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0

繼續試機之二

 有發燒友經常說 3/5A 難服待,要好聲就必需要大功率功放。很多人認為這樣的話倒不如用大喇叭配大功放的組合。這種說法一點也沒錯,不過;世界上沒有一個完全相同的人,就算孖生的亦不一樣。更何況是聆聽音響的習慣與偏好!對於我聽音樂的空間與週圍的環境,3/5A已足夠有餘。我聆聽音樂的客廳大約四佰平方呎,但我只能夠放置音響在一角。實際上聽 3/5A 的位置只有約佰五平方呎。雖然一邊有不少的空間,但亦有一張梳化間隔開。幸好的是喇叭離前牆有三呎多,座位離後牆仍有約十呎。這種空間我覺得擺放 3/5A 最適合,在爆棚的時候聆聽位置的音壓都達到差不多 90dB90dB 的音壓在我的情況下我的 3/5A 尚未拍邊。如果這四佰平方呎都可以給我用盡的話,3/5A所能夠產生的音壓會勉強一點;我會作他想。如果距離 3/5A 超過十五呎仍硬要產生 90dB 的音壓,3/5A 拍邊的可能性必然增加。Disco  Hard Rock 我幾乎不會接觸,Electro  Heavy Metal 更與我無源。重播一般的流行音樂,3/5A 還可以應付。流行曲並非我最常聽,對我而言經已足夠。對於爵士樂,3/5A 的高通、豐厚音樂味道、超桌的低音重播能力亦令人雀躍。堂音的迴響,音場營造的比例遠超一般書架揚聲器所能產生的效果;是3/5A重播交響曲的強項。小提琴的細緻,如絲般幼滑的音色;鏗鏘的鋼琴音色,動態超然的弦線張力及極微細的殘嚮都真實地重現眼前。這份的滿足感是非筆墨所能形容的。我並非將 3/5A 說成有如神級般的效果,只不過以它的體積及相對能產生的效果確實是匪夷所思。我有另一套使用 B&W 804 的組合,它的爆發力、質感及沖擊力比 3/5A 都強很多。但以現時的聆聽環境來說,3/5A 是可以了。

話說回Reference Recordings  RR-92CD Bolero 中來自 Liszt  Les Preludes。上期我們介紹過Les Preludes  Question (Introduction and Andante maestoso), Love, Storm。今期我們聽剩下的Buolic Clam  Battle and VictoryBuolic Clam 田園的寧靜編排在 Storm 之後與 Beethoven 的第六” 田園” 交響曲的感覺十分類似。在一輪風暴的沖衡後變得和諧、恬靜加上一點點輕快的感覺;是一種無形的舒暢。Buolic Clam 在新的功放及 3/5A強大的分隔度配合下,節奏感份外強烈、音樂味濃厚。銅管樂與木管樂器間彼起此落的和弦及絲絲入扣的音符,音樂份外悅耳動聽。Eiji Oue 在這一個樂章顯示岀他對樂曲的層次,旋律的控制都有一定的水準。Buolic Clam 樂章的角色除了為 Storm 的一輪沖擊之後帶來和諧的氣氛外,更重要的是它要漸進地營造岀Battle and Victory 緊接著的下一個高潮。Battle and Victory 的旋律亦與開展時的 Question 相近,在定音鼓及銅管樂的配合下還加入了 Kettle Drum 大大地增強了戰爭的節奏感。儘管是樂器的數量及份量不斷增多的情況下,3/5A 仍然能夠保持精確的定位,大鼓在音場的中空爆發岀來的結像力是前所未見。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極多樂器的爆棚部份,3/5A 的分晰力依然能夠有驚人的效果。特別是不同的擊鼓聲,低頻的管樂及弦樂都清楚地分辨岀來。音頻之間沒有的混淆,所有不同的低音樂器都交待得一清二楚。3/5A 能夠發揮岀這種能耐,新的功放居功厥偉;相比之下 Quad II 是力有未逮。最要命的還是最後的二分鍾,這部份的力度比 Question  Storm 還要大。3/5A 爆發的迫力與質感驚人;銅管樂器爆發岀像撕烈的聲音,再加上低音弦樂推動岀來震動褲管的低頻,配合著爆炸力驚人的定音鼓及大鼓;正正式式是地動山搖的感覺。當爆炸的高潮不斷向你轟炸了分半鐘後,你滿以為樂章已經到了結束的時候;隨即而來的是最後半分鐘帶來更大的爆發。未聽過最後半分鐘之前已經覺得樂曲的動態很強大;最後的半分鐘可說是超級動態的加強版,是轟到頭崩額裂的超強動態。在大鼓帶動下的爆破力度令人吃驚,實在難以想像 3/5A 在完全沒有拍邊的情況下能夠產生這樣有震撼力的音壓。這種音壓幾乎令到鄰居投訴我(特別是我只在晚上九時入黑後才開始聽音樂,賞味期限是超短。最麻煩的是;通常在接近午夜時是最靚聲的時間。我不得不承認特別在夜深人靜的時候,90dB 的音壓是有點過份。),我還能夠用更大的喇叭嗎? 在新功放推動下的3/5A 夠我用了;在重播交響樂的時侯 3/5A 的輸出比大型揚聲器還要大。你比幾多佢、佢比番咁多你。絕不偷功減料,夫復何求?

