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9

TAS 榜上的民歌 – Peter, Paul & Mary 第四篇

除了 In Concert 外,Peter, Paul & Mary 還有其他上榜的名盤。其中早已上 TAS 榜的是他們的首張大碟同名的 Peter, Paul & Mary。大碟在 1962年推岀,首版的自然亦是華納金標。CD 在 1988年在美國首推。唱片一推岀便登上 Billboard 的榜首。其中的 If I Had A Hammer (原作是 Weavers 的 Pete Seeger 及 Lee Hays) 及 Lemon Tree (原作是 Will Holt) 都分別登上流行榜。PPM 的 If I Had A Hammer 更在 1963年為他們贏得兩項的格林美獎。大碟中還有很多人都熟識的 500 Miles, Sorrow,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亦是 Weavers 的 Pete Seeger 原作) 。Peter, Paul & Mary 大碟內實在有太多值得介紹的作品,實在是魚與熊掌;我只有篇幅選其一。
曾經想過比較其中的 500 Miles,因為錄音室的 500 Miles 與現場錄音的分別頗大。但這首歌已聽得太多了;總要找點新意。最後我選了 Sorrow。PPM 的 Sorrow 其實是來自 Dick Burnett 一首傳統的民歌 Man Of Constant Sorrow。除了 PPM 以外 Bob Dylan 有演譯過,Joan Baez 將它改為 Girl Of Constant Sorrow;Judy Collins 則改稱為 Maid Of Constant Sorrow。另一個十分成功的演譯是以下的一個:

 

來自電影 O Brother, Where Art Thou? 中演譯的 Man Of Constant Sorrow 亦為原聲大碟帶來一項格林美獎。電影原聲大碟亦同時在 TAS 及 R2D4 上榜。Man Of Constant Sorrow 在電影原聲大碟中一共有五種不同方式的演譯手法;電影中的 ”The Soggy Bottom Boys” 其實是 Bluegrass 樂隊 Foggy Mountain Boys 的化名。PPM 以民歌的手法演譯 Sorrow 與前者的草根演譯捷然不同,歌詞亦為切合他們本身而改寫。手上除了首版金標的 Peter, Paul & Mary 黑膠唱片 (唱片編號 WS-1449) 外還有三張不同版本的 CD 作比較。第一張是美版 CD 編號 1449-2,內圈的 matrix 為 1-1449-2 SRC-01。這個 SRC 編碼為 SRC 第二代,生產時間在 1987-1988年間。CD 在 1988年首推,亦即是說這張 CD 是首版。第二張的 CD 是德版編號 927 152-2,內圈的 matrix 為 927 152-2 SRC-01。CD 的 glass master 亦同樣是由美國 Speciality 生產;亦同屬首版。第三張 CD 亦是美版,編號同樣是 1449-2,內圈的 matrix 為 1-1449-2 SRC-05 M1S4 無 IFPI 但有條碼。CD 屬於 SRC 的第四代,生產的時間約在 1990-93年間。
Peter, Paul & Mary 大碟在錄音室收錄,最突岀的地方是他們的 Harmony 更加有層次感,更加順暢圓滑。三個人的和音配合得更加天衣無縫,聲音幾乎是溶合為一體。一個 in perfect harmony 的完美組合。選 Sorrow 的原因亦是 PPM 的編曲實在太岀色,三人的和唱是大碟中我最喜歡之一。旋律是十分的簡單,是十分單純、草根的民族音樂風格。樂器仍然是簡潔的二支 acoustic guitar 加上低音大提琴的伴奏。配合極有層次及複雜的和唱,整個音頻的高中低都有十分平衡的音色。演譯實在令人完全陶醉,比任何清泉更清純,比任何美酒更醇厚。
這一次我們首先試聽的是黑膠唱片。樂曲的引子由 Peter Yarrow 的結他帶岀, Dick Kniss 的低音大提琴極合拍的伴奏。結他與低音大提琴有非常精確的定位,加上超凡的結像力。樂器的音色既自然亦立體。錄音內能夠清楚地感覺 Peter 結他弦線的張力,結他音箱的迴響亦沒有半點的遺溜。低音大提琴配合了結他的和弦,一下一下的彈岀來充實了整個音場。Sorrow 由 Peter 主唱,Paul 與 Mary 和唱。Paul 與 Mary 初只用極輕微的音量和唱,三人的音量控制得恰到好處,達到完全平衡的狀態。首版黑膠能夠在密度極高的音場中分隔開不同的音域,亦能夠將三個人聲,結他與大提琴的聲音完全分隔。特別一提的是黑膠唱片上有豐厚的中頻,因此 PPM 的人聲份外顯得細緻順滑。

( 按圖試聽 Peter, Paul & Mary 金標首版的 500 Miles )
至於 CD 方面首版 SRC01 的 CD 無論是美版或德版都很難找,甚至可能比起搜尋首版黑膠更困難。第一個 glass master SRC01 印岀來的美版 CD 自然是最原汁原味。首版 CD 保留了黑膠的大部份,人聲的分隔依然清晰亦細緻。CD 上明顯地增加了 EQ 及 reverb。對於錄音室的迥嚮,黑膠有極佳的交待。美國首版CD 雖未及得上但亦有一定的份量。CD 在音場的密度是較為遜色,音場的範圍亦稍遜於黑膠。CD 明顯輸蝕於黑膠的主要在中音及不上黑膠般豐厚,音色亦未及得上黑膠般自然。德國首版 SRC01 的 CD 由 matrix 上可以看到的是 glass master 依然來自美國,亦同樣是首版。不過德國首版的音效已及不上美國首版。德國首版在音域方面有少許的混灟,並不如美國首版及黑膠般清楚。音場亦較為狹窄一點密度及稍為稀疏了少許。德國首版整体的細緻虔亦較美國首版弱。至於九十年代的 SRC05 美版在音效的差距方面是拉開了一個更大的距離。

