿登出以後欣欣老闆給我另一張加版作測試。這張加版在 CD 鏡面環寫上的是 #910528DD。Warm Your Heart (温暖我的心) CD 推出市場的時間為 91年6月11日,這張 CD 的 glass master 製造的時間為 91年5月28日。這張是我見過最早期的一張,是否有更早期的?我不敢說。我首先亦將 Ave Maria 的動態頻譜與上次的二張比較一下,數據亦是相近但細看頻譜之下仍有絲微的分別。

feb1

由上而下加版 05/91,加版 08/91 及美版 06/91 的比較。

feb2

詳細的動態頻譜分晰在數據方面與其他兩張是一模一樣,在圖表上則有細微的分別。(各位可在此https://yanyanlp.wordpress.com/ 比較上次的詳盡數據。)

儘管兩張加版的生產時間相差只是短短的三個月,我們除了在細看圖表下可察覺到分別之外;在音效方面亦出奇地有不同。比較之下,5/91 的加版有更佳的分隔度、空氣感及更細緻。Aaron Neville 的人聲更加順滑,豐厚。這個並非天與地之差,差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左右;但已足夠令你察覺到。三個月的差異對音效都有一定的影嚮,試想一下三年後;又或者是三+週年的版本(如果有的話) 會變成那一種聲音呢?

feb3
按圖試聽加版 05/91 ”大粒墨” 的 Ave Maria 片段

上期提及到今期會試五張不同版本的 CD 同一首歌,由上次的圖表上大家都可以看到是 Kenny G 的唱片;試的是 Kenny G Live 的 Going Home (番屋企)。Kenny G Live 並非 TAS 上榜,不過因為它太受歡迎 (主要是受中國人歡迎) ;而踫巧地老闆有隻 Going Home 的電台首版single 所以便順理成章用它來比較。儘管 Going Home 被輯錄在 Kenny G Live大碟內,查實它並非 live 的錄音。它是 Kenny G 與 Walter Afanasieff 合作的錄音室錄音。Kenny G Live 錄音推出的時間為 1989年11月,Going Home 是大碟上唯一上榜之作。五張 CD 全部都沒有 IFPI; 分別是 Kenny G Live 日版 (Jap),CD 內圈印有 ARCD-8613 1A5 C80的字樣。Going Home 電台首版 (Promo),CD 內圈印有 15 ASCD-9913-2 SCR=02 的字樣。CD 的 glass master 由 Specialty Records Corporation 製造。這張電台首版 single 與一般 Kenny G Live 不同的是它只有二首歌。第一首是 Going Home 的 Single 版 (樂曲的時間4:19可說是濃縮版),第二首是 Going Home 的大碟版 (樂曲的時間5:29與其他版本相若)。Going Home 電台首版 CD Single 是頗為罕有,這一張我素未謀面。第三張是美版 Kenny G Live (US2),CD 內圈印有 A2CD8613 Made By Disctronics (H) WO 13482-2 的字樣。Disctronics 的 CD 廠在 1/88 至 4/90 期間在美國 Huntsville 生產 CD。第四張亦是美版 Kenny G Live (US3),CD 內圈印有 A2CD8613 Disc MFG Inc (H) WO 13482-3 的字樣。Disc MFG Inc (H) 其實是 Distronics (H) 同一間廠在 4/90後的名,大家亦可對比第三張 WO 的號碼是十分相近。我們可以説第四張美版生產的時間與第三張是很接近。第五張亦是加版 Kenny G Live (Can),CD 內圈印有A2CD8613 MFG By Cinram #900808KK 的字樣。Glass master 製造的時間為 1990年8月8日,CD 在加拿大由 Cinram 印製。

feb4feb5feb6
feb7feb8
大家可以先比較五個不同版本 Going Home 的詳细動態頻譜分晰。

從詳细的動態頻譜分晰的數據及圖表來看 US2 與 US3 幾乎是百分百相同,Can 亦與前兩者亦有98% 相近。Promo 版在圖表方面雖然與 US/Can 的相似,它明顯地比所有的版本有更大的能量-更強的動態。Jap 是明顯的較其他四個 Going Home 的版本不同。從 All passed crest factor 的圖表來看 Jap 的是最原汁原汁原味,其餘的版本都有少許的調控。

我們由 Jap 版開始試聽。Kenny G 支色士風在 Jap 版中有頗為柔揚悅耳的音色。色士風的高度恰到好處,在音場中站立出來與其他樂器完全分隔開。縱使有其他樂器的合奏部份亦有不錯的層次。日版美中不足的是低頻方面稍欠動態,而整體的音樂感亦缺乏應有的光輝及生動的感覺。Promo 因為是 single 的關係,其實未開聲都可以想像到它的聲底。無論是 12” 的黑膠唱片 single 也好,CD single 也好;一般的 single 都有較大的動態及強大的分晰力。它的圖表亦在一定程度上” 出賣” 了它的音效。Promo 一開聲比 Jap 版的而且確較通透。色士風保持柔和的音色但加多了一點點銅管樂的光輝。色士風的定位與高度比 Jap版稍強,而空氣感亦多一點。低音方面無論在迫力及動態方面都有足夠的份量,質感豐富、充實。相比之下 Promo 的音樂感強烈,樂曲更生動;樂器有更佳的分離度; Going Home 令人更賞心悦耳。Promo 是實至名歸的 hot platter,聽慣 single 的朋友都會明白; single 加上是電台首版就是錦上添花。US2 與 US3雖然不及 Promo,但兩者的音效是幾乎一致。它們的色士風音色比前兩者是稍為硬一點,高度亦稍遜。在樂器合奏的部份是有點凌亂,分隔度是差了些少。US2 及 US3 稍為誇張的低頻質感和動態皆接近 Promo,比 Jap 的量更多。Can 的版本並未及得上 Jap 及 Promo 的分隔度,它在色士風的高度及空氣感卻比 US2/US3 強。音色方面它比較 US2/US3 是柔一點,低頻的質感和動態是恰到好處。

