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9

TAS 榜上的 Planets 之五

我們前幾期介紹了五張不同版本來自Gustav Holst 霍斯特的 The Planets 行星組曲。它們分別是:

DG 2532-019 Karajan/Berlin PO 1981年數位錄音
EMI/Angel S-36991 Previn/London SO 1974年錄音
MFSL-1-510 (Decca/London) Solti/London PO 1979年錄音
Decca/Lonson 417553-1 Dutoit/Montreal SO 1987年數位錄音
Decca/London CS-6734 Mehta/Los Angeles PO 1971年錄音
MFSL-1-510 Solti/London PO 1979年錄音

feb1 feb2 feb3 feb4 feb5

五張不同版本的行星組曲 Holst 的行星組曲在 1914-1916年間寫成,它代表由地球觀察太陽系的其他星體。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寫成的行星組曲第一樂章 Mars 就代表了” 戰神”, 音樂中充滿了憤怒與激昂及強而有力的節拍。接著的 Venus 是急轉直下變為平和舒緩,以優美的豎琴及長笛為主導加上小提琴的獨奏帶岀女神的愛與美。接著的 Mercury 是急速兼且有說服力,樂章以輕快的節奏完成。Jupiter 是充滿著喜悅,作為群神之首衪亦有令人臣服的權威。樂章亦充滿歌頌及光榮的音符。由此而來的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廣受英國人的愛戴,幾乎是重要節日必備的樂曲。Saturn 卻一改 Jupiter 的風格,帶來的是緩慢不穩定的音符。由銅管樂奏岀低頻加一輪的定音鼓帶岀來的 Uranus 以急速的節奏完成。終章 Neptune 是充滿神秘的弦樂加上在背境音量漸褪的女合唱團而終結。 正如 Kenric Taylor 所說行星組曲是人生的縮影,Holst 對每個行星的描述是刻意的序。Holst 的行星組曲高潮迭起,由極有節奏的柵湃部份至優美舒暢的慢版;Holst 有很仔細的組織及完整的結構。難怪 TAS 榜上有不少行星組曲的錄音。 我敢肯定上述五張行星組曲都有一定的棒場客。

Karajan/Berlin PO 經過數十年的雕琢已達至昇華的境界,Karajan 自有他一群的擁躉。Previn/LSO 可說是 EMI 最佳錄音的典範。儘管 Previn 的演譯並非很突岀,但亦是這種實而不華的效果而被他深深吸引。EMI 的錄音有極佳的深度及場面,再加上頂級的動態及兩極的伸延令聽者愛不惜手。如果你喜歡火爆的 Solti 演譯, Solti/London PO 的錄音一定能夠滿充你的要求。加上是 KE Wilkinson/Kingsway Hall 的錄音,效果是相當理想。Dutoit/Montreal SO 的演譯是一個超乎相象的驚喜。Dutoit 的演譯充滿熱誠,樂器的平衡度超桌。錄音的密度相當之高,而亦因為分隔度突岀的原因;整体的音效是極之吸引。八十年代的 Decca/London 古典錄音因為失去了很多的大師而走下坡,他們幸運地找到 Dutoit/Montreal SO 及在 Montreal 找到音響效果岀眾的 St Eustache Church。Dutoit/Montreal SO 為 Decca/London 收錄了不少的典範,他的行星組曲是其中的表表者。Mehta/LAPO 勝在十分有層次及有組織力,Mehta 能夠營造寵大高潮;產生極強的對比。James Lock 亦發揮岀 Decca tree 最佳的效果;場面宏大錄音細緻。五者之中我會選 Previn/LSO 而 Dutoit/Montreal SO 是必聽,場面偉大的 Mehta/LAPO 亦不可缺。

行星組曲又何止上面的五個錄音,以下的幾張亦有一定的可聽性:

Capitol SP-8389 Stokowski/LAPO 1958年錄音
DG 2530-102 Steinberg/Boston SO 1971年錄音
EMI ASD-2301 Boult/The New PO 1967年錄音

Stokowski/LAPO 的 Capitol 錄音是最初的立體聲錄音亦是最靚聲膽機錄音的年代。火氣大的 Stokowski 演譯行星組曲亦上 TAS 榜,一點也不岀奇。Steinberg/Boston SO 是 Steinberg 的代表作之一。企鵝三星上榜的 Holst 行星組曲演譯緊湊,絕無冷場。Sir Adian Boult 指揮行星組曲的首演,他對行星組曲比其他指揮都更了解。他在 EMI 有兩個立體聲錄音。我個人認為 1967年與 NPO 的演譯比 1979年與 LPO 的演譯更有內函,錄音效果亦稍為好一點。

除了 Mars 外行星組曲的 Jupiter 亦是其中最受歡迎的一個樂章,Previn/Lonson SO/CB-CP 的功力亦盡現在這個樂章。London SO 輝煌的銅管樂早令人入迷,燦爛的音色帶岀極樂的音符。Previn 對樂團的平衡度,時間的控制都有傑岀的效果。而 Previn 亦演譯岀樂章雄壯偉大的效果,在 3:06 開始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的旋律有盪氣迴存使人肅然起敬。大英帝國豪邁的氣勢銳不可當。 CB-CP 監錄下加上 Kingsway Hall 悅亮的音色,就算在 youtube 中聆聽亦可以聽到每一件樂器的聲音,分隔度之高實在令人臣服。