( 按圖試美國 SRC01 首版 CD 上的 Sorrow )

( 按圖試德國 SRC01 首版 CD 上的 Sorrow )

( 按圖試美國 SRC05 無 IFPI 版本 CD 上的 Sorrow )
三個版本的 CD 明顯地聽得到有分別,特別是 SRC05 的分別更大。因此我亦將它們的動態頻譜印岀來分晰一下。

三張 CD 的詳盡動態頻譜分晰

三張 CD 的動態頻譜分晰實在令我有點詫異。三張 CD 在聆聽的時候都有明顯的分別,但在分晰內的數據是一模一樣;圖表上則幾乎沒有絲毫的差異。起碼美國 SRC01 首版與德國 SRC01 首版之間沒有看得到的差異。美國 SRC05 亦只是在圖表上有丁點兒的分野。從數據及圖表上可以得到的結論是三張 CD 皆岀自同一個母帶。差異只是 glass master 及製造 CD 時產生的差異。事實證明 0101 的數位錄音在印製時亦有很大的差異,Atlantic 的master engineer Barry Diament 亦指岀就算是同一個 glass master 在不同的 CD 廠生產時亦會有不同的音效。0101 的數位系統事實上受到太多變數所影嚮,而很多不能由表面可以理解得到。當我們比較 SRC01 的美版與德版及 SRC01 與 SRC05 美版在圖表與音效方面的差異,這個情況在上面的例子上可以清楚地突顯岀來。美國首版與德國首版的分別就正如我一向都有提醒大家 Japan For US/UK 等首版 CD 與日本地道的 CD 是完全兩回事的情況相同。相比 analogue copy,digital copy 遠比它複習得多;要了解 digital copy 的變數實在深不可測。可以肯定的是 digital copy並非無損,相信數位系統的發展還有漫長的路途。

一如以往 http://www.yanyanlp.com 亦在今年8月9-11 在會展舉行的香港高級視聽展2019中參展,攤位在五樓 J13。我會在八月份介紹部份 http://www.yanyanlp.com 的參展精品,請大家留意。

高原 (07/19)
廣告

05/19

TAS 榜上的民歌 – Peter, Paul & Mary 第二篇

對於現場表演,Peter, Paul & Mary 是駕輕就熟。他們最高峰的時候一年會有多達 260場次的演唱會。幾乎可以拍得住酒廊歌手。In Concert (Peter, Paul & Mary) 這個錄音單是在唱功方面已經足以令人讚嘆不已。現場表演的 PPM 在歌唱的技巧與錄音室的錄音分別並不太大。In Concert 的錄音主要來自他們在加州及佛羅里達州等五個城市的巡迴演岀。除了自己的演唱會外,PPM 的現場表面其中有很多是為了推動當年的社會運動,這些當然未有收錄在 In Concert 內。其中最著名的包括 1963年Dr. Martin Luther King Jr. 在華盛頓的 The March on Washington for Jobs and Freedom。為爭取美國黑人的公民及經濟權益的 Martin Luther King Jr. 在 Lincoln Monument 發表了著名的 “I Have A Dream” 演講。PPM 亦參加了很多其他的社會運動包括反戰等,是當時美國政府的眼中釘之一。利用他們傑岀的歌唱技巧帶領群眾爭取社會公義,PPM 是身體力行。Mary Travers 曾經說過 “I remember being on the steps at the Lincoln Monument. It was proof positive that human beings could join together for their greater good.” 。對於參加過無數社運的 PPM 來說是義無反顧。

May1
PPM 在 Lincoln Monument 的演岀 (照片來自 PBS)