feb9
按圖試聽 Kenny G 的 Going Home Jap (0:00-2:40) / Promo (2:42-5:20) 片段。

feb10
按圖試聽 Kenny G 的 Going Home US2 (0:00-2:40) / US3 (2:42-5:22) / Can (5:24-8:04)片段。

由這幾個版本來比較,撇開 Promo 不談其餘的版本是有好有壞。Jap 在所有方面都出色, 可惜是欠缺了質感和音樂感。US2, US3 及 Can 皆有足夠的迫力與低頻,音樂味是較濃郁。三者的差別並非太大,加版以較為立體的色士風及稍高的分隔度取勝。可以聽得出所有版本皆有更強的低頻,這似乎是 master engineer 的攪作。這亦對應了 Jap 與其他幾個版本在 All passed crest factor 的圖表上的差異。低頻減少而間接地提升了高中頻的音效,這亦合情合理。

下期我們亦比試四張 CD 的同一曲目,其中一張是 2015年的出品。為何選一張 2015年的 CD? 下期分撓。

高原 (2/18)

 

12/17

TAS 榜上的 CD III

上期我們試過 Telarc的 CD-80056 Carl Orff 的 Carmina Burana;分別是日本首版,美國首版及日版的 Sampler。音效方面亦如上述的序一模一樣。就如 LP一樣,CD的版本亦如天上的繁星般多;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無論是美國首版也好,日本首版亦然,大家都有先後之分。今次找來的無獨有偶也是 Telarc的出品,Telarc的 DG-80041 Erich Kunzel 演譯柴可夫斯基的 1812序曲。聽 Telarc 1812的 CD其實並非是一件壞事,起碼一定不會跳線。不過燒喇叭的危險仍然存在,CD 的小冊子仍然印有小心炮聲的標誌;大家不可以掉以輕心。今次找來了四個 DG-10041的版本;分別是二個日本首版及二個美國首版。

四個版本全部都在 90年以前生產當然沒有 IFPI 碼,日版與美版的封面亦不一樣。版本依生產年份由先至後分別為日本首版 ED1, 由松下印製; CD 的中央以凹字寫上 Manufactured By Matsushita Electric Ind. Co., Ltd.. 估計生產年份在 1984-85 年間。第二個版本分別為日本首版 ED2, 同樣由松下印製; CD 的中央並無凹字,只在銀圈內印有 CD-80041 U。估計生產年份在 1984-85 年間。第三個版本為美國首版 ED1,由 DADC印製; CD 的中央以凹字寫上 Digital Audio Disc Corp. Made In USA。估計生產年份在 1985-87 年間。第四個版本為美國首版 ED2,同樣由 DADC印製; CD 的中央只有 DADC的 D標誌。估計生產年份在 1987年左右。旣然是經典的 1812序曲自然應該有一點的炮聲。試聽的片段由 CD中的13:00開始,由弦樂的引子開始,在號角的帶頒下緊接著一輪的教堂鍾聲及鈴聲;一步一步走向樂曲的高潮。由一輪的軍鼓敲擊聲之後在 14:42發出第一下炮響,其中以14:46及 15:02的炮響音壓最大。如果將這四個版本的音效用一所倒塌中的房子來形容它的音場闊度,深度及空間的体積的話是頗為貼切。假設日版 ED1的音場是兩邊牆身未開始倒塌呈九十度的話,日版 ED2的音場是兩邊牆身開始倒塌向內傾斜了十度。美版 ED1的音場是兩邊牆身繼續向內傾斜多五度,而美版 ED2的音場是兩邊牆身繼續向內傾斜多五度。當音場一步一步收縮的時候,体積續步收窄的情况下,樂器的分隔度一路路減弱。日版 ED1的音場及深度是明顯地較寬廣,與日版 ED2的分別亦有很大的距離。分晰力減低後亦令樂器的伸延度,音樂的餘韻減少。日版 ED1的鈴聲份外清脆玲瓏,就連教堂的鐘聲和鈴聲都〝明顯〞地有不同的音調及強弱。其他的版本在這方面是較為模糊一點。至於炮聲方面,日版 ED1 有更強大的震撼力,有更強大的動態。儘管我一般都用 3/5A 來試音,而我亦謹慎地依照 Telarc的溫馨提示來調校音量;但在最強的炮轟之下地面還是為之一震。其他的版本的爆發力及迫力是差了一節。