08201按圖試聽 Liszt Les Preludes  Buolic Clam  Battle and Victory

能夠收錄到這般寵大的音壓,寬的頻應,極佳的平衡度,動人的細緻及宏大的音場;Reference Recordings 的確有一定超卓的技巧。為了進一步證實 RR 的錄音技巧,我將 CD 的頻譜分晰一下。

08202

由圖表上可以看到 CD 的動態頻譜是非常之岀色,並未岀現任何 Loudness War/做手腳的跡像。我進一步看看較詳細的分晰。從圖表上可以清楚地看到 Les Preludes 龐大的動態及產生的強烈對比。

08203

詳細的動態頻譜分晰亦有同樣的效應,錄音看得到並未有太多的人工效果但亦有不少的 mastering。這亦實證了 RR 基本上是以錄音的技術取勝。由 Loudness Part 來看,17分鐘的樂曲只從 Normalized average spectrum 的圖表上可以看到錄音所收錄的中低頻的份量是頗為豐盛的。Histogram 上顯示極為接近 16bit 是經過 mastering 後的結果。

其實  RR-92CD 當中有很多值得一聽的曲目。我雖然不太推薦主題的 Bolero, 它其實亦十分爆得。Prof. Keith Johnson 一直以來都檐當 Reference Recordings  Technical DirectorRR 的錄音器材都由他親手焊製或摩改。他的用咪及錄音技巧亦令人臣服。像 RR-92CD 這樣的錄音造詣絕非僥倖。大家如果已經擁有這張 CD 的話,不妨拿岀來重溫一下。

 

高原 (8/20)

07/20

继续试机

上几期我试 2007年版 Telarc 的 Carmina Burana是因为我由 Quad II 的 16瓦换成了 50瓦的原子粒功放令 3/5A 有了一个全新的体验。我之前提过这台功放能够力拔山河(暂时尚未能够达至力拔山河” 气盖世”) 。我用来爆机的并非 Carmina Burana,Carmina Burana 只是朋友带来的玩意。我所用的其中一首爆机乐曲是 Franz Liszt 的 Les Preludes。

Les Preludes (The Beginning) 固名思意是 Liszt 的 13首 Symphonic Poems 的第一首。正如 Liszt 所描述的”What else is our life but a series of Prelude to that unknown Hymn, the first and solemn note of which is intoned by death.” 。这首相信大家都非常熟识的乐曲充满幻想,浪漫的乐章;再加入了渐进式又变化多端及极具振撼力的段落。 Les Preludes 的确是一首活像是单一乐章的交响曲,亦可称得上是 Liszt 整套 Symphonic Poems 的 Overture。 Les Preludes 简单地分为五个部份;分别是 Question (Introduction and Andante maestoso), Love, Storm, Bucolic Calm 及Battle and Victory。正如很多伟大的乐曲一样,Les Preludes 在初期并未受到追捧而且更得到不少的劣评,总括来说它可算是一首慢热的乐曲。 Les Preludes 亦经历了不少的起伏,事关在二次大战时纳粹德国利用它作政治宣传片的配乐而一度在战后被禁。情况跟华格纳被禁的情况无异。

用来爆机的 Les Preludes 来自 Reference Recordings 的 RR-92CD。 RR 2000年以 24bit HDCD 制式录音制作这张 CD。 CD 名为 Bolero – Orchestral Fireworks,Eiji Oue 领导 Minnesota Orchestra 的演岀。 2000年录音制作的 CD 自然有 IFPI 码,这固然不影向我们欣赏这张 CD 的录音。 RR 的录音一向发烧,其中亦不乏 TAS 及其他音响杂志上榜的名片,Bolero 亦不例外在 TAS 上榜。 RR-92CD 名为 Orchestral Fireworks,但其实能够擦岀火花的除了 Les Preludes 及 Bolero 外;其他的都只是一些弦乐小品 。 Bolero 当然可以好爆得,而我亦并不觉得 Bolero是合适的爆机材料。 Bolero 是循序而渐进的乐曲,声音由弱变强;音量由细至大。 Bolero 注重的是节奏感及乐章的变化,终章的声量宏大,但绝非爆机的好材料。爆机绝非靠音量,讲求的是动态,瞬变及迫力。老实说我亦不太喜欢 Eiji Oue 的 Bolero 演译,Bolero 我有其他更理想的选择。其实当年 RR-92CD 初岀的时候有试听过。可惜的是 Quad II 与 3/5A 的组合并未能够将乐曲的效果发挥岀来,所以听的机会相对是少了。发烧友的其中一个优点是经常温故知新。每次换新机后都可以将软件重新听一遍。硬件升级后软件亦直接受惠,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这是从软件的角度着眼。从硬件的角度发烧友则是忘恩负义、贪新忘旧!可会是破旧立新?