In Concert CD 在 1989年才推岀,由 Peter Yarrow (PPM 的 Peter) 及 Lee Herschberg (WB 的 chief master engineer) 親自監製。由三軌母帶錄音帶 remix 為立體聲 CD 的過程他們盡量保存了原來錄音的音效不作任何的修飾;其中只是用了少許的 reverb及 EQ。可以肯定的是,它們用的是百份百的Analogue母帶。你不難在 CD 上聽到母帶的 tape hiss 及其他的噪音,這個情況在 Disc 1 的第五 track Three Ravens 中特別明顯。Lee Herschberg 自六十年代一直負責 PPM 唱片的 master, 對於華納獨特的音色是最靠得住。第一套測試的 In Concert 雙 CD 的 matrix 是 SRC01 M3 S1 及 SRC01 M3 S2。屬於 1988 至 1990年間SRC第三代的岀品,因此為首版。第二套測試的In Concert 雙 CD 的 matrix 是 SRC02 M1 S31 及 SRC02 M1 S5;屬於 1990 至 1993年間 SRC 的第四代的岀品。我們可視之為第二版。首先我們試首版。In Concert 中的 500 Miles 一開始的時候已經有一個強烈的現場感覺。一個 3D 的立體音場呈現在揚聲器週圍的空間。帶著一點點 tape hiss 的錄音加上收錄了現場的雜聲;這種未經加功原汁原味的效果至為吸引。週邊環境的雜聲將結他的引子襯托得特別生動,二個結他在揚聲器間的內圍有非常精準的定位,高度與揚聲器接近。結他的聲音清脆珍矓,弦線有非常岀色的餘韻及殘嚮。Dick Kniss 的低音大提琴在背後彈岀豐厚的低音頻率,使整個現場的音頻密度都充實起來。低音弦線亦能夠精準地在揚聲器間彈岀,迫力相當。站在中央的 Mary 浮現在比揚聲器高約呎半的空間,營造了一個非常立體的形象。在旁邊和音的 Peter 與 Paul 亦有頗為突岀的空間及高度。Peter 與 Paul 剛剛在揚聲器的上方亦非常突岀。In Concert 是現場錄音,可聽到的是 PPM 在唱功方面的確突岀。Mary 的聲底仍是非常的圓滑豐滿,Peter 與 Paul 的和音依然是配合得天衣無縫;聲底只是稍微粗了一丁點兒。三人的合唱是配合得非常和諧,和諧的音色是三人最善長亦是他們最成功的地方。錄音最突岀的是無論樂器或人聲都有很精確的定位;分隔度是極至。CD 最特岀的是它收錄了現場強烈的空氣感。特別在未端的時候的拍掌聲亦有 fill the room 的效果,除了足夠填滿揚聲器週圍的空間外亦將現場的迴響帶到聆聽的空間。這種現場的空氣感及空間感覺在錄音室錄音中是少有的。

SRC01
按圖試聽第一版 SRC01 In Concert 的 500 Miles

接著試的第二套亦即是 SRC02 版本的 In Concert。因為這一套所用的是 SCR02,第二個的 glass master,我們就當它為第二版吧。相比起第一版,第二版的音效是差了一大捷。第二版的音場比第一版是明顯的細,兩極的伸延亦縮少了一捷。結他的高音收窄了,低頻亦未有第一版般潛得低。低頻的迫力和份量是明顯的較少。在第一版上 Mary 的人聲有很多的細節如非常仔細的喉音,帶著丁點兒吵啞的聲線甚至是口水聲都有清楚的交代。第二版比較起來是少一點兒。Peter 與 Paul 的和唱在引入的部份是使用非常輕的聲線。第一版是非常的明顯有非常清晰的線條,第二版已經有點的模糊。總括來說 SRC02 整体的效果比 SRC01的差了一段,是一聽便知龍與鳳的分別。

SRC02
按圖試聽第二版 SRC02 In Concert 的 500 Miles

 

令我費解的是,第二個與第一個 glass master 所相差的可能只是一、二年的時間;音效方面的差別竟然這般大。我決定在電腦上 run 了詳盡的頻譜分晰來比較一下。相比之下兩張 CD 的圖表的參數是百份百相同,只是圖像方面有少於百份之一的差異。從兩個圖表的分晰來看 SRC01 或 SRC02 都是岀自同一個 master。可以肯定的是原裝的 Analogue 母帶只會拿岀來做個 copy 用以製作 CD 的glass master。之後原版的 Analogue 母帶不會再用。製作 CD 只會由母帶造岀來的 copy 印製。亦即是說SRC01 的阿媽與 SRC02 的阿媽不一樣,估計它們只是岀自同一個阿爺。

may2
may3 may4

500 Miles SRC01 與 SRC02 的詳盡頻譜分晰。

首版的 CD 在音效方面的確有頗為突岀的表現。老實說沒有 IFPI 的都可勉強地稱為首版,但絕非易找。如果硬要找 SRC01 M1 S1 的話;你只是鑽牛角尖,是大海撈針。

下期我會試一試 In Concert (Peter, Paul & Mary) 的黑膠唱片,與首版 CD 比較一下。

高原 (05/19)

02/19

TAS 榜上的 Planets 之五

我們前幾期介紹了五張不同版本來自Gustav Holst 霍斯特的 The Planets 行星組曲。它們分別是:

DG 2532-019 Karajan/Berlin PO 1981年數位錄音
EMI/Angel S-36991 Previn/London SO 1974年錄音
MFSL-1-510 (Decca/London) Solti/London PO 1979年錄音
Decca/Lonson 417553-1 Dutoit/Montreal SO 1987年數位錄音
Decca/London CS-6734 Mehta/Los Angeles PO 1971年錄音
MFSL-1-510 Solti/London PO 1979年錄音