pic1
按圖試聽 Telarc日版 ED1(上面 – 0:00-2:32) 及 ED2(下面 – 2:33-5:06) 1812序曲的終章

pic2
按圖試聽 Telarc美版 ED1(上面 – 0:00-2:33) 及 ED2(下面 – 2:35-5:09) 1812序曲的終章

有一點不可以不提的是儘管四張 Telarc的首版 CD 都有不錯的音效,它與 LP仍有一段頗大的距離。特別是弦樂方面是比較粗糙,銅管樂亦欠缺應有的光輝。若然閣下的唱盤不跳線的話,黑膠唱片上炮聲的爆炸力,動態與迫力更強勁。這四張 1812序曲同樣是九十前的版本,其實音效的差異都只是因為母版的分別。日版 ED1有超桌的效果全是因為得到美國佬供應一個早期的母版,之後亦因為母版的差異就連日本版的 CD 亦站不住陣腳。日本首版 CD僅限於由 1983–1987年間美國大部份的唱片商都依賴日本做 CD而將最好的版本送到日本印製 CD。有價值的日版亦只局限於這幾年間在日本印製供美國市場發售的 CD。亦即是說只有 Japan for US的 CD才是最罕有的一類。印有日本字的外國 CD (除了極小部份在 82-84間的日本字日本首版 CD外),供日本本地市場發售的並不在Japan for US此列。就如日版的外國 LP 一樣,這類印上日本字的日版 CD 亦因為未能夠獲得一個好的母版而影響音效。不要盲目找〝日版〞,要買就事先攪個清楚。1986/7年以後美國大部份的 CD都在本土生產;日版 CD亦再沒有以前的優勢,日版 CD靚聲不再。Japan for US的日本首版 CD亦不一定靚聲,美版亦有超級的版本,下期續。

12/17 (高原)

11/17

TAS 榜上的 CD II

上期講到兩張 Telarc 的 CD-80056, Robert Shaw 領導 Altanta SO 演譯 Carl Orff 的 Carmina Burana。日版及美版皆為無 IFPI 的首版,兩者皆為八十年代生產的 CD;相差只是數年間的事。 Yan Yan 的老板知道我比較這兩張 CD 的時候他拿了另一張沒有 IFPI 日版Telarc 的 Sampler Volume II 給我,當中亦有 Carmina Burana 的片段。這張 sampler 的編號為 CD-80102,也是由 Matsushita (松下) 在日本製造;印片的時間估計在 84-85年間。這三張 CD估計的生產次序為 Carmina Burana (日版) 為先,接著是 Sampler,而最後的是Carmina Burana (美版) 。

Carmina Burana布蘭詩歌是中古時期的作品,一共有 254首詩歌。 Carl Orff 奥爾夫只是將其中的 24首編寫成為合唱團與管絃樂團的作品,樂曲成為他最受歡迎的作品。其後他亦寫成了Catulli Carmina 及Trionfo di Afrodite,兩首樂曲與 Carmina Burana 統稱為 Trilogy of Cantatas。Carmina Burana可説是頗為大型的管弦樂,除了大型的合唱團外還配合了大量的敲擊樂伴奏。我們首先試聽日版及美版的 Carmina Burana,就由第一首 O Fortuna 開始。講述命運的 O Fortuna 有一個極大的動態及瞬變,幅度之大是樂曲中少有。因此 O Fortuna 是測試器材一個十分好的選擇,難怪 TAS 榜上出現過不少 Carmina Burana 的錄音。日版在開展部份的定音鼓有更大的動態,更強的迫力。鈸的撞擊力更加凌厲,那種撕烈的感覺更強烈。而樂團與樂器亦有較明確的分隔。美版在這一方面是稍為遜息一點,但亦不失為一個傑出的版本。由極大的動態急轉直下,樂團由最高的音量急轉直下變為喃喃私語。中段的音量相對細一點,人聲和伴奏的樂器如鋼琴等仍保持清晰的分隔度。日版在這方面依然佔了一點的優勢,美版是稍為有一點凌亂的感覺。

telarc1
按圖試聽日版(0:00-2:30)及美版(2:34-5:03) O Fortuna 的片段

我收錄 CD 的訊號入電腦之中的方式跟收錄 LP 的方式一模一樣。我將 Driver + D/A 的模擬訊號直接輸入電腦用 24bit 96kHz 收錄。用意是要將 CD 的輸入訊號與 LP 看齊,若然有需要的話可以直接比較 CD 與 LP 的分別。

至於日版 Sampler 所選的片段是 Carmina Burana 當中的Ego Sum Abbas。日版 Sampler在這一段落的重播效果明顯地比其餘兩個版本遜色。Sampler的音場明顯地較為窄了一點,亦較為侷促。日本首版的音場最為開揚,美國首版其次;Sampler是三者中最差的一個。

telarc2
按圖試聽日版(0:00-1:36), 美版(1:39-3:16) 及 Sampler (3:20-4:55) Ego Sum Abbas 的片段

無論是greatest hits也好,sampler亦然都必然是後期的製作。除此以外在選用母版方面亦較為隨便,在一般的情况下都不會有太大的驚喜。儘管這張日版的 sampler在製造時間較美版的為先及在〝日本〝生產,但仍輸在先天(母版) 的不足。從這三張 CD上我們可以看到日版的 CD的優/劣主要是决定於母版與時間的問題,在八十年代初期美國絕大部份唱片公司尚未在本土生產 (Sony USA外) ,它們都將母版送到日本生產 CD。後期當美國的 CD廠相繼建成後,日本的角色由大婆變為小三;日本再沒法得到第一手的母版。粗略來說但凡是八十年代的 CD都是十分之有價值的首版,主要是當年使用的都是第一手的母版。這些母版不單止是非常接近母帶,更是原汁原味沒有加工的製作;〝日版〝與否並不一定是首要。其實八十年代其他國家的版本都是首版,Philips在德國的 Langenhagen 生產了世界上第一張在市場發售的 CD。