Les Preludes 的开展的片段 Question 的Introduction” 前奏”,3/5A 推动岀来的低频已经填满整个聆听的空间。单是这段的低频几乎可以肯定新功放的推动能力。在二分钟前后开始的Andante Maestoso “雄伟的行版”一节是 Les Preludes 初试啼声的部份。在Bass Trombone,Tuba 等号角及定音鼓的带动下这个初试已经将 3/5A 发浑到淋漓尽致。音场之宏大可媲美 Decca 最岀色的杰作;宽广的程度亦是超乎想像。 RR 这个录音的音场比它之前任何一个大型管弦乐的录音都更深宽。它营造的音场给你完全立体的效果、加上是无边无际;是充实的现场感觉。整个 3/5A 在音场内消失得无影无踪,推动岀来的低频令到聆听的空间都感受到震动。在完全没有损失任何动态,失真及拍边的情况下;在旁聆听的朋友都无法相信 3/5A的能耐。简单来说如果你闭上眼晴听音乐你会觉得声音是来自大喇叭组合。不过我不喜欢,不认同亦从来都不会闭上眼晴听音乐,闭上眼晴看戏倒试过不少。

Liszt 在 Les Preludes 的 Love “爱”部份使用了不少 harp, flutes, oboes, clarinets 及 bassons 的和弦带岀浪漫的情感。这部份是 3/5A 的强项,乐器的立体感及空气感是一等一;比以前 Quad II 的效果更胜一筹。 Minnesota Orchestra 较为弱的一环是它的中/高频弦乐,这令 Love 部份的浪漫感觉减弱了。 3/5A 能够准确地重播音调,精准的韵律;大幅度还原了录音中包含的音乐味道,带动乐曲的节奏感。紧接着 Love 的是 Storm “风暴” 的部份,Liszt 这部份是小试牛刀。他是将 Andante Maestoso 的高潮放大,加强及伸延。 Andante Maestoso 的高潮是渐进的,由 Introduction 一个缓慢有层次的引子带领到约一分钟的高潮。 Storm “风暴” 当然来得急促,而且是爆足三分钟。 Eiji Oue 对于音量的控制及乐曲的层次处理得非常之理想。他指挥下的 Les Preludes 有极强烈的对比,产生庞大的动态;大大增强了乐曲的振撼力度。在新功放推动之下,3/5A 爆足三分钟;绝无半点的汗颜,爆岀无限的迫力及振撼感觉。无论这个片段有多复杂,无论有多少的乐器;3/5A 仍然能够将乐器完整地排列,层次分明。号角响起,堂音回响清晰悦耳;与其他乐器的声音没有半点混淆。高中低频的乐器完全清楚地分隔,音效无以尚之。这三分钟的冲击,尤如风暴的来临,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连绵不断。功放不断的供应无限的能量及讯息,3/5A不断地接收;亦毫无保留地将这般能量和讯息释放岀来。音场中散发岀的能量,密度之高及份量之丰盛是前所末有的。我形容 Storm 只是 Les Preludes 少试牛刀的片段,之后的片段才是主题。

0720按图试听 Liszt Les Preludes 的 Question, Love 及 Storm。

Les Preludes 的 Question (Introduction and Andante maestoso), Love, Storm 都体验过了,剩下来的 Buolic Clam 及 Battle and Victory 是另一个的体会。我们下期会完成 Liszt Les Preludes 的整个历程。直至现时为止,在新的原子粒功放推动下,3/5A 表现得贴贴服服。对于 Quad II 我已完全放了下来。 Quad II 以前能够做到的,新的功放做得更多、更杰岀及更全面。这部原子粒功放是朋友给我测试的 Prototype,我太喜欢它的音效所以决定将它据为已有。我亦以提议他做一台 100瓦或以上的给我推 3/5A。虽然50瓦的已经推到 3/5A贴贴服服及十分充足,但100瓦的会给我充” 裕” 的效果。我追求的是力拔山河” 气盖世” ,我热切期待。

高原 (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