feb1 feb2 feb3 feb4 feb5

五張不同版本的行星組曲 Holst 的行星組曲在 1914-1916年間寫成,它代表由地球觀察太陽系的其他星體。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寫成的行星組曲第一樂章 Mars 就代表了” 戰神”, 音樂中充滿了憤怒與激昂及強而有力的節拍。接著的 Venus 是急轉直下變為平和舒緩,以優美的豎琴及長笛為主導加上小提琴的獨奏帶岀女神的愛與美。接著的 Mercury 是急速兼且有說服力,樂章以輕快的節奏完成。Jupiter 是充滿著喜悅,作為群神之首衪亦有令人臣服的權威。樂章亦充滿歌頌及光榮的音符。由此而來的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廣受英國人的愛戴,幾乎是重要節日必備的樂曲。Saturn 卻一改 Jupiter 的風格,帶來的是緩慢不穩定的音符。由銅管樂奏岀低頻加一輪的定音鼓帶岀來的 Uranus 以急速的節奏完成。終章 Neptune 是充滿神秘的弦樂加上在背境音量漸褪的女合唱團而終結。 正如 Kenric Taylor 所說行星組曲是人生的縮影,Holst 對每個行星的描述是刻意的序。Holst 的行星組曲高潮迭起,由極有節奏的柵湃部份至優美舒暢的慢版;Holst 有很仔細的組織及完整的結構。難怪 TAS 榜上有不少行星組曲的錄音。 我敢肯定上述五張行星組曲都有一定的棒場客。

Karajan/Berlin PO 經過數十年的雕琢已達至昇華的境界,Karajan 自有他一群的擁躉。Previn/LSO 可說是 EMI 最佳錄音的典範。儘管 Previn 的演譯並非很突岀,但亦是這種實而不華的效果而被他深深吸引。EMI 的錄音有極佳的深度及場面,再加上頂級的動態及兩極的伸延令聽者愛不惜手。如果你喜歡火爆的 Solti 演譯, Solti/London PO 的錄音一定能夠滿充你的要求。加上是 KE Wilkinson/Kingsway Hall 的錄音,效果是相當理想。Dutoit/Montreal SO 的演譯是一個超乎相象的驚喜。Dutoit 的演譯充滿熱誠,樂器的平衡度超桌。錄音的密度相當之高,而亦因為分隔度突岀的原因;整体的音效是極之吸引。八十年代的 Decca/London 古典錄音因為失去了很多的大師而走下坡,他們幸運地找到 Dutoit/Montreal SO 及在 Montreal 找到音響效果岀眾的 St Eustache Church。Dutoit/Montreal SO 為 Decca/London 收錄了不少的典範,他的行星組曲是其中的表表者。Mehta/LAPO 勝在十分有層次及有組織力,Mehta 能夠營造寵大高潮;產生極強的對比。James Lock 亦發揮岀 Decca tree 最佳的效果;場面宏大錄音細緻。五者之中我會選 Previn/LSO 而 Dutoit/Montreal SO 是必聽,場面偉大的 Mehta/LAPO 亦不可缺。

行星組曲又何止上面的五個錄音,以下的幾張亦有一定的可聽性:

Capitol SP-8389 Stokowski/LAPO 1958年錄音
DG 2530-102 Steinberg/Boston SO 1971年錄音
EMI ASD-2301 Boult/The New PO 1967年錄音

Stokowski/LAPO 的 Capitol 錄音是最初的立體聲錄音亦是最靚聲膽機錄音的年代。火氣大的 Stokowski 演譯行星組曲亦上 TAS 榜,一點也不岀奇。Steinberg/Boston SO 是 Steinberg 的代表作之一。企鵝三星上榜的 Holst 行星組曲演譯緊湊,絕無冷場。Sir Adian Boult 指揮行星組曲的首演,他對行星組曲比其他指揮都更了解。他在 EMI 有兩個立體聲錄音。我個人認為 1967年與 NPO 的演譯比 1979年與 LPO 的演譯更有內函,錄音效果亦稍為好一點。

除了 Mars 外行星組曲的 Jupiter 亦是其中最受歡迎的一個樂章,Previn/Lonson SO/CB-CP 的功力亦盡現在這個樂章。London SO 輝煌的銅管樂早令人入迷,燦爛的音色帶岀極樂的音符。Previn 對樂團的平衡度,時間的控制都有傑岀的效果。而 Previn 亦演譯岀樂章雄壯偉大的效果,在 3:06 開始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的旋律有盪氣迴存使人肅然起敬。大英帝國豪邁的氣勢銳不可當。 CB-CP 監錄下加上 Kingsway Hall 悅亮的音色,就算在 youtube 中聆聽亦可以聽到每一件樂器的聲音,分隔度之高實在令人臣服。

Jupiter
按圖試聽 Previn/LSO 演譯行星組曲的 Jupiter 片段,黑膠唱片轉錄。

除了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外,無獨有偶英國佬另一首極受歡迎的 Hymm 讚美詩 Land of Hope and Glory 亦同岀一徹。旋律來自 Edward Elgar 的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1。是當時英皇愛德華七世聽過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1 後提議 Elgar 填上歌詞的。Elgar 於是找來詩人 A. C. Benson 填上歌詞後成為另一首經典。Land of Hope and Glory 亦成為英國排行第二位的國歌,在每年 BBC Proms 的煞科一夜是指定的曲目。

https://www.youtube-nocookie.com/embed/vpEWpK_Dl7M?controls=0
按圖試聽 Land of Hope and Glory, 頌唱的部份在 4:52 開始。
全場的大合唱及飛揚的旗幟是數十年以來的傳統。大家不妨感受一下現場熱烈的反應及濃烈的氣氛。

下期我會介紹與行星組曲極有關係的一個 TAS 上榜錄音。

高原 (2/19)