其實早期的日版亦有分先后,音效有沒有分別?我們下回分解。

高原 (11/17)

10/17

上期我們介紹 Robert Ludwig 的時候曾經提及過他講解關於近年 CD 製作的情况,我想亦藉這個機會談論一下 CD。其實一直以來都有人問我有關 CD 的問題;甚至是我聽不聽 CD。除了 SACD 我沒有太大的興趣外;LP 以外的就是 CD。原因其實十分簡單;主因當然是因為有很多曲目只有 CD 而沒有 LP。我不會將早幾十年只出 CD 而到近年因為跟風而復刻的 LP 算在內;對於這類復刻版我一向都會敬而遠之。另一個原因是我自己亦有搜集 CD 的興趣,特別是首版 CD。查實 CD 跟 LP 一樣有不同的版本,CD 的版本比 LP 更加多、更加複雜。如果簡單來說在約 1994年以前沒有 IPFI 標誌的 CD 都是首版的話會比較籠統一點,這個 IFPI 與否只是一個分隔缐、是一個簡單化的指標。更何况有很多曲目在 1994年后才面世,要聽這類的 CD 就一定會見到 IFPI 的字樣。另外除了坊間可買到的,唱片公司送贈的版本;我亦由 LP 錄下了不少的 CD來聽(主要是在車上用) 。最後的一個原因是因為上半年我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為一個北美洲的廠家試聽一部 CD driver 的 prototype。亦因為這個原因我將原來放在一旁的 CD 重新整理一遍,亦順便增強了收藏的範圍。這部 CD driver 雖然是 prototype, 但它能夠釋出比一般 CD driver 多很多的音訊;遠超我沿用的一台 CD driver 亦遠超我對 CD driver 的印象。我玩 CD 而不玩 SACD 亦因為此。玩 CD 可以夾 driver 與解碼變化很多, SACD 就只有齋機而軟件方面的選擇亦較少。我從來未有抗拒過 CD,只不過以音效及若然有時間坐下來欣賞音樂的話;原版 LP 與 CD 比較我會選 LP。三十年前左右 CD剛起步不久有位 C9看見我的唱盤及唱片,她對我說,“你重聽唱片? 依家緊係聽 CD 嫁啦!” 她的意思當然是炫耀她進上潮流,我連答她的興趣都沒有。看來現在這位 C9看見我的 CD 又會說,“你重聽 CD?”閒話体提,我們就由上期 Dire Straits 的 Brothers In Arms CD 開始。

我手上有二個版本的 Brothers In Arms, 日版的無 IFPI,matrix 沒有什麽資料只有 169 及 2。CD 上印有 Mfg. by Daio Kosan Co. Ltd.. ,就算是日版而言 Daio Kosan 印製的 CD 頗為少見。Daio Kosan正是我們所謂的小廠,它原先只是做紙品。在大唱片公司未建造它們自巳的 CD廠房之前用它們壓碟。唱片公司的 CD 廠房建成後這些小廠就再沒有價值了。Daio Kosan在 1987年已停止生產 CD而 Brothers In Arms在 1985年才面世,這張 CD 一定是頭版。美版的一張的 matrix是 8/93 5DA2,1993年生產無 IFPI。日版在 CD上的印字用藍色,美版是黑色。無可否認日版的Brothers In Arms 比美版的是稍勝了一點,明顯地在分隔度及線條方面都較為清晰。日版在冲擊力及動態等的範籌亦有改善,而人聲亦較為特出。儘管日版與美版有一定的分別,但這個距離並非很大。不要忘記這兩個版本相差了最少六至七年的時間,由 Brothers In Arms 以千萬的銷量計這個音效方面的分別主要是一個初期與後期版本的分別。正如 Robert Ludwig 所說早期 Brothers In Arms 的 CD 其實經過一個 D/A 及 A/D 的程序,這張 CD 的音效與一張 MD-RL master 的 LP 相比之下是頗為遜色。在音場,分隔度,深度,頻應的伸延度及動態;LP 都明顯地勝一籌。例如 Money For Nothing 開展部份一段的合成器在低頻的質和量在 LP 上都十分出色;在 CD 上少了很多訊息。不過如果你沒有聽過一些有靚 master 的 LP 的話, CD 的音效實在不錯。