Jupiter
按圖試聽 Previn/LSO 演譯行星組曲的 Jupiter 片段,黑膠唱片轉錄。

除了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外,無獨有偶英國佬另一首極受歡迎的 Hymm 讚美詩 Land of Hope and Glory 亦同岀一徹。旋律來自 Edward Elgar 的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1。是當時英皇愛德華七世聽過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1 後提議 Elgar 填上歌詞的。Elgar 於是找來詩人 A. C. Benson 填上歌詞後成為另一首經典。Land of Hope and Glory 亦成為英國排行第二位的國歌,在每年 BBC Proms 的煞科一夜是指定的曲目。

https://www.youtube-nocookie.com/embed/vpEWpK_Dl7M?controls=0
按圖試聽 Land of Hope and Glory, 頌唱的部份在 4:52 開始。
全場的大合唱及飛揚的旗幟是數十年以來的傳統。大家不妨感受一下現場熱烈的反應及濃烈的氣氛。

下期我會介紹與行星組曲極有關係的一個 TAS 上榜錄音。

高原 (2/19)

6/13

上期談到被俗稱為可樂膠的只是其中一種的 Virgin Vinyl 處女膠 (VV)。處女膠其實除了像可樂的透明淺啡色外還有其他不同的顏色,亦可以是不透明的黑色。無論如何處女膠理應可以改善音質。處女膠在70年代末期開始發揚光大;在80年代就連不以音效作賣點的大廠都用處女膠壓碟。這亦多拜以發燒制作為本的唱片公司冒起所影嚮。

Windhand Hill Records Sampler '81

這張 Windham Hill 用的處女膠呈綠色

 

Windham Hill 的錄音實在不錯,大部份亦使用 VV 來提升發燒效果。

 

大廠的處女膠制作並不一定全用在每一張的出品上。不同的唱片型號有分別;只有少部份的是處女膠而大部份的都不是,不同地方生產的亦有不同。不少的唱片公司只用處女膠在電台宣傳版 (Promo) 及部份的首版碟上,之后的則欠奉。為何它們不貫徹始終呢?解釋是一個字-錢。處女膠是否真的有效果,試一試便知。

Styx LP

這張加版的 A&M 出品用的 VV 呈紫色。

Styx Cover

有不少80年代的 A&M 迎出品都有部份是 VV,Styx 的碟亦佔有不少的 VV 版。

 

80年代美版的 EMI/Angel 不知是否因為受到美洲大陸的發燒小廠的薰陶,它亦有少暈使用處女膠壓碟。其中它們的數位版使用處女膠的數量較多。我們比較一下 Andre Previn TAS 上榜名盤 The Nutcracker,美版 EMI/Angel 的 SB-3788。單從封套及label 方面來看, VV 版與非 VV 版都無分別。唯一的分別是在 deadwax 上多了 KM (上回提及過北美的 VV 多由 KM 壓碟) 及用來比試的是其中的 Waltz of the Flowers。EMI 的錄音以音色優美見稱, 這張 Previn 的代表作自然不例外。樂器的分隔度高, 音場的闊度及深度亦有一定的高水平。聽 Waltz of the Flowers 開展時豎琴彈奏的部份。VV版的弦線份外清脆玲矓, 豎琴的週圍亦多一點空間的感覺。最明顯的是樂曲的 transition 份外清晰,這樣對於提升整体的 harmony 以致音樂的味道都有幫助。

Angel

美版的 EMI/Angel 亦有部份使用 VV。

The Nutcracker

頂部的 VV 版與下面的普通版在表面看來並無分別。

 

另一張要測試的是 Kenny G 的 Live。美版的 Kenny G Live 亦有少都份是 VV ,但在封套及 deadwax 上都並無大分別。Kenny G Live 中有不少的好歌, 我選了他的 Silhouette 來試。可能是現場錄音的關係, VV 的版本更加突顯會場的空間的感覺。掌聲多一D,樂器的分隔度提升D,音場深一D;每樣都多一D加起來就多很多。最突出的要算是 Kenny G 支色士風, 多一點的 articulation 使整体的演奏更顯出色。VV 版的背境事實亦較寧靜,這樣當然有助提升整体的效果。

picture 6

VV 版的 Kenny G Live。

Kenny G Live

頂部的 VV 版與下面的普通版在表面看來並無分別。

 

Warner 其實亦有 VV 版的唱片, 它稱之為 Quiex II。Quiex II 的唱片大部份都用在 Promo 電台宣傳版上。找來比較的是 Dire Straits 的 Brothers in Arms,這張 TAS 上榜的勁碟有很多令它成功的背境。當時正是 Dire Straits 的全盛時期,狀態正值最高峰。另一方面 Warner 找來 Masterdisk 來做母版,Masterdisk 是當時最出色的制版公司之一。更何況負責的是它們最頂班的 master engineer – Robert Ludwig。我選一隻美版 Masterdisk – RL與一隻美版Masterdisk – RL Promo的 Quiex II VV版來比較。選的歌是其中的 Money for nothing。Masterdisk – RL 版的電結他,合成器,鼓聲與人聲都己經是非常出色。不過 VV 版的樂器有更清晰的定位,開始的人聲由遠而近的效果更突出。鼓聲的動態更凌厲,有更大的迫力;真正的拳拳到肉。

Dire Straits Brothers in Arms

VV版的 Brothers in Arms。

Dire Straits

放在頂的 VV版只是多了個貼紙。(有時貼紙脫落了便與其他版無分別)

 

總括來說 VV的確對整体的音效都有所提升,這並非是一种作為銷售的技巧。更何況當年除了標榜使用 VV 的發燒唱片廠外,一般的大廠只將 VV用於宣傳版或限量版上。這亦可以体會到 VV版的珍貴之處。如果能夠找到的話,VV版是首選。

 

高原 (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