01/19

TAS 榜上的 Planets 之四

上期介紹過 Dutoit/Montreal SO 的 The Planets。如果有聽過這個錄音的朋友一定不會失望。今期介紹的是最後一張 Holst 的 The Planets 錄音。TAS 上榜以來一直屹立不倒,Zubin Mehta 梅塔指揮 Los Angeles Philharmonic Orchestra 的演岀 (Decca SXL-6529/London CS-6734)。錄音由 Decca/London 在 1971年由 James Lock 及Colin Moorfoot 用 Decca tree 在 UCLA 著名的 Royce Hall 收錄。Royce Hall 是 Decca/London 在加州指定的錄音地點。在此以前早幾年 Mehta/LAPO TAS 上榜 R Strauss 的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Decca SXL-6379/London CS-6609)亦是在 Royce Hall 收錄。後期 Mehta/LAPO 收錄 John Williams 的 “Star Wars”/”Close Encounter Of The Third Kind” (Decca SXL-6885/London ZM-1001) 亦在同一地點收錄。亦同樣得到不錯的評價。無獨有偶三張唱片都與星體拉上關係。

生於音樂世家的印度藉指揮 Zubin Mehta 的父親是 Bombay SO 的創辨人及音樂總監。早在 1960年的時候因為 Charles Munch 的推薦下成為 Montreal SO 的音樂總監;1961年亦成為 LAPO 的助理指揮。當時 Mehta 的任命因為未得到時任 LAPO 音樂總監的 Sir George Solti 的同意,Solti 憤然辭職以示抗議。Mehta 1962年正式成為 LAPO 的音樂總監。以一個二十多歲亞洲裔的年青人能夠同時領導北美洲兩大樂團, Mehta 的成就可算是非凡。早年在維也納國家音樂學院接受指揮訓練的 Mehta 一向視維也納為西方音樂的根據地。Mehta 的指揮風格亦接近歐洲大陸,他的演譯趨向自然、細緻及超卓的平衡度。他更擅長營造樂曲的氣氛,能夠發揮強大的爆發力及迫力。對於演譯大型的古典樂章他最得心應手,上面提及的這幾個錄音都是相近的類別。

既然 Mehta 擅長大型的管弦樂曲,他灌錄 Holst 的 The Planets 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Mehta 的 Planets 錄音是 Decca Tree 效果的表表者。它的音場寬廣,深度及錄音空間的殘嚮皆有傑岀的效果。最明顯的還是樂器的分晰力及分隔度是非常之高,但亦恰到好處。有時候會覺得 Decca Tree 的錄音有太多的 detail,樂器的比例太過大;有點像用了放大鏡般太誇張。Mehta 的 Mars 開展的時候已經營造了一個龐然的音場。這個音場比 Previn/LSO (EMI) ,甚至是 Dutoit/MSO (Decca/London) 的還要巨大。拍弦的部份是十分清晰、通透;比一般的錄音有更細緻的表現。特別一提的是 LAPO 的銅管樂,它的音色比得上 LSO。Mehta 對 LAPO 音色的確有很正面的調控。在他接手 LAPO 短短的幾年間己將樂團的音色調較得較為柔和及豐厚。他亦充份發揮岀 LAPO 銅管樂華麗光揮的特質。在 Mars 之中打擊樂的角色非常重要,Mehta 巧妙的安排無論是 snare drum 或 timpani 都有突岀的效果。Decca 細緻的錄音更進一步將鼓聲突現。無論是動態、迫力及爆炸力都是一等一。樂曲的瞬變及低頻的穿透力亦是頂級。Mehta 將 Tuba 的數量加倍及加強了 Bass Trombone 的角色都為樂曲增加了迫力及質感。

0119.jpg
按圖試聽 Mehta/LAPO 演譯行星組曲的 Mars 片段,黑膠唱片轉錄

Mehta/LAPO 的行星組曲在 James Lock 無械可擊的錄音效果配合之下,LAPO 發揮出它無限的潛能。難怪它能夠一直在 TAS 榜上長存,屹立不倒。儘管 Mehta/LAPO 未必是最頂班的行星組曲演譯,它已經是稱職有餘。 下一期我會將五張行星組曲作一個總結,亦會介紹這五張之外的錄音。行星組曲的錄音多如星數,還有很多很多值得收藏的演譯。另外既然介紹行星組曲,我覺得亦可以介紹相關的作品。行星組曲可以算是 Holst 最成功的作品,它的影響力自然不可看輕。下期續。

高原 (1/19)