DS.jpg
在頂的一張是藍字日版,在底部的是黑字美版。

當然我們不可以單比較二張 CD 就下結論。接下來的是兩張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 (Shaw/Atlanta SO) ,兩張的 CD 都沒有 IFPI。TAS上榜的 Carmina Burana 是 Telarc 其中一張最受歡迎的曲目,原版 LP 已被炒到天價;這亦可算入聽 CD 的理由之一。第一張的 Carmina Burana 是日版的 CD-80056,原廠編號下面印有 DIDZ-10020 的編號。DIDZ 這個編號是日本 CD 廠在83-85年用於印製美國貨沿用的,亦即是說這張是非常接近第一版的首版 CD。(Telarc 在 1981年推出 Carmina Burana 的 LP。世界上第一張 CD 在 1982年十月面世。這張在 83-85年生產的日版絕對被稱得上是首版。) CD 上的 matrix 則只有 TEL CD-80056 B 及 M 的字樣。CD 上印上 Manufactured by Matsushita (松下) Electric Ind. Co., Ltd., Osaka, Japan… 及 Made In Japan 的字樣。(第一批的 Telarc CD全都是松下印製,另外 CD 的小册子上並沒有條碼。另一張美版的 Carmina Burana 原版編號亦是 CD-80056,不過 CD 的小册子上印有編號 089408005626 的條碼。CD 上的 Matrix 是 DIDX-001497 3 (DIDX-001497亦印在 CD正面在 CD-80056編號之上),CD 上印有 Made In USA 的字樣。這個 matrix 的生產年期約在 1987年由 Sony 在美國屬下的 Digital Audio Disc Corporation (DADC) 製造。我以前提及過 Telarc 用的Soundstream 數位系統是當時最先進的,它的規格是 16bit 50kHz。在製造 CD 時它們用 Studer 的 SFC-16 sampling frequency converter 將sampling frequency改變為44.1kHz CD的 red book 規格。日版在 CD上的字體與美版不相同外,小册子上日版的標題為黑色字而美版用紅色。兩張 CD的兩張生產的時間只是相差二、三年左右,音效有沒有大的分別呢?試音後的結論在下期分解。

CB
頂部紅字的美版,底部黑字的是日版。

高原 (10/17)

09/17

TAS 榜上的 Masterdisk III

上期提到 Masterdisk的 vice president兼重量級 master engineer Robert Ludwig (亦稱為 Bob Ludwig, deadwax上的縮寫為 MD-RL, ST-RL 或 RL) 。我亦藉此機會介绍這位在音響及樂壇上有深遠影嚮的 master engineer,以及他對 mastering的理念。RL的成功部份可以說是因為他本身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發燒友。他與 TAS的 Harry Pearson有不少的往來,彼此推崇及專重大家在音樂及音響界的角色。不要以為 master engineer 都是發燒友,有很多都只視 mastering 為工作的一種;音效並非這類 master engineers的重點。對於這一類的 master engineers (特別是 RL所指一般在大唱片公司工作的 union engineers),
以最低的成本/時間將唱片完成推出是首要。

早年在A&R Recording受到 Phil Ramone薰陶的 RL對器材的音效絕不妥協。離開 A&R轉到 Sterling Sound工作的 RL亦領略到當時 Sterling Sound使用 Neumann最先進的 SX-68 cutting lathe對音效的影嚮。與當時一般的 mastering lab不一樣的是 Sterling Sound除了Ampex 440 錄音座以外,它們還有來自歐洲的Telefunken及 Studer的錄音座。這對於選擇不同音源有舉足輕重的影嚮。在 Masterdisk做了差不多二十年的 RL在 1992年離開 MD組成現在的 Gateway Mastering Studios。RL 組成 Gateway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自己能夠全完控制器材的挑選。RL監聽用的是由二台Cello Mark II Performance後級 bridge後使用差不多四仟瓦的功率推動一對 Duntech Sorereign 2001喇叭。現時這對 Duntech已被一對由 Eggleston Works的 William Eggleston III 特別為 RL的要求,設計及製造的 Eggleston Works “Ivy” 所取代。這對在 Gateway的 Ivy 编號為 No.1及2,生產的主因是RL要求更高保真的重播。這對價值 US$100,000的喇叭每個有二十三個單元(其他的 Ivy 只有二十二個單元),每個喇叭重達775lbs。 Eggleston Works 當年將它們的一隊工程師送到 Gateway 為 RL 度身訂造這對喇叭。更甚的是整個 Gateway studio的接線全是 Transparent Audio的產品,總共用了幾仟尺的Transparent Audio線材(Ivy 用的就是Transparent Audio 的 Opus MM2 喇叭缐)。為了進一步減低電流的噪音,整個 Studio的供電由二组大如大冰箱的電池產生的 60Hz交流電供應,就連接地都是特別的設計。據 RL 所講他可以將耳朵貼著 Ivy 的高音而聽不到丁點兒的噪音。Gateway 的效計百份百符合甚至遠超發燒友的要求。RL的理念顯而易見;他需要的是一套超班的監聽系统才可以確保他的製成品在用家的糸统中都有一定的重播效果。

rob
Robert Ludwig在他的 Gateway Studio。他後面的就是Eggleston Works “Ivy” 喇叭,前面的是 SPL console。(圖片來自 Wikipedia)