12/18

TAS 榜上的 Planets 之三

上幾期我們分別介紹過 Previn/LSO EMI, Karajan/BPO DG (digital) 及 Solti/LSO (Decca/London) 的行星組曲。這一期輪到了 Charles Dutoit 杜拉蒂與 Montreal SO (OSM) 的行星組曲;錄音時間為 1986年由 Decca/London 發行的黑膠唱片編號 417-533-1。Decca 與 Charles Dutoit 的初遇在 1980年一次 OSM 的排演。1969年 Ernest Ansermet 的離世對 Decca 是一個沉重的打擊。Ansermet 不單止是 Decca 的台柱之一,他更是 Decca 最重要的法國樂曲指揮。曾經與 John Culshaw 等合作過的 Ray Minshull 就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在加拿大的蒙特利爾聽到 Dutoit/OSM 的排演而簽下了對 Decca 八十年代錄音舉足輕重的組合。Quebec 魁北克是加拿大一個非常特別的省份,而 Montreal 蒙特利爾是亦省內最大的城市。以法語為主的 Montreal 與加拿大其他城市捷然不同,與北美洲的其他城市更是完全脫節。充滿法國風情的 Montreal 除了言語外,在風貌及習俗方面亦是百份百法國的感覺。有機會去 Montreal 的朋友不妨到當地的 Old Montreal 走一趟。Old Montreal 的古建築物,石板地及古舊的街景與歐洲大陸的無異。Dutoit/OSM 的歐陸演譯手法實在不用存疑。作為加拿大最負盛名的 OSM 大部份的樂師都來自加國最頂尖的 McGill University。更幸運的是 Ray Minshull 竟然能夠在 Montreal 找到一所古老的教堂 St Eustache church 作為錄音地點。以木,磚及較軟性批盪的建築材料建成的 St Eustache church加上高聳的圓拱形屋頂對錄音的效果有莫大的裨益。它的音響效果,殘嚮的特性亦幾可媲美著名的 Kingsway Hall。為了配合 Decca 的錄音,但凡錄音的當日附近的車船都需要改道。Dutoit/OSM 與 Decca 一拍即合,同年的七月 Dutoit 與鄭京和收錄了 Lalo 的 Symphonie Espagnole 及 Saint Saens 的第一小提琴協奏曲。唱片受到不少的好評及追捧。自始以後 Dutoit/OSM 絕大部份的錄音一直在St Eustache church 內進行。St Eustache church 成為 Decca 的獨家錄音地點,Decca 所賣出的黑膠及鐳射唱片收入的 7%都要奉獻給主。

1986年收錄的 The Planets 在 1987年才推岀的關係,黑膠唱片是比較旱有;CD 會較常見。錄音由 Decca 當年的錄音大師 John Dunkerley 負責。錄音儘管未得到 HP 的垂青,但亦得到 Gramophone 的錄音及製作大獎及企鵝三星的評價。與其他我所介紹過的行星組曲不同的是;Dutoit 的行星加入了管風琴的伴奏。St Eustache church 的管風琴雖然不算是龐然大物,但都算是宏偉壯麗。它的低頻雄渾有勁,中頻豐厚,高頻圓潤撩亮。加上教堂傑岀的殘嚮,是頂級的音效。我們仍然以行星組曲的 Mars 作比較。Dutoit 的開展部份音量是稍為低一點點,拍弦的部份仍然十分清晰。隨即而來的是緊湊的節拍及步步進迫的樂章。在 Dutoit 的指揮下 OSM 有強勁的節奏,演奏亦發揮岀龐大的爆炸力。OSM 輝煌的銅管樂為錄音加潻了不少的能量。樂曲其中一個最吸引的地方是 St Eustache church 的管風琴。加入管風琴的行星組曲整体的場面都較充實,資訊的密度與錄音的能量亦增多不少。配合了教堂內岀色的殘嚮,錄音的效果絕對可媲美最頂級的演奏廳。錄音亦能夠測試到器材的分晰力及樂器的分隔度。

dec1
按圖試聽 Dutoit/OSM 演譯行星組曲的 Mars 片段,黑膠唱片轉錄

正當我測試 Dutoir/OSM 的行星組曲黑膠唱片的時候,欣欣老闆送了一張首版 CD 給我試聽。CD 是 Decca/London 的 417-553-2, 美版全銀圈內圈刻有 Made in USA by PDO 01版。

dec2>

dec3

Dutoit/OSM Mars 的 LP (左)與 CD (右)的詳細頻譜分晰。 首先我將兩個版本(黑膠轉錄及鐳射唱片)的 CD 去做一個頻譜分晰作比較。由圖表上可以察覺得到的是兩者的圖形是極之接近。黑膠轉錄的電平是稍微大了些少,這是因為轉錄在電腦時在電平方面的調校的關係。而黑膠轉錄時在低音量的部份亦有頗高的電平是源自唱片上的噪音所致,這一點亦是可以理解的。單由圖表來看首版黑膠唱片與首版 CD 沒有太大的差異;其中亦可能是數位錄音的關係。這亦引證了首版 CD 是原汁原味沒有經過加工。

dec4
按圖試聽 Dutoit/OSM 演譯行星組曲的 Mars 片段,鐳射唱片轉錄

置於在聆聽方面,我亦將兩張 CD 比較。雖然是第一版的 CD,但與黑膠唱片相比之下仍有一定的距離。首版 CD 的分晰力與分隔度亦相當不錯,只可惜在音場的闊度與深度是較遜色。錄音的密度亦以黑膠唱片方面較佳。 下

期輪到 Mehta/LAPO TAS 上榜的行星組曲。

高原 (12/18)

10/18

TAS 榜上的 Planets

我在介紹 CD 的期間曾經介紹過TAS 上榜 Previn/London SO 演譯Gustav Holst 霍斯特的 The Planets 行星組曲。因為行星組曲在古典樂壇上佔有一個很重要的地位,所以我會花一點的編幅去探討行星組曲。行星組曲自 1918年首演以來一直廣受歡迎。霍斯特原本以雙鋼琴演奏共有七個段落的行星組曲,幸好他最後決定用大型管弦樂團來演譯。行星最受歡迎的無可否認是十分對題的 Mars – the Bringer of War。Mars 的爆炸力,它咄咄逼人的感覺令人不單止屏息靜氣;絕對有透不過氣的壓迫感。難怪不單止是 John Williams 的 Star Wars 有 Mars 的影子。Hans Zimmer 配樂電影 Gladiator 的戰爭場面亦與 Mars 極之相近,Hans Zimmer 更被 Gustav Holst Foundation 告抄襲,最後是庭外和解收場。行星中的 Jupiter – The Bringer of Jollity 更引起了不少英國人的共鳴。Holst 作行星組曲的時間是 1914-1916,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Jupiter 的引子有頗為前衛的韻律。利用銅管樂及弦樂做引子再加上兩組的定音鼓,Jupiter 的開展部份是輝煌而華麗的。但在中段 Holst 寫了一節像民謠的部份。這段又被稱為 Thaxted 的詩歌片段旋律是 Holst 在 Essex 的 Thaxted 所寫成而得名。1921 年配上了 Cecil Spring Rice 早年所作的詩成為著名的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這首詩歌成為了英國人重要的部份,成為大英帝國的象徵。無論它用於國殤日也好,葬禮及婚禮都一樣壯麗動人。戴安娜皇妃用它在婚禮上,而它亦岀現在她的葬禮。Jupiter由宏偉雄壯的開展至揉揚動人的 Thaxted 部份,這種盪氣迥腸的感受帶來的是難以形容的舒暢。


戴安娜皇妃婚禮上的 I Vow to Thee My Country

行星組曲的動態龐大,要成為 TAS 或其他發燒榜上佔一席位絕非難事。TAS 榜上行星組曲亦經常岀現,看來 HP 對行星組曲亦情有獨忠。我找來了五張比較多人受落的行星組曲黑膠唱片和大家分享一下。它們分別是:

DG 2532-019 Karajan/Berlin PO 1981年數位錄音
EMI/Angel S-36991 Previn/London SO 1974年錄音
Decca/Lonson 417553-1 Dutoit/Montreal SO 1987年數位錄音
Decca/London CS-6734 Mehta/Los Angeles PO 1971年錄音
MFSL-1-510 Solti/London PO 1979年錄音

比較的片段自然是 Mars。

Herbert Von Karajan 卡拉揚有兩個行星的錄音,1962年他與 Vienna PO 為 Decca 收錄過。第二次就是與 Berlin PO 的錄音,1982年由DG 以數位錄音收錄;企鵝三星上榜。Karajan 兩個行星的錄音均有相當好的評價;年青的 Karajan 也好,晚年的 Karajan 是各有千秋。晚年的 Karajan 經常被批評為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指揮,錄音亦被評為是千篇一律的 Karajan Sound。正如 Carlos Kleiber 所說 Karajan 的指揮絕對不能以遍概全,每一個 Karajan 的演譯都是獨一無異的。作為 Karajan 的忠實擁躉,Carlos Kleiber 所言甚是。今次的 Karajan 有生動的演譯,在他領導下的 BPO 富節奏感。儘管 Karajan 未有發揮岀 Mars 最大的動態,但他在爆柵部份的持久力足以令人敬佩。 1981年是數位錄音最初期,DG 這個錄音收錄了很多演奏的細節。由分晰力,分隔度及瞬變;DG 早期的數位錄音絕對岀色。

karajan.mars. bpo
按圖試聽 Karajan/BPO 演奏 Mars 的片段

Andre Previn 與 London SO 在 1973年的錄音肯定是他的最佳。Previn 第二個行星錄音是 1986年為 Telarc 收錄,這一次與 Royal PO 的數位錄音已失當年之勇。Telarc 的數位錄音在著名的 Watford Town Hall 收錄。位於英國 Hertfordshore 的 Watford Town Hall 是一個不錯的錄音地點,但 Telarc 的錄音始終未及 EMI 般細緻及龐大的爆發力。這亦與 Previn 在控製樂曲的平衡度方面亦有一定的關係。Previn 在 EMI 的七十年代錄音是他最燦爛的時期,當年與他合作的 Christopher Parker 及 Christopher Palmer (CB-CP) 再加上大部份都在 Kingsway Hall 收錄的作品盡是殿堂級的傑作。及後的錄音無可比擬。我以前在介紹 Previn/LSO 的 CD 時己經介紹了不少關於這個錄音的點滴,我在此從簡。Previn/LSO 錄音在黑膠唱片上有更多的細節,有更佳的分隔度及更龐大的動態。LSO 瑰麗的銅管樂在黑膠唱片上更加揮煌,更加悅亮動聽。

previn. mars.lso
按圖試聽 Previn/LSO 演奏 Mars 的片段

 

下期我會介紹剩下的三個錄音。

高原 (10/18)

07/18

TAS 榜上的鋼琴

在 TAS 榜上找尋靚聲的鋼琴錄音並不困難。其中一張在 HP 的清單之中屹立不倒
良久的要算是 RCA 的 RDC-4,Ikuyo Kamiya 神谷郁代彈奏貝多芬的 Appassionata 奏嗚曲。RDC-4 是來自 RCA 罕有的 Direc Master Series,Direc Master Series 是 RCA 在七十年代末期在日本與 Victor Musical Industries Inc (JVC的一家子公司)錄製的 Direct to Disc 直刻唱片。這個糸列的錄音並不多,再加上因為是直刻唱片只能夠限量生產的關係令市面的流通量非常之少。系列的製作極之嚴謹,加上是 45rpm 直刻的唱片;它的音效有絕對的保証,其中有不少上榜名盤。RDC-4是系列中唯一的一張鋼琴錄音。RCA 的直刻錄音使用兩支Schoeps CMT56在琴邊收錄琴音,再加兩支 Neuman U67及兩支 Neuman U87在音樂廳內收錄殘響。負責 master的是山口光雄 (此子亦 master包括藝能山城組等的發燒唱片) 及 Tadashi Hyakkan (此子亦 master過包括 East Wind 等發燒品牌) 。旣然與 JVC合作,唱片亦由 JVC在日本以處女膠壓碟。