至於 mastering的器材 RL更是一絲不苟。他的 SPL (Sound Performance Labarotories) analog console在德國製造,使用高達 124V DC 的高壓推動。他從來未試過將它推到盡,它永不會因為音量過高而產生失真。Gateway 擁有多達五台的錄音座,概念與 Sterling Sound以前的做法無異。除了在音色的取捨以外是因為歐洲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0.75cm 的分隔,但北美錄音座的左右唱頭只有 2cm 的分隔。錄音帶與錄音座錯配的話後果是不堪設想。在錄音座之後的訊號方面 RL 用的分別是一套 Ampex Class A 的系統,Aria Discrete Class A, Tim DeParavinci Esoteric Audio Research 的胆機及一套 Cello 的系統。RL 需要確保及選擇他的 master 有最理想的音效。

RL 與其他 master engineer 一樣今天亦面對母帶的問題,特別在 remaster 上世紀的錄音。如果是模擬錄音的話,最理想的自然是收錄在錄音帶上的母帶。RL 在 2014年 remaster Elton John 的 Goodbye Yellow Brick Road 的時候就能夠使用 EMI 借出的 ¼” 母帶做 master。這樣的話 RL可以挑選到最合適的錄音座,使用最佳的 Azimuth等參數讀取最準確的音訊。可惜的是很多時候唱片公司都未必會提供在錄音帶上的母帶。原因是很多母帶經已失去或太破損,不能再用。退而求其次的會是 24bit 96kHz的檔案。最壞的是唱片公司拿來的只是在市面出售的 CD。這些 CD中的檔案只是 16bit 44.1kHz,而且是經過 compression及其他方式的處理。要還原母帶的效果是不可能的。

上期提過 RL當年 master過 Dire Straits的 Brothers In Arms唱片,但當時負責 master Brothers In Arms CD的是錄音師及監製 Neil Dorfsman。查實當年 Neil Dorfsman因為尚未有 digital console的關係;他需要用 Sony的 PCM-1610 D/A 轉為模擬訊號,再用 Sony的 PCM-1600 A/D轉回數位訊號製作 master。RL近年其實亦有 remaster Dire Straits的 Brtothers In Arms CD,這次因為科技的進步 RL可以使用 digital console在有做 master。不過近年的 RL似乎亦被迫受到所謂的 Loudness War的主導。RL自己本身絕對明白 Loudness War對音效以致整個行業的壞影嚮,但他亦不得不向唱片公司及歌手的意向低頭。大家似乎都在埋怨近年的 remaster CD及黑膠唱片音效未如理想;Loudness War是其中一個原因。以下的 youtube片段有非常清楚的解釋。

當唱片公司/歌手都以為大聲等同動態的話,樂迷的耳朵受罪了。RL 亦解釋過大音量的黑膠唱片/CD 將動態破壞到體無完膚。大音量使弱音變得大聲,亦使強音變得軟弱無力。儘管 RL 有能力改變這個情况,但他似乎亦有點無奈。

cd

除了黑膠唱片以外首版 CD 亦受追捧其實有很多原因,Loudness War 只是其中一個。

高原 (9/17)

05/14

SR,我並非想寫 SIR,並未有串錯字。我指的 SR 或 SR/2 是 master engineer Stan Ricker 在 deadwax 上的簡稱。為何要介紹 Stan Ricker?  因為他發明的 Half Speed master 對黑膠唱片的製版有一定的影響。他接手的 Mobile Fidelity Sound Lab (MFSL 或 Mofi) 為發燒黑膠唱片創造了一個新的市場。他的發燒黑膠碟創作使廣大的音響樂迷受惠。音響樂迷當時只需要付出多一點便可以得到與一般樂迷得到不一樣的享受。他令到大的唱片公司在一定的程度上在製作黑膠唱片時出多了幾分力,甚至推出發燒的黑膠版本。我指的是在七十/八十年代的 MFSL (我慣用 old school的 MFSL) 而非現在的 Mofi。

 

七十年代的 Stan Ricker當時在 LA的 JVC cutting center工作,因為工作上的關係而接觸到 JVC發明的 Supervinyl (這種超級的處女膠,被視為可樂膠的鼻祖。) 。再加上 SR發明的 Half Speed master的製版方法,這便成為了當年 MFSL製碟的基礎。作為 master engineer的 Stan Ricker亦意識到母帶的重要性,因此他亦藉著在唱片界的人脈關係向唱片商借用非常接近原版的母帶做碟。由 SR主理的第一隻 MFSL Half Speed master, 在日本的 JVC用 Super vinyl壓碟;使用原廠母帶的唱片是 TAS上榜 Supertramp的 Crime of the Century MFSL-1-005。

05141

當年首版 MFSL 的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

05142

當年MFSL 首版的背面

05143

Deadwax上刻有的 SR/2 Ortofon。

 

在 SR製作 Half Speed master的發燒黑膠以後,其他大唱片公司包括 A&M, Columbia, MCA, RCA等亦有生產 Half Speed master的黑膠碟。以類似概念冒起的小廠有Telarc, Delos, Klavier, Delos, M&K, Crystal Clear, Windham Hill, Refernce Recordings等。部份品牌的錄音和 master,SR都有直接參矛。

 

在我末進一步談論 SR之前有幾點我希望大家能夠攪清楚。第一,很多人一聽到日本壓碟便誤會為日本版;這並不適用於 MFSL及部份只在日本壓碟的美國廠家。當時全世界只有 JVC在日本生產這種 Super Vinyl的處女膠唱片。它的硬度比一般的膠質高很多, 纯度高而雜質少亦提升了寧靜度和訊噪比。JVC 這種 Super Vinyl  在八十年代中期已停產。而 MFSL是在歐美的唱片公司得到原版,由 Stan Ricker或 Jack Hunt在 LA做 master后送到日本壓碟。這與一般日本版得到連族譜都可能不入的母帶然後在日本 master與壓碟的捷然不同。

 

第二,我所講的MFSL/Mofi是指 1977至 1985年生產的黑膠唱片,並非 94 – 95年生產的 Anadisq 200,更非現在的  Gain2/Ultra analog 復刻版。原來的 MFSL 在 1999 年經已破產,它的資產被 Music Direct 買下便開始了 MFSL 復刻版的主意。

 

近年的 reissue 復刻版(包括 MFSL 在内)有以下幾種情况:

第一,用原來(或較接近)的模擬母帶的 copy來做;這是夢幻。(原來的模擬母帶實在太珍貴,己破損或甚至已失去。)

第二,有很多聲稱用 Original master tape 的原來是用 94/24 的 digital master 或 CD 作為 master。(這個比較普遍。)

第三,有很多標明用 Analogue 母帶的是指用 Analogue 母帶做出來的 96/24 digital master。(這己算是幸福。)

第四,根本沒有標明。

 

例如:

MFSL生產過兩版 John Lennon的 Imagine;第一版在 1984年生產编號為 MFSL-1-153 (真正的analog master),第二版在 2000年生產编號為 MFSL-1-277 (Gain2 Ultra Analog) 。單看第二版的包裝你肯定會喜出望外。第二版同第一版是一模一樣,只是頂部 banner的顏色不同。Banner上仍寫著一模一樣的 Original master recording。不過原來這一版的所謂 Original master是來自 Yoko Ono在 1999年的 digital remix,是不節不扣的 digital master (她這個 master 的母帶從何而來當然不會交待。Yoko的 remix巳經令 John Lennon樂迷吃驚,更何况她在 master上加了 noise reduction (抑噪糸统) 。MFSL就是用這個 digital master做出第二版 MFSL-1-277的 Imagine。這就是 MFSL的 Ultra analog (超模擬-是代表著超出模擬的數位) reissue 的表表者。

05144

Mofi 用 digital master 並不是我作出來的,這是印在第二版 Imagine 的 inner sleeve 的鐵証。

05145

外表與第一版無太大分別的復刻版,右下角的 Gain2 Ultra analog 是最明顯的差異。

 

如果是由真正的數位錄音轉成黑膠又如何呢?當年曾經負責 master過不少 DCC名盤的 master engineer Steve Hoffman曾經講過如果由真正的數位錄音做黑膠的話,作為 master engineer希望得到的母帶依優劣的次序為:

 

第一,Original digital mix, unmastered

第二,由第一做出來的Original LP master tape

第三,由第一做出來的 CD master tape

第四,由第一做出來的 CD reissue master tape

第五,由第一做出來的High and Low resolution digital master

 

Stan Ricker 2006年幫華納 Half Speed master Dire Straits的 Brothers in Arms雙唱片便是用上述最差的第五類 96/24 digital copy 來做 master。這個 master 亦是用來做 2006 推出的 DVD-A/SACD。Steve Hoffman 拒绝了華纳用這個 master 做,最後由 Stan Ricker 接收。亦可以說 Stan Ricker 只是用人家的 master 去 cut 碟。這亦可以理解得到不单止是黑膠的 reissue 不理想;就算是CD,XRCD,SACD 等數位對數位的一樣受到 master 的問題困擾。Digital亦非永恆, 可以想像得到的是現在連 digital的母帶都經己失去或損毀。而 Digital copy亦有很嚴重的訊號損失的問題,所以用一個幾代徒孫做出來的版本絕不能與原版相若。原版 CD被炒高並非無道理。

05146

Dire Straits 的 Brothers in Arms,首版的 Masterdisk RL master 是明智之選。

 

下期我們繼續懷緬舊日的 Stan Ricker。

 

高原 (5/14)

01/14

在搜集 TML 出品的過程我有一個頗為驚喜的發現。Olivia Newton John 的榜首名曲 Sam來自她的 Don’t stop believin’大碟,美版的大碟由 TML做 master。正如 Doug Sax所說,他製作 master的時侯用 EQ;EQ的作用是增強整体的清晰度而非加強頻率的效應。每次聽 TML的 master都會有這種和諧的感覺。Doug Sax不會刻意突出單一件樂器的效果;而是強調整体的平衡度,分隔度與清晰度。Sam 這首歌可算得上是最能突顯出  ONJ 的歌唱技巧。用來比較的是一張 Sam 的電台版,這一張是老板的私人珍藏,聽過之后可說是一聽難忘。從而我才知道 ONJ的歌藝其實絕對不差。早年的ONJ唱情歌的確是一絕;她對情感及聲線的控制都非常到家。ONJ的聲底實在如絲般滑,在高低音方面的控制亦非常順暢。加上是電台版的關係,ONJ的聲線是超柔順,甜到入心入肺。電台版的 detail與 articulation實在是像真的一樣。ONJ的情感豐富到滿瀉,她唱出的纏綿的感覺使整個人都溶化下來,無法抗拒。至於美版的 Sam,手上的一張是 TML-M/M master。這張 76年出品的大碟制作的時侯 TML尚未購入 Neimann Lathe,所以不會有 TML-X的 master。我擁有的一張是 TML-M/M的版本己是 Promo之下,萬人之上;這亦給我一點的安慰。TML版絕對沒有電台版的吸引,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有電台版八成的功力,都可以收貨。在老板未肯割愛之前,這個 TML 的版本都可以頂一下心癮。在寫這篇稿的時侯我重覆聽了 Sam 不下數十次。 TML 的版本有出色的樂器分隔度,ONJ 仍是超乎相像的柔順;情感亦十足十的吸引。TML 當年處理這個 master 實在出色。