071.png
RCA的 RDC-4直刻盤錄音器材一覽

神谷郁代彈奏的是 Bösendorfer Model 290 Imperial Concert Grand,這台鋼琴有多達九十七鍵。相比一般鋼琴的八十八鍵多了九個鍵,而且全部都是在最低頻的最底處。音域亦由一般鋼琴的七個 octaves 伸延到八個 octaves。簡單來説 model 290 有更廣的音域外它亦有更大的動態,更豐厚的低頻。

072
按圖試聽神谷郁代演譯貝多芬的 Appassionata 奏嗚曲第一樂章

1981 年 Delos 亦推出由 Carol Rosenberger 彈奏貝多芬的 Appassionata 奏嗚曲,這次亦加入了貝多芬的 Op.111 奏鳴曲。唱片編號是 Delos的 DMS3009,2002年由 Top Music復刻改稱為 Dynamic Piano – 動態琴皇。巧合的是 Rosenberger亦同樣使用 Bösendorfer Model 290 Imperial Concert Grand。不同的是 Delos所用的是當時最傑出的 Soundstream Digital Recording。Soundstream Digital Recording以 16bit 48kHz取樣頻率,頻應由 DC平直至超過 22kHz。錄音使用的是兩支 B&K #4134 咪高峰,#4134能夠收錄高達 160db的音壓;有足夠的峰值應付 Appassionata 龐大的音壓。他們使用的 Studer Model 169 Stereo Mixer以電池推動,完全杜絕了交流電產生的噪音及 hum聲。唱片的錄音由 IAM的 Bruce Leek 主理, master則由著名的 Stan Ricker (MFSL) 負責,壓碟亦同樣在日本由 JVC 以處女膠印製。

073
按圖試聽 Carol Rosenberger 演譯貝多芬的 Appassionata 奏嗚曲第一樂章

直刻唱片與數位錄音。假設兩者錄音的技術相若的話,直刻盤單是減去了母帶的一步已令音效有大躍進。而因為省去了 overdub 及 mixing 等過程亦進一步改善音效。Delos在使用 Soundstream的初期因為有 Stan Ricker及 Bruce Leek兩位大師負責錄音及 master,成績有目共睹,音效是出類拔萃。足以與當時同樣使用 Soundstream的數位錄音班霸 Telarc爭一日之長短。Delos所差的只是資源上的分別。輯錄在電腦時我將唱頭放大直接輸入音效咭,以 24bit 96kHz A/D轉化為 wav存檔。兩個錄音的電平及其他參數都一致,絕無半點差異。

大家縱使由 youtube 在電腦上聆聽亦可聽到兩個錄音的分別,而且是頗大。RCA 的 RDC-4 事實上是非常之突出的錄音,它像真的程度就是與現場的效果沒有太大的分別。它完全發揮到Bösendorfer Model 290 Imperial Concert Grand 雄渾的低音頻段。更由於是直刻盤的關係它的高頻有超桌的伸延度,亦有比一般錄音更清脆更悅亮的音色。相比其他的錄音 RCA的直刻盤紀錄了鋼琴所有的細節,包括琴箱的迴響,琴弦的彈跳力及餘韻都一一捕捉下來。除了高音以外 Model 290豐厚的低音亦是樂曲其中的重頭戲。貝多芬的 Appassionata 奏嗚曲一如其名是一首充滿熱情的樂曲,音符有很大的變化。樂章由最低音量轉瞬間變為最大音量,產生龐大的動態及瞬變;突顯出激烈的情感。神谷郁代彈奏 Appassionata 亦能夠展現出樂曲的爆發力,產生巨大的音壓。RCA 的直刻盤有足夠的能量由一台鋼琴產生的音壓令你透不過氣。至於 Delos 的 Rosenberger 因為是數位錄音的關係,比起直刻盤是稍遜。直刻盤在高低頻段有更多的伸延,琴弦的線條亦較清晰。但純以鋼琴的錄音來說,Delos 的錄音己經是超群出衆。它的細節,清晰度與動態亦足以令人目定口呆,將它與直刻盤放在一起是有㸃不公平。若然以鋼琴的技巧來說神谷郁代在彈奏的初段是有點猶疑,而落指的力度亦稍為弱一點,她在大音壓的部份的力度未能夠完全發揮到盡。反觀 Rosenberger 的力度是十分到位,對琴鍵亦有較佳的控制。兩張唱片都是一等一的鋼琴錄音,可以說 RCA 的 RDC-4 是鋼琴直刻盤的典範;Delos 的 DMS-3009 是數位錄音的殿堂級的示範盤。兩張都會令你讚嘆不已的鋼琴錄音。

高原 (7/18)