olivia newton john

美版的 Don’t Stop Believin’是 TML-M/M master

nice and slow1

ONJ Sam的電台版來自 MCA的 Nice and Slow宣傳碟

nice n slow

Nice and Slow的宣傳碟除了 ONJ的 Sam還有 Julie Covintongton演唱 Evita中的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亦非常動聽。

 

在尋找 ONJ的唱片的同時我亦發現手上有一隻 ONJ 的加版 Greatest hits 是 TML 的 master。我一向不太喜歡 Greatest Hits,原因是大部份的Greatest Hits都是唱片公司炒理一碟的炒雜錦。是純商業的抄作;但求賣個滿堂紅,不求質量。凡事都有例外,這一張是其中的例外。這張 TML master的 ONJ是其中一張十分靚聲的唱片。碟上收錄了部份在 Xanadu電影原聲大碟, Grease 電影原聲大碟,Physical 及 Totally Hot 等大碟中的樂曲。其中的 Suddenly (ONJ 與 Cliff Richard 合唱) 與美版 Xanadu 電影原聲大碟 (此碟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比較,Greatest Hits 的音效與美版的 Xanadu 亦可爭一日的長短。Steve Hall 的 master 可以聽得出是較接近母帶,似乎 Steve Hall 亦較為注重原汁原味。他將錄音最自然的一面顯現出來。Cliff Richard 與 ONJ 的聲底有丁點兒薄的感覺,但餘韻是十分之好。 TML 的 master 則較為注重整体的平衡度。分晰力雖與 Xanadu 大碟差少少,但勝在有非常之好的分隔度。始终因為 Greatest Hits 的母版的源故,無論 TML 的功力有幾深都只能做到非常接近原版;更何况原版負責 master 的 Steve Hall 亦非善男信女。

olivia's greatest hits vol. 2

ONJ的 Greatest Hits Vol.2加版,TML-X/M master

 

Xanadu

原裝美版的 Xanadu 由 MCA 的 Steve Hall master。

 

另外我在 Greatest Hits 中亦挑選了來自 Grease 的 Hopelessly devoted to you,比較的是 RSO 的 Grease/Saturday Nigth Fever 電台版內的選段。無可否認電台版 ONJ 的音色自然,分晰力亦稍勝,而整体的平衡度亦出色。TML 的版本卻一點也不輸蝕,它是非常接近 RSO 這張電台版的音效。無論是電台版或 TML的 master都能夠令我真正的感受 ONJ的歌藝。我一向對ONJ只抱著一個 OK的態度,年青時聽 ONJ都是在收音機中聽。我從來沒有真正欣賞過 ONJ,直至在聽過這些版本後才有新的体驗。還記得有一位前輩曾經說過他以前聽 CD的時候不喜歡 Itzhak Perlman的演譯,聽了黑膠唱片以後他對 Perlman完全改觀。我對 ONJ的体會亦一模一樣,能夠找到一個好的版本來欣賞是萬幸。

 

travolta grease

Grease 這張電台版收集 Grease 在一面,另一面是 Saturday Night Fever。

 

Doug Sax 自 1967 年開始了 The Mastering Lab 一直都沒有停下來。全盛時期 TML 是 24/6 的作業直至 CD 的來臨。我不能說但凡有 TML master 的必屬精品,但我從未遇過 TML 一張差的出品 (近年的 reissue 例外!) 。 TML 一直運作直至 CD 的出現后才走下坡。2000 年初 TML 亦全面停止 master 黑膠,當時他們將所有 cutting lathe都封起一直至 2012 才重新再做黑膠的 master。用電台版和 TML的 master 比較大家可能有點不公平的感覺,我之所以這樣做只是想說明 master engineer 只能夠將錄音最好的一面帶出來。最出色的 master engineer 亦不例外。母帶才是重要的一環,沒有一個 master engineer 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儘管近年部份的再版都標榜由一流的 master engineer 處理,但在缺乏一個好的母版之下亦不能成事。更何況包括Doug Sax, Bernie Grundman, Robert Ludwig等的一流 master engineer都年事已高,能夠做到的並不多。在舊版的唱片之中有 TML master的在音效方面都有一定的保証,相比沒有他們處理的版本是優勝得多。可幸我們仍然能夠体會到這些大師當年留下給我們的感覺。

 

